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仲夏日之梦

偷情记

更新时间:2021-10-02   本书阅读量:

    我丈夫是个医生。

    因为我是他的填房,所以没有陪过他到英国考试,也没有跟他住过医院宿舍,我嫁他的时候,他已经是大医生,政府好几个局里的议员。

    大家都说我福气好,注定了要享福,逃也逃不掉。

    林医生今年五十岁,精神奕奕,一表人材,四个子女都长大成人,在外国成家立室,他娶我,不外是想找个人照顾他,出席宴会的时候,身边有个装饰品。

    而且我并不是娱乐场所的女人!一张面孔已为人看滥看熟,嫁得再好,也给人一种“狐狸精修成正果”的感觉,我是巴黎大学堂堂正正的美术学生,到现在为止,一年还在大会堂开一次画展,在任何方面,林家的人都不能挑剔我。

    我的生活还有什么遗憾呢。

    林医生的子女并不讨厌我,因为我并不与她们争出风头,我是一名艺术家,苦是苦在这年头的艺术家也需要穿衣吃饭,所以嫁给林医生,于是我有大把时间来造就我的志愿。

    我们住在石澳一幢八间房间的屋子里,我最喜欢开的车子是一辆白色摩根跑车,我心爱的钻饰是意大利蒲昔拉蒂。

    妇女杂志偶而也用我做封面,很多人惊讶地叹息:“啊,原来林医生的夫人是这么美丽大方,又是画家。”

    林很满足,因为他拥有这个女人。

    然而这么说,我的生活上还有什么遗憾呢?

    两个司机三个女佣人加上花王两夫妻,生活太丰富舒适。

    然而那一日,我跟丈夫说:“我想搬出去住。”

    他听了抬起头,一时不明白,“你说什么?”

    “我想搬到乡下去,找一间平房,好好的作些画。”

    “别开玩笑,”他的口气像对他孙子说话似的,“在这里不能画画吗?”

    “一大堆人跟著我,我不自由。”我说。

    “你不按铃,他们是不会出来的。”他诧异的说:“你不高兴什么?”

    我不出声。

    那天晚上,他特地早回家,叫相熟的珠宝店送来首饰。

    我说:“这个样子的珠子我已经有好几条了,不再要了。”很不耐烦地叫他们带回去。

    他陪笑,“我倒忘了,挑别的款式吧,好不好?”

    我笑,“都有了都有了,这种东西,若一件半件也无,做人没意思,可是买了数年,也已经到饱和,够戴就算数,不必多花钱。”

    “那么你为什么烦?”他问。

    我没有回答。

    照说我生活尚有什么遗憾呢?可是那日我的跑车经过戏院门,看到“月宫宝盒”的广告招牌,就想:如果有人陪我看这套影片,再到小馆子去吃潮州菜,那才是高兴呢。

    林工作非常的忙,他的医德好,在病人眼中有起死回生之能,渐渐他忙也是为了责任,不再是为了钱,没有休假的机会。

    有病人跑了来哭上半天,求他去动手术的。他跑来求我,我只好叹口气说:“好吧,我们取消假期。”

    六年来我与他都没有空去渡蜜月,现在如果我不起床陪他吃早餐,就简直见不到他。

    以前我到他诊所去找他,现在也不去了。

    一到诊所,十多个护士都毕恭毕敬的对牢我喊“林太太”,受不了。

    我仍然想去看月宫宝盒,要求非常低,但对我来说,是一项奢望。

    刚结婚的时候,林医生颇为担心我,他尝笑说:“我比你大廿年,你要是跟那些蓬头垢面的艺术家跑了,我的心脏马上会出毛病。”

    我只好笑。

    后来他放心了,因为我不是那样的人。

    那种穿件脏衣服,留小胡髭的艺术家,并不放在我眼内。

    日子过去,渐渐我变得非常孤僻与寂寞,所有出风头的场合都不想再出现,林医生自然更乐得在家休息。

    我也不再购置新衣服,老是那堆毛衣牛仔裤,头发长了就梳一条粗辫子,画画的时候身上缚一条围裙,并且想搬到外头去住,过种比较单纯的生活。

    我也在海滩游泳,我喜欢棕色的皮肤,林医生不喜欢,他不止一次说过:“好好雪白的一个人,晒得黑鬼似,脏相。”我总是陪笑,可是还是年年照晒不误。

    他有一只船,从不出海,除非是孩子们自美国回来,才用得著。

    “孩子们”是年年回来的,不外是怕父亲老胡涂了,把所有的家产全花在继母身上,可是渐渐他们也很放心,因每次回来,都看见我一身破烂,对林医生的事业不问不闻,久了他们也晓得不是假装,于是不那么仇视我,也不急著拍我马屁,我们相处得很好。

    那天林医生跟我说:“他们又要回来了,你让司机去接吧。”

    不知为什么,今年我特别烦躁,当时就说:“你自己吩咐司机吧。”

    他们到埠的时候,我出去与几个朋友谈画展的事,回来只见到一屋的人,都与我打招呼,我也看不清楚,站在林医生身后使劲的笑。

    忽然有一个人说:“我不是的,林太太,我只是他们的朋友,姓赵。”

    大家哈哈的笑。

    我向他点点头,“赵少爷,不必客气,当自己家一样就好。”

    屋子里忽然多了近十个人,闹得天翻地覆,我一贯是不理的,照常生活,人多了林医生就开心,我不得不承认他是老了。

    一日我自外回家,扬声问:“有没有人跟我去钓鱼?”

    桌球室里只有姓赵那个年轻人,我向他笑一笑,他也笑。

    “他们都坐船去了。”他说。

    “你呢?”我问。

    “我玩得累死了。”他坐下来。

    我完全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于是笑。

    他是一个英俊的男孩子,标准美国大学生模样,精神、壮健,富幽默感。

    “香港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他说。

    “你的意思是,林家的人出入的都是美丽的地方。”我说。

    他也很明白,“那当然是,在香港,不需要很多的钱,就可以过得很好。”

    “你在念什么?”

    “医科学生。”

    “上帝。”我笑说!“我们这间屋子里的医生比诊所还多。”

    他说:“你是画家?”

    我说:“不敢当。”

    我伸伸懒腰,拿了一只水果吃。

    他站起来,“是不是找人钓鱼?”

    我犹疑一下,此刻拒绝他太著痕迹,于是我点点头。

    他很敏感,扬起一条眉,“不要紧吧。”

    “自然不要紧。”我说。

    我们两人走到海边坐下,太阳很厉害,我架上草帽,放下鱼钩。

    “真静,”他说:“可以躺在这里一辈子。”

    我点点头。

    他凝视我,我微笑,我虽然三十多了,可是一向没失去自信,并不在乎年轻男人朝我看与不看。

    他忽然问:“你怎么会嫁给休医生的?”

    我听了很诧异,把头转向他:“为什么不能嫁给他?他是一个有学问有资格的人。”

    赵说:“但是他年纪很大了。”

    “他只比我大十五年。”我说:“我也很老了。”

    “你有三十五岁?”他惊奇。

    “不,”我生气,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我只有十六岁,我嫁这个老头子完全是为了钱。”

    他说:“你生气了。”

    “你们是这样残酷,”我说:“完全不接受老一辈的优点。”

    他不敢再出声。

    我再加一句,“而且想到什么说什么,太没有礼貌。”我丢下鱼竿,走掉了。

    那一夜我拒绝与他们吃饭,这种年青人,跑到人家家来侮辱人!

    我问林医生:“他们几时走?”

    林说,“你怎么了,好像很不高兴。”

    “吵死了。”我说。

    “真孩子气,往年你是很高兴的。”

    “那姓赵的是什么人?”

    “赵船王的独生子,不知为什么,自己家不住,混到我们家来,”他笑,“想是爱热闹。”

    “没家教。”我说。

    “怎么得罪了你?”林忽然紧张起来。

    “没有。”我犹疑一下。

    他拍拍我背,“明天孩子们请你吃饭,打扮打扮。”

    我笑,“我是否穿得实在太破了?”

    “你是艺术家。”他直笑。

    我是爱他的,他对我无微不至,关怀有加,这就是爱,还想怎么样呢?只有这种爱是长春不老的。

    “林医生,”我叫他,家中人连小毛头在内,都叫他林医生,连子女们与我都不例外,“让我们放一段假去跳舞、旅行、游泳,你想想,我们多久没好好的玩了?”我恳求的说。

    他很为难,“我要到日内瓦国家医院去开会。”

    我叹口气。

    “我到这个世界上来,”他搔搔头,“不是来玩的,不知为什么,竟有那么多的工作要做,你要体谅我。”

    我低下头,“我明白,世事没有十全十美,拥有你这样的丈夫,就一定有所牺牲。”

    “对不起。”

    “别提了,我要到峇里去找一点题材,咱们分道扬镳。”我苦笑。

    没想到世界那么小,一下飞机,才踏进峇里希尔顿,就在大堂看见姓赵的那个小子。

    我没法子不跟他打招呼,幸亏我有一大帮朋友,临时避开了他。

    当天晚上,他的电话接到我房间来,他一开口便说:“对不起,林太太,我向你道歉。”

    我问:“道什么歉?过去的事算了。”

    “请你吃饭,行不行?”他问:“不要推辞我,你总要吃饭的。”他言辞很恳切。

    我说:“今天我租了吉甫车,预备到几个村落中去做速写,到深夜才回来,没有空吃饭,我会带干粮与水,我不是渡假来的。”

    “希望你被猎头族吃掉!”他诅咒我。

    我哈哈笑起来,“你要不要参加,土人性情很好,他们会得说一点英文,你不会失望,他们庙宇中的木雕值得观赏。”

    他大喜,“你邀请我?”

    “明天早上六点正,在酒店大堂等,我现在要准备工具,并且要早睡。”

    第二天我五点半就下楼吃早餐。天气非常的好,太阳刚自东方升起,空气干爽而温暖,花园里各色大红花在点头,峇里确还是人间仙境。

    我喝完咖啡到路边伸个懒腰,看看手表,六时正。

    “林太太。”

    我转头,赵站在我身后。

    我向他点点头,“早。”

    “走吧。”他说。

    “吃过东西了?”我问。

    “吃过,并且带了一些水果与矿泉水。”

    我赞许的点点头。

    这时候酒店的司机把一辆小小的吉甫车开到我面前,我与他上车。

    他的表情像是要说:我以为你只会开摩根跑车。于是我笑而不语。

    车子向东南方开出去,这条路我早已走熟。

    车子驶了大半小时,沿路上的风景怡人,一点不觉得累,我开了录音机,播放当地的民族音乐,看看赵的表情,知道他也很享受,一路上他没有话,想是怕再次得罪我。

    我们到达村庄的时候,孩子们出来欢迎我,我从车尾箱取出大盒巧克力分派给他们,然后与赵步行小路到可以取材的地方去。

    赵看我一眼说:“你真懂得享受。”

    “我的工作确比其他人的工作可爱。”我笑,“但如果没有林医生那份不可爱的工作支持我,我就难以可爱得起来。”

    他不接口。

    我坐在山坡上,开始素描村落的风光,有孩子追踪前来,笑嘻嘻地向我讨吃的,我让他们站十五分钟,等我画好一幅速写,才放他们走。

    有些孩子才刚会走路,我把他们抱在手中,快乐得大笑。赵也很开心,没一会儿,我们两人打成一片,我甚至在他的协助下完成了三幅水彩。

    他说:“两点钟了,你不饿?”

    “我可以吃得下一只老虎。”我笑。

    “当心!说到曹操,曹操就到。”他还装模作样的到处张望。

    我们嘻哈绝倒,坐在地上野餐,他喝著啤酒,把三文治递给我,我吃了很多。到过峇里无数次,最愉快是这一次,因为有他陪著的缘故。

    谁说我不怕寂寞?我茫然,如果林医生可以陪伴我……

    “你在想什么?”他问:“你老有一种‘不在此地’的迷茫,是别的女人所没有的。”他凝视我。

    我笑:“胡说。”

    我剥了香蕉吃,引来小小的猴子,爬到赵的头上去,我笑嚷:“我的天!”连忙取出宝丽莱照相机替他拍照。

    吃完丰富的一顿,我收拾画具。

    “不画了?”他问。

    “不画了,太快乐的时候很难工作,我们到村里逛逛。”

    我们走到村里,与妇女闲谈,答里稻田很大很多,我又拍了许多照,妇女以糕点招呼我。

    赵说:“我也替你拍照。”

    “我身上一团糟呢。”我说。

    “不相干。”他说。

    事后他问我:“为何用宝丽莱相机?”

    “我心急,要立刻看到美丽的时光,留到将来,那种享受会打折扣。”我说。

    “你是一个特别的女子。”他非常由衷地说。

    我笑一笑,“香港必然有许多特别的女子,如果不是嫁了林医生,也许我也像其他那些特别的女孩子,沦落在政府某机关做一份数千元月薪的牛工,埋没了天才,一辈子也见不到你赵少爷。”

    他默然,然后说:“你是一个十分感恩的女子。”

    我叹口气,“也许是我心虚,我要不住提醒自己,假使没有林医生,我不会有今天,因此我万万不能做任何使他不愉快的事。”

    他有点意外。

    我温和地说:“我们回去吧。”

    我开动吉甫车,驶到一半,落下雨来,我慌忙抢救画纸及工具。

    我笑说:“人是防水的,画不防水。”

    连忙把“名贵”的作品放进车尾箱,身上淋得湿透,如果没有他在这里,我可以脱了上衣裹上大毛巾,但现在……

    我只好把车子驶得飞快。

    到了酒店,已是傍晚,天气颇为清凉,我打了几个啊啊嚏,笑说:“这下子劫数难逃。”

    他帮我取出画具,一边说:“如果吃晚饭的时候,喝点酒驱寒,就──”

    我打断他,“我想休息。”我说:“不下来吃饭。”

    他一怔,然后说:“我明白。”

    他明白,明白什么?

    我仲一个热水澡,洗干净头,叫了食物到房间吃,好生盼望他会再给我来电话,但是他没有。

    第二天我一早起来整理昨天画的画,觉得成绩不错,下午在泳池晒太阳。

    赵又出现在我身边。

    我问:“你是一个人来的?”

    “不,”他笑,“还有朋友,不过把他们甩掉了。”

    “为什么?”

    “因为跟你在一起更开心。”

    我跳进水中,游了两个泳池的距离,然后用毛巾裹住身体。

    赵递给我一杯矿泉水。

    他眼睛看著别处,他说:“我暑假后就要回美国,现在没有人知道我与你两人在此异地相逢,假如你怕我在事后会说出去,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们可以说是绝对安全的,你不必担心什么。”

    我忽然觉口渴,一颗心咚咚的跳。

    隔了很久,我缓缓的问:“你在诱惑我?”

    他仍然看著远方,“也许是你诱惑了我,”他说:“我分不清楚,我只知道,直到我九十岁的时候,仍然会记得你,我喜欢你那不在乎的神情,甚至你对林医生的忠心,我都非常欣赏。我不认为你会离婚,但我乐意做你的插曲。”

    我低下头,喉咙更加干涸。

    我看一看他英俊年轻的脸,清澈明亮的眼睛,结实的手臂,修长的身裁,他是我小时候一直想要的理想男友,只是我在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好的男孩子。

    现在他来迟了。

    我叹一口气,迟总比永远不出现好?我终于遭到试探了。

    “你生气?”他问。

    “没有。”我说。

    又过一会儿,我看著泳池中滟滟的水光,我说:“你让我想一想。”

    “我等你。”他说:“我在一三四号房。”

    我说:“不──”

    他看牢我,我咽一口唾沫。

    我不能,我不能够对不起林医生。

    我奔上楼,关上房门,坐在床沿发呆。

    可是林医生不会知道──有什么害呢?

    这种事做了一次就有两次,我不能开头,然后往这下流的路上走。

    如果嫌林医生,可以跟他离婚,如果不舍得他的财富地位,就忠于他。

    不,我是一个知识份子,不能做这样的事。

    我决定立刻离开峇里,火急的订好飞机票,马上退了酒店房间,赶回香港。

    在飞机上还是一直心跳,怕见到这个男孩子。

    司机等著接我,回到石澳,我奔进房子,大声叫:“林医生!林医生!”

    佣人笑著迎出来,“太太,医生在日内瓦未返。”

    我绝望地呜咽一声,“他的电话呢?替我接通他。”

    电话接通了,我飞快的跑去听,我求他回来,我说我想念他。

    “快回来吧,”我说:“否则来不及了。”

    “别胡闹,”他很责怪我,“我一时怎能分身?你乖乖的别闹。”

    我再求他:“那么我来看你,我马上来。”

    “太太,”他说:“我天天开会,你来干什么呢?”

    我哭了,“你如不回来,我就跟你离婚!”

    “你这孩子!”

    “我不是你的孩子!”我厉声狂叫,“我是你的妻子,你马上回来!”我挂上电话,哭著上楼。

    我到傍晚才把自己收拾整齐,下楼吃饭,桌上整整齐齐的放著四菜一汤,我只略吃了一点,非常无精打采。

    我不以为林会回来,他的事业大于一切,我与他离婚,有大把少女等著嫁他。

    他从来未曾以我为重,我早就知道,我得独立对付姓赵的男孩子,林不会助我一臂之力。

    我吩咐佣人,叫她们回电话说我不在,也不再听长途电话。

    我从来没有这样颓丧过,我只是一个女人,生活上物质丰富固然好,但精神生活也很重要,丈夫对我忽视,令到其他男人有乘虚而入的机会,他也并不在乎,我这段婚姻,维持下去也没有意思。

    我将衣柜中的皮大衣拉出来撒了一地,用脚狠狠的踢著、踏著。

    我又企图喝醉酒以消烦恼。

    很多女人处于我的环境,会得名正言顺地找情夫,但我爱我的丈夫。

    第二天我很晚才起床,女佣人说:“有客人等你,太太。”

    “谁?”

    “是赵少爷。”

    “我不见他。”

    “他说他一直等,他不走。”女佣人说。

    “我自己跟他说。”我说。

    我换好衣裳,匆匆的走到会客室,我拉开门,他见到我,马上站起来。

    “不要逃避我。”他说。

    “你走吧。”

    “不要打发我。”他说:“说‘好’或是‘不好’,提起勇气来。”

    我说:“你把我估计太低了,我的答案是‘不好’,我永远不会对丈夫不忠,我爱他。”

    “但是他爱你吗?他以事业为重,置你不理。”

    “是。”我承认,“我们婚姻有危机,他不重视我,但这不表示我会对他报复,我是很伤心烦恼,因为我一年见到他的时间不到三十天,但这是我与他之间的事,我会跟他说明白,但仍然,我不会对他不忠,你走吧。”

    他静默良久。

    我坐在大大的真皮沙发上,用手捧住头,无限的心酸彷徨。

    我说:“我会要求离婚,但是我不能对不起他。”

    他终于说:“我走了,对不起。”

    “不。”我抬起头来,“我很感激你的建议,因你缘故,至少我知道自己还是一个具吸引力的女人。”

    他头也不回的走了,自尊心受了伤害。

    我把脸埋在手中良久。

    “林太太。”忽然有人叫我。

    我吓了一跳,松下手,发觉林医生,我的丈夫,正蹲在我面前。

    “你!”我跳起来。

    他把我按在沙发里。

    他非常温柔,“我回来了,我怕你有事,结束会议,回来看你。”

    我歉意而紧张的说:“可是──”

    他摆摆手,“我已经五十出头的人了,我打算结束业务,我们清闲的享几年福。”

    我瞪大了眼睛。

    “刚才你们的对白,我全听见了。”他眼睛红起来──

    “呀!”我恐惧。

    “我一直辜负你,”林医生说:“你并不是一味追求物质的女人,但是精神上我太少予你满足,现在亡羊补牢,我真要享享晚年福,陪著美丽年轻的妻子。”

    我扑到他怀中去。

    他把我紧紧的抱住。

    他说:“记得当年我向你求婚的时候,你也这么紧紧的抱牢我。”

    “让我们重头开始,”我又哭,“好不好?重头开始。”

    “我原来想求你给我这样的机会,”他说:“你却反而先提出来,由此可知你是真爱我,我是一个有福气的男人。”

    他紧紧的抱著我,使我透不过气来。

    我忽然又笑了。

    我也是一个有福气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