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你是我的

作者后记

更新时间:2021-09-12   本书阅读量:

    某个春日里,我走在山间小路上,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看到一位身穿登山服的老奶奶,她一边给人看生辰八字一边用手捋着其他游客付给她的卦钱。

    于是我不禁感叹道‘哟!在这里做买卖……还真是有一套啊。’本打算就这样走过去,但那位老奶奶却叫住了我。明知道这是她的生意伎俩,所以故意没去看她,但当时和我一起的母亲却觉得很有意思,所以一定要让我过去看看。

    没打听卦钱是多少就在她面前坐了下来,这实在是我们的一个重大失误,而听到老奶奶嘴里说出那句‘你看着给吧’,顿时觉得这的确是值得怀疑。

    无论如何,这卦是算了,而且据那位老奶奶说,我是个‘没有香味的花’一般的女人,随后还给了我一个似懂非懂的忠告——如果想嫁人的话,就应该开始培养自身的香气,这样才能把那些蝴蝶般的男人吸引到我身边。说我是没有香味的花……居然对我这样一个永远把嫁人放在第二位,而且见面不过5分钟的人说这种话,实在是太可恶了。

    回到家后,仔细考虑很久之后终于提笔开篇的正是《你是我的》这部小说,因为我很想写一个女人的故事,不是像我这种没有香味的女人,而是如鲜花般芬芳的女人的故事。

    真是的,创作这部作品的动机居然出自一个某天登山途中遇到的算命的老奶奶,这样的作品似乎多少有些奇怪吧。直到现在,每次我想起那位老奶奶,我都很想对她说一句话,‘老奶奶,您的忠告在我这里居然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爱情故事,哈哈!’(嗯,我的性格是不是有点奇怪?)

    就这样,从开始到最后的结尾,这个故事对我来说成了一个特别的东西。

    我原本是那种先从结尾开始构思,再完成整个作品的作者——从第一部作品《姐姐和我,就是那家伙和我》开始,一直到最近的一部作品《我的名字叫金三顺》,一直都是基本遵循这个思路创作出来的——只有这一次,开头却先于结尾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这让我自己也着实吃了一番苦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结局,所以实在是越写越郁闷。

    其实刚开始时,我自己也很茫然,小说中的女主人公后来会不会和那个男人分手?摆脱掉那种基于一相情愿而开始的关系,逐渐变得坚强起来的女主人公和自己的花一起生机勃勃地开放不也很好吗?但是去年,我身边有好几对情侣都分手了,亲眼看到他们我才意识到,一旦牵手走到一起的情侣,别扭和摩擦很容易产生,但彻底的一刀两断还是很难的。

    其中有两个人还曾经几乎同时对我说过一样的话——所谓的缘分,所谓的被一个人征服,实在是一件太可怕的事情。我当时就对他们的这种说法很有同感,不管今后我的想法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但至少现在我认为,分手要比相遇困难得多。

    所以最终,小说里的怡静和信宇还是继续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就像呵护花朵一样,给他们浇水,施肥,去刺,除虫,他们就可以健康茁壮地成长,不只是我这部小说中的男女主人公,还包括所有一切会和身边的人结下各种缘分的人,而且,我本人也决定要努力去尝试一下。

    翻看着搜集来的那些关于花语的资料,我终于知道,原来这些扎根于泥土中的花啊、草啊的东西,居然蕴涵着如此美好的意义,我很高兴自己能够了解到这些。

    由于我个人的原因,这本书经历了一年时间才得以出版,所以我体验了刚开始时的惶恐,然后犹豫徘徊了许久,终于走到了今天,完成了这部作品。首先我要感谢一直守侯在我身边的家人,妈妈,我爱您。还有我这部小说的第一个读者——大姐大,还有因为我个人的缘故连周末都要辛苦加班的YANGPABOOK的相关工作人员,以及眼泪与心灵图书出版社的李桂英组长和她率领的所有设计组成员,编辑部的各位同仁,在此我要向你们深深鞠一个躬,以表示我最最衷心的感谢。

    谢谢大家,你们真是给我提供了莫大的帮助。

    2004年实在是辛苦的一年,很希望2005年能比过去一年更加快乐,还有,希望自己能够给读者们奉献出更有趣,更丰富的作品。

    芬芳怡人的各位读者,祝你们永远健康,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