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云中之珠

第21节

更新时间:2021-09-22   本书阅读量:

  21

  整个一场迎新会,宇文忠只记住了一个男生两个女生。男生就是"老人",听了自我介绍他才明白过来,不是什么"老人",而是"老任"。老任是国内G大毕业的,是他做梦都想进却没能进去的大学,但现在老任跟他一个学校,让他有种复了仇的快感。

  他发现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没有人对老任的G大发出仰慕的声音,同样也没对他的B大发出不仰慕的声音,就那么淡定地接受了,这让他非常惬意。看来美国真是一个自由平等的国度,出身、地位、毕业学校在这里都是浮云。

  他记住的两个女生都是华人,一个是赵云,也是自我介绍时发现的,这让他很后悔听信了老杨的话,没把崔阿姨的那包东西拿来;另一个是台湾女生,中文名字没听清,但英文名字听清了,叫Pearl(珍珠,珠儿)。

  云珠曾经告诉过他,说本来想给自己起个英文名叫Pearl的,但她妈妈不喜欢,说Pearl不好听,硬让她改成了Vivien(薇薇安,《魂断蓝桥》中女演员的英文名)。

  迎新会结束后,系里果然有饭吃,还是中餐呢,让他宾至如归,受宠若惊。

  他跟着老任去排队,排到那几个装食物的长方形大盘子跟前,拿个一次性纸盘子,还有塑料刀叉,自己动手取食物。他见男生一般都盛一大盘,他也不客气地盛了一大盘,因为他没吃早饭,中午又只吃了一个热狗,现在已经很饿了,不多吃点儿,晚上又得吃方便面。

  虽说是中餐,但看上去跟他熟悉的中餐不同,原材料他认识,无非是米饭、鸡翅、肉块、芹菜之类,但做成了成品,就都变了样。

  老任介绍说:"美国的中餐就是这样的,都已经变异了。"

  变异后的中餐不难吃,跟B大食堂的饭菜不相上下,可能还干净点儿,但考虑到这不是食堂饭菜,而是从餐馆点来的,那就有点儿不尽如人意了。不知道是点餐的人不懂,瞎点,还是本市中餐就这个水平。

  正吃着,一个华人女生端着盘子来到他面前,盘子跟他的一样大,但人家盘中只点缀着几块食物,像浩瀚的海面冒出来的几个小小珊瑚礁。来人是赵云,但却用英语发问:"你是宇文忠吧?"

  这超出了他的期待值,他一下子答不上来了,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B市话:"你是赵云吧?"

  赵云像被他吸进了乡音的黑洞,也说起了B市话:"是啊,我听我妈说她请你带东西给我了?"

  "对,带了一大包呢。"

  "在哪儿?"

  "我今天没带来。"

  "没带来?

  "老杨说你可能不会来开会。"

  "哪个老杨?"

  老任插嘴:"就是润发兄。"

  "哦,杨润发。我知道他家,我可以跟你去拿。"

  "但你的东西不在他家,因为我不住那里。"

  老任代替他回答:"他住格蕾丝家。"

  赵云脸上立即现出"如雷贯耳"的表情:"哇,你住她家呀?你是她家亲戚?"

  "不是啊。"

  "不是怎么住她家?"

  "老杨带去的。"

  "怎么样?她家是不是特金碧辉煌?"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呵呵傻笑。

  赵云问:"她在家吗?"

  "不在,听说出去旅游了。"

  "我待会儿送你回去,顺便去拿我的东西。"

  老任开玩笑说:"老宇,她不请你吃饭,你就不把东西给她。"

  赵云说:"请吃饭算什么?只要他吃得下,我现在请他都没问题。"

  他慌忙说:"不用了,不用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那我带你去买菜,算是报答吧。"

  赵云不食言,真的开车带他去买菜,也是一辆白车,连牌子都跟云珠的一样,丰田花冠。但赵云的长相跟云珠就大不相同了,虽然不像崔阿姨那么圆那么胖,但浑身上下都看得到崔阿姨的影子,五官尤其像,都是很集中地排列在脸中央,周围是大片的留白,好像一个大操场中间砌出的一个花坛。从崔阿姨的现状,他可以推断出赵云的发展趋势,只要把脸往外扩大几圈,把身体向周围扩张几圈,赵云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崔阿姨。从赵云的现状,他也可以推断出崔阿姨年轻时的样貌,虽然不漂亮,但还是看得过去的,比现代版崔阿姨那是强得太多了。

  遗传真是一个复印机,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

  赵云开车姿势很特别,座位拉得老前,好像怀抱着方向盘一样。他估计这是因为赵云腿太短的缘故,不由得想起云珠曾经说过,赵云是上身比下身长,不适合跳芭蕾。跳芭蕾的人要"三长一小",脖子长,腿长,臂长,但脸要小,而赵云刚好是反的,脖子短,腿短,臂短,而脸却很大。

  跑了一趟食品店,他只买了些面包、牛奶、鸡蛋、火腿肠、水果之类,全都是微波炉可以搞定的东西,因为他不太会做饭,也没带炊具,准备先对付几天,等搬了家再从长计议。

  赵云一路有惊无险地把车开到了格蕾丝家门前,停了车,他从后车厢拿出刚买的东西,掏出钥匙开了门,但只把门拉开一道小缝,对赵云说:"快进来!"

  赵云很不开心:"你干什么呀,门都不肯打开?"

  "怕猫跑掉了。"

  "什么猫?"

  "格蕾丝养的猫,听老杨说她是当亲儿子看待的,如果弄丢了,那就等于要了她的命了。"

  "富婆的怪癖还不少呢。"

  两个人很小心地进了门,他把刚买的食物往冰箱里放,赵云则到处打量,评价说:"也不觉得多么豪宅嘛。"

  "还不豪宅?"

  "这算什么呀?真正的豪宅比这豪多了。"

  "你在这坐会儿,我上楼把你的东西拿下来。"

  等他把崔阿姨带来的东西提到楼下时,却没看见赵云。他到处找了一通,都没找着,只好跑楼上去找,终于发现格蕾丝的卧室门被打开了。他急忙走过去,站在门口往里一看,发现赵云正在卧室里到处张望。他不好责备她,只说:"出来吧,老杨叫我别进她卧室的。"

  "他是叫你们男生别进吧?我是女生。"

  "女生进也不好吧?"

  "我又不动她的东西,就是看看,怕什么?"

  "卧室有什么好看的?"

  "卧室当然有好看的了。瞧,看我找到什么了,她的照片!"

  "谁的照片?"

  "格蕾丝啊。"

  "你没见过她?"

  "见过就知道她长什么样了,还找她照片干吗?"

  "为什么一定要看她长什么样?"

  "好奇呗。"赵云指着门后的那面墙说,"其实长得又不漂亮,怎么会把那个有钱的白老头迷住呢?"

  他的好奇心被调动起来了,又看到赵云已经进去了,也没遭雷打,便跟进去看了一眼。那面墙上挂着两个大镜框,一个可能是格蕾丝,四五十岁的样子,皮肤很黑,人很瘦,眼睛挺大,嘴唇略有点儿突出,不太像中国人,确切地说,是不太像汉族人。的确算不上漂亮,有点儿土。但他听云珠说过,美国男人娶的中国女人都是不怎么漂亮的那种,有的甚至奇丑无比,可能他们跟中国人的审美观不一样。另一个镜框里显然就是格蕾丝那已经作古的丈夫,高鼻子,凹眼睛,标准的外国人,但长相也很一般,怎么看都看不出是富翁。

  赵云说:"总听人说她是黑寡妇,还以为她天姿国色呢,今天才知道她就长这样。"

  "黑寡妇是什么?"

  "你连黑寡妇都不知道?那你还敢住这里?"

  "就是因为不知道才敢住这里。"

  "呵呵,那倒也是。黑寡妇就是专门谋杀男人的女人。"

  "啊?是这个意思?那为什么要叫黑寡妇呢?难道黑是-心肠黑-的意思?"

  "哪里呀,黑寡妇本来是一种蜘蛛的名字,传说会在交配之后杀掉交配对象,吸取它的营养,供自己孕育小蜘蛛。有部美国电影就叫《黑寡妇》,里面有个女的,长得很漂亮,她专门迷那些单身富翁,离了婚的,或者死了老婆的,总之就是很孤独的那种。她把别人迷得跟她结婚,然后就让他们改变遗嘱,等到人家在遗嘱里写明把一切家产都留给她之后,她就下毒把人家毒死,然后继承大笔遗产。"

  "哦,是这样。"

  "黑寡妇一般都是连环杀人犯,不会干一次就住手,要真的只干一次,说不定就混过去了。她们都是越干越上瘾,干掉一个丈夫,拿到他的遗产,就离开那个地方,到别处去,改名换姓,再寻找新的对象。反正美国又没户口制度,想到哪里去都可以。"

  "格蕾丝是从别的地方搬到这里来的吗?"

  "那还用说。"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呢?"

  "坛子里听来的。"

  "什么坛子?"

  "坛子你不懂?难道你从来不上网?"

  "我的意思是什么坛子会讲这些事?"

  "水坛,专门灌水的地方。"

  他狐疑地问:"水坛里说的事能信?那些人又不是警察,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人肉啊!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什么样的秘密人肉不出来?"

  "是你人肉出来的?"

  "我哪有那个本事啊,都是她以前那个城市的人爆的料,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他们说她丈夫到底是怎么死的?"

  "车祸。"

  "可你不是说黑寡妇是投毒的吗?"

  "是投毒啊!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出了车祸呢?"

  "车祸可不就是突然出的吗?"

  "哎呀,我说你这个脑子真是锈透了,她投毒,也不会当你面投啊。也许她投的是某种延缓发作的毒,或者是天长日久逐渐增加分量,等到把你五脏六腑全都毒坏了,你不就出车祸了吗?她以前学化学的,肯定知道哪些毒查得出来,哪些毒查不出来。"

  "她以前学化学的?"

  "嗯,还有哦,她还是H省那边的人。你知道的,那里的人可是制毒高手啊!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说不定她就是西毒的传人。"赵云说得眉飞色舞,"我以前一直以为她长得像程灵素一样呢,哪知道完全是程灵素的反义词。如果我把她的照片发到坛子里去,肯定把坛子里的人下巴惊掉。"

  他一听赵云说要把照片发坛子里去,就慌了:"你怎么能发到坛子里去呢?要是格蕾丝发现是我让你进来的,肯定跟我没完。"

  "难道我们不应该让这种黑寡妇伏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