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狼的侍从

第十二章

更新时间:2021-09-18   本书阅读量:

    “呼呼,你是个天才。”

    “简直疯了,我们出去吧。”

    “是!!!”

    但是我是谁呀?我马上转换了气氛,用手势做了个v形,然后挥了挥手。

    看着这样的我,徐昌斌慢慢摇了摇头走出去。随后那:个人也以看疯子的眼神轮流瞟着我走了出去。你们这帮该死的家伙!

    “一起出去吧!!!!!!”

    走出练歌房,我们6个人为了去魔术爱尔兰,正坐着单轨。

    “喂。”

    坐在我旁边的徐昌斌对我小声问道。

    “干吗?”

    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的我努了努嘴气呼呼地说道。

    “你……”

    小子拉长语调以奇怪的眼神上下大量我,然后以古怪的表情再一次开口。

    “你脖子上怎么没有小舌?”

    哐哐哐哐!!!!

    徐昌斌话一落,我慌慌张张瞠目结舌。

    啊,原来有一个环节我还没想过,小舌……!我本来就长得有点中姓,所以剪了头都认为是男的呢,虽然偶尔也能听到像女孩子一样很漂亮的赞扬声。

    不管怎么样,前胸也用绷带缠上了,声音本来就沙哑,但是那个小舌却不能随便做一个贴上的。

    “啊……那,那是,因为……”

    “现在我们这个时候都应该凸出来才算正常,不是吗?”

    一零五

    该死……有点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这小子是不是眼光太锐利了?原以为只是冷冰冰的人,还有这么仔细的一面呀。关键是该怎么回答才合适呢?我完全不能自圆其说。

    “哈哈,我成熟比较慢,其实按出生年月日的话,我是88年生,因为生日大了一点,所以就早上了学。”

    我那不自然的话一说出,徐昌斌以意味深长的眼神望着我。幸亏只是我们两个坐在了一起,要是给那些人听见,那不完蛋了吗?

    “你看我的个子~勉强到1米7嘛。”

    “啊啊,是。”

    该死的家伙……!一说到个头,马上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切,不过真庆幸,就这么顺利过关了。没想到这小子还挺单纯的。

    “爱尔兰马上就到了,在爱尔兰下车的乘客请把门往里拉。”

    吱——

    单轨眨眼的工夫已经到了爱尔兰。

    女引导员的话音一落,我们一帮人都同时下了车。哈啊,哈啊,刚才是不是过于紧张了,刚刚被吓得魂飞魄散,流了很多冷汗。

    “嗯,我们快点去坐娱乐器吧~?”

    “是~”

    不管怎样,好不容易来了一趟,得痛快地玩一回娱乐器吧。

    感到最高兴的是我和“鬣蜥”,还有申浩元、韩壁鲁。

    卢泊德在前面已说过,他是个非常胆小的人。

    “嗯,我们现在向自由摆动车出发吧~耶!!”

    娱乐器这东西就让人感觉刺激并且有点恐怖感。其中我最喜欢的是自由摆动车。快折到90度的时候就能看见湖水。哇~简直就是刺激指数为100分。

    “我不坐。”

    你这个鸟小子……!又在耍赖嘛!?

    “徐昌斌,干吗离那么远啊?”

    我的惊讶是因为离得很远的徐昌斌在呆呆地望着我们。我还以为在只有鸟小子在耍赖呢,没想到徐昌斌和鸟小子是半斤八两,真是让我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我不坐。”

    “耍什么赖,你这个被诅咒的家伙。”

    “什么??反正我不坐。”

    “看,你这小子?”

    我凑过去一把抓住那小子的手。那小子要甩开我的手,使劲把头扭了过去。

    你这家伙怎么了?不会是像卢泊德那样怕坐娱乐器吧。

    “你不会是不敢坐娱乐器吧。”

    “不是。”

    分明说的有点支吾,其中肯定有什么名堂。

    “那你为什么不坐?”

    “没意思。”

    我调皮地一问,那小子脸变得刷白,然后躲避了我的视线。

    你在怕我问你吗?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这个冷冰冰的王子徐昌斌先生??

    “看样子,你似乎很害怕耶。”

    “随便想吧。”

    为了惹他生气,我故意讥笑着说,但这小子毫不动摇,看起来随便我怎么想他都不在意似的。

    你这个混蛋家伙。

    “小子们!把他拉上去!!”

    没办法,我向周围的小子们喊道。但是没有一个人过来拉他,反而害怕过来似的。

    啊,我刚才忘了,这小子是三年级的首领,再加上在学弟们中间是个令人恐怖的家伙,当然他们都不敢过来拉他了。

    “喂,学长不是说没意思嘛,那我们自己坐吧。”

    “哼!绝不能那样!!!我一定要拉他上去。”

    我不顾申浩元说什么,自己牢牢抓住徐昌斌的手臂。

    那小子微妙的表情在问我想干什么。

    一零六

    我靠——虽然拉你这个庞然大物会有点吃力,但是拉你过去,我还是有信心的。

    “耶!!路已经敞开了,徐昌斌!!!!!”

    “呃?”

    我突然用力拉,那家伙晃晃悠悠的。我想这是个最佳时机,开始猛推着人群奔过去,这可能也属于加塞的一种吧。

    啪!

    才缓过神来的那小子啪地把我的手使劲甩了出去。男人的手还是很厉害,不能在这里就这样停滞下去了。

    “喂,卢泊德!!!你都坐上了,徐昌斌还没坐呢,你不觉得来气吗?你不也是流着眼泪吃芥末似的被拉上来的嘛!!严厦燕,你也一样。”

    “可…可是。”

    我回头看着瑟瑟发抖着爬上来的两个人咆哮,两个人看着冷冰冰的脸转向我和徐昌斌犹豫不决。

    “不过,既然……”

    “……”

    我使劲拉着徐昌斌的衣服,冲着踌躇的两个人做手势开口。

    “上火山下热海也要多带几个人不就更好吗?”

    呵呵,那当然了,自己一个人死是多么冤的啊,既然要死也要一起死嘛。

    我的话一出,犹豫不决的两个家伙咔嚓——睁开了眼睛,徐昌斌却颤了一下。

    呵呵呵,原来人类的想法都是一样的,都不愿意自己一个人死去,死也要拉上一个靠背的。

    “学长也一起坐吧!!”

    “是啊!昌斌!我们也能做得到的。”

    “做,做什么做,你们这一堆蚂蟥!你们要是拉着我,我可不会饶了你们的。”

    随着哒哒哒的声音,两个人也跑过来抓住了徐昌斌的手臂。慌张不已的徐昌斌,说话依然没有什么起伏,但是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可能没想过会有这种状况。

    “-_-”

    徐昌斌这么一说,两个人瞬间表隋僵硬起来。

    “没关系!!!!反正坐上自由摆动车也要死一回……!有什么做不到的?”

    “对!我们同归于尽算了!”

    然后使劲抓着徐昌斌的手臂拼命拉他上去。这两个家伙,狗急跳墙起来真是厉害极了。就那么不愿意独自下火海吗?

    “真是了不起,怎么说服力那么强?”

    “因为听的人单纯呀。”

    “那倒也是。”

    韩壁鲁一称赞,我自豪地耸了耸肩膀,然后给服务员出示自由利用券慢慢地走了进去。带好安全带转头一看,望见徐昌斌以杀气腾腾的目光看着我。

    “这怎么解不开啊?”

    “呼呼,我有什么办法?”

    解不开安全装置的徐昌斌皱着眉头冲我问道。

    我呵呵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家伙分明是在害怕。

    “喂!给我解开这个。”

    “但是都已经坐上来了,所以……”

    “你要不给我解开,我就杀了你。”

    徐昌斌叹着长气怒视着检查安全带的男服务员咆哮,那男服务员很为难地摇头。

    徐昌斌心里有点发慌了吧,以更加冷飕飕的表情紧握着拳头。呦,真是吓人哦。

    “-o-”

    “没关系的。一别人都在等着呢,快点开始运行吧。”

    “啊,是是。”

    男服务员目瞪口呆的样子。我冲着这样的男人使劲抛了一个妩媚(?)的微笑,做了个手势。

    那男服务员这才挠着头开始检查其他人的安全带。

    “卢宝德!”

    “干吗~?”

    “一会儿下去,有你好受的。”

    一看我总是想让他难堪,徐昌斌以冷冰冰的声音威胁地跟我说道。

    呵,挺吓人的嘛,但是你现在更害怕的是自由摆动车,不是吗?你这家伙,真是个胆小鬼。

    “哈哈~昌斌,手干吗瑟瑟发抖啊?害怕了吗?”

    “少哕嗦。”

    “开始上去了。”

    “该死……”

    一零七

    我兴致勃勃地吹吹口哨,徐昌斌拼命低头握紧拳头。咦,这家伙是不是真的害怕了?

    唰一唰一地自由摆动车以飞快的速度开始摆动。凉风碰触面颊的刹那,我感到了一种微妙的快感。

    快升到90度的时候,我的手上隐约感觉到凉飕飕的什么。

    徐昌斌的手在瑟瑟发抖,原来这小子是胆小鬼呀。

    “喂。”

    在这种状态下肯定是很难听见的。我得把声音放大一点。

    “喂,睁开眼睛吧!!!!!!一点都不吓人!!”

    “住……住嘴。”

    “真的!相信我一次,睁开眼睛看一下!!”

    我一喊,那小子以战战兢兢的声音微弱地说道。

    虽然听不太清楚,但是还是再一次大声喊了出来。过了一会儿,徐昌斌徐徐地抬着头睁开了眼睛。

    “蓝天。”

    眼珠子开始慢慢睁大了,但是随后向湖水斜落着,又有一次低下了头,还听见微弱的悲鸣声似的。

    啧啧,作为男人怎么那么胆小如鼠啊~

    从摇摆车下来后,徐昌斌晃晃悠悠地走到长椅上坐起来,眼睛里看不见要杀了我的杀气,只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好点了吗?”

    “杀了你之前给我住嘴。”

    我把手啪——放在他的肩膀上要安慰他的时候,那小子以冷飕飕的目光带着恨怒目而视。

    那小子的眼色好像要把人冻僵似的。

    “别再怒视我了,不然我还要拉你上去。”

    我把他的头扭转过去。脸色苍白的他,随即咕咚咕咚喝起了买来的水。

    “哈哈哈哈,其实也没什么可害怕的。”

    “对啊,挺有意思的吗~”

    “-_-+”

    “……”

    又坐了一回娱乐器的严厦燕和卢泊德哈哈、呵呵笑着向徐昌斌走过来。

    徐昌斌可怕地怒视了一下,两个人立刻闭上嘴。

    为难徐昌斌的事,只有我能做得到,当然也包括那凶煞的申浩元。

    “呃?那是……”

    那不是scram画面吗?不经意中把头转过去的地方发现有scram假面具和刀。scram是我最喜欢的呀。

    “小子们,等一下……!”

    “呃?喂,去哪儿???”

    “稍等一下吧!!!!!!”

    我不顾小子们疑惑地看我,径直跑向摆着很多东西叫卖的男人那里。

    看着那里摆放的东西,我指着scram假面具和刀问道。

    “这个多少钱?”

    “两个加起来是8000元。”

    “啊啊,给你钱~”

    支付钱之后,把scram假面具和刀放在身上。呵呵,这些是我在漆黑的夜晚派上用场的。

    我自己得意地满脸装着笑容,向小子们走过去。

    “唉呦呦……!大叔把这个、那个,还有那个也给我吧~”

    走路没多久我就停止脚步,又重新回去买了史瑞克头带、天使头带、恶魔头带,然后转身向他们走去。

    哒哒。

    “喂,你去哪儿了?”

    看见我呼哧呼哧喘着气回来,申浩元诧异地问。我随即给他头上罩了个恶魔头带。

    “这是什么?”

    “别哕嗦,你就带吧。”

    我把努着嘴表示不平的申浩元的嘴摁回去,让他恢复原状,然后把手放进袋子里开始摸索要给其他小子的头带。

    “哈哈,真可爱。下一个是‘鬣蜥’。”

    “哇~我的是可爱的天使啊~”

    “鬣蜥”笑得欢嘻嘻,喜欢得合不拢嘴。

    我给卢泊德、严厦燕、韩壁鲁也带了一个可爱的头带。我呢。因为我喜欢恶魔,所以也就带了个恶魔形状的头带。

    “呵呵,我给你个特别的,是史瑞克。”

    “我不带。”

    一零八

    “那你想不想再坐一回自由摆动车?”

    “该死的。”

    随即,那稍微特殊一点的史瑞克头带就落到了徐昌斌的头上。嘻嘻,没想到真可爱。

    我抓紧那小子的手臂朝下一个娱乐项目走去。啊啊,当然每当那小子要甩开我的时候给他施加点威胁。

    耶~今天就这么坐着娱乐器玩一天吧!!!!!!

    回转木马坐够,又玩了坐船穿洞和丛林探险等。

    我跟那小子照了不少合影,洗出照片后我要卖给那些女生们。呃呵呵,我拿着彩频手机暗自高兴时,我们已经走出乐天世界坐车行使着。我打开车窗仰望天空,漆黑的夜幕笼罩已久了。啊,对,每当这样的日子就能想起一句话。

    “喂,申浩元。”

    “干吗?”

    我拍了拍在我旁边快要睡着的小子叫道。

    这小子很不耐烦地望着我。

    “啊啊,还有那个徐昌斌,你也听听看。”

    我也叫上了在我旁边摸着手机玩的徐昌斌。

    “我呢,昨天做了一个梦,真的很恐怖。”

    “啊,是吗,不错。”

    “我靠!!你给我听完好不好?梦的背景是我的家,我那时正趴在桌子上学习。”

    “你学习?不会吧。”

    我压着气氛讲的时候,后面的卢泊德突然插口道。

    “呵!”

    “反正,有个老爷爷敲我的窗户,竟然给我看申浩元的照片问我:‘你认识这个男孩子吗?’那样子很像个阴问使者,我被吓得摇头告他我不认识。”

    看我讲得像真事儿似的,申浩元开始动摇起来。

    徐昌斌似乎摆出那跟我有什么关系的表情,继续摸着手机玩。

    “喂,徐昌斌你也好好听着!别那样心不在焉。反正那个老爷爷毛骨悚然地噗嗤笑一声,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什么呀,那老爷爷是鬼吗?”

    “下面还有呢,继续听吧。”

    申浩元颤了一下,然后用“不会吧”的目光看我。我一边堵住他的嘴,一边接口。

    “我瑟瑟发抖着走出去,也是为了转换情绪。意想不到的是在正门前的地上却发现了那老爷爷给我看的你的照片。”

    “然……然后呢?”

    “然后捡了一看,你知道那个照片后面写着什么吗?好像用红色的血写的。”

    “写……写了什么?”

    申浩元以变得苍白的脸问我,你这小子胆子够小的。

    “d~day”

    “呃啊……!”

    随着我的话音落下,申浩元大声悲鸣。

    在后面玩耍的韩壁鲁、“鬣蜥”、卢泊德也听到我的话,同时脸唰地僵硬起来。

    徐昌斌用“不会吧”的表情望了我,但是立即觉得跟他不会有什么关系,就重新玩起了手机。

    “还有,在那旁边还放着徐昌斌的照片。”

    “什么?”

    “那里写了‘d-2’。”

    啪地一声,徐昌斌手上的手机掉在地上,人如同坐娱乐

    器时候那样僵硬的,固定在那里。

    这些家伙们真是胆小如鼠啊。

    “啊噢,真吓人!怎么做那样的梦啊!?”

    “你找死啊?”

    申浩元抓着我的衣领恶狠狠地质问,徐昌斌也是在旁边以发白的脸威胁地跟我说道。

    你们这一群胆小鬼。

    “啊啊,小子们,我再给你们讲一个吧。”

    “烦死了。”

    就这样一言不发地走是个很无聊的事情,所以我提议继续给他们讲些我的梦,但是这些小子们都转过脸去,以代替回答。

    “你们听我讲,日本有个叫很得真纯的鬼,他长了一个像白纸一样发白的面孔,穿着暗红的连衣裙,是个非常恐怖吓人的鬼。那天我梦见了她,当时前面有三个房间,第一个房间里的很得真纯要求给他剪指甲,但是剪呀剪却还是那么长。”

    “应该砍掉她的手。”

    “别哕嗦……反正中途不剪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样。”

    一零九

    卢泊德又一次打断了我的话,我气得又把他推到了后面,然后继续讲。

    “就那样剪着剪着不知不觉到了第二个房间,在那里很得真纯又让我给她剪头发,那也是怎么剪都剪不完。”

    “那干脆砍掉她的头不就行吗??_?”

    “爬虫类,你给我靠边去。”

    这回,申浩元后面的“鬣蜥”突然伸着脑袋插嘴,这小子竟然叫我砍口。这小子怎么又拿着个爬虫类玩呢?什么时候弄来的?

    “反正我要是停下来的话,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就那样剪着剪着不知不觉到了第三个房间。在那里很得真纯让我砍他的头。但是在砍头之前我要是从梦中醒来的话,她说让我永远睡不醒。”

    抖抖擞擞,徐昌斌和申浩元被我那恐怖的脸吓得僵硬起来。

    当然卢泊德、韩壁鲁、“鬣蜥”、严厦燕似乎跟他们没有关系似的自己互相玩耍着。

    “听了这些事情,你们约有三天会连续做这个梦的。~”

    “啊,我靠!你想干什么!!怎么竞讲些鬼故事,怪吓人的。”

    听到我的话,申浩元皱着眉头表示不满,真是个傻瓜。

    “你把那鬼的名字很得真纯倒过来念看看。”

    “嗯?”

    “哈,你是笨蛋,徐昌斌倒过来念念。”

    我以鄙视的表情开始问了徐昌斌,他虽然满不在乎的样子,不过内心底处可能害怕得要死了吧。

    “纯……”

    “嗯。”

    “真得……很?”

    “^_^”

    那家伙的话音一落,两个小子的脸一下子变得僵硬起来,看他们那傻样,我脸上泛起微微笑意。

    “纯……纯真得很???你这小子想死啊,开这种玩笑!!!?从你狗嘴里吐出来的都是骗人的,是吧?!!”

    “当然了,你们这些白痴!信以为真的你们才是傻瓜呢!!哈哈哈哈哈!”

    “我杀了你!!!!!”

    “呃啊!!徐……徐昌斌你干吗要……呃!”

    恍然大悟的申浩元才明白那个意思,要杀了我似的用力跑过来。与此同时,徐昌斌似乎也堆积了很多不满,用手机天线拼命打我。

    “呃啊,该死!!你们这些家伙们我要杀了你们。”

    咣当咣当。

    就这样有一段时间公交车里嘈杂得像个闹市。

    吱——

    约过了30分钟,我们才从公交车走下来。

    “好了,那我们就在这里拜拜吧。”

    “好的,拜拜!”

    韩壁鲁的话一出,我们分为两批走向回家的路。

    我和申浩元、徐昌斌、卢泊德分到一起,其余的“鬣蜥”、严厦燕、韩壁鲁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反正中途会分开,都会自己找自己的路走的。

    呵呵,刚刚买的那些东西,就在这里试一试?

    踢踏踢踏。

    这些小子们在一片漆黑的胡同里一言不发地走着,我在最后面跟着。

    我悄悄拿出了假面具戴在脸上,手里拿了个假刀。

    “小子们。”

    啪——

    我轻轻跑过去,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同时他们把脸转过来看我。

    “什……”

    “呃啊!!!”

    他们同时悲鸣着。呵呵,当然是因为我把刀砍向了申浩元。

    “啊啊啊!我要死了!!”

    “……”

    “呃……呃。”

    “你疯了吗?”

    看着各种姿势和表情的小子我说道。

    “s……s……scram!!!!!”

    话音一落,同时传来悲鸣声。这个悲鸣的主人公是卢泊德。

    徐昌斌脸色僵成死尸。

    “你们这些白痴。”

    一一零

    唰地我把scram假面具摘了下来,刹那传来呼——地舒了一口气的声音。

    “原来是卢宝德。”

    “你找死啊?!吓得胆都快破了。”

    “呼呼,多好玩呀。”

    卢泊德知道是我在捉弄,这才恢复了原样。

    申浩元紧握着拳头发着很大的脾气。

    我噗——地忍不住笑,终于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哪来的?”

    “刚才在乐天世界里买的呀。”

    “哈啊,买这些幼稚的东西,还吓唬人。”

    “对不起,对不起~”

    徐昌斌脸上的血色终于恢复了原状。这小子可能也紧张了吧,看出他的额头上沾满滴滴冷汗。

    “喂,不觉得很可爱吗?”

    “可爱得让人受不了。”

    “嗯,挺可爱的吗……”

    他们三个把我当成[email protected]?的人,呆呆地望着我。我靠!不知道scram假面具有多可爱吗?

    “呃?你们往这里走吗?”

    “是啊,明天在学校见吧。”

    “好的,拜拜。”

    我们又分为两批,徐昌斌和申浩元一起挥了挥手。当然傲慢地只用一只手动了点手腕而已。

    当然作为很有礼貌的人我认真地打了个招呼,然后和卢泊德一起在黑乎乎的胡同里继续往前走。

    “啊啊,终于到家了。”

    “太好了!赶快进去睡觉。”

    不知不觉到了家门口。我急忙用钥匙打开门就走了进去,然后飞箭般趴到床上,直接睡着了。

    呼啊啊啊啊,今天真累啊!不过,我们的缺勤不知老师记了没有。

    **

    第二天。

    “哥~我送你礼物!!”

    “?白德哥,我爱你!!”

    从今天早晨开始怎么这么点背,这些碰见的女生们都给泊德递了礼物,当然也瞟了我一眼。

    只是说着“嘎~那个哥哥长得也挺帅呀”,可礼物呢,一个都没有送进我的手里。是不是这个地方她们不太认识我?

    “喂,干什么?”

    “啊……”

    我正愣愣地站着,旁边的卢泊德拍了我一下。马上回过神来一看,已经到了教室,还有老师正在很认真地讲些什么。

    “好,大家注意听了,10月26日开始约有三天学校里进行活动。第一天是让人疲倦的体育大会,第二天开始进行庆祝典礼,所以从今天开始有体育大会预选赛,女子脚棒球、男子足球,然后还有摔跤、篮球等。”

    什么呀,突然说什么活动啊?啊啊,已经10月份了呀。

    嗯,高中没有学校活动那是不可能的。啊,真烦这些,我到时候就光顾着玩得了。

    “各种比赛项目由你们自己看着选拔选手吧。啊啊,但每个人只能参加两个项目。”

    “呜呜呜,我不想参加。”

    “我也是,我也是!”

    老师的话一落,我们班小子们左右摇着头表示不参加。申浩元等几个人很不耐烦地坐在那里乱画画。

    “你们要记住,奖品是50万,都是现金呐。”

    “哇啊啊啊啊!!!”

    “耶!!!我们肯定得第一。”

    这么早就爱财如命,真是太可怕了。

    “还有,像庆祝典礼上有女王男王大决赛和特长表演。”

    “哇啊啊啊~老师,那个也有奖金吗?”

    “当然了,庆祝典礼的奖品非常诱人,一等奖是现金200万和西餐厅餐饮券,还发我们学校高级餐的饭票。”

    呦~原来我们学校很富有啊?真厉害,怎么会想到发那么多的奖品呢?竟是200万加上饭票,简直让我流口水?不然,我上去把第一名抢到手?

    “每个人要均匀参加项目,还有希望最有人气的人参加装扮halloween的项目,装扮好的状态下把那些学生拉过来就行,评判人员会转每个班,所以人聚集得多的班拿回第一名。”

    “哇啊啊啊啊~”

    一一一

    老师的话音一落,与此同时爆发出巨大的叫喊声。钱有那么好吗?虽然跟我没多大关系,不过取得第一名也不错嘛。

    “肃静,所以我们班由卢泊德、卢宝德、申浩元、韩壁鲁、‘鬣蜥’来参加这个项目吧。”

    嗵,当当当当。

    手上拿着玩的沉甸甸的书掉落下来。我忘记了要说什么,老师好像是说不仅要参加那个烦人的庆祝典礼,还要把我装扮成halloween?

    “我不参加。”

    “我也是!!多烦啊。”

    “还装扮呢,装扮个屁!”

    “我们坚决不做!!!”

    “装什么扮呢!!我们又不是艺人!”

    5个人同时叫喊着,表示坚决反对参加。

    “鬣蜥”也露出非常不情愿的态度。

    韩壁鲁呢,到处撒着墨,摆动着手势表示强烈的否定。

    “嗯,不过200万的50%是属于你们支配的,那也不做吗?”

    “……”

    那……那小子们分明是犹豫不决,当然有钱的卢泊德继续坚持着否定的态度。

    “噢噢噢!!我们做!!!!”

    “我们愿意!!!!!”

    高兴地举手叫喊的三个人——韩壁鲁、申浩元、“鬣蜥”连爬虫类那小子也那么喜欢钱?申浩元,你是早料到了。

    “我.不.愿.意!”

    只有我和卢泊德叫喊着不愿意。有钱人就是吃饱了肚子一切都无所谓。

    “呃?”

    小子们很是意外似的看着我,连老师也歪着头望着我们俩。片刻后,似乎能够理解的意思点点头,然后以非常惋惜的态度向申浩元开口。

    “啊啊,那样的话,只有你们3个人是不能参加的。呼呜呜呜呜,本来是属于你们的1。0万就这么泡汤了。”

    “怎……怎么可以!!”

    掉进老师陷阱里的那些家伙们开始杀气十足地怒视我们俩,那眼神散发着让我们快点答应的威胁。

    “快说你们参加!”

    “不。”

    “为什么?!”

    “烦呗。”

    我一说,大家露出很荒唐的表情,你们再怎么觉得荒唐也没办法。

    “这个关系到我们班的奖金!!”

    “对啊,你们为我们班就奉献几个小时的劳动(?)不行吗?”

    “再加上你们人气多旺啊!特别是卢宝德!!!!!”

    同学们开始说服我们俩,你们这帮家伙,为了钱就可以这样出卖朋友啦?你们再怎么说都没有用,我坚决不参加。

    “喂,你不是买了s(ram假面具嘛,不想趁这个机会用用它?”

    申浩元唰地转头向我凑过来,以恶魔般的诱惑吐出了甜言蜜语。

    啊,现在想起来,我的爱——scram放在家里的一角落了。该死!这机会不用它,还真没机会用了,除了在外面偶尔吓唬人之外。

    “嗯……”

    一一二

    “参加吧,,嗯~你要参加泊德也跟着参加吧??”

    “是……是啊。”

    在我犹豫的时候,卢泊德点头表示我参加他也跟着参加的意思。不过,看他的眼神似乎已经认定了我不会答应,所以毫不担心的样子,因为他知道我是最不愿意做“无聊”的事情。

    “scram真能吓唬人,再说好好发挥你的魅力啊!”

    “那也烦。”

    “我靠!你这小子真哕嗦,那我给你scram篷,可以了吧?”

    “嗯!!”

    申浩元不耐烦地说话,我却点了点头。ok!scram斗篷!太棒了。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