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第三章 4、我相信旅行可以有很多次,而爱人,却只有唯一的一个。

更新时间:2021-10-01   本书阅读量:

    我不知道事情怎么会演变到现在的地步,就在一个月前,考试完,我去旅行前,陆齐铭还一脸温柔地揉着我的头发说,带不带礼物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人早点回来。

    陆齐铭对我,从来都是没有代价的温柔。

    即使米楚说其实我是那种早该拖到法场上,以死谢罪的人。

    因为自从和陆齐铭在一起后,我就经常仗着他对我无条件的容忍,而不停地肆无忌惮地挑战他的极限。

    我会偷偷地弄脏他买的游戏攻略,然后眨着无辜的眼睛看他;我会当着他的面,撕碎别的女生写给他的情书,并且逼迫他和我一起嘲笑别人“这写的什么,真是烂死了”;我会在一群朋友玩得兴起时,跟个老佛爷一样指使他给我端茶倒水,而不管身边的人是什么眼神;我会不顾他站在冬天的寒风里等我,却拖着米楚在网吧看电影;还会和别的男生嬉笑打闹,以惹来他的忌妒和愤怒……

    可是,不管我做什么事,他都是一副好脾气地看着我说,林洛施,我最了解你,你就是一个没安全感的小孩,不停地做着自以为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以获得周围人的关注。

    但是随后,他就会把头抵在我的发间,轻轻地叹息,是我不好,没有给你足够的安全感。

    葫芦其实特别看不惯我的做法,他总是啧啧有声,林洛施,你要是我女朋友,我早他妈把你废了。

    米楚和千寻在这个时候,也总是和葫芦站在同一战线,搞得我特别挫败。

    但是,就是这样好这样温柔这样容忍我钟爱我,恨不得把全世界给我的陆齐铭,却在我最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时候,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我到达旅行地点的第一天晚上,打电话给他,知晓他病了发烧了。

    他有气无力地告诉我在医院里,我再三叮嘱他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去带礼物给他。

    但是,与此同时,我已经买了回程的票。

    因为我想起以前我生病的时候,陆齐铭无微不至地照顾我的情景。他说,当一个人生病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时候。我不想陆齐铭在最寂寞的时候,只能盯着窗外的天空看。

    我相信旅行可以有很多次,而爱人,却只有唯一的一个。

    所以,我在当天夜里,便马不停蹄地踏上归程,但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到。当时的我已经顾不得自己的披头散发,也顾不得比熊猫还浓重的黑眼圈,便飞速地朝医院赶。

    可是,当我赶到医院,寻找到陆齐铭的病房时,却站在门口犹豫了……

    因为我看到他的病床前,坐着一个女孩。他们的手握在一起,女孩好似有点疲惫,趴在床沿上闭着眼睛,陆齐铭边打点滴,边翻动着手机。

    我站在门口,心里掀起千层浪,脚下的地仿佛有磁性一样紧紧地吸住我的脚掌,使我寸步难移。

    我滑下身,蹲坐在行李箱上,拿出手机。

    好点了吗?我困难地打出这四个字,发了出去。

    发完,我转头看病房里的陆齐铭,他接到短信,微笑了一下,然后手指迅速地摁着键盘。

    阳光透过白色的窗帘,晕染着光圈在他的脸上,他的笑容干净剔透,他是这个世上最好看的玲珑少年。

    嗯,好多了,别担心,在打针。你好好玩,早点回来。手机震动了一下,收到他的短信。

    你别一个人打针,拉上葫芦陪你。我想了想,轻轻地回复道。

    放心吧,他在呢。

    当我看到病房里的陆齐铭传过来的最后六个字时,心脏猛地收缩在了一起,一种说不清的无力感如尖刀一样锋利地划过我的心,手里的手机也轻巧地掉在了地上。那是我和陆齐铭一起买的情侣机。

    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在家里忧伤憋闷了几天。

    然后,我就巧笑倩兮地出现在了陆齐铭面前。他伸出双手要拥抱我,我却只是站在原地,定定地不动,微笑着问,陆齐铭,你说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话?陆齐铭疑惑地看着我。

    如果有一天我碰到比我喜欢你还多的人,一定要告诉你。

    陆齐铭怔怔地僵在原地,脸上的表情转瞬由开心退换成了低落,黯然。如果没有之前我亲眼看到的那一幕,我想这一刻,不用米楚说,我都有给自己放血的心。

    但是,一想起陆齐铭握着陌生女孩的手,我的心就跟一朵沾满剧毒汁液的花儿一样,邪恶,带着巨大的摧毁力量。

    最后,陆齐铭仍抱有一丝期待,木讷地问,你现在是在转告我吗?

    是的,陆齐铭,我们分手吧。我肯定地说完这句话,看到陆齐铭琉璃色的眸子带着仓皇和哀伤。我心里的毒花随之以燎原之势铺展开来。

    陆齐铭一定不明白此刻的我有多么不能原谅他。

    所以,我以最蠢的方式去刺痛他。

    我只想让他像我一样伤痛,让他像我一样尝试被抛弃的感觉,却从未想过这样做的后果。

    米楚和千寻,以及苏冽和葫芦,都不知道我和陆齐铭分手的原因。

    只是他们都觉得肯定是我的错,因为以陆齐铭这般容忍我的脾气,就算是我去偷人,说不定他还会帮我打电话跟人联络时间地点。

    直到陆齐铭带着张娜拉招摇出现,他们鄙视我的眼神才突然转变为怜悯。

    我记得第一次和张娜拉喝完酒的那个晚上,米楚握着我的手,挺真挚地跟我说,洛施,真对不起,我一直都以为是你的错,现在才知道,是陆齐铭那个孙子对不起你。

    我当时就冲她翻白眼,有种你现在把当初鄙视我的那种眼神操练出来啊。

    而现在,在我首次跟米楚和千寻倾谈了分手的整个过程后,米楚说,操,肯定是那个张娜拉先勾引陆齐铭的,不然以陆齐铭对你的心,我掐准你们能携手走到一百岁。

    千寻说,那也未必,一个巴掌拍不响。

    管他妈的什么原因,这个张娜拉真不对我的眼,改天我就找人收拾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