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狼的侍从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21-09-17   本书阅读量:

    皮肤像外国人一样很白,小小的脸上嵌着湖水般明亮的眼睛。

    樱桃般的嘴唇,再加上垂到腰间的长发,1米6左右的小巧玲珑的身材,给人一个特别清秀且清纯的感觉。一句话说是纯粹的娃娃。娃娃!那也是特别纤弱的娃娃。

    呜呼!我应该这样投胎,可真遗憾。

    “我问你没关系吗?!”

    “……“”

    我重复着问,她还是默默不答。只是眼睛睁得大大的,以诧异的表隋望着我。像我这么帅的人头一次看见呀?

    “哇~那小子该多好啊。新韩高中校花都抱上过。”

    “她怎么了?是不是昏过去了?”

    男生们都以羡慕的表情望着我,那目光里夹杂着一半的嫉妒。

    “昏过去!?”

    “把他杀了吧!?看那脸蛋也令人生气!”

    一说昏过去,那些男生们以更加杀气冲冲的目光看我。

    呵,看来我的确长得特帅。

    “喂,说话小心点。不知道他吗?”

    “我怎么知道?”

    “你这个傻瓜!!他是c高‘帮派’的人物,那边那个是卢泊德。”

    集中在我身上的视线朝向了卢泊德,然后慢慢把眼睛朝向下面。

    我们学校的“帮派”们原来有这么厉害呀。

    “喂,卢泊德!你看她真的昏过去了吗?”

    “我……也纳闷。”

    我把视线朝向我抱着的女孩子身上,回头问了卢泊德。

    真的除了眼睛睁得圆圆的,一动也不动。

    “哇啊啊!!”

    “呃啊啊!!!”

    愣在我身上的女孩子一骨碌站起来尖叫道。

    被她的尖叫声吓了一跳的我也睁大眼睛看着她。

    女孩子霍地站起来,再一次要看穿似的注视着我,随即涨红了脸。

    该死的,让我吓了一大跳。

    “啊,我,对……对不起。”

    “不……不,没……没关系。”

    女孩子满脸通红,低头向我道歉。

    是我撞到她的,为什么她向我道歉呀。是不是她也是卢泊德迷呀?我慌张得说话也结巴起来。

    昕到我的话女孩子的脸更加红了,然后闪闪发光的眼睛望着我。

    咿呀~不过,声音也柔柔弱弱的,真好听。

    “啊,那个!!!”

    呃啊!!吓死了!

    “什……什么。”

    我慌张地问,女孩子却大胆地抓住我的手。

    “因为我太抱歉,所以,下次我去找你……”

    “不,不~;我没关系。”

    被女孩子过于客气的言语,我尴尬地微笑着谢绝。

    “我是,有关系的!!!!”

    喀儿;真有魄力。女孩子倒更厉害呀。

    “好,好吧。那么有时间就来找我……”

    “嘻嘻。~”

    女孩子高兴地微笑,犹如周围开满了百合花感觉无比地清新。

    “卢泊德,快……快点赶路吧!”

    “好……好吧。”

    不想再听女孩子的话,于是我急忙喊了卢泊德。

    “啊,我……!”

    女孩子又要说什么,但是我怕她再一次哇——地尖叫,猛然抓住卢泊德的手腕向学校跑去。

    “卢……卢宝德,你慢点!!”

    传来了泊德喘气的声音,可我没理会他,更加健步如飞地跑去。

    **

    “啊。”

    女孩子似乎很可惜的样子把伸出去的手收回去。

    然后用遗憾的目光望着猛跑的两个男孩子消失的方向。

    她是新韩高中的校花韩高恩。她具有清纯的长相、相配的善良和文静的性格。以高傲雅致出名的她,碰见卢宝德就大胆地抓住他的手,提高嗓门说话。

    “高……高恩~”

    朋友的这一喊,才使她回过神来。

    “嘻……”

    高恩看着拉住宝德的自己的手,红着脸微笑。

    “是我的白马王子,就是在梦中寻找的人。”

    “多惠~”

    “嗯?”

    高恩以愣愣的表情叫着多惠,多惠以诧异的表情望着高恩。

    高恩有点迫不及待地问道:

    “你知道刚才那个黑发男孩子叫什么名字吗?”

    “啊,那个美男子?>o<不就是c高的卢宝德嘛,卢宝德!”

    多惠红着脸以贪婪的表情摇了摇手。

    大概卢宝德作为美男子很有名吧。竟然在问题少年成林的那个学校里还那么有名。

    “卢宝德?”

    “对啊!!转学过来没多久就跟那里有名的家伙们混在一起。听说打架也是非常厉害。”

    高恩一问,多惠津津有味地把自己所知道的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哇~面对面看,长得真是帅极了。嗷,对了。他的名字和卢泊德的名字差不多。哇~你这丫头,还被宝德抱过,太羡慕你了,羡慕死了。”

    高恩露出羞涩的笑容。

    “卢宝德……嘻……我的白马王子。”

    “c高……”

    最后,她回想着宝德的学校,和多惠一起奔向学校。

    “哎哟~你们看起来很亲密呀?”

    申浩元见我和泊德一起上学的样子,挥手向我们打着招呼。那小子冷冷的形象不知蒸发了还是怎么的,现在的他看起来却那么平易近人。

    “我没告诉你吗?我们是恋人。”

    “又想忽悠我?”

    “嘻嘻,没想到你已经长大了,知道是忽悠了?”

    申浩元皱着眉头,不快的样子,我调皮地冲他笑了笑。

    “你呢,得再长高点才算长大,知道吗?”

    申浩元以深沉的表情摁了一下我的头,然后转身要走。

    呃啊——

    “你竟敢跟谁说这么放肆的话!!!!你给我站住!!!!!”

    “噗哈哈哈哈!!用你那短腿追我吧!”

    申浩元故意气我,然后大步挪着步子逃跑了。

    啊啊啊!气死我了,我的腿怎么这么短!

    “哎哟,真是拿你没办法。”卢}白德叹着长气,跟随在我们后面。

    “哇~是浩元和宝德!”

    “他们好像越来越帅气了耶。”

    看着一跑一追的我们,c高的女生们都涨红了脸,可现在不是搭理她们的时候啊!我一定要把申浩元这小子抓到手,再狠狠地揍扁成汉堡包。突然……哐!!只顾着往前跑的我碰巧跟一个人撞了个正着。

    哎哟~我的头。

    “谁呀?!”

    “怎么从早晨开始,到处撞头呢!”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冷气空调——徐昌斌,他比平时还要冷飕飕的目光打量着我,然后把我扶了起来。

    这小子,还有那小子,怎么个子都那么高啊。

    “我靠!”

    徐昌斌扶着我,我猛地甩掉了他的手,随即徐昌斌用手指头摁了摁我的腮,冷冷地说道。

    “怎么那么多不满?”

    这小子今天不知怎么的,比平时还要冰冷。

    “噗哈哈哈哈!!是不是个子太矮了,跟谁都要撞一下,不是吗?”

    气得我愤愤不满地使劲怒视着徐昌斌,从后面传来申浩元幸灾乐祸的笑声。

    “什么声音?”

    “啊啊,学长!您好。呵呵!”

    徐昌斌冷冷的话一出(反正不管他做什么都看起来非常冷漠),申浩元鞠了个90度躬,然后呵呵笑起来。

    切!真烦!烦!太烦!!(歌星韩艺施的版本?)

    “他怎么嘟囔个没完啊。”

    你们这帮家伙们!!你们现在说的话我都能听得见!!il!!

    徐昌斌,你知不知道你是最坏的混蛋,我再怎么个子矮也比你们强!!你们这些呆头呆脑的傻大个子,看我以后理不理你们!!

    “-_-”

    这小子和那小子怎么个子都那么高,我又一次气馁。

    我一进教室,韩壁鲁和“鬣蜥”高兴地向我凑过来,不过我马上发现他们也比我高出一个掌量。

    “怎么那么怒视我??.?都变对眼了~”

    “住嘴!”

    “呃啊~恐怖的宝德码卡!”

    我对指着我眼睛的“鬣蜥”感到很气愤,就杀气腾腾地怒视了一会儿,然后转移了视线。啊,刚刚“鬣蜥”手里拿着的是不是爬虫类啊?

    “喂,你这小子!!你的鬣蜥不已经死了吗?”

    “啊~呵呵,所以我拿来图龙的弟弟图弄了呀。”

    “……真拿你没办法。”

    我望着“鬣蜥”手里拿着的爬虫类一问,那小子厚皮脸地笑着轻轻抚摸爬虫类的头,爱不释手。真是典型的爬虫类少年。

    吱吱——

    正坐在座位上望着蓝天欣赏的时候,听见教室门被打开的声音。

    “喂,你真够呛!怎么自己先走了?”

    “肯定又是生气了吧。”

    卢泊德和申浩元同时进来。卢泊德很不满的样子冲我发牢骚,申浩元在旁边让人厌恶地耸了耸肩膀。

    “喂,你真生气了吗?”

    卢泊德把书包扔在我隔壁的座位上问我。

    这小子,炫耀自己长得帅是不是?还有,现在更让人生气的是,那小子竟然把我当成了很小心眼的人?

    “我没生气。”(谁看了都是生气的口气)

    我抿着嘴说,小子似乎很好笑似的噗嗤——笑了出来。啊啊,眼睛都要花了,你这美男子!你要死在我手上吗?怎么这个学校长得帅的人这么多?

    “呵呵,不过作为女人,你的个子够高的了,懂吗?”

    泊德小子在旁边这么笑着说,我马上缓过神来。啊啊,对,我在女孩子当中应该是个子很高!啊哈哈哈哈!

    “还是单纯。”

    “什么?”

    “没什么,我是说老师要进来了。”

    卢泊德马上转换话题,这小子最近挺会转换话题的吗?!

    嗯,看来今天的第一节课是美术课?

    “嗯,第一课我们学书法,一主题为大自然。”

    老师的话音刚刚落下来,韩壁鲁从书包里拿出毛笔和墨,还有画纸来。难怪他一直默默无言的,原来是有原因的呀!

    “喂,卢泊德,我没有带来这些工具。”

    “我早料到了,所以替你拿过来了。”

    “小子~做得好。”

    卢泊德从书包里拿出毛笔和墨递给我,我高兴地用手摸搓他的头,没想到他的脸一下子红了,然后把视线移了过去。

    “你别那样笑!”

    “怎么了?”

    “该死的!怎么扮男装也那么适合呢?”

    怎么竞说一些乱七八糟、不可理喻的话,我皱了皱眉头。小子还自己继续喃喃嘀咕什么。

    “你在说什么?”

    “没说什么呀!”

    我唰地伸出了拳头,他却咬定没说什么,然后磨起墨。

    呼啊~现在开始我也用这个磨一下墨,陶冶一下我的情操。泊德,现在开始让我的愤怒暂时睡一觉吧。

    嘶——嘶——

    “喂,宝德码卡。”

    “……”

    我正在静静地陶冶情操。

    “喂,宝德码卡!!”

    “……”

    让愤怒安歇吧。不要理会那个精神已被污染的小子。

    “喂,矮个子宝德码卡!!!!”

    “……”

    “你妈的?”

    啊啊,我确实是个很有耐性的人,应该可以这么说吧。

    “切!小气鬼,拿那么一点小事生气。”

    我继续没有理会絮絮叨叨不停的鸟小子,不屑一顾地继续磨墨。哎哟,是不是用力太大了,出现小小的裂痕。

    “看你这个样子能维持多久吧。嘻嘻。”

    这家伙像个精神病似的嘻嘻笑了一会儿,把脸凑到我眼皮底下。给我滚开,没看见我的手上慢慢施加力气了吗?不过,我是圣人君子,不会理会小人之辈的,还是继续磨我的墨吧。

    “咿呀啊啊!!!”

    啪——

    啊哈哈哈哈,我真是有耐性。虽然申浩元把墨水沾上了我的脸上……

    哐!

    “我杀了你!!!!!!”

    我开始上来臭脾气,看来要成为圣人君子,还远着呢。

    “呃啊!!你怎么了,整个一盒子墨……”

    啪——

    “你竟然。”

    我把墨水泼在他的脸上,他那原本白净的脸马上变成了黑炭,与此同时,那小子的脸可怕地僵硬起来,随即他把身边黄鼠狼和猪们拿着玩的墨水抢过来了。

    呃呃,那样的话,我要……

    “用这个打败你。”

    我把韩壁鲁的大墨水盒拿起来。申浩元看见我用这么大的墨水盒对战,为了补充他的战斗工具,把卢泊德的墨水也抢了过去。

    “喂!申浩元!!那个还给我!”

    “别哕嗦。卢宝德,这回你死定了……”

    噗嗅——

    卢泊德和申浩元在你争我夺的时候,我把正在玩弄爬虫类的“鬣蜥”的墨水也抢了过来,射向了申浩元。

    “啊!”

    吓了一跳的卢泊德,停止了争吵,申浩元也被僵在了原地。

    滴答——

    酷似滴掉水的样子,墨水从那小子的脸上滑下来弄湿了他的衣服。

    “噗哈哈哈哈!!!!!”

    “宝德,我恨你!!口口呃啊~我的墨水~~”

    我正在搂着肚子猛笑的时候,“鬣蜥”小子死抱着我的手臂开始抽噎着。

    “你……你放开我!”

    这时,受惊的申浩元露出恶魔般的微笑。

    该死!你这个爬虫类啊,快放开我呀!

    “接住!!!!!”

    噗嗅——

    “呃啊!!!!!”

    随着一声喊叫,我的脸上也沾满了黑色的墨水。

    “哈哈哈,宝……宝德。”

    我冰凉地僵立在原地,这才感觉到恐怖的“鬣蜥”面带着尴尬的微笑放开了我。但是你现在放开有什么用?!!墨水已经弄湿了我的脸,知不知道,你这个白痴!!

    “‘鬣蜥’,你这个混蛋!”

    “嗯?”

    “我要杀了你。”

    用炯炯燃烧的眼神把那小子的鬣蜥抢了过来,然后开始使劲摁那小小的生命体。

    “呃啊!!!不……不行!我的图龙…”

    “给我住嘴!!死吧!!死吧!!!!!”

    失去了理智的我开始狠狠地摁那个爬虫类,爬虫类痛苦得把舌头伸了出来。

    哈!我到底在干什么?竟然失去理智地想杀掉这个无辜的小生命?

    “给你,接住!”

    找回理智的我把这恶心的爬虫类扔给了“鬣蜥”,但是可能是没有把握好方向吧,爬虫类像鸟一样飞出了窗户。

    “呃啊啊啊!!!!!图……图龙!!!!!!”

    “鬣蜥”绝望的悲鸣声回荡在教室里。

    我的天啊~一真可惜,竞掉到窗外。应该这个爬虫类不能这么容易就死吧?还有这里也不算太高啊!

    (我们的班在4。楼)

    好吧,那现在开始进入复仇血战吧。

    “你给我死吧!!!!!”

    “那是我要说的话。”

    我转身冲申浩元同时射了墨水,随着噗噗噗噗的声音,墨水盒很顺利地把墨水喷了出去。

    “呃啊!!你们给我滚开!”

    不小心被墨水射到的卢泊德尖叫道。

    “呃啊口口我也成了跟泊德、浩元一样的怪物了。呜呜,我的图龙……宝德,你是恶魔!!宝德码卡是恶魔!”

    “鬣蜥”,你这小子敢说我是恶魔!说天使还差不多呐。

    除了他们,还有其他学生被墨水射到,老师老早就从教室里溜出去了,教室已经被裱糊了。

    “接住!!!”

    “那是我要说的话!!”

    我们两个同时把拿在手上的墨水扔向对方。幸亏都低了头没有被浇湿。微微睁开眼睛一看,咦?扔给申浩元的墨水看不见了,只是看见和我一样的pose和表情,却没有被墨水泼到的申浩元。

    “你怎么没射中?”

    “你怎么也?”

    申浩元看着我完整的状态很疑惑地问我,我也是以惊愕的表情望着那小子。猛然,发现在我们的中间有个小子胆战心惊地全身瑟瑟发抖。

    “哦……是他被射中了。”

    “好……好像是。”

    他的头和他的画纸上墨水斑斑。很不幸,那小子被我们扔出去的两个墨水都给揽在身上了吧。

    “喂,申浩元,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

    我给申浩元递了一个质问的眼色,那小子竟然耸了耸肩,把背转了过去。

    怎么会被射中的人是韩壁鲁呢?那小子在很认真地画画来着呀!真不幸,我们把这美好的状态给毁了。啊,对不起,真过意不去。(这是过意不去的人具有的态度吗?)

    “你们想死啊!!!!!!”

    大概过了30秒钟,哆里哆嗦不停的韩壁鲁用两个拳头拍打着桌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和申浩元重新交换了眼色,然后异口同声地嚷道。

    “跑!!!”

    “想跑?可恶的家伙们!给我站住!!!!!!!”

    我们刚刚站起来,传来韩壁鲁爆发f生的声音。

    竟然会!跑吧……快跑!

    现在的韩壁鲁与平时完全不同,已变得十分狂愤并使劲追过来。

    “呃啊啊啊!该死!申浩元,你想个办法呀!!”

    “干吗让我想办法?是你扔的墨水呀!”

    “你不也扔了嘛!!呃啊啊啊!”

    我们互相埋怨着对方一起逃跑着。后面,恐怖的韩壁鲁正在追赶着。

    呃啊,被抓到就死路一条啊!

    “给我站住!!!!!!!”

    吓了一跳。韩壁鲁的声音有那么大了的吗?不,不,现在这不是主要问题,关键是千万不要给这个疯子抓到,不然也许连骨头都找不回来。先活命再说吧!不管三七二十一尽管跑吧!!

    哒哒哒哒哒哒!

    时间过得真快,已经中午时分了。随着铃声的响起,有一个小子大声喊道。

    “哇~是中午时间!!!”

    同时几个学生一骨碌站起来,一并挤出教室。哦,不行,那样我们会夹在里面的。

    “呃啊!你这个猪!给我让开!”

    “你这个黄鼠狼!!就因为你我们都出不去。”

    我早就料道。看看这些仅仅为了吃饭,就那样厚脸皮地夹在中间不肯动弹的两个人吧。

    “咿呀!”

    砰——

    “呃啊!!!”

    我看他们夹在前门挺挡害的就一脚踢了他们。随着砰一地一声,两个人哐当倒在了门外。

    “可恶的小子。”

    “好了,快点去吃饭吧。”

    申浩元说些刺激的话,我拉着他向食堂走去。

    “这里怎么还使用饭票!!”

    从前没想过这个问题。是,这个学校跟大田不一样要使用饭票,真烦死了。

    如果丢了饭票就连可爱的饭都吃不着嘛。真烦,每次都要找出来才行。

    “给你。”

    “多吃点。呵呵。”

    我把饭票递给了食堂的阿姨,阿姨微笑着拍了拍我的屁股。

    “我靠,快起鸡皮疙瘩了!”

    “这里的食堂阿姨都那样。”

    我把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拍了拍,烦躁地发着脾气。韩壁鲁在旁边看到就理所当然似的告诉我,好像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这样看来,韩壁鲁好像忘记了刚才的骚动,已经回到了平时那文文静静的样子。

    “喂,怎么排的队这么长啊?”

    “嗯。”

    我看着排得长长的队皱起了眉头,申浩元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从后面的排中走了出去。

    “嗯?去哪儿?”

    “能去哪儿?呵呵,加塞儿呗。”

    我疑惑地看了看申浩元,这小子似乎很自豪的样子,冲我伸了伸两个手指头,然后往前慢慢地走了过去。

    “加塞儿可不好啊。”

    “鬣蜥”虽这么自言自语着,但是还是跟随申浩元往前走过去。

    “让他们去吧!不过剩下的我们就遵守一下生活道德吧!”

    卢泊德看着我和韩壁鲁说道。

    “嗯,你说得对。”

    “对不起,我还是更喜欢吃饭胜过遵守道德。”

    “我也是,你自己慢慢在这里守道德吧。”

    我轻轻摇了摇头往前走了过去,韩壁鲁也从后排中走出来跟着我。

    “这……这帮叛徒!一……一起走吧!!”

    只剩下大谈道德的卢泊德一个人,可能自己也感觉尴尬吧,无可奈何地也跟随了我们。我们一加塞,几个学生都皱,起了眉头很不乐意的样子,但看到我和申浩元怒视的目光,都把眼皮拉了下来。嗯,真对不起,不过有什么办法呢?我可不能背叛我可爱的饭,我给女孩子一个微笑,拿起了托盘。我先接了萝卜咸菜,然后要接糖醋肉的时候,有个阿姨一个—个地数着数给我。

    “阿姨,给多一点吧!!别太小气了。”

    “好,好的。”

    是我的口气硬了一点的缘故吧,那阿姨频频点着头,托盘上放得满满的。

    “嘻嘻嘻!”

    “猪。”

    “别哕嗦。”

    我使劲怒视了一下在后面骂我猪的卢泊德,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该死,人那么多的地方,真有点不好意思。”

    卢泊德叽里咕噜嘟囔着坐到我旁边。哎呀,真不愧是个“鸟”,怎么那么多废话?

    “嗨!你们在吃饭呀?”

    我快要拿起筷子的时候传来了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清脆的声音,我回头一看,是好久没见过的严厦燕,当然她的旁边站着徐昌斌和三年级帮派们。

    “您好。”

    “嗯。”

    四个人同时低着头打了招呼,当然除了我。三年级学生们简单地点头回应着,

    不过除了严厦燕和徐昌斌,都露出了很不自然的表情。

    “好了,我想坐在宝德旁边吃饭。”

    “哇~我也是。”

    三年级女生互相争着要坐我的旁边,还开始打起架来,我的人气真是太高了。

    “呼~”

    徐昌斌看了一眼这样的我们,自己坐到后面的座位上。为什么只要这小子过来就布满冷气呢?现在天气也慢慢变凉了,渐渐也不喜欢抓他的手了,不管怎么样现在我只管呼噜噜~吃掉我的最爱——糖醋肉。

    “唔唔。”

    “哇~宝德!你糖醋肉吃得很香啊?要不要把我的也吃了?”

    “嗯!!”

    “哇~真可爱。”

    我一点头,严厦燕抚摸着我的头把自己的糖醋肉放到了我的托盘里,放得像一座山。

    “喏,我的你也吃吧。”

    “给,我的也是。”

    女生们看到这些,都开始把糖醋肉放到我的托盘里。哇~多么好吃的糖醋肉啊。

    有一双筷子伸过来要夹我的糖醋肉。

    “干吗要吃我的?”

    “你不很多嘛。”

    我不知不觉激动起来,就回头看了一下伸出筷子的主人公,没想到是申浩元。我还以为他对吃的不感兴趣呢!这小子真是的,以从没见过的卑屈的表情吧唧着嘴。反正,我这里这么多,没有理由不分给他呀。

    “知道了,吃吧。”

    “ok。”

    “不过,你也可以让她们分给你吃啊,为什么硬要抢我的吃呢?”

    “男子汉大丈夫向她们要多丢脸。”

    哎呀,浑小子,那你我要的就不丢脸了?真有意思,你这荒唐不比的家伙。

    唔唔。

    “啊,对了,你们明天去哪儿?”

    “嗯?”

    我专注着吃饭的时候,听见严厦燕在问我。

    “天啊,你不知道吗?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都一起去秋游呐。”

    看到我们全然不知道的表情,严厦燕面带纯真的微笑,开始解释给我们听。知不知道?你一笑我就全身要起鸡皮疙瘩,因为我不知道下面你要变成什么样子。不过,刚刚她说什么?秋游?

    “我先告诉你们,我们要去的是乐天世界。”

    “呦~多棒啊。”

    严厦燕一说,我露出羡慕的表情。

    “可是,我们班主任为什么不说呀?”

    “看来,我们班主任脑子已经慢了,年纪大嘛。”

    “啊啊。”

    对于野游的事情我还从未听说过,所以我问了那四个人当中算脑瓜最好的韩壁鲁,但是韩壁鲁津津有味地吃着糖醋肉瞟了我一眼,然后说出那样的话。也是,看起来我们的班主任是有点上了年纪,性格看起来也很暴躁。我想起上次她脱下高跟鞋的那情景,不知不觉皱起了眉头,无意识地喷出了糖醋肉,也没有特意使劲,怎么喷得那么远呀。

    嗒!

    “……”

    随着嗒的声音,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冷飕飕的,到底握怎么回事?我环视了周围。

    “啊哈哈哈哈……嗉哩咦”

    “……”

    发现徐昌斌冷冰冰地直视着我。周围的人都苍白着脸,用手势示意让我快点向他道歉。不小心喷了点食物,干吗这么杀气腾腾的?

    “啊哈哈哈哈,徐昌斌,吃饭吧,吃饭~~”

    我嗒嗒拍着徐昌斌的肩膀厚脸皮地说。周围的人全身嗦嗦发抖,随即他们的脸开始变青,把椅子往后推了推。

    “呵咦!”

    “那……那小子,真的疯了吧。”

    “昌斌要是爆发了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跑呗。”

    这些人离我远远的,叽里咕噜得让我的心情也开始乌云密布起来。

    “哈啊。”

    徐昌斌却环视了一下叽里咕噜没完没了的他们,然后静静地继续吃起了饭。

    “呃呃?徐昌斌是不是也不正常了?”

    “-_-+”

    “哈哈哈,吃……饭吧。”

    严厦燕摇着头这么一说,徐昌斌冷冷地怒视她一眼,重新拿起了羹匙。严厦燕被他那个眼神吓得肝胆俱裂,冲周围的朋友们勉强微笑着,也开始吃起了饭。她就是那个在学校有名的女老大吗?啊啊,我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还是老老实实吃饭吧。

    丁零丁零~

    有一段时间传来羹匙碰到碗的声音和筷子来回的声音,最后以啪地一声托盘被放下的声音结束了这顿饭局。哈啊,真饱啊。

    “好了,我吃完了,现在我们就去享受饭后娱乐吧。”

    “好啊,好啊。”

    同学们吃完饭,都一齐站了起来,拿起了托盘。饭后娱乐是抽烟的意思吗?

    “这么小就抽烟?真是不良少年啊。”

    “宝德,你说话小心点。”

    我喃喃自语地拿起托盘走的时候,申浩元从后面跟我说道。但是我把精神集中在不良东西——烟上,所以当然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喂,卢宝德!!!!”

    “呃嗯?”

    被卢泊德突然大声叫的,我吓了一跳停止动作。刹那,啪地一声我往后摔倒了。

    “呃啊!”

    传来了同学们惊叫的声音。哎哟,我的屁股啊,还有我的托盘……

    “……!!”

    逃……逃避吧,逃避才是我的出路,有没有地方可以逃吗?

    “你想死啊?”

    我左右转动着脑袋时,传来挖心剖腹的凉飕飕的声音。哆哆嗦嗦,徐昌斌以快要冻死人的声音怒视着我,我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使劲推开徐昌斌。

    “呃呃。”

    随着呻吟声,拥有1米80个头的徐昌斌无力地倒了下去。呜哈哈哈哈~是不是刚才太放松了呀。

    “呃哈哈哈哈!真对不起,徐昌斌君。”

    我嗒嗒——拍了拍徐昌斌的肩膀,迅速地溜出食堂。不,应该使用逃跑这句话更恰当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