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狼的侍从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21-09-15   本书阅读量:

    不过,我看着这些情景,觉得不可理解。

    啪!

    我把书卷了一下,用劲拍打了停在那小子手臂上的蜜蜂。随着嗡嗡的响声,蜜蜂轻轻地坐在了窗口上。

    “呼~我活过来了。”

    浩元小子舒了一口气。我呢,拿起书抬得高高的使劲往下拍打。

    吱——

    =_=把一个可怜的生命送天堂了。

    “啊啊啊!你这个杀人狂!真是个残忍的家伙!!”

    其他的同学没有吱声,只有浩元这小子拍着我的肩膀狂喊。

    “就这么点事情,至于吗?”

    “就这么点!?马蜂是闹着玩的吗?这……这!!残忍的家伙!!!以后你再也不要跟我说话!!”

    我依然不能相信他是个危险的人物。

    “喂,浩元……”

    “杀人狂!杀人狂!杀人狂!”

    我正要说什么,申浩元就喊我是杀人狂。

    “切。”

    我喷出一句切的声音,然后从墙上跳了下来。

    顺利着地然后望了望他。和他头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这种眼神。可他怎么装作不认识我呢?

    呵!我才发现我还戴着帽子呢。快点脱吧……

    唰——

    我刚要脱帽子,突然我被向我挥来的拳头吓了一跳。不过,艰难地躲过了那拳头。

    风声唰地一响,我猜肯定是厉拳。

    我躲过了拳头,徐昌斌眼睛睁得更大了。这个玩笑太大了吧。

    “为什么打我?”

    “这是观看费。”

    我把稍微蓬上去的帽子使劲拉了下来一说,那小子毫不在意地说那是观看费。什么呀?难道看打架还要付费用?我看的是单方面打人的场面。

    该死,既然这样干脆不摘帽子算了。以后还赖我看了打架,然后折磨我怎么办?

    “不过,玩笑太重了吧。”

    “是吗?你是谁呀?”

    “我?我只是个观众。”

    “我看你躲过了我的拳头,看样子也不是弱势之辈。”

    傻瓜徐昌斌,你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吗?就算我用帽子和衣服打扮了一下也是啊。

    “是嘛。只不过觉得你的拳头挥得太慢了,所以正好避开了。”

    我只是开玩笑,想让他生气,但是没想到他的反应那么强烈。看那凸出来的青筋就知道了。

    “那就让你尝尝我的慢腾腾的拳头。”

    随着毫无情面的声音,徐昌斌向我挥起拳头。

    你的实力上一次见识过。上一次,你踢我肚子的时候知道我有多疼吗?

    想这想那的时候我轻轻地挡住了他的拳头,然后用右脚使劲踢了他的腹部。

    “呃呃。”

    似乎被打得很疼,他抽出了被我抓住的手,捂着肚子。

    我是不是打得太厉害了?感觉挺抱歉的。怎么我又卷入是非里了?哈啊,老天好像不是跟我一伙。

    “啊啊,是不是我太用劲了?”

    给了他一个嘲笑,然后转身。

    呃呃,手太疼了。应该能感觉到他那拳头的厉害,因为吱吱吱地感到了一股触电的感觉。

    刚要翻墙逃走的时候,从后面传来徐昌斌凉飕飕的声音。

    “下次找到你的话,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轻易放过。”

    “呼~只要你能找到。”

    我说了刺激他的话。妈妈

    不,随着扑腾一声我摔倒了,是不是太装酷了。

    呃噗哈哈哈哈!!!

    “该死的。出血了-_-;;;;;;;”

    我停止笑容,呼呼地吹了膝盖。我的摩托车到底放在哪儿了!!!

    “真是!该死的!又让他逃跑了!!!!!!!!”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戴帽子的人,申浩元抓着头很痛苦的样子。

    就在眼皮底下让他消失了,而且脸还被他打了一下。

    “别担心。最起码知道他住在这附近嘛。”

    壁鲁这么一说,浩元重新整理了头发,脸上露出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笑容。

    “那他要是不脱帽子,怎么能认出来?”

    “那……那也是。”

    壁鲁再这么一说,浩元又开始泄气了。

    “不过,既然今天来游戏厅了,那说明下次也有可能再来。也许脑子没我们想象的好,或者干脆没把你当回事。”

    “该死的!真可惜!!!!!都快抓到了,都抓到了!!!!”

    太可惜了,明明是在眼皮底下……明明可以抓到的……

    但奇怪的是那个声音,还有那个感觉太熟悉了。

    “图龙,呜——”

    “鬣蜥”抽噎着,手上拿着鬣蜥转过身去。“帮派”成员们以恐惧的面孔发抖。

    还有那卢泊德靠着电线杆望着他们。

    “这回好像很顺利逃过了。不过是不是太刺激他们了?”

    泊德对他们的举动已经腻烦了似的摇摇头,然后看着浩元扭曲的表情自言自语道。

    *

    第二天。

    我伸伸懒腰,迎接开心的一天。一个懒腰把昨天的事情扔到万丈之远。

    哈啊啊啊。我整理了一下乱蓬蓬的头发,换穿了校服走出房间。泊德正在围着围裙哼哼着做菜。

    那个样子真适合他。

    “哇,肯定很好吃。”

    “啊?真的?啊,对了你昨天……”

    泊德被奉承之言高兴得微微笑了一下,然后严肃地质问。

    我坐在椅子上用羹匙尝一口。

    真好吃。

    “不要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我问你,你干吗那么刺激浩元!?”

    “噗嗤!!!!”

    小子一喊,我把嘴里的汤都喷了出来。

    喷出物正好打在泊德的脸上,这是偶然的吗?

    泊德极不高兴的表情擦擦那些喷物。

    “你这个家伙,怎么用那么脏的厨房抹布擦脸呢?”

    “什么!?该……该死!!!!”

    我的话一出,泊德把厨房抹布扔在一边,用水大概洗了洗脸。

    “你刚才说什么,我刺激浩元?”

    “昨天浩元发誓要抓住你,他都快疯了。不是开玩笑的。”

    “啊……是嘛。快吃……饭吧。”

    哈哈,大不了以后再不能戴帽子了呗。

    吃了饭我就上学。在路上依然是那么嘈杂,现在都快习惯了。

    “咦~泊德和宝德在一起上学呢。”

    “你看那宝德!是不是太像雕塑啊?转学没多久>_<人气很旺嘛。”

    唧唧喳喳。

    每当坐到公交车里,那些女生门都会窃窃私语。

    环视一下车里,大部分都是穿校服的,还有一些女人。

    他们窃窃私语的声音都能听得见,不过问题是我毕竟是个女的(不知说了多少遍),虽然人气很旺还是觉得不怎么样。

    尽管最近,我时而忘却自己是女的。

    吱吱吱——

    车进站就停了下来。我和泊德下了车。

    快要进校门的时候,看见了徐昌斌。

    “咳~早上好!”

    “……-_-+”

    我举手向他打招呼。徐昌斌转过脸来以恐怖的表情望着我。

    带有杀气的表隋,向他说个话都非常难。

    “表情怎么那样啊?”

    “不要让我说话。有那么一个小子,抓住的话我要杀了他。是个戴帽子的家伙,你等着瞧。”

    哦啊!徐昌斌萎靡不振地自言自语,很快自己先走了。

    “什么戴帽子的人?他也知道戴帽子的人吗?”

    泊德瞪大眼睛走到我面前问。

    “昨天我刺激了他。”

    “啊……啊!!!”

    我的话音一落,泊德瞪大眼睛,只是嘴型在颤动。

    然后张开颤动的嘴大声喊道,声音大得耳朵都要震聋了。

    “你这个疯子!!!!!你疯了??!你真的疯了吧!?”

    周围的同学们都把视线朝向泊德。泊德这才发觉自己被很多人注视着,马上找回理智。

    然后望着我,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把嘴张得很大。

    “啊……!怎……怎么会……?”

    泊德没有像刚才那样喊,只是频频颤动嘴型,然后在我耳边低声说。

    看着我们俩的举动,那些女生们开始用彩屏手机争先恐后地拍照。

    偶尔红着脸,窝憋地叫喊着。

    我也是为了回答泊德提出的问题,也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

    “打过架,也吵过嘴。最后他说下次见到,绝不会轻易放过。刚才看见了吧。为了抓我快疯的样子。

    我自豪地说起这些。泊德却听着听着脸慢慢变成了白色纸张,变得非常僵硬。还似乎很不安的样子。

    然后,看我一眼,唰——一地超过我走。咦?

    “喂!干吗你自己走啊!?”

    我抓住泊德的手问道。他立刻以无奈的眼神注视着我,然后接口说:

    “别让人知道你认识我!!你真是一个都不落,全都惹上了。”

    “但是,我不戴帽子,不会有事的。”

    “啊,对。”

    这单纯的小子。还有比我更单纯的家伙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真是太神奇了。

    **

    吱咯——!

    我一开教室的门,看见申浩元用炯炯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们俩。

    噗,昨天被挨打的地方贴上了大大的创可贴。

    “啊,呵呵,那……”

    泊德小子看见他那个样子,噗——笑了一下,然后指着申浩元。

    我啧着舌头走到申浩元的旁边,申浩元正在大发脾气。

    “怎么了?”

    “你昨天挨打了吧?”

    “什么?”

    申浩元瞟我一眼反问道。

    我强忍着快要爆发出来的笑。

    我的准确质问使申浩元瞪大眼睛。

    “你……你在说什么?”

    申浩元宛如被正捅了自己的要害,吞吞吐吐地嚷着。真是,口水都要喷出来了。

    “我都看见了~怎么想到在那里贴创可贴呢?”

    “……”

    我把小子的创可贴吱——地摘下来,尽情地取笑。

    “知道我秘密的人……”

    “嗯?”

    “会死的!!!!!!!!”

    小子的嘴唇裂开,喊出洪大的声音,凶猛地扑向我。

    呃啊啊啊啊!竟然掐我的脖子,想干吗?

    啪!

    “啊,我靠!你想杀了我?”

    “对!!你死吧,臭小子!!!”

    “呃啊!!很多人都看见了!!”

    我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甩开那小子的手臂,然后拔腿猛跑。随着稀里哗啦的声音,椅子往后倒了,那小子站起来追我过来。

    在我哀求的叫喊声中,他没有停止疯狂的举动,继续死缠着我。

    哒哒哒哒。

    “我先杀了你,再把那个人杀了!”

    天下的卢宝德,现在这个样子像什么呀。

    “咦呀啊啊啊啊!!”

    哐当哐!!!!

    申浩元向我高高地跳跃过来,我用两手把他使劲推了出去。

    结果,那小子未能跳跃到我身边,反倒倒向门口。

    随着巨大的声音,往后倒下去的小子把教室的门给撞碎了。

    正在学习的班长也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们俩。

    我不管,这绝不是我干的。因那小子身体太笨重了造成的。

    嘴上叼着手指头,正在表示“不是我的错”,申浩元像僵尸一样站了起来向我走过来。

    当然我逃跑了。

    “你给我站住!!!!!!!!”

    “好了,你镇静点儿吧!!!!!”

    我对已经精神失常的小子拼命喊,但是似乎他已经听不懂我的话了。

    宝德变成野兽了吗?

    “图龙,呜呜!我的图龙昨天死了。”

    “是吗?浩元,你现在镇静点吧。”

    “鬣蜥”和壁鲁跨坐在椅子上,只说些没用的话,或许卢泊德能帮我呢。我望了一下卢泊德。

    “zzzzzz”

    泊德小子在睡觉呢,在这种状态下还能睡得着?

    不,看他蠕动的眉毛,全身发抖的样子,只不过是因为不想承认这个现实逃避吧。

    “抓到了!!!!11”

    “呵!!”

    申浩元简直成变形侠衣,重新变换表情向我冲了过来。我用我那强韧的腿脚使劲踢一下那小子的肚子,因为弹出去的力量很大,他在老师的桌子及放电脑的玻璃上哐——地一声掉落下来。

    当啷。

    玻璃碎片散了一地,申浩元这才恢复了原样,傻乎乎地睁开眼睛。

    这才叫大型事故,得快点收拾……

    吱吱吱——

    “同学们早上好。”

    似乎久违的班主任老师。想起来了,刚来学校的时候披头散发的老师吧?就那个老师嘴角带着微笑,向我们打招呼。

    哈哈,还来不及看到这些。

    “哈哈哈!呃!!!这是怎么了!!!!!!!”

    老师这才看到倒在地上的申浩元,还有满地的玻璃碎片,脸色立刻僵硬起来。

    随即,尖锐的悲鸣声强击着我的耳膜。

    该死的,完蛋了。

    “呃呃,你是不是疯了!?呃啊啊啊!!那……那个门又是怎么了!?”

    老师激动得喷着口水,使劲瞪着申浩元。

    同学们都颤了一下,以恐惧的目光望着即将要“发作”的老师。

    “哎呀呀,宝……宝德码卡,怎么办呀?”

    这才真正认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浩元嫉妒不安的口气问道。

    傻瓜,谁让你疯狂了的?

    “两人都跟我来!!!!!!!”

    老师大声喊叫一句,然后晃悠着走出教室。

    呼~叹气声随口而出。

    “两个笨蛋。”

    从后面传来卢泊德的嘟囔的口气。就那么一个鸟小子,你也太放肆了吧。

    “怎么会弄坏了门呢?”

    “怎么会打碎玻璃呢?”

    壁鲁似乎很神奇地说着,“鬣蜥”跟着说起来。

    该死的。昨天幸亏弄死了“鬣蜥”的宠物。

    “啊,真是的。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那些不是人做的事情,只能是畜生做的。”

    “什么?”

    “没说什么,下去吧。”

    挠着头自责的申浩元。

    我以可怜的目光望着申浩元,然后跟他搭着肩膀走出了教室。

    女老师连续几分钟叽里咕噜骂个不停,偶尔还用自己的鞋拍打着申浩元的头部。

    真奇怪,她怎么不打我呢?推开这小子的人是我呀。

    “老师。”

    “叽里咕噜。嗯?”

    我喊她一声,叽里咕噜不停的老师就看着我。

    申浩元用手摸了摸被挨打的部位,以“想说什么?”的表情望着我。

    “为什么老骂申浩元一个人,不骂我呢?”

    “嗯?那是因为浩元打碎了玻璃呀。”

    她看着我的眼睛吞吞吐吐地说,那样子一看就知道原因,肯定又是我妈妈的权威呗。

    从小开始就经常碰见这样的事情,所以也不觉得这样的人值得轻蔑了。

    人这个俗物本来就是物质主义的嘛。

    “那,玻璃费由我来付吧。那样的话,浩元就不用挨打了吧?”

    “好……好的。”

    我的话音一落,老师吞吞吐吐地点了点头。我以稍微不高兴的表情把钱扔到老师的面前。

    不算是小的数目,申浩元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你这个傻瓜,有什么可惊讶的。

    虽然常有的事情,不过这烦躁的气氛,真拿它没办法。

    “出去吧。”

    我以严肃的表情拉着申浩元的手腕走出了教务处。

    走出教务处,浩元就使劲甩掉我的手,随即喊了起来。

    “你疯了吗?”

    “什么?”

    “有那么多钱就捐给我好了!!钱是要给穷人的!知道吗?”

    把我当成疯子,随即向我张开手,要给他钱。

    疯了?你?你以为我钱多得发霉吗?

    “别烦我,你这个畜生。”

    “什么?!”

    “我说别烦了。”

    我扔下否认自己是畜生的可怜的畜生(?)转身走去。

    上楼顶的时候,他在后面连续喊着“我为什么是畜生”发着狂。

    哎哟,像个畜生的家伙,我啧着舌头打开了楼顶的门。

    随着吱——地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响声,面前出现几个熟悉的面孔。

    “你好~”

    “您好。”

    首先开口打招呼的人是这个学校的女老大及拥有双重性格的严厦燕。

    大家都知道她,长得挺清秀的。

    申浩元轻轻打了招呼,我呢,只是挥了挥手。

    “真放肆。”

    “管他呢?”

    申浩元在身边不满地嘟囔着,我毫不在意地走向灰暗而阴沉地坐在那里的徐昌斌那里。

    “啊,等一下。”

    周围的人都在喊等一下,但我还是惹上了徐昌斌。

    该死的,不惹他就好了。看了徐昌斌的面孔后才后悔莫及。

    那是人类的面孔吗?我敢肯定作为人类不能有那副面孔。

    “什么?”

    比平时更为冷飕飕的态度冻僵周围的人。

    哈,看他的那双眼睛布满了血丝。再加上,灰暗的眼底,散发出恐怖的杀气。

    “啊,不是,你继续做你的事吧。”

    “呼哧呼哧。”

    我吞吞吐吐地说,他唰地回头继续磨着切割器刀。

    “徐昌斌在做什么?”

    我低声问了严厦燕。

    “我也不知道。只是自言自语说什么一定要杀掉戴帽子的什么人,但是实在不知道那个人在哪里。”

    原来如此!听了严厦燕的话,我颤抖了身子。

    “戴帽子的家伙。”

    申浩元也听到戴帽子的人,就咯吱磨牙表示气愤。

    我是不是真的疯了?再怎么好玩也不应该刺激他呀。但是,现在后悔有什么用呢?

    “我要杀了他。”

    听着徐昌斌最后说出的疹人的言语,急忙走下了楼顶。

    “我……我出去了!”

    我再也不戴那个帽子了。

    “好的,再见。”

    “喂,我一会儿进去。就说我在医务室休息。”

    从后面传来严厦燕和申浩元的喊声。我急忙向教室走去。

    经过走廊的时候,很多同学都用奇怪的眼神注视着我。我没什么不好意思,更加堂堂正正地接受了他们的视线。

    如同了不起的明星。女生们总是以闪闪发光的目光盯着我。

    啧,那我也不想和女生们交往。

    “我靠!这碗面,不是让你买辛辣面吗!?”

    “对……对不起。”

    “重新买过来!傻瓜!”

    在过走廊的时候,看起来流里流气的男生正在对一个柔弱的男声破口大骂。

    手上拿着碗面,好像是不太满意那个面,叫那个柔弱小子重新换过来。

    现在拿着的好像也是给他买的。

    反正现在的流氓都没有良心,怎么会对同班同学指使那样的事呢?就算不是同班同学,他们也会找一些柔弱的人指使这样的事。

    哎哟,我也很久没有做好事了,那借此机会做一回吧。我叹了口气,耸了耸肩膀朝那两个人走去。

    “我靠!干吗这么慢腾腾的!?还不快点去??”

    “啊……知道了。我这就去。”

    那小浪荡小子露出令人恐怖的表情叫嚷道。那瘦小的同学颤抖着身子,然后手放在自己的裤兜里,使劲往外跑去。

    连前方也不看,不小心和慢慢走过来的我撞了个正着。

    啪地一声,我稍微露出不高兴的样子,那小子好像做了什么天大的错误似的流着满头大汗,向我道歉。

    “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

    有点不知所措。我又不是很疼。

    那小子为了说声谢谢抬起头一看,我的脸瞬间僵在原地里,一动不动。

    多希望就那样完事了呀。

    “呃啊啊啊啊!!!对,对不起!!我犯了天大的错误。求,求你,呜呜,求你放过我。”

    他在求我。

    该死。我是浪子吗?比刚才在那小子面前还要害怕,到底怎么啦?不知为什么,想帮他的心突然消失了。不过,已经决心要帮他,还是打算从那个“瞎眼珠子”那里救他吧。

    “我是杀人狂吗?”

    “呃?”

    “跟我来。”

    我短促地叹了气,紧紧抓住了那小子的手腕。

    瞬间,很想把这小子揍一顿。

    因为他的手腕都比女生的还要细,真该死。

    嗯,不管怎样还是拉着不知所措的小子.

    “瞎眼珠子”走去。

    “嘻嘻,你是谁呀?”

    “是人。”

    “我靠!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不是。”

    突然感觉到了人的动静,那小子回过头来望着我。

    看着我严肃地跟他说话,更加皱起了眉头。

    说什么开玩笑?我一直是严肃的。

    “有什么事吗?”

    “你,为什么让他跑腿?”

    “和你有什么关系?”

    那小子回答得很不客气,我的眉毛蠕动了一下。

    慢慢形成了要惹是非的情景。

    很快周围开始骚乱起来。这个破学校思考方式怎么都这德性?

    “同学们,卢宝德和郑形石就要打架了!!”

    “咦呀!!快点出来看吧!!”

    “咦呀呀呀呀!!真的??哇~宝德,我爱你!!”

    刚刚在走廊上的同学们都到自己的班里叫嚷着。

    这是多么令人悲伤的学校啊。那些女生们有什么可开心的,都红着脸。

    一般情况下,要是有人打架是不是应该劝架才正常的吗?

    “打吧!快点打呀~”

    居然在旁边加油?这疯狂的学校。

    我要是你们的话……

    啊~也会观看打架。其实观看打架是花钱也看不到的有趣场面,还很稀少的节目,不是吗?两个人激烈地打成一团,拳打脚踢的,观看它的兴奋和快感用词是形容不了的。

    最有意思的是女人之间打架和农村妇女之间撕撕打打的场面。

    稍加注意的是,如果不小心卷进去的话,我会把他打个稀巴烂的。

    哈哈!现在不是想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的时候。

    对这个怒视我的小子得扔一句刺激他的话。

    “作为这个学校的学生,我不能眼睁睁地看这些不义的事情不管。因为我是模范生。”

    “模范生????”

    形成圆圈(?)的学生们瞪大眼睛反问道。

    男生们,还有在喊爱我的女生们也是露出不合乎事实的眼神。

    “反正都是同学,凭什么叫别人给你跑腿?”

    我压了压嗓子,又重新问了他。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因为他比我弱呗。”

    他噗嗤笑了一下,然后望着我旁边那不知所措的弱生说道。

    这小子难道不觉得很生气吗?为什么低着头?

    “嗯……这个。”

    “我靠!!给我老实呆着!!”

    我更紧紧地抓住了要抽出手的弱生的手臂。

    瞬间感觉到那弱生细细的手臂,我不知不觉地喊了起来。

    那弱生吓得抖抖缩缩。

    随着我的喊叫声,所有人在惊讶。我没有理会那些,向“瞎眼珠子”靠过去。

    因为他是男生的缘故吧,个子挺高。

    “那我比你强的话,我可以使唤你吗?”

    “什么?”

    “要是可以的话……”

    被我意想不到的话,那小子呆若木鸡。我没说完,在拳头上使了力气。

    唰——

    然后,拳头飞剑一般很准确地靠着那小子的脸停了下来。拳头快得可以听见风声。

    小子的短头发被风吹得稍微晃动了一下。

    “那我今天要打败你。”

    “呃……”

    “那……那是人的拳头吗?”

    瞎眼珠子发青着脸,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我想他可能是被我的拳头吓怕了。

    学生们被这即将要发生的架势,闪着眼睛观看。

    “宝德!哇~你要赢!我永远是你的支持者!”

    “宝德,我爱你~要打败那个明太鱼眼珠子!”

    “一拳就够了,一拳?”

    女生们挥着运动服加油。

    瞧瞧那可爱的助威团吧。

    “请……请不要打架。”

    在旁边扭扭捏捏站着的弱生拽着我的衣领吞吞吐吐地说道。

    哈……怎么有这么善良的小子。

    这个地球上就因为有这样的小子,这个国家还没有灭亡。

    “你这小子,想死吗!!快过来!!!”

    “你干吗要劝架?干脆闭上你的鸟嘴!!”

    “打死你!!”

    看这个不和体统的反应吧。

    对劝架的善良的男生,既骂他并威胁他。

    还有要把他拉出去的人。

    有你们这样的,所以腐败的人群在为所欲为,知道吗?怎么会自己不劝架,反而想扼杀劝架的人呢?

    你们打架吧。你们!

    “咦?那不是卢宝德吗?”

    “你不知道吗?”

    “我听说卢宝德不也跟二,三年级‘帮派’里的人物们很铁的吗?”

    “真的?那打不打架都一样的结果了?”

    “瞎眼珠子”似乎听到了旁观者的议论声,他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哈哈!!我有那么有名吗?

    “转学没多久,就把他们班‘帮派’们都给打趴下了。”

    呼~关于我的传闻确实很准确呀。

    “啊,真的?不过,听说性格很暴躁?”

    “我哪有!!!!!!”

    自以为很了不起似地把鼻子抬得高高的,没想到瞬间听到这些议论声,我大声喊了起来。

    我这一喊,唧唧喳喳的声音也暂告一段,弱生也惊讶不已地望着我。

    咿呀~这小子长得还算可以,不足之处就是半挡着眼睛的那些刘海儿。反正唰地一声我把小子的拳头往前伸了出去。

    所有的人呆若木鸡。

    “呃嗯?”

    我提着嘴角朝那“瞎眼珠子”接了口。

    “要是这小子打败你,那他也可以使唤你,是吗?喂,你给我使劲打!后面有我在。”

    我邪恶地(恶魔般地)说,本来脸色发白的小子现在开始颤抖身子。(可以说是战栗。)

    我让弱生打那个小子,但那弱生只会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我。

    但是慢慢知道了什么意思,似乎在认真地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那弱生的粉红色嘴唇张开了。

    “哇~我靠,看样子他真会打似的。”

    “就他那样,打了也不疼。”

    “不,像他那样的家伙,才是手辣呢。”

    很多人以为弱生会真的大打出手,唧唧喳喳地议论着,把脸都伸了出来。你们是傻瓜吗?还有那邪恶的家伙们。竟然督促别人打自己的朋友。不过,那弱生说出些让人意想不到的话。

    “我不打了。”

    “为什么?”(=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