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我,机器人

第二章 环舞

更新时间:2021-09-24   本书阅读量:

  格雷戈里·鲍威尔很欣赏“忙乱必出错”这句格言。因此,当他被激动得汗流满面、几乎与从楼梯上滚下来的迈克尔撞上时,只是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他问道,“指甲碰断了?”

  “哪儿的话!”多诺万气喘吁吁地回敬了一句,“一整天你在下面干了什么?”

  他喘了一口气嚷道:“斯皮迪还没回来!”

  鲍威尔两眼瞪得大大的,停下脚步。不过,他马上控制住自己,继续往上走,默默地登上平台,然后问道:“你派它去采硒了?”

  “是的。”

  “去了多久?”

  “五个多小时了。”

  只是一阵沉默。这简直是魔鬼的处境!他们来到水星上总共才十二小时,就碰上了这桩倒霉的事,虽然水星一直就被认为是整个太阳系中最喜欢恶作剧的行星,可是,这一次也太过分了!

  鲍威尔道:”请你从头谈谈情况!”

  他们走进电台工作室。室内的设备原封未动,还是十年前第一批探险队带来的,已经有些陈旧了。这十年对于技术发展来是很长一段时间。拿斯皮迪那些2005年生产的机器人一比较,就很容易看出。的确,近年来机器人技术的成就简直令人眼花缭乱。

  鲍威尔小心地摸了摸那些仍然发亮的金属仪器,室内的一切仿佛是被人遗弃了,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

  多诺万也有同感。他说道:“我已经试着用无线电与它联系,可是毫无结果。在水星向阳的这一面,距离只要超过了3干米,无限电就会失灵。顺便说一句,第一批探险队失败的一部分原因也在于这一点,如果启用超短波设备进行联络,就需要用好几周时间来进行调整……”

  “先别说这个。你到底弄清楚没有,是怎么回事?”

  “我收到一种没有调制的短波信号。根据它只能测定斯皮迪的位置。

  我跟踪它已经两个多小时了,已经把结果标到了地图上。”

  多诺万从后面口袋里掏出一张已经发黄了的油纸,这是那第一批到这里的不走运的探险队所留下的图纸。他把纸摊开在桌子上,用力拍了一巴掌。鲍威尔两手交叉在胸前,站在稍远一点地方凝视这图纸。

  多诺万神经质地用铅笔在上面戳着:“这个红十字标志是硒矿湖。”

  “哪一个?鲍威尔打断了他的话,“那里一共有三个湖,在我们起飞之前麦克杜格尔给我们标了出来。”

  “噢,当然到最近的那个湖。湖离我们这里只有27千米。问题还不在这里。”多诺万的声音激动得发抖了,”瞧这些表示斯皮迪的位置的点。”

  鲍威尔一直装出的泰然自若的样子不见了。他一把抓起地图。

  “你是开玩笑吧?!这绝不可能!”

  “那你自己看!”多诺万咕噜道。

  那些标志着机器人的足迹的点连接起来,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圈,而圆圈的中心就是那个红十字标志——硒矿湖。

  多诺万的手指不由自主地去捻胡须——这是他惊慌时的习惯动作:“从我开始观察以后,它在两小时内已经绕着这可诅咒的湖转了四圈。好像它要不停地绕着湖转下去。你明白吗,我们陷入什么处境了?”

  鲍威尔朝他瞟了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当然,他明白他们的处境。情况十分清楚,就像三段论法一样明显不过。只有光电元件的电池才能使他们能抵挡水星上非常强烈的太阳照射。光电元件几乎全部损坏了,只有搞到硒原料才能解救他们而硒矿又只有斯皮迪才能采到。要是它回不来——就不会有硒。没有硒,就做不了光电池。没有光电池,就……就怎么样呢?最后会被慢慢烤死。——一种最难受的死法。

  多诺万使劲地搔了几下他那棕红色头发,难过地说道:“我们要在整个太阳系里丢丑了,格雷格。怎么这么快就碰了鬼?鲍威尔和多诺万组成的有名的小组被派到水星上,前去了解是否值得在向阳面使用最新技术和机器人开采辆矿。可是第一夭我们就砸了了锅。而事情本来是十分简单的,那咱们可太难受啦!”

  “不必为这一点担心。”鲍威尔冷静地回答道,“如果不立刻采取应急措施,那就谈不到什么难受。咱们简直是难以逃生了。”

  “别胡说!也许你觉得好笑,可是我不。派我们到这里来只带上一个机器人——这简直是犯罪!还有你那个出色的主意——自己修理光电地。”

  “唉,你这是何苦,我们不是一起决定的吗?其实只要一千克硒,一套介电装置和三小时就够了。在水星向阳的一面有许多熔融态的纯硒湖。我们就麦克杜格尔光谱反射计只花了五分钟就测到三个湖。真见鬼!我们总不能等到下一次……”

  “那我们干什么呢?鲍威尔,你大概想了什么办法。我知道,否则。你不会这么镇静的。你并不比我更像个英雄,快说吧!”

  “我们不能亲自去找回斯皮迪,至少在向阳面上不能。甚至最新式的字宙服在这么强烈的阳光下也耐受不过二十分钟。俗话说,得派机器人去捉回机器人,迈克,也许事情并不那么糟。地下室里还有六个机器人。如果它们是好的,就可利用。但愿它们没有毛病!”

  多诺万的眼里闪现出一线希望的光芒。“第一次探险队留下的六个机器人,你有把握吗?也许这只是些半自动机呢?要知道已经过了十年,对机器人技术来说这是很长的。”

  “不,这些是机器人!我已经对它们研究了一整天,现在全弄清楚了。它们有正电子脑。当然,是最原始的一种。”

  他把地图装进了衣袋。“我们下去吧。”

  机器人储藏在考察站的最底层,有一些落满尘土的箱子,箱子里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箱子之间有一些机器人,它们十分高大——甚至叉开脚坐在地上,头顶也有二米多高。

  多诺万惊奇地嘘了一声。“瞧,多大的尺寸啊?腰围足有三米。”

  “这是因为它们是用老式的麦克菲传动系统装配的。我看了内部构造,是你所见过的最蹩脚的装置,你试着开动过它们没有?”

  “没有。何必呢?不至于有什么毛病。声膜甚至看起来还很像样,它们应该是会说话的。”

  他旋开身旁一个机器人胸前的挡板,向圆孔中塞进了-颗直径两英寸的圆珠,圆珠里装有小块的原子能燃料——这就是恢复机器人生命所需要的一切。圆珠不太容易调整就位,不过鲍威尔还是搞好了。然后,他细心地把挡板还原,接着又去开动下一个机器人。

  多诺万不安地注视着:它们没有动呀。

  “还没有下命令。”鲍威尔简短地解释道。他回到第一个机器人面前,拍了它的钢甲一下:“喂!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巨人慢慢低下头来,他的目光停在鲍威尔身上。然后,发出了沙哑的扎轧的声音——像老式留声机发出的声音那样。

  “是的,主人。”

  鲍威尔苦笑了一下:“明白了吗,迈克?这是最早的一批会说话的机器人,后来发展到地球上禁止使用机器人。可是设计师们为了防万一,给这种蠢机器设计了牢固可靠的奴隶本能。”

  “可是这也没有用。”多诺万道。

  “当然没有用。不过设计师们还是作了很大努力。”他重新转向机器人,“站起来!”

  机器人慢慢地站了起来。多诺万仰头向上看着。又嘘了一声。

  鲍威尔问道:“你能到外面去吗?怕不怕阳光?”

  机器人的大脑动作得很慢。经过-阵沉默之后它才回答:“能够。主人。”

  “很好,你知道什么是千米吗?”

  又是一阵沉默,然后是不慌不忙的回答:“知道,主人。”

  “我们把你带到外面去,指给我方向,你向前走27千米,在那里你会碰到另一个机器人——比你小一些的。你懂吗?”

  “懂,主人。”

  “你找到这个机器人,就命令它回来。假如它不听话,你就强迫它回来。”

  多诺万扯了一下鲍威尔的袖子:“为什么你不直接派它去采硒?”

  “因为我需要斯皮迪,懂吧?我想知道它什么地方出故障。”他转向机器人命令道:“跟我来!”

  机器人原地不动,他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对不起,主人,我不能走。你必须先骑上我。”

  他那笨重的两只手咔嚓一声合拢,手指交叉在一起,形成一个马镫的样子。

  鲍威尔凝视着机器人,持了一持自己的胡须。哦,是这么回事……

  多诺万瞪大了双眼:“咱们得骑上它们,像骑马一样吗?”

  “看来只好这样。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可是……当然!我踉你说过,那个时候过分强调安全。很明显,设计师希望所有的人都相信,机器人完全没有危险性,它们不能独立活动,而只能驮着人走。我们现在有什么办法呢!”

  “我这么想,”多诺方咕噜着,反正我们不能到外面去,无论是否带着机器人。啊,天哪!他两次激动地用指头打出响来。“给我那张地图。难道我白白地研究了两个小时!瞧,这是我们的考察站。我们干嘛不利用地道呢?”

  考察站在地图上是用圆圈标出来的,考察站有许多地道的虚线象蜘蛛网一样向四面八方伸出。其中有一个离矿很近,最远不过五千米。瞧,它的编号是……它们不把字写大一点!……对,是13-a。要是机器人认得路就好了……

  鲍威尔立即问机器人,接着听到慢吞吞的回答:“认得,主人。”

  “走,取宇宙服去。”他满意地说道。

  他们首次穿上了宇宙服。还在昨天,当他们刚来到水星的时候,谁也不曾打算穿呢。他们不自然地活动着被宇宙服里着的手和腿,赶紧适应这身别扭的服装。

  这种宇宙服比起-般的宇宙眼来显得大得不成样子,可是却很轻,因为全部是非金属的。它是用防热塑料做的,中间夹着一层特殊的隔热材料,内部还安装了吸收空气中水分的装置。这种服装可以在水星表面强烈难忍的阳光下坚持二十分钟。如果再延长五到十分钟,还不至于对人有致命的危险。

  机器人的两手一直保持着马镫的样子。它对鲍威尔身着宇宙服的怪样子毫不惊讶。

  无线电沙哑地传来鲍威尔的声音:“你已经准备好把我们带到第13-a出口去吗?”

  “是的,主人。”

  总算还不错,鲍威尔想,也许它们缺少远距离无线电控制,但还能收听到我的命令。

  “你随便骑一下吧,迈克!”他对多诺万道。

  他踏着“马镫”,向机器人肩膀爬了上去。坐垫很舒适,在机器人背上显然有意地做了个驼峰,又在两肩上往下挖了两道圆形凹槽以便放腿。现在才明白这巨人的两个“耳朵”的用途。鲍威尔揪着耳朵把机器人的头往一边扭,于是机器人笨重地转过身来。

  “带我们走吧,麦克达夫!”

  其实,鲍威尔一点也顾不得开玩笑。

  巨人般的机器人步伐缓慢,保持着机械的精确度,在穿过门口时,门框只比机器人的头高出不过20厘米,于是两位骑士急忙弯下腰来。巨人那均匀的、不慌不忙的沉重的脚步声在狭窄的走廊里回响着。走廊-直感到闸门室,在那里他们一直等到室内的空气抽干长长的、没有空气的地道一直通向远方。这使鲍威尔想到,第一支探险队来到这里以后,用他们简陋的装备完成的工作是多么艰巨。可惜他们失败了,不过这种失败却比侥幸的成功有价值。机器人继续向前走着。它们的速度始终不变,步伐均匀。

  鲍威尔说:“你瞧,这地遣里还有灯光照明,而且温度跟地球上一样。看来这十年没人住的时候也一直保持着这样。”

  “他们用什么方法做到的?”

  “廉价的能源——整个太阳系中最便宜的。在水星的向阳面上太阳的辐射可不是开玩笑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把台站建筑在空间的地方,而不是在某座山后的阴影中。机械是一个巨大的换能器。它把热能转变成电能、光能、机械能以及你想要的一切形式。台站获得能的同时进行冷却。”

  “我说,”多诺万道,“这很有意思。不过,还是谈点别的吧。因为全部能量转换都离不开光电元件——而这正是我现在的心病。”

  鲍威尔还嘀咕了一会,当多诺万重新开口的时族,话题已转到别的上面去了。

  “我说,格雷格,到底斯皮迪出了什么事?我怎么也不能理解。”

  鲍威尔在宇宙服中耸了耸肩,尽管这很难。

  “我不知道,迈克。它应当是完全适应水星条件的。它不怕热,可以在断层地带活动,设计中已考虑到水星的引力很小。一切都事先考虑到了——至少是应当考虑到的。”

  他们沉默了很久。

  “主人,我们已经到了。”机器人报告。

  “啊?鲍威尔醒悟过来,“好,我们上去,到外面去!”

  他们来到-个不大的、没有空气的、已经塌了-半的空亭子中,多诺万打开手电,仔细地观察着墙壁上的一个大窟窿。

  “陨石?你说呢?”他问道。

  鲍威尔耸耸肩道:“是又怎么样?这无关紧要。咱们走吧!”

  附近高耸的玄武岩峭壁给他们遮住了阳光。周围的一切,沉浸在没有空气的世界的阴影中,阴影突然终止了,好像用刀切断的那样,黑白分明。接着便是使人难以忍受的白光,土壤上铺满无数结晶物质,射出耀眼的光芒。

  “我用宇宙发誓,真够意思!”多诺万心情激动,”简直跟雪一样!

  的确。这真像雪。鲍威尔望着那耀眼的不平坦的水星表面,一直延伸到地平线。他被强光刺疼了眼,皱了皱眉。

  “真是一个不平常的地方,”他说道,“水星表面的反射系数平均起来相当低。这个行星表面覆盖着一层灰色的泡沫岩,像月亮-样。

  可是这里多么美呀。是吧?”

  幸好宇宙服装备有滤色镜。要不然,只消半分钟,眼睛就会被这眩目的光线照瞎了,哪里还谈得上景色美丽不美丽。

  多诺万看了一看挂在宇宙眼上的温度计。“嘿,80℃!”

  鲍威尔也看到了一眼温度汁,说道:“是……太高了点。一点办法也没有。大气……”

  “水星上有大气?你糊涂了!”

  “不。水星上也是有某种大气的。”鲍威尔心不在焉地回答道,-面用穿着宇宙服的粗笨的手指去调整头盔前的望远镜。在它的表面上应该有一层很薄的蒸气。易发挥元素和化合物的蒸气都可能被水星的引力吸引往。硒、碘、汞、镓、钾、铂以及易挥发的氧化物。蒸到了荫凉处,冷凝起来。释放出热量。就像一个大型的烧瓶。你打开手电就能看见,在山峰的这一面蒙上了一层硫化物霜或水银露珠。

  “算了,这无所谓。小小的八十度算不了什么,我们的宇宙服多长时间都经得住。”

  鲍威尔总算调好了望远镜,他现在活像一只伸出犄角的蜗牛。

  多诺万紧张地等待着。

  “看见了什么吗?”

  鲍威尔没有立即回答。他的声音充满惊恐。

  瞧,地平线上有一个黑点。那兴许是硒产地,湖的位置应该在那里。可是却看不贝斯皮迪。”

  鲍威尔站到机器人肩上,小心地直起腰来,叉开双脚。然后又向远方眺望。

  “等等……对,这是它,朝这边来了。”

  多诺万朝鲍威尔的方向看去。他没有望远镜,可是也能看见个小黑点在移动,这个黑点在结晶耀眼光芒的背景上是很明显的。

  “我看见了,”他叫道,“走吧!”

  鲍威尔又骑到机器人的肩上,他用手套拍了一下它巨大的胸脯,“走吧!”

  “快点,快点!”多诺万一边嚷着,一边用脚后跟蹬机器人。

  机器人迈开了大步,它们均匀的脚步声在没有空气的世界里是听不见的,同时隔着合成纤维的宇宙服也传不到人的身上。所能感到的只是一种有节奏的摇晃。

  “快点!”多诺万喊道。可是节奏并没有变化。

  “没用!”鲍威尔道:“这堆废铁只能用一种速度行走。你还以为它们安装了变速器呢?

  “过一会还要更热,”跟着是一句忧郁的回答:“快瞧,斯皮迪!型号为S.P.D-3的机器人已经很近了,可以看得清它的所有的细部,它美丽的流线型身体反射着耀眼的阳光,迅速而有节奏地在不平坦的表面上走着。斯皮迪,这个名字具有“敏捷”的意思。虽然这是它的型号第一个字母的编写,然而正好对它很合适。S.P.D型机器人是美国机器人公司生产的最敏捷的机器人型号之一。”

  “喂,斯皮迪。”多诺万大叫着,拼命向它招手。

  “斯皮迪!”鲍威尔喊道:“过来!”

  他们与机器人之间的距离很快就缩短了,主要还是由于斯皮迪比他们骑的那些已落后十年的机器人走得快得多。

  当他们走到相当近了以后,发现斯皮迪的步伐并不十分平稳,走路时有些左右摇晃。鲍威尔向他招了招手,接着把头盔中的轻便无线电发射机的功率调节器拧到最大位置,准备再呼叫一次。这时斯皮迪发现了他们。

  它停下来,站了一会儿,稍微晃动了几下,像被风吹得摇晃。

  鲍威尔喊道:“一切正常,斯皮迪!快过来!”

  鲍威尔的耳机里的第一次传来了机器人的声音:“妙极了!我们捉迷藏吧。你捉我,我捉你,什么爱情也不能将我们分开。我是一朵小花,可爱的小花!……”它转身向来的方向跑去。跑得那样快,脚下灼热的尘土飞扬。

  当它说出后面的几句话时,已离去很远,叫着:“在百年老橡树下长这小小的花朵。”

  这句话之后,突然传出一阵奇怪的金属响声,仿佛机器人在打嗝儿。

  多诺万小声说:“它从哪儿学来的这些古怪的诗句?我说,格雷格,它准是醉了,反正是这方面的毛病。”

  “多亏你告诉我,要不我永远也猜不着,”对方尖刻地回答道,“我们快回荫凉处去吧,我已经烤得受不了啦。”

  鲍威尔打破了紧张的沉默,“首先。斯皮迪并没有醉。它跟人不一样。它是机器人,而机器人是不会醉的。它身上出了毛病,而这种毛病跟人喝醉酒相似的。”

  “我觉得它醉了,”多诺万坚持道,“至少它以为我们在和它捉迷藏呢。可是我们哪里还顾得上游戏,现在已是生死存亡的时刻—这样死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算了吧,你别着急,机器人毕竟是机器人。只要找到它的毛病,就能修好。”

  “只要找到……”多诺万恼怒地反对。

  鲍威尔不加理睬。

  “欺皮迪完全适应水星上的正常条件。可是这个区域,”他用手向前方划了一道线,“显然是个不一般的地方。这就是问题所在。例如,这些晶体从何而来?它们可能是由慢慢冷凝下来的液体所生成的。可是什么液体温度这样高,能在水星上这么热的阳光下冷却?”

  “火山现象。”多诺万马上提出设想。

  鲍威尔全身一震。

  “孩子的嘴里。常有真理……”鲍威尔压低了嗓子说,接着沉默了五分钟。然后才开口道:“我说,迈克。当你派斯皮迪去采硒的时候对它怎么说的?”

  多诺万惊奇地问道:“不知道。我只是叫他去采硒来。”

  “这我清楚。可是,原话是怎样说的?你好好回忆一下。”

  “我说……等我想想……我说:斯皮迪,我们需要一点硒。你到某其地方能找到它,把它采来。就是这些。我还应当说什么呢?”

  “你没有说,这是非常重要的、急需的?”

  “那为什么?这本来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鲍威尔叹了一口气:“唉,现在已经无法挽回了。我们倒霉了。”

  他从机器人肩上爬了下来,背靠着石壁坐下。多诺万也坐到他身边来,挽着他的手,太阳在阴影的外面发出令人目眩的光辉,烈日等着他们.像是猫等老鼠。身旁站在阴影里的两个巨大的机器人几乎都看不见。只有它们微微发红的光电眼睛,一次不眨、一动不动,毫无感情地望着他们。毫无感情!就橡整个要命的水星一样——小而狡猾。

  多诺万从耳机里听到鲍威尔焦急的声音:“听我说,我们用机器人的三条基本定律来分析一下。这三条定律在设计机器人的正电子脑的时候就牢固地编排进去了。”他在黑暗中扳着指头数着。“第一条,机器人不得伤害人。也不得见人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

  “是的。”

  “第二条,”鲍威尔接着说,“机器人应服从人的-切命令,但不得违反第一定律。”

  “是的。”

  “第三条,机器人应保护自身的安全,但不得违反第一、第二定律。”

  “对的。那又怎样呢?”

  “这就可以解释-切。当这些定律彼此发生抵触时,电脑中的正电子电势差便对行为起决定作用。当机器人走到对它有危险的地方,同时它也意识到这种危险时,会出现什么现象呢?按照第三定律产生的电势就自动地强迫机器人离开那里。如果你命令它到危险的地方去,这时,第二定律产生的反向电势会超过成一种电势,于是机器人就会冒着生命的危险去完成你的命令。”

  “这我明白。可是由这里能得出什么结论呢?”

  “再看看斯皮迪会发生什么情况?它是一种最新式的机器人,有专门用途的。像一艘战列舰一样昂贵。因此它的拘造使得它不会轻易被消灭掉。”

  “那又会怎么样呢?”

  “在它们的程序设计中第三定律给定得特别严格,顺便提一句,这一点在它的使用说明书中是特别加以强调了的。它逃离危险的意向是非常强烈。可是,当你派它去采晒的时候,你漫不经心地下达了命令。这样一来,第二定律的电势就比较微弱。这一切全是事实。”

  “说下去,说下去!我似乎开始明白了。”

  “你明白吗?在硒产地附近存在某种危险。机器人离硒产地越近这种危险性就越大,直到产地某个距离,第三定律产生的电势就会上升到与第二定律的电势达到平衡。”

  多诺万激动地姑了起来,“明白啦!形成了平衡。第三定律把它往回赶,而第二定律又命令它向前走……于是它就围绕着产地兜圈子,继续留在那条平衡线上。假如我们不采取行动,它就会一直绕着产地转个没完,就像跳环舞一样……”他若有所思地接着说道,“因此它的表现像个醉汉。在平衡条件下,电脑中有一半线路不工作。我虽不是正电子线路专家,可是这个道理还懂得。可能它正好失去了对某一部分意志机制的控制力,跟喝醉酒的人一样。这一切倒是蛮有趣的。”

  可是,危险从哪里来?我要能知道,它逃避什么的话……“你自己不是已经猜着了吗?火山现象。在产地边某些地方散发出水星深处的气体:硫酸气、碳酸气和一氧化碳。一氧化碳很多。

  而在这里的温度之下……”

  多诺万咽了一下口水。

  “一氧化碳加铁就产生成挥发性的酸基铁!而机器人,鲍威尔阴郁地补充道,“主要是铁做的。我喜欢逻辑推理。我们几乎全弄清楚了,只是不知道该做什么。我们亲自去采硒是不行的,因为太远了。也不能派这两匹马去,因为没有人骑,它们就不走。要是我们骑着去,就要被烤焦。要捉住斯皮迪也办不到——这个呆子还当我们同它捉迷藏呢。可是它的速度能达到每小时90千米,而我们的速度每小时只有6千米……”“只要我们当中去一个,”多诺万若有所思他说道,“尽管回来时会被烤焦,可是另一个还活着……。”

  “嗯,对!另一个讥讽地回答道,“这倒是非常动人的牺牲,只怕地还来不及到产地,就已经不会下命令了。而机器人得不到命令未必能回来。你算算,我们离产地大约三四千米,好吧,就算只有3千米。机器人每小时行走6千米。可是我们在宇宙服中只能坚持二十分钟。还要考虑到。不光是高温。太阳的紫外线辐射也是致命的。”

  “嗯,是啊!”多诺万道:“只差十分钟。”

  “对于我们不都一样吗?差十分钟还是无限长。还有一点:既然在距离产地那么远的地方,第三定律引起的电势能止住斯皮迪的活动,可见一定是金属蒸气中的一氧化碳非常多,因而机器人身上会有明显的腐蚀。它在那里已经徘徊了几个小时,随时都可能出故障比方说,它的足关节损坏,就要跌倒。现在需要的不是稍微动脑筋而是要当机立断!”

  一阵焦急的、失望的沉默。

  多诺万首先开口,他的嗓音颤抖着,可是还尽可能镇静他说好吧,我们无法用新的命令去提高第二走律的电势。那么我们能不能从另一头来试试?假如我们增加危险性,就会引起第三定律的电势提高,那么就能把它往回驱赶。”

  鲍威尔默默不作声地转过头来从头盔的窗孔里看着他。

  听我说,多诺万小心地往下说,“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提高一氧化碳的浓度,这佯就可以把它赶回来。在考察站里有一个完备的分析实验室。

  的确。”鲍威尔同意道,“简直是个大工作站呢。”

  是的。那里应当有不少草酸,是沉淀钙用的。”

  “我拿宇宙起誓!迈克,你是个天才!

  多少有一点像,”多诺万谦虚地答道,“我想起了草酸加热以后会分解出碳酸气、水分和一氧化碳。这是大学基本化学课程的知识。”

  鲍威尔跳起来,拍了一下机器巨人的腿。

  “喂!”他叫道:“你会扔东西吗?”

  “什么,主人?”

  “没什么,”鲍威尔暗自骂着头脑迟钝的机器人,然后从地上拣起像砖头-样大的石块,“拿去,把它准确地扔向那天蓝色的结晶。瞧,就在那条裂缝后面。看见了吗?”

  多诺万拽了拽它的手。

  “太远,格雷格,快有800米了。”

  “别说了,”鲍威尔道,“别忘了水星的引力很小,而它的手是钢铁,你瞧!”

  机器人的眼睛测量着距离,像机器那样精确。然后再掂了掂石块的分量,接着就挥手扔了出去。在黑暗中它的动作看不清楚,不过当它跨步的时候可以感到地面明显的震动。石块像一个黑点从阴影中飞了出去。它的飞行没有受到空气和风的阻力。当它落地时,正好击中了结晶体的中心,只见蓝色的晶体碎片向四面蹦起来。

  鲍威尔快活地嚷道:“走吧,取草酸去,迈克!”

  当他们来到倒塌的亭子时,多诺万面色阴沉地说道:“自从我们追赶斯皮迪以后,它就一直在产地的这一边徘徊。你注意到了吗?”

  “是的。”

  “可能它还想和我们捉迷藏呢。哼,我一会儿捉给它看!”

  过了几个小时以后,他们才疲乏地带着几瓶各装3000毫升的白色粉未回到原地。光电元件损坏比预料得还要快。

  他们骑着机器人来到阳光下,全神贯注焦急不安地驶向斯皮迪。

  斯皮迪慢条斯理地朝他们蹦过来,“我们又到一块了,嗨!我列了一份名单,钢琴风琴家;全体吃薄荷的人要向你喷一脸的,……”

  “我给你脸上抹点什么吧!”多诺万咕噜着,“瞧,格雷格,它腿瘸了。”

  “看见了。”另一个担忧地答道。

  “如果我们不抓紧。这里的氧化物要把它毁掉的。”接着他们慢慢地接近它,几乎是偷偷地向它移动,以免吓跑这个半呆半傻的家伙。他们离它还远,可是鲍威尔已经觉察到斯皮迪想逃跑。“快扔!”他嚷道,“我数三下,一,二……”

  两支钢铁的手同时挥动起来,玻璃罐子在空中划了两条平行的弧线,在强烈的阳光下,闪烁着钻石般的光芒,瓶子无声地落在地上摔得粉碎。斯皮迪身后升起了草酸云,鲍威尔知道,在阳光的强烈照晒下,草酸会沸腾,像汽水一样翻滚。

  斯皮迪慢慢转过身去。然后开始往后退。它慢慢加速,十秒钟后,它已经一蹦一跳地朝人们这个方向移动。

  鲍威尔听不太清楚机器人边跑边说着些什么话,好像是:“雇佣兵倾吐的爱情……”

  鲍威尔转身对多诺万说:“到山下面去,迈克!它已经脱离那个轨道,会听话了。我感到热了。”

  他们躲到迟钝的机器巨人背后荫凉处。当他们刚刚感到周身清凉时,多诺万头瞧了瞧。

  格雷格!!

  鲍威尔往后一看,几乎失声惊叫起来。斯皮迪很慢、很慢地离开了,它重新踏上了自己的老路,并且逐渐在增加速度。从望远镜中看起来似乎很近,实际上已是可望而不可及了。

  “追上它!”多诺万叫道,连忙驱动起机器人,可是鲍威尔制止了他。

  “你抓不往它,迈克。没有用。”他拽紧了拳头,一筹莫展。”为什么我在五秒钟以后才明白过来呢?迈克,我们白白浪费了时间。”

  “还需要增加草酸,迈克固执地说道,“浓度太低了。”

  “啊,不是!就是7吨也不顶用。朗使我们有那么多草酸。也来及都运到这儿来。机器人会被腐蚀掉的。难道你不明白吗,迈克。”

  “不明白。”多诺万承认道。

  “我们只不过建立了新的本衡。当一氧比碳的成分增加以后,第一定律的电势提高了,它就往后退,一直退到新的平衡位置。可是后一氧化碳渐渐挥发掉,它就又往前移动了。”鲍威尔的声音含着绝望。

  “还是那一套环舞。我们能够利用第三定律,还有第二定律,但毫无结果。只是平衡位置有一点变化。需要在这两个定律之外找出路。”他调转自己的机器人面向着多诺万,他们面对面地对坐着。在黑暗中只看到模糊的身影,他低声道:“迈克!”

  “就要完蛋了吗!”多诺万疲倦他说,“那好,咱们回站上去。等到光电池全烧光了,咱们就握手告别,吃一片氰化钾,像绅士一样死。”他苦笑了一下。

  “迈克,”鲍威尔严肃地重复道,“我们应当找回斯皮迪。”

  “我知道。”

  “迈克,”鲍威尔稍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还剩下第一定律。我已经考虑了好久。可是这只能是非常措施。”

  多诺万瞧着他,声音里有了希望:“现在是采取非常措施时候了。好吧。”

  按照第一定律机器人不应该由于自己袖手旁观而使人的生命受到威胁。在这种情况下无论第二还是第三定律教学能制止它。绝对不能,迈克,可是当机器人处于半昏迷状态时,也能这样吗?它是醉了的。”

  “当然,要冒风险。”

  “好吧。你有什么建议?”

  我现在到阳光下面去,试验一下第一定律如何影响它。假如第一定律也不能打破平衡,那就……见鬼去吧,反正都一样:或者或者再拖上三四天……”

  “等等,格雷格。我们还得尊重人类的法律呢,你没有权利自己决定就去干。让我们两人来抽签,这才公平。”

  “那好吧。看推先说出14的立方来。”

  两人几乎同时说出:“2744。”

  多诺万感觉到鲍威尔的机器人在经过他身边时碰了他的机器人一下。过了一秒钟,鲍威尔已经走出了荫凉处。多诺万张开嘴向喊可是又克制住了。自然,这个白痴事先就想好了答数。他就是这样的人。

  太阳变得格外强烈,鲍威尔感到自己的腰部痒得特别难受,这可能是心理作用。也可能是因为硬性射线已经穿透了他的宇宙服。

  斯皮迪盯住他,这次不再用那混帐的诗歌来向他致意,这也就算能能可贵了。不过就是不能靠近它。

  距斯皮迪大约还有300米的时候,它就一步步小心地往后退。

  鲍威尔停住自己的机器人,跳到覆盖着晶体的地上。碎片向四处飞来。地面很松软,晶体在脚下滑动。在大大减少了的水星引力下走起路来很困难。鞋底很烫,他回头一望,看到自己已经走出很远,来不及返回返回荫凉处了——无论是凭着他自己还是在那笨拙的机器人帮助之下都来不及了。现在只剩下两条路了:要么斯皮迪过来,要么是死。他的喉咙都要堵住了。

  够了!鲍威尔停下了。

  “斯皮迪!”他叫道,“斯皮迪!在正前方。”

  闪闪发光的最新式机器人放慢了脚步,站住了。然后又往后退。

  鲍威尔试着自己的喊声注入尽可能多的恳求声调,他发现,这并不勉强。

  “斯皮迪!我需要回荫凉处,否则太阳会把我晒死。这是生死攸关的事情,斯皮迪,快来帮忙!”

  斯皮迪向前走了一步就站住了。它开口说话了,鲍威尔一听见,就发出呻吟。机器人说的是:“假如你生病床上躺,假如明天把假放……”声音中断了。

  真正是烤死人的高温呀!鲍威尔眼角的余光发现有个东西移动。他猛一转身,几乎惊呆了。他方才骑着的巨大的机器人走来了——没有骑手,机器人自己向他走过来了!

  机器巨人说道:“请原谅我,主人。我不应当自己单独行动,可是您现在遇到危险了。”

  当然,第一定律的电势高于一切。可是他却并不需要这个老古董。他需要的是斯皮迪。他向旁边闪开了几步,绝望地喊道:“不许你走过来!我命令你站住!”

  这已经没用了。反正扭不过第一定律的电势。机器人迟钝地说道:“主人,你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鲍威尔绝望地向周围看了看。他已经看不清物体的轮廓了,脑袋里像开了锅,自己的呼吸像烈火在烧他,周围的一切在模糊地抖动。他最后一次叫道:“斯皮迪!我要死啦,见你的鬼1你在哪里?斯皮迪!快帮帮忙!”

  他还盲目地想躲开那不肯遗奔他的机器巨人,当地感觉到自己的手被金属手揩抓住的时候,听到了十分关切的、满怀歉意的金属噪声:“天哪,鲍威尔,您在这儿干什么?暖!我还看什么?……我怎么犯糊涂了呢……”

  “没关系,”鲍威尔有气无力他说,“把我送到山下荫凉处。“

  他觉得自己被抱到了空中,又被托着飞跑,最后感到一阵高温的灼烤后,便失去了知觉。

  当他苏醒过来以后,看见多诺万微笑着,关注地俯望著他。

  “怎么样。格雷格?

  “很好,”地答道,“斯皮迪在哪儿?”

  “就在这儿。我派它到另一个硒湖去过,这一次命令它无论如何都要采来硒。”

  “它只用了四十二分零三秒——我特地记了时间。它一直为那个环舞感到抱歉,它不敢来见你,怕你说它。把它拉过来,”鲍威尔吩咐道,

  “它没有过错。”他伸出手来。紧紧地握住斯皮迪的金属手掌,一切都正常,斯皮迪。迈克,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什么?”

  他擦了一下脸,空气是这样凉爽宜人。

  “一旦我们结束了这里的工作,同时斯皮迪也通过了野外试验,他们就会派我们到空间站去……”

  “不会的!”

  “会的,至少卡尔文这位老小姐在我们出发以前对我说过。我一直没有提起这件事,因为我当时反对这个主意。

  “反对?”多诺万叫道,“可是……”

  “我知道。现在万事俱备了。你想象一个零下273度的严寒!难道不是天堂吗?”

  “空间站,”多诺万说,“我真乐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