雨枫轩 > 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第七章 1、我不怕他不爱我,却怕他所爱之人,并非良人。

更新时间:2021-10-05   本书阅读量:

    蒋言说,他还没见过一个女的哭到这种神志不清的地步。

    他说这话时,我在他的公寓里,昨天晚上是他把我带回来的。他说我对着他喊了几声“齐铭”,便晕过去了。

    我用力地回想当时的情景,却没有一点印象,只记得当时我的视线里好像出现了一个穿白衬衣的少年,我以为那是陆齐铭。

    但是我发誓,我真的不是哭得神志不清,我只是喝醉了而已。我举着手,跟蒋言保证。

    蒋言不理会我的辩解,刷着牙问我,林洛施,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房子里有一股发霉的味道?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开始有点神游天外。清醒后的我突然发现蒋言穿着浅蓝色的家居服站在我面前,平时的西装革履给他增添了稳重老成的味道,虽然英俊,但是锋利,遥不可及。而家居服却把他衬托得异常随和英俊,一副无害的模样。我琢磨着,这要是在我们学校,估计想扑上去把他按倒的女生不计其数。

    正在我发愣之际,蒋言蹙着眉头又叫了我一遍,林洛施?

    啊……哦。想起他刚刚问我的问题,我立刻用力地抽了一下鼻子,好像是有那么一股味道……我冲他肯定地点了点头,是的,你的房子这么干净,怎么会有难闻的酸味?

    蒋言古怪地看了我一眼,淡定地伸手指了指卫生间说,昨天晚上,某个人……在我的卫生间吐得翻天覆地……

    刚刚还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的我听到他这句话,立刻诚惶诚恐起来,我马上去清理。

    我怎能不惶恐,醒来后的第一震撼是我竟然看到了蒋言这个美男,第二震撼就是蒋言的家,整个一他办公室的放大版,灰白色调为主,干净得飞不进一只蚊子来。

    而我却把有洁癖的他的卫生间弄脏了,用米楚的话说,我就是有三张脸都不够他扇!

    我边清理卫生间边感慨,唉,这猪狗不如的人生。

    我住的地方跟蒋言住的地方比,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他家一个洗漱台,就大得够两个人躺上去了。真是变态,一个洗漱台就够我的一个卫生间大。我边清理地面边嘀咕着。

    哦,是吗?我还嫌它小了。蒋言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时吓了我一跳,我回过头,他正举着杯子走过来漱口。

    我不知道应该什么话。

    蒋言漱完口放下杯子,一本正经地拉着我在窗台旁边比画,你看,我想把洗漱台砌到这里,嗯……算了,还要拆,太麻烦了……还是……再买套房子好了。

    他刚说完,就丢下听这话正听得热血沸腾的我,独自若有所思地走出了洗手间。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比当初埋葫芦的心都强烈地想埋了蒋言。祸害!一群祸害!

    可是,可是,我也多想成为祸害中的一员!呜呜,我也想每天开个奔驰,把买套房子跟买个菜一样轻松地挂在嘴边。

    我用力地擦着洗漱台,化悲愤为动力,发泄着自己心里的怨气。

    和蒋言一起走下楼时,我突然有种莫名的警觉,因为周围的环境怎么这么该死地熟悉?

    门口处的喷泉,周围的杨树,米黄色的楼层……

    当这些标志性的事物越来越多地进入我的眼睛时,我的大脑立刻处于待机状态。

    这里竟然是静水小区!蒋言竟然跟陆齐铭住在同一个小区!

    理解通透这个消息后,我立刻做贼般环顾四周,方圆一里内暂时没有发现可疑的身影。我立刻低下头,匆匆地亦步亦趋地走在蒋言身后,直到坐在车上,都在不安分地通过车窗朝四周望。

    蒋言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说,放心,你长得很安全,别指望有人跟踪你。

    我转过头“哼”了一声,过了一会儿,蒋言车启动后,我才回过头来,开始对他那句“长得安全”耿耿于怀,于是抬头较真地问他,你不觉得我长得很耐看吗?

    他扬起嘴角笑道,嗯,很耐看,需要我耐心看。

    ……

    我发现我走进了一个误区,蒋言其实一点都不如初次见面时那般绅士,相反,他毒舌得只要一开口说话,就有种让人想抽他的脸的冲动。

    但是他又毒舌得一本正经,从容镇定,让你没有丝毫反驳的余地。

    我认识到这个事实后,便不再开口,免得再被他奚落。

    蒋言开车也一点不像他的外表那样温文尔雅,我觉得他不去开飞机真是浪费了。

    到公司时,我眩晕着从车上走下来,喝了一杯柠檬水,才略微舒缓过来。

    登上Q,接到苏冽发来的消息,她说,你昨晚什么时候回的?

    走了一会儿,就打车回了。不想让苏冽担心,我编了个谎话。

    你不准备跟齐铭好好谈谈吗?那边又发来一句话。

    看着这句话,不知道是坐蒋言的车的后遗症,还是怎么的,我竟然发了好长时间的呆,才意识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苏冽这句话问到了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经过昨晚的不愉快,我也特别想跟齐铭打个电话。

    因为,我不怕他不爱我,却怕他所爱之人,并非良人。

    特别是在这个我醒来就身处在他居住的小区的清晨,那些往事如沸水般,滚滚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