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长痛长爱

第11章放弃

更新时间:2021-09-26   本书阅读量:

    三年前,她怕他倒下,所以她放弃。

    三年后,他为了她的清白,所以他放弃。

    他们的爱情,注定在放弃中渐渐消弭。

    从墓地回来,已是下午三点。

    楚歌打电话让coco订了机票,陆尘埃怕楚歌中途再有变故,执意要送他去机场。

    楚歌无奈,收拾完行李两人出门了,楚歌耳机在下楼时摔坏了,所以中途两人又拐到商场去挑了副耳机。

    赶到机场时,时间恰好。

    望着楚歌进安检的背影,陆尘埃心下舒了口气。

    短暂的离别场面,不会太伤感。还没有时间挥发眼泪和愁绪,那个人已经走了。

    不过临走前,这两天一直寡言的楚歌回头说了句让陆尘埃觉得格外难过的话,他说,其实,你何必要为难自己。

    送完楚歌,她再打车回家,望着车窗外的灰蒙暗淡的天空,想楚歌说的话或许不无道理。

    她回来前,大家都过得好好的。

    现在,叮当死了,骆翘被她连累了,莫天赐虽然尚未被定罪,但情况并不乐观。

    而促使她回来的那个人,再也无法成为她的爱人了。

    陆尘埃打开手机,望着里面的照片发呆,那是魏星沉进肯德基给她买早餐的背影。

    她一直以为自己回归后会尘埃落定,但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不过是对过去告别后的再一次起程。

    起程……想到这两个字,陆尘埃终于慢慢地确定了自己的内心,是的,该走了。

    不是像上次一样的不告而别,也不是逃避了事。而是,开始新的生活。

    那天晚上她回去跟骆翘打了电话,其实她不知道怎么开口,也甚至做好了被这个好朋友大骂一场的准备。

    但她没想到,她说完她的意思,骆翘只是问她想不想喝一杯。

    然后过了一个小时,便拎了两瓶红酒来公寓找她。

    开门时她一直忐忑地观察着骆翘的神色,企图知道她的想法,骆翘佯装愠怒地看她,看什么看,心虚觉得对不起我?

    嘁,我心虚毛。她撇嘴,把骆翘让进屋。

    不过她很快就心酸了起来,因为她们喝着酒,骆翘突然叹了口气道,其实我早知道你会再离开。

    骆翘就像她的双生花,对她的心思了如指掌。

    一想到以后的漫漫时光,就算她们各自过得风生水起,却再也无法一起妖孽横行,她便觉得遗憾。

    她刚想说点感性的话,骆翘已经扬着酒杯说,什么都别说,说多都是眼泪。来干一杯。

    她看着灯光下水晶杯里的红色液体,仰头干下。眼睛酸涩莫名。

    骆翘豪爽地一挥手说,我最讨厌离别前两个人在这里恶心巴拉地互诉衷肠,我们展望下美好的未来吧。

    说着,骆翘摆出一副花痴的表情,啊,太好了,以后我就可以去看你了,看你的时候,还可以顺便去看楚歌。啊!像我这么貌美如花,又可以近水楼台,说不定一不小心楚歌就被我打动了!

    陆尘埃鄙视她,你够了,你祸害其他美男还没祸害够,楚歌不是你的那盘菜。

    嘿,怎么,你看上了?骆翘挤眉弄眼,看上就跟姐们儿说啊,你放心,只要你看上的男人,姐们儿绝不跟你抢!

    陆尘埃白她一眼,啐道,都和你说了,楚歌跟其他人不一样,他是那种油盐不进的主儿,不然当初最红的那位天后级人物喜欢他,又能对他事业有帮助,搁别的男明星身上,早赶趟儿似的跑了,楚歌眼睛眨都没眨一下。

    真的假的?骆翘立刻冒出八卦的小红心,你说张天后?她追过楚歌吗?靠!我还以为传闻是假的呢!

    我也是听coco说的,不过跟你说,这些有关楚歌的身家,你听听就算了,如果要敢说出去,我跟你拼命。

    知道啦知道啦。还说对楚歌没意思呢。快,告诉我点其他八卦。

    那天陆尘埃和骆翘喝着酒,聊着八卦不知不觉睡着了。

    陆尘埃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到大一暑假他们一起去魏星沉奶奶家玩的事。

    那时魏星沉的奶奶一见面就喊她孙媳妇,害她闹了个大红脸。

    那时她跟魏星沉站在小镇的拱桥边,看着芦苇丛,听着桥下汩汩的流水,奉献了彼此最珍贵的初吻。

    那时莫天赐和艾而蓝被他们起哄闹起了绯闻。

    那时骆翘和她故意把艾而蓝的泳衣换成了比基尼,只为促成她和莫天赐。

    那时的海边,那时的海浪,那时如赤金般的太阳。

    那时的他们谁都不知道,此后的生活也像一波波兜头而来的海浪,将他们冲散,相聚,又分离。

    陆尘埃忽然又梦到临睡前,她迷迷糊糊地问骆翘的话,为什么这次我走你不生气?

    骆翘喝得有点多,漫不经心,断断续续地回她,以前我怕你一个人孤独……但现在知道你有大事要做,前面还有灿烂的未来等你,作为朋友,我当然要推你去。虽然……以后或许我们会越走越远,但我希望你有美好的未来……

    梦里,陆尘埃以为所有的事都将终结,所有的爱恨都将告别。没有什么,比她现在的状态更坏。

    但她却如何都无法料到,第二天天一亮,有更大一波的灾难在等她。

    上午她起床,和骆翘出门吃饭,刚走下楼突然有群举着摄像机和话筒的人蜂拥围向她,不待她反应,那些人便拿着摄像机对着她的脸,将话筒围在了她面前。

    是陆尘埃小姐吧,请问作为楚歌的地下女友,你们今后有什么打算?

    请问你和楚歌怎么认识的?

    陆小姐前段时间插足艾而蓝感情的事是真的吗?

    听说你曾做过楚歌的助理,是因为两个人谈恋爱才辞职的吗?

    楚歌不辞辛苦来看你,两人是不是好事已近?

    就算再傻,陆尘埃跟在楚歌身边那么久见到这种情况,也明白肯定有什么事发生。

    她很快脸上堆上笑容道,我想你们找错人了。

    幸好骆翘看情况不对,很快倒车出来,她立刻上了车。

    上车后骆翘蹊跷地问,怎么回事?

    陆尘埃皱眉摇头,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夜之间怎么她就成了楚歌的地下女友?

    难道楚歌来这里被人发现了?不可能啊,楚歌每天出门都围得密不透风。

    她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coco才发现手机没电了,怪不得手机一直这么安静。骆翘拿出电话一看,昨晚两人只顾喝酒,电话调成了静音,此刻上面已经有十来个未接电话。都是泡泡和陈烁。

    骆翘想了想,先回电话给靠谱的陈烁,那头陈烁声音里已少了之前的悲伤,他镇定地问骆翘,尘埃是不是最近得罪了什么人,怎么三番五次地上头条,今天早上网上到处都贴着尘埃的照片,说楚歌地下恋情曝光什么的,原来前几天和你们一起来的是楚歌……

    骆翘说,我也不知道,我们刚从尘埃家出来就被记者围堵,尘埃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她能得罪什么人……骆翘说着突然警惕了下,如果真有人想尘埃不好过的话,那只有一个人。

    艾而蓝……骆翘缓慢而肯定地说出了一个名字。

    不能吧?陈烁意外,她已经如愿地跟星沉在一起,为什么还暗算尘埃,而且她前几天不是还开了新闻发布会帮尘埃澄清谣言吗?

    骆翘想了一会儿,忽然有些恍然大悟,她看向旁边的陆尘埃道,我好像有点知道艾而蓝为什么开发布会替你澄清谣言了,这个事跟她有关。她肯定怕星沉怪她,又想在魏星沉面前表现得大方得体,所以才做了顺水人情。下次你再出什么事,只要跟她没关系,她就不用再担任何责任。

    说完骆翘又点了点头,嗯,这个可能性最大,她这种阴险的人,就爱使阴招儿。

    那头陈烁不置可否,只交代让她们保护好自己,他去查查这些新闻的来源。

    陆尘埃正在给手机充电,她这会儿已经全无头绪,对骆翘的猜测也无法确定真假,也不希望是真的。

    骆翘刚挂了陈烁的电话,泡泡电话就进来了,骆翘刚接起,泡泡在那头撕心裂肺地号,啊啊!尘埃又上头条了!我今天早上起床一刷微博!满屏都是尘埃的名字啊!可真够壮观的!不过哪个傻帽儿拍的照片啊!各种丑化尘埃!

    骆翘头疼地扶着额,亲,如果没别的事我就挂了。说完不等泡泡回答切断了电话。

    陆尘埃刚开机,手机刷刷进来十来条未接来电,果然有coco的。

    陆尘埃立刻回了过去,那边很快接起。

    coco彪悍的声音传来,你大爷的陆尘埃,闹个绯闻你至于吓得关机吗!

    她从没觉得coco的声音这么亲切好听,她都快哭了,她说,coco姐,怎么办?

    coco一听陆尘埃的语气乐了,她说,陆尘埃,你真是个奇葩啊,你是我所见的人中第一个上了头条,而且和楚歌荣登头条,哭丧着脸的女的了!你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少女明星排队想跟楚歌有点牵扯吗……

    coco姐!陆尘埃无奈地打断coco,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我刚刚一出门就被记者围住了!

    记者?

    coco蹙眉,她看到新闻虽然惊讶,没想到楚歌消失两天是去找陆尘埃,还被人偷拍。但记者不至于这么风驰电掣啊。

    她疑惑道,尘埃,你在永城到底多出名,怎么刚上头条,记者就找到你家了?

    可能前段时间我刚被人在网上扒过,家底都被掀出来了……陆尘埃低落道。

    coco想起前段时间的事,有些同情陆尘埃,劝慰道,好了,你最近两天先不要回家,不要想其他的,这些事情交给我来安排。

    为了防止上次被泼酒那样的事情发生,陆尘埃跟骆翘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便马不停蹄地赶回了骆翘家里。

    骆翘一路安慰陆尘埃没事没事,这跟上次不一样,上次是艾而蓝在误导群众。但这次,虽然也是误会,但起码是跟楚歌,大家羡慕你还来不及。

    但是陆尘埃却焦躁不安,她说,翘,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骆翘握住她的手,没事没事,你别自己吓自己,真没事。再说了你有什么事我能坐视不管吗。你别这么坐立不安的。

    但愿我的第六感是错误的。陆尘埃喃喃道。

    不过下午的事很快印证了好的不灵坏的灵。

    她跟骆翘正坐在家里百无聊赖地看韩剧,泡泡打来电话大惊失色道,蜉蝣被围攻了!

    他说,下午四点多开门时,外面突然来了群十几岁的小女生说是楚歌的粉丝,个个都呼唤着口号来找你,哎哟,我的青天大老爷哟,这到底从哪儿冒出的小孩儿啊!她们都不上学的吗!

    陆尘埃一怔,她们喊什么口号?

    反正是不让你跟楚歌在一起什么的!泡泡郁闷道,我就纳闷了,她们喜欢楚歌喜欢就是了,为什么还反对楚歌交女友!当楚歌是她们的男朋友啊!

    泡泡,麻烦你了……陆尘埃苦涩道。

    说什么呢亲,她们又不能把我怎么着,她们喊我看就是了。泡泡特义气道,你别担心啊,陈烁已经在查了,陈烁说这次真是有组织有预谋的。

    嗯,好。

    挂了电话,陆尘埃看骆翘,骆翘已经听到了全部。

    她对骆翘说,打开电脑看看吧。

    骆翘担心地看着她,她坚定道,我没事,反正你也说了,这不是什么丑事。现在多少女明星排着队想跟楚歌闹绯闻呢。

    骆翘看着故作开心的她,认命地打开了电脑。

    刚打开电脑,骆翘电话响了,骆翘看了眼来电,把电脑丢给陆尘埃,去阳台上接电话了。

    电话是被一直关押在拘留所的莫天赐打来的。

    骆翘接起问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莫天赐却声音冷峻地问,尘埃又上头条是怎么回事?

    骆翘奇怪他怎么知道,不过还是压低声音解释,是个误会,楚歌跟尘埃没什么关系,只是同事,关系磊落,尘埃在外面的几年一直在楚歌工作室给他当助理。这个新闻表面看好像是一个八卦,但泡泡说,今天下午还有人去蜉蝣闹事,就跟上次说尘埃插足艾而蓝感情的情况一模一样,让人不得不怀疑背后有人做手脚。

    骆翘一口气说完,莫天赐那边没有了声音。

    喂?骆翘对着电话喊。

    嗯,好,我知道了。莫天赐若有所思道。

    对了,你现在怎么样?你明天不是要上庭了吗?骆翘问。

    事情虽然有些麻烦,不过我没什么事,你不用担心。明天上庭也就走个过场。

    听莫天赐这么说,骆翘也就放心了。

    行了。莫天赐道,你照顾好尘埃,我挂了。

    好,你也照顾好自己。

    那头,莫天赐挂了电话,又打出电话给手下交代,查下最近网上谁在散播陆尘埃和楚歌的谣言。对了,还有,上次陆尘埃被人造谣上头条的事也顺便一起查下,看这两宗事有没有关联。

    接着,他打给了艾而蓝,艾而蓝接到他的电话好像有些意外,她娇笑道,莫总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听说最近官司缠身啊。

    莫天赐也不跟她绕弯子直接道,陆尘埃最近这两次的事是你办的?

    哎哟,莫总你太高看我了。艾而蓝客气地笑,我要能控制头条我还做什么主持人啊。

    莫天赐冷漠道,最好不要被我查到是你。

    说完不待艾而蓝反应扣下电话。

    他坐在一间华丽精致的书房里,有人笑着推门而入,怎么一出来就这么急着打电话给女孩子啊?

    莫天赐看着穿着唐装的中年男子,他眉间带着股天生的阴霾,在这座城市黑白通吃,呼风唤雨,所以自己这些年才会在他的关照下衣食无忧,而男子也只有在面对他时才会露出慈祥的笑。因为他是男子的亲外甥,男子膝下无子,一直都当他是亲儿子,莫天赐这些年也全凭他照顾,有什么也从不瞒他。

    所以他看着男子镇定道,舅舅,是为了一个女孩。

    男子笑,你最近被人盯得紧,不管为了什么都别再做什么出格的事。

    陆尘埃在骆翘家待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中午,因为有心人的引导,网上已经一片呼天抢地地反对她的言论。

    她跟骆翘正看着帖子时,陈烁打电话过来了。

    他严肃地说,尘埃,骆翘猜测得没错,你这两次上头条都是有目的有策划的暗算。这两次发帖的IP地址都是同一个,而且昨天有人在蜉蝣闹,我让泡泡找了其中一个给了钱,那个女生承认是有人给她们钱让她们来闹的。

    谁?陆尘埃虽然意外,却也平静。

    所有的证据显示,这些消息都是从蓝月娱乐放出来的。蓝月娱乐是艾而蓝所在的娱乐公司。陈烁说,百分之九十九的肯定是艾而蓝。

    靠,我就说是那个贱人!骆翘顿时站起身。

    陆尘埃虽然一直说服自己艾而蓝已经得到了魏星沉,没必要对她这个手下败将穷追猛打,但当她亲耳听到艾而蓝势必要将她斩尽杀绝时,也顿时愤怒了。

    骆翘气得在屋里团团转,妈的,玩阴的,我玩不死她!想抓她的小辫子还不是一抓一大把。说着就开始拨电话找人。

    陆尘埃坐在那里渐渐平静下来,听着骆翘打电话让人查艾而蓝的把柄,如果她们像艾而蓝那样使阴招,和艾而蓝又有什么区别。

    这世上只有一个报仇的办法,就是比仇人过得更好,让她永远活在对你的羡慕嫉妒恨里。

    她吸了口气,对挂了电话的骆翘说,我不屑对她使阴招。

    那是因为你傻!骆翘说,就是因为艾而蓝太了解你的光明磊落,所以才总站在暗地放冷箭。

    正在她们为到底回不回艾而蓝的招儿争得不可开交时,陈烁忽然又打来电话,他说,快刷微博刷华人论坛!又有消息!

    陆尘埃跟骆翘以为又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两三步跑到电脑前,但让她们目瞪口呆的是,是出了惊天动地的事!且让人热血沸腾!只不过这次主角不是陆尘埃,而是艾而蓝!

    不管华人论坛还是微博,到处都在转载一个名为“艾而蓝大尺度艳照批量泄露”的帖子。

    骆翘随便点开一个帖子,里面触目惊心的艾而蓝的裸体和一些男人的床照!艾而蓝摆着不同的姿势,尺度大得让人震惊!

    而更让人震惊的是这些男人里,有的是城中小开,有的是中年富商,更让人振奋的是还有几个男人被打了马赛克,大家都在议论被打马赛克的那几个应该很有后台,乐此不疲地讨论着。

    我操,这谁跟我想一起了!骆翘边拉帖子看边兴奋地摩拳擦掌,怪不得艾而蓝爬得这么高,这睡的都是高官显贵啊,她真是本事啊!

    陆尘埃也被这些大尺度的照片吓到,她没有像骆翘那么兴奋,而是忽然问了骆翘一个很没出息的问题,她说,大家会不会嘲笑魏星沉被戴了绿帽子?

    因为发布会那天,艾而蓝很明确地表示,她和魏星沉的感情稳定,而且是以结婚为目的而交往的。

    骆翘看了她一眼道,你还爱他?

    陆尘埃淡淡地想,那不是爱吧。从她最需要他,他不在的那一刻,她便不再爱了。

    她不会再为他哭泣,为他撕心裂肺,为他做梦,为他尝试改变,为他一整夜睡不着觉。

    只是这些年,她只爱过这一个人,所以就算他伤害她,放弃她,在她落难时未曾帮助她,她也无法恨他。

    因为他曾给过她一个华美的梦,就算梦醒以后全身冰冷,但那一刻的温暖她将永记心头。

    从此,她一个人唱歌,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居住,一个人走夜路,一个人哭泣,甚至,一个人孤独地过完一生,都不会再害怕。

    那天下午,不过短短几个小时,艾而蓝的照片就在网络肆意流传。

    让人意料不到的是很快广电也发出了辞退艾而蓝的新闻,虽然新闻上说艾而蓝因为个人情绪问题,暂时退出节目主持。但明眼人都知道,是节目组辞退。

    《奶茶访谈》本是卫视台收视率最高的访谈节目,如果不是艾而蓝的照片太不堪入目,卫视恐怕也不会做这么砍自己手脚的决定。

    娱乐圈刷新最快的就是头条,新头条浮起,旧头条被人忘记。

    艾而蓝的艳照一出,大众的眼光立刻转走,对陆尘埃的议论瞬间销声匿迹。毕竟陆尘埃不过是个普通人,但艾而蓝可不一样,目前国内最红长相最纯最有气质的美女主播。

    骆翘刷了一下午的网站,开心得就差没载歌载舞了,她说,真顺畅啊真顺畅!这些天的恶气终于疏散了!妈的!果然是贱人自有天收啊!

    陆尘埃听着骆翘时不时跟自己念的新闻,却一心在想艾而蓝这个消息是谁放出来的。

    coco不可能,coco只会帮楚歌做危机公关,但不会使阴招。魏星沉,他不会傻到把绿帽子扣自己头上。陈烁没资源,泡泡不会做这种事。

    最大最大的可能,莫天赐?

    她转头问骆翘,对了,莫天赐现在怎么样?

    啊?骆翘忽然意外从她嘴里听到莫天赐这三个字,不过她很快蹦起来,哎呀!莫天赐今天上庭!我都忘了问审判结果!

    陆尘埃心下一定,也不是莫天赐。那应该是艾而蓝树敌太多,不止她一个。

    骆翘跳起来说,我得去问问莫天赐审判结果!

    骆翘很快操起电话拨了出去。陆尘埃虽然表示漠不关心,但骆翘讲话时,她还是支起耳朵听。

    不过她还是没听清,最后看骆翘挂了电话,脸上还有笑容,应该结果不坏,她顺口问了句,怎么样,有没有判死刑?

    靠!骆翘怒瞪她,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对艾而蓝都不记恨,怎么对莫天赐就狼心狗肺!

    自从得知当年是魏星沉放弃陆尘埃,且在酒吧那晚魏星沉站在艾而蓝那边后,骆翘对莫天赐的态度便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以前当着陆尘埃的面,就没给莫天赐个好脸色。现在,骆翘恨不得把他俩往一起凑。她说,魏星沉再好,他不是你的。莫天赐再不好,他独独爱你一个。

    她无视骆翘的动怒,心不在焉地问,到底判没判死刑?

    哼!骆翘扬扬得意道,当然没有!因为莫天赐是清白的!贩毒的是他手下!他被人栽赃,受到牵连,监禁半年。

    不过说实话,骆翘转而道,我一开始就不信莫天赐贩毒,虽然他这个人吧,挺坏的,而且手段狠,但他心思还是正义的。

    陆尘埃白她一眼,你俩是真爱。

    永城的紫玉华府里。

    装修得黑白简约的屋子,屋里一尘不染。

    魏星沉坐在沙发上,看着陈烁送来的资料,眸子一点一点冷寂。

    坐在对面的陈烁不客气道,虽然不能确定陷害尘埃的那些资料是艾而蓝发的,但是我追踪到IP地址是她公司。她公司其他人没她授意,不会有这么大的能耐。

    魏星沉啪的一声把资料扔在桌子上,他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当初自己答应与艾而蓝结婚,是想救尘埃于水火之中。

    他没想到,原来这一切是艾而蓝设的局,她挖好了坑逼自己和尘埃跳!

    最近一件事接一件事的不顺,先是他对莫天赐下的弥天陷阱,现在已被其逃脱。然后便是艾而蓝对他的欺骗,他真是低估了这个女人。

    陈烁望着怒气隐忍的魏星沉道,有个事,莫天赐在我来之前找了我。

    他干什么?魏星沉坐起身问道。

    他给了我一些对尘埃有利的东西。说着陈烁打开另外一个文件袋,魏星沉看了里面的照片立刻色变。

    这是……

    陈烁点头,他说,莫天赐说了,这个资料既可以让艾而蓝名誉扫地,也可以让你成功甩掉她,还可以替尘埃报仇。一举三得。

    魏星沉看着那些照片,陈烁刚走,莫天赐的电话便进来了。

    电话里,他朗朗地笑,怎么样,星沉,这个对你有帮助吧。

    魏星沉冷哼一声,你又怎么会这么好心。

    莫天赐听到这句话,不在乎地笑了笑,不紧不慢道,其实,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照顾尘埃,永远都比你周全。你放弃吧。其实当年你放弃她时,便再也没有了机会。

    晚上,艾而蓝的艳照正被百万网民观看得火热时,突然有人贴出艾而蓝陷害陆尘埃的帖子,帖子里,陆尘埃被人泼酒,游街反对的事件均有证据出自艾而蓝之手。

    下面还有人翻出艾而蓝的陈年旧事,揭发她抢魏星沉的一切手段,亦有当年很多永大校友的证明。

    一时间,众人心中那个气质女神范儿主持人被大大地颠覆。

    而楚歌官方也在此时发出对之前的绯闻澄清。

    coco擅长做危机公关。

    发出的声明里,陆尘埃的又一身份被突然推到人前,原来陆尘埃竟然是楚歌的写词人Seven!

    这个新闻差点把网民震惊死!楚歌的写词人Seven是个很神秘的人!楚歌的成名曲便出自Seven之手,一度有人寻找过Seven想请求写词,但均找不到联络方式。

    就连楚歌公司的人,都不知道Seven是谁。甚至连Seven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所以外界一直对楚歌这个最强搭档充满了好奇。

    而这次,coco用极具感性的话语形容了陆尘埃从助理到写词人的一个艰辛过程,并且根据这几天的网络新闻,为陆尘埃编造了一段极其凄苦的爱情。

    凄苦到,大家看完后根本不会再想陆尘埃与楚歌之间的可能性!

    只能一声长叹,原来陆尘埃深深爱的另有其人。也正是因为这个人,陆尘埃才为楚歌写出了那么多脍炙人口的歌!

    陆尘埃其实很低调,她从不愿暴露自己写词人的身份,却没想到被有心人利用弱点,造谣生事!

    楚歌与尘埃只是至交好友,而且,楚歌去永城看她,正是因为尘埃深陷难堪新闻之时。

    那篇声明,不但为陆尘埃树立了一个有着神秘过去的写词人身份,还为楚歌贴上了有情有义的标签,让听者动情,看者落泪。

    有人在论坛将最近的事情总结归纳后说,这件事看似像一场罗生门,不知道到底是艾而蓝阴险,还是陆尘埃手段高。但起码现在种种力量好像都在帮陆尘埃。一个人必定拥有良好的品格,才值得周围人如此帮助。

    骆翘因为上次一早知道了陆尘埃写词的秘密,所以看到帖子并不感到惊讶。

    但还是对网上的大逆转感到万分满足,她说,啊,这就是灰姑娘的逆袭啊!

    陆尘埃却长叹了口气,coco发之前曾打电话给她商谈过这个事,coco说,公司除了楚歌,也想捧出一个优秀的作词人。毕竟现在作词人市场虽然泛滥,但其实有自己代表风格的也相当空缺。

    而且coco说,因为出了这样的绯闻,如果不澄清,她以后回去肯定没办法做楚歌的助理。而这个办法,是双赢。

    最后她拗不过coco,答应了。

    她看着网民由开始的谩骂,到现在的热捧。甚至有人对之前的行为道歉,为她的爱情感动,为她的坚持感动。

    她并没有什么振奋的心理,反而有些低沉。最无辜的是群众,最恶毒的亦是群众。

    如果没有后面的这些反转剧,她依旧是贱人,小三,甚至是容貌丑陋的地下女友。

    骆翘说,生活就是这样,强者为王。

    娱乐圈的风起云涌,瞬息万变,让她顿时理解了艾而蓝的苦处,不过几个新闻,将她们身份始末颠倒。

    这种生活就像舞在悬崖边,舞得好那是绝世风姿,舞不好一不小心跌下去便尸骨全无。

    隔天,为了庆贺陆尘埃的沉冤得雪,陈烁、泡泡、骆翘为她摆了一桌。

    陆尘埃现在出门再也不用担心被人泼酒被人反抗了,反而有大批的人因为知道她是楚歌的作词人Seven而尊崇她。

    陈烁说,恐怕以后她都没办法在蜉蝣唱歌了。不过,陈烁说,你必须在蜉蝣唱最后一场给我壮壮人气。

    虽然陆尘埃知道,蜉蝣其实并不缺人气,但是她亦知道,陈烁和泡泡都在她落难时帮了她大忙。所以陈烁的要求,她答应了。

    她说,就过两天的15号吧。

    那天回到家,她接到coco打来的电话,她问什么时候回。

    陆尘埃说很快就会回去。

    coco笑言,祖宗,你终于回来了。楚歌的第三张专辑制作要启动了。

    啊,太好了。陆尘埃兴奋道,转而又对coco说,还有,谢谢coco姐这次为我解围。

    那是你自己争气,如果你没作词,我这个围不会解得这么漂亮。对了,尘埃,我想跟你谈件事。

    你说,coco姐。

    你回来后,公司将签约你,以作词人的身份进行包装打造,你意向如何?

    coco姐,其实我……写写词,听楚歌唱就挺开心的,出不出名都无所谓。

    尘埃,你听我的。你现在没有了爱,就要有很多很多钱,一个单身女孩在外,总要有钱傍身。名利相连,有名才能有利。而且,退一步说,你想安静地给楚歌写歌也行,但现在你知名度提高了,也曝光了,总有其他公司要挖你,我们这也是为了防止你被挖走啊。

    那……都听你的。

    好嘞,回来之后我们再谈。对了,现在如果有人找你谈访谈什么之类的事,一律打给我。

    行。

    楚歌也在我身边,你们要不要讲句话?coco这句话虽然在问她,但明显地是在等楚歌答复。

    不用了。她听到电话里楚歌淡淡地道,让她早点回来,不要耽误专辑制作。

    那好吧。coco偷笑,小声,却又故意让楚歌听到似的说,你快回来吧,你知道他面冷心热,别看他连句话也不想跟你说,之前催促了我几遍给你打电话。

    好。陆尘埃想到楚歌万年不变的冰块脸,也笑了起来。

    因为事先的宣传预热,以及最近陆尘埃在各大新闻网上的炙手可热,15号那晚,蜉蝣门前被围了个水泄不通,除了看热闹的,还来了许多记者。

    陈烁看着外面成群结队的记者,感叹coco真是料事如神。尘埃说在蜉蝣唱最后一次歌时,coco便告诉他,如果那天来的记者多,可以让尘埃接受几分钟的采访。

    但他没料到记者这么多啊,记者知道他是蜉蝣的老板后,争先恐后地告诉他,Seven从不接受访问不露面人前,所以谁都想拍到Seven的真颜,替换网络上的那些丑化她的照片,为她平反。

    当陈烁告诉记者,尘埃唱完歌如果有时间,会给他们时间采访几句时,记者都高兴得连连谢他。

    那晚蜉蝣空前盛况,此前,此后,都不会再有。

    这样的盛况,只为陆尘埃一个。

    陆尘埃抱着熟悉的吉他,看着熟悉的灯光,热烈的人群。

    前面几排,多日不见的莫天赐也来了,他披着西装,坐在最角落的那桌。她看不清他的脸,不知道他的喜怒。

    她再扫几眼人群,终于确定,他没有来。

    她看向旁边,泡泡对她比了个时间到的手势。

    她伸手拨弦,开始弹唱。

    那是一首老歌,却字字泣血。

    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我没有

    我只是怔怔望着你的脚步/给你我最后的祝福

    这何尝不是一种领悟/让我把自己看清楚

    虽然那无爱的痛苦/将日日夜夜/在我灵魂最深处

    我以为我会报复/但是我没有

    当我看到我深爱过的男人/竟然像孩子一样无助

    这何尝不是一种领悟/让你把自己看清楚

    被爱是奢侈的幸福/可惜你从来不在乎

    啊一段感情就此结束

    啊一颗心眼看要荒芜

    我们的爱若是错误/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

    若曾真心真意付出/就应该满足

    啊多么痛的领悟/你曾是我的全部

    只是我回首来时路的每一步/都走得好孤独

    啊多么痛的领悟/你曾是我的全部

    只愿你挣脱情的枷锁爱的束缚

    任意追逐/别再为爱受苦

    陆尘埃唱着,眼里渐渐起了水雾。

    曾经她真的以为魏星沉是她的全部,当她回首走过的来路,才发现像歌里唱的那样,原来她每一步,都走得好孤独。

    那么,就像歌里唱的,从此以后,别再为爱受苦。

    唱完歌后,陈烁护航带她在蜉蝣门口接受简短的采访。

    记者争先恐后地问,以后还会不会做楚歌的助理。会从事专职写词的工作吗。除了帮楚歌写,有考虑过给其他人写吗……

    还有人问,楚歌工作室发表的声明里,她爱了七年的男子是不是现星际国际的老总。以后还会不会在蜉蝣唱歌。

    她避重就轻地挑了三个问题回答。

    她说,以后做什么要看公司的安排。目前只给楚歌写词,他的第三张专辑也即将制作。以后有机会还会在蜉蝣唱歌。

    她静静地回答着记者的问题,她没有看到人群之外,停着一辆熟悉的迈巴赫。

    车上的男子专注地看着她的脸,即使在众星消沉的夜里,即使在人山人海的人群外,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能一眼将她认出。

    那个仰着头脸上带着微笑的女孩,原来没有他,她一样过得风生水起。

    他早该知道,她是那种闪光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被埋没。

    陈烁早告诉他了她今晚的唱歌时间,也为他留了位,可是,他不敢进去。

    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放弃她,她此生都不会原谅他。

    他再去争,再去求,都没有意义了。

    谁都不知道陆尘埃为什么选今晚唱歌。唯有他知道。

    今天,是他的生日。

    尘埃,谢谢你的这份生日礼物。就算,这首歌有些心酸。

    那天晚上,接受完采访,他们几个在蜉蝣的包厢里喝起了酒。

    骆翘说,真舒坦,现在一切天下太平。转头问陆尘埃,喂,你什么时候走?

    什么,你要走?陈烁大惊。

    陆尘埃看瞒不下去了,只好硬着头皮说,没办法,公司通知要回去了。

    靠,那你以后就准备定居在那里了?

    也没有。看公司的迁移啊,coco说,现在还不算稳定。

    那你什么时候走啊宝贝儿?泡泡挪到她身边,以后岂不是很难见你了,你不来蜉蝣暖场怎么招揽生意哟。

    还没定呢。陆尘埃答,等过段时间定了再告诉你们。

    行了,别问了。一旁的莫天赐突然举起酒杯解围,今朝有酒今朝醉,来,干杯。

    陆尘埃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渐渐地她对他没那么大的敌意了,因为她发现莫天赐变了很多,不再像以前一样阴阳怪气,也不再时不时冒出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冷笑。

    他变得绅士起来,看她的眼神也不再充满攻击性。就像一个不远不近的老朋友,关照着她。

    大家或许都看出来了,所以那天晚上喝完酒,也都怂恿莫天赐送她回去。

    莫天赐一路规矩地把她送回家,路上没半句废话。

    直到她下车,莫天赐突然对她摆了摆手道,陆尘埃,一路顺风。

    她心下一惊,她是早收拾好了东西,准备明天要走。她讨厌离别的场面,所以并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但莫天赐这样说……莫天赐也看出她变了脸色,随即笑着解释道,过几天我便要回去服刑,你走的时候没时间送你,先说一声。

    哦。陆尘埃意会过来,立刻对他笑着说,那你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莫天赐望着陆尘埃上楼的背影,摇头笑了,这个傻姑娘,她真的以为自己能瞒到他。

    他只是不想拆穿她罢了。

    陆尘埃喝了点酒,有些晕晕的。

    她蹦跳着走回家,喝了一大杯冰水。

    陆尘埃看着收拾好的行李箱,了无睡意。真的要走了,从此以后和这座城市恐怕再也没有关联。

    正伤感着,电话突然响了。号码不认识,她接起问,哪位?

    陆尘埃,我想和你谈谈。冷冷的女声,是艾而蓝。

    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谈的必要。陆尘埃也冷冷道。如果之前她还对艾而蓝心怀一丝善良,那么之后再也不会。

    艾而蓝轻笑,是因为觉得打败了我吗?你用了半年的时间便破坏了我三年的城池建设很爽吧?你看,我在学校争不过你,进社会,我以为我爬得够快,原来到最后还是不如你,陆尘埃你是走了什么大运!

    我并没有走运,艾而蓝。陆尘埃平静道,你获得的远远比我多,是你自己蒙蔽了双眼。

    呵呵,我蒙蔽双眼。艾而蓝突然哭了,我从来没有获得过。六年前,我爱莫天赐,可他在和我上过床后扔给我一沓钱,冷漠地告诉我,不准让你知道我们发生过关系。他还扔给我钱让我去勾引魏星沉,拆散你们。我那时可是真正地喜欢他啊。他竟然对我这么残忍。

    后来,我在和星沉的相处里喜欢上了星沉,可他不爱我。他把我放在身边也是为了利用,因为我告诉他莫天赐手里握有他的把柄,他希望借我取出。那个把柄不过是莫天赐录制的他们之间的对话,他不想让你知道,曾经是他先放弃你的。

    这么多年,我出卖身体出卖自尊,到最后我得到了什么!

    艾而蓝,这是你自己选的路,你没必要对我哭诉。陆尘埃冷漠道。

    为什么没必要!这一切都是你害的!就是因为你,我成了两个男人摆布的棋子!

    艾而蓝突然恶毒地笑道,不过有件事我还没有告诉你,你知道为什么正向你求婚的魏星沉突然放弃了你吗?因为网上到处都是你是小三的传言。我告诉他,只要我开发布会就能平息这个流言。他是不是很幼稚,做了这么重大的决定只为了还你一个清白……你难道不难过吗?啊?

    原来如此。陆尘埃的心脏慢慢萎缩,原来,他这次的放弃是为了她的清白。

    可是,为什么这一次,她反而没有那么难过呢?

    他们总是因为太在乎对方而在不停地放弃。

    三年前,她怕他倒下,所以她放弃。

    三年后,他为了她的清白,所以他放弃。

    他们的爱情,注定在放弃中渐渐消弭。

    那一刻,陆尘埃忽然有说不出的悲哀,与轻松。

    是的,轻松。她忽然觉得,这样也好,互不相欠。其实他们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吧,观念那么的不相同,却固执地走在了一起。

    所以这些年才会不断地分离。

    艾而蓝没有如期听到陆尘埃的难过,她正疑惑,听到陆尘埃淡淡道,这或许是天意。

    艾而蓝突然抓狂了,什么天意,陆尘埃,这是我破坏的!你为什么不在乎!你为什么不恨我!

    难道你做这一切都为了让我恨你吗?陆尘埃问。

    不!我做这一切都为了毁灭你们!让你们永失所爱!哈哈哈!艾而蓝歇斯底里地笑了起来。

    她说,陆尘埃,不管你难过不难过,我都得偿所愿!起码,这也证明我不是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而是一颗可以掌握命运的棋子!

    陆尘埃,你放心,我在这世上活一天,就要与你作对一天!

    说完不等陆尘埃反应挂了电话。

    陆尘埃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惆怅地把电话丢在了沙发上,她没想到艾而蓝会这么偏激。

    她本可以有美好的未来,有无数的人爱,可她想要的,却总是她得不到的。

    就像自己一样。

    想要的,总是得不到。

    等千辛万苦追到跟前时,却又不想要。

    魏星沉,生日快乐。

    这是我为你过的最后一个生日。

    她在心底轻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