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你是我的

18.红玫瑰—你就是我的心

更新时间:2021-09-11   本书阅读量:

    因为他属于我,所以我是幸福的,也希望因为我属于他,他也是幸福的,这就是爱、幸福和希望。

    “……怡静来了?而且是一个人来的?”

    星期六的下午,听到大孙女突然来访的消息,白发老人的脸上不禁露出意外的神情。平时只有正月初和中秋节,或者类似这种必须前来拜访的时候,她才会心不甘情不愿地跟在丈夫屁股后面来一次,可是今天既不是春节也不是中秋,她来干什么呢?老人活到这一把岁数也觉得十分讶异。

    “你来这里做什么?”

    自从上次中秋节拜访之后刚刚过去四个月,但不知为什么,怡静看到这个曾经是自己年幼时最害怕的老巫婆似乎苍老了很多,而且直到自己出嫁之前每次听到就会吓得浑身发抖、汗毛倒竖的严厉声音,今天听起来似乎强度也减弱了许多。

    ‘听说人的声音也是会老的,难道果真如此吗?’怡静带着一种略显迷茫的神情望着眼前的祖母,而老人也再次摆出平日里那种凶狠的表情,开口对怡静问道。

    “你聋了吗?我问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您苍老了很多啊。”

    “哈!”

    ‘如今的她年龄也大了,也嫁人了,看来连胆子也越来越大了。’老人边想边露出一丝别有用意的微笑,似乎是在嘲笑怡静。

    “怎么了?你是来确认我是不是变老了吗?是不是因为我比你外婆活得长,你心里很不舒服啊?”

    到刚才为止,气氛还和往常一样,但这句话之后便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听到奶奶这么说,怡静不禁暗暗皱起了眉头,同时心里想道。

    难道已经将近九十岁的老人心眼还是这么坏吗?都说随着人年龄的增长,性子也会随之变得温和,会变得比较善于忍耐!

    “……您为什么会那么讨厌我?从我小时候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改变,再怎么说我也是您的亲孙女啊。”

    怡静不由自主地吐出了这句话,随后自己心里也暗暗一惊。这是从自己年幼时起就一直想问的问题,但却始终没有胆量问出口。这是第一个讨厌我的人,正是由于那种极端强烈的厌恶,让我绝望地认为自己永远也不可能被爱,于是这种绝望便在我的人生中筑起了一道无形的墙,可你毕竟是我父亲的亲生母亲,是我的血肉至亲,而我是你的亲孙女,你为什么会那么讨厌我呢?

    如果换作是从前,怡静一定不敢把这个问题说出口,而面对这个问题陷入沉默中的老人许久之后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回答道。

    “我讨厌一切会把我的心搅乱的人和东西,而你和你妈妈就恰恰是这样的人。”

    眼前这个老太婆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八十多年,她是个守旧的人,所以她讨厌那些太过出格的人或事,她讨厌那个让他的儿子不顾一切全心全意付出所有感情的出身低贱的儿媳妇,也讨厌那个儿媳妇留下的小孙女,因为小孙女那张酷似母亲的脸会给儿子心里留下难以平复的伤口,正是由于这种厌恶,老人心中的平静被打破了。

    “因为你生下来你母亲就去世了,所以你哭起来声音很大,很烦人,而且不管怎么哄你就是不肯睡觉,我最最讨厌的就是这个。”

    换作是从前,老人冷酷无情的话一定会深深地伤害到怡静,而且怡静也一定会因此很生气,会质问她怎么可以就凭这样一个荒唐的理由就如此讨厌自己,以至于让自己的心灵受到严重的伤害,还要质问她,那种被人在名字前面加上‘小败家子’之类的字眼儿度日的年幼的孩子,那种心情她又了解吗?但是今天,怡静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发脾气,甚至还能冲面前这个自始至终对自己没有丝毫人情味儿的老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奶奶输了,彻彻底底地输了,因为我现在正被别人爱着。’如今的我再也不是当初被带到这个家,每天在您凶狠的目光下战战兢兢过活的那个七岁小女孩了,也不再是您嘴里那个小败家子了,如今有一个爱我,渴望得到我的人,他把我的名字像咒语般地写满了整个笔记本,从前那个只能站在院墙下苦苦等待解放那一天到来的我,已经彻底消失了。

    老人用怪异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个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这个问了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然后又自己站在那里傻笑的长孙女,她不禁再次开口问道。

    “你到底来这里有什么事啊?还有,你的肚子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呢?不会是这一点也和你死去的娘一样吧?你们结婚都多长时间了?怎么还是老样子?日子不好过吧,姜家,你的婆家难道没有刁难你吗?”

    “您也会担心我吗?”

    如今已是将近九十岁却仍旧声音洪亮的老人,面对自己孙女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脸上掠过一丝惊讶的神情,随后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说道。

    “担心?是啊,我很担心你,如果你一开始就不顺利,那么以后你生下来的孩子也一样会倒霉的,不过你到底为什么要来这里?据我所知这里可是你最最讨厌的地方了。”

    怡静如今已经能够正面面对奶奶那种凶狠的目光了,只听她回答道。

    “……因为这里有个地方我必须回来看一看。”

    “啊,有了!找到了!”

    在这个怡静结婚前勉强栖身的小房间的壁柜里,她找到了从前自己用过的日记本,那是她从前每年都会写满整整一本的咒语书,那一本本已经泛黄的日记本里,每一篇几乎都被她写满了‘姜信宇’的名字,就像如今她的日记本上被信宇写满了‘韩怡静’的名字一样。

    怡静还记得自己最后一次写下信宇名字那一天的日期,那一天,怡静因为病痛的折磨,在日记本上写满了他的名字,同时还边哭边反复呼唤着他的名字,而第二天清晨,当她从另外一个男人手里接过两盆鲜花之后,她便不再写那个男人的名字了。

    日记本上有当天的日期,还有自己因为发烧双手无力,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写下的姜信宇的名字,还有因为想念他而流下的泪水打在日记本上留下的痕迹,这一切都清清楚础地记录在这里,这些都是韩怡静的心路历程。

    “在哪儿……”

    怡静找到笔之后,马上开始在日记本的最后一页写下姜信宇的名字,就像他当初写下自己的名字一样。

    韩怡静再次写下了对姜信宇的渴望。

    怡静带着一丝满足的、又略带娇羞的微笑环顾着自己曾经生活过的这个房间,视线停留在书桌上的一个像框上。在看到这张从未见过的照片的瞬间,怡静不禁瞪大了双眼,同时嘴里发出了一声轻声的呼唤。

    “妈妈!”

    那是一张褪了色的黑白照片,镶在一个像框里,旁边就是一张怡静自己的彩色照片。彩色照片里是怡静结婚时身穿婚纱的样子,而旁边的黑白照片里则是一个和怡静十分神似的年轻女人,那是一张老照片了,但照片里的女人身上也穿着婚纱。

    怡静一眼就认出那是妈妈的照片,是奶奶一直吩咐说要下人全部处理掉的照片,是外婆生前的那个粥棚着火时一张也没能抢救出来的照片,是奶奶说自己活了八十年也不会再见到的那张很漂亮的照片。

    “真漂亮啊,我妈妈。”

    是爸爸找到放在这里的?又或者是那位将近九十岁的老人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好意?不,这些都不重要了,尽管在怡静的记忆中,这里曾经是她最想摆脱的牢笼,但这里也保存着她太多太多珍贵的回忆。那个比现在的自己看起来还要年轻,但的的确确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妈妈的照片,还有自己曾经深爱过信宇的那颗真挚的心,这所有的一切对怡静来说都是最最宝贵的。

    这些发现让怡静产生了一种富有充实的感觉,带着这样一种心情,怡静转身走向一个地方——那里有自己当初在这个家里留下来的全部理由。

    —只有没有勇气堂堂正正从正门走出去的人才会不得已选择翻墙,事先警告你:你一定会后悔的。

    当年年幼的丈夫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这句话隐约回荡在耳边,而此刻眼前的那堵院墙仍然伫立在院子的一角,除了比当年更显破旧之外,对于自从高中之后个头就几乎没再长过的怡静来说,这堵墙看起来仍旧有些高不可攀,尽管和四周那些绝对高高在上的院墙相比,这里多少提供了一种能翻过去的可能性,但也绝不是可以轻易翻过去的高度。

    “最后一次跨过这里翻墙而出的时候正是那天嘛。”

    那是被自己暗地里称作老巫婆的奶奶八十大寿的那一天,那天,她在向信宇表白心意之后,便义无返顾地翻过这堵墙逃了出去。

    突然,回想着当时情景的怡静产生了一股冲动,于是她便像从前一样把脚放到了墙砖之间露出的缝隙里,然后开始小心翼翼地朝这堵墙的墙头爬了上去。

    如果住在里间的奶奶看到她此刻的举动,说不定会大声喊出‘你,你,你这个小败家子在干什么!’,但经过数十次的艰苦尝试之后,怡静终于成功地站上了那堵墙的顶端。站在高高的墙头上,迎面而来的风吹起了怡静的头发,随后,风声把多年前某人的声音带到了她的耳边。

    —那么最终,你是说虽然曾经很喜欢我,但现在已经决定不再继续喜欢我了是吧?所以你是希望被我当面拒绝才向我表白的吧?

    当晚,自己的丈夫带着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对自己问出这样一句话,此时,这个声音似乎也在耳边响起。如果你不停地看着、写着那个人的名字,然后,即使那个人不在场,他的声音也会在耳边响起。

    “……我也很想你。”

    怡静终于讲出了这句话,而且说完之后,她感觉到自己似乎真的越来越想念他,是不是因为这样,怡静觉得自己耳边好像真的听到了那个人活生生的声音呢,那声音就像从前自己说要翻墙而逃的时候一样,满是担心和慌张的意味,就是那个声音。

    “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呢?难道又打算翻墙逃跑吗?”

    怡静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过头去,顿时,出现在她眼前的那个人让怡静不禁瞪大了双眼。

    “对不起,你,这是在干什么?那是我的停车位。”

    仁宇看到哥哥信宇开车往嫂子娘家方向走,由于好奇心的驱使,仁宇便也尾随而来,把车停在门外观察,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个清朗而熟悉的声音,这个站在韩家大院院墙边怒目瞪着自己车子的女人,她的声音仁宇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从来没有任何女人会在我面前用这种冷冰冰的口吻对我说话。’

    “你说这是你的停车位?”

    仁宇边说边摘下太阳镜,看到面前这个男人的脸,停车位的主人静珍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她条理清晰的记忆库也在那一刻发出了危险信号警报。就单凭这冲口而出的一句话,还有满是狡猾神情的那张脸,额头上似乎明显地写着‘我是个花花公子’这几个大字,静珍一眼就认出这的确是一张自己曾经在某个地方见过的脸。

    只用了1分钟的时间,静珍便在自己最近的记忆库里搜索出和这张脸十分神似的那个人,于是静珍的眉头比刚才皱得更紧了。

    ‘这不是那天莫名其妙非要我揍他一顿的那个变态吗?天哪,这么久没回家,今天就为了拿泡菜才来的,结果居然碰到这家伙把车停在我家院墙外?’静珍带着一脸莫名其妙的神情对仁宇问道。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仁宇一听这话,立即一脸意外地反问静珍。

    “我们,是不是曾经在哪里见过面?像你这么漂亮的小姐我不可能会忘记的啊。”

    听到仁宇的回答,静珍不禁暗暗吃了一惊。

    ‘当时在宴会现场他也是这么说的,现在居然还是那老一套,看起来这个一无是处的家伙见过的女人太多了,已经多到根本记不清的程度,不,不对,就算是那样也不对,又或许他还曾经强迫其他女人打断他的肋骨?当初给对方留下了那么难以忘记的变态形象,现在居然记不起我的模样?’望着眼前这个满脸疑惑表情的女人,仁宇也默默望了她很久。

    半晌之后,他脸上露出一丝惯用的迷人甜美笑容,同时对静珍说道。

    “不过今天看起来,你的身材的确是很漂亮啊。”

    院子里突然飘起了雪花,没办法,怡静为了躲避这突降的大雪,只好把信宇领到距离这里几步远的温室里,这里是她从前种植花草,后来又和那个男人谈情说爱的地方,是只属于她自己的私密空间。

    温室里仍旧一如既往地温暖,大概是在怡静出嫁离开家之后,家里仍旧雇佣了园丁来管理这里。怡静不知突然想起了什么,只对信宇简短地说了声‘等一下’,便起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儿,怡静顶着头上和肩上少许的雪花重新出现在温室门口,手里多出了一个保温瓶和两只茶杯,很快,狭小的温室里飘出一股温暖的气息,还伴着阵阵扑鼻的茶香。信宇似乎也闻出了这阵香气,于是对怡静说道。

    “原来是茉莉花茶啊,你是不是很喜欢这种茶?”

    “是啊,我真的很喜欢这种茶,每次觉得口渴的时候就会想起这种茶,香味也好,但是又有一丝苦涩的味道。”

    怡静把下面的那句话藏在了心里。

    ‘就像你一样。’从前第一次把自己交给这个男人的那天晚上,怡静曾经独自一人品尝过这种茶,当时她就也曾经想过。

    关于这种花所代表的含义——幸福,就是你属于我。

    —幸福?那是什么?是你属于我,那么是说我属于这个男人?还是说这个男人属于我呢?又或是因为你属于我,所以我就是幸福的?我也不知道。

    此刻的怡静似乎才真正了解了其中的含义,不,就算那是怡静自己赋予它的含义,茉莉花所代表的花语也的确就是这样的。因为他属于我,所以我是幸福的,也希望因为我属于他,他也是幸福的,这就是爱、幸福和希望。也许别人听到这种话会认为我是在痴人说梦,但我的确是这样想的,只要我感到幸福了,别人又能说什么呢。怡静正独自边想边傻笑的时候,突然,身边的信宇不好意思地红着脸递给她一样东西。

    “玫瑰花?”

    没错,就像怡静所说,那的确是一束玫瑰花,而且是一束鲜红色的玫瑰花,也许是一直被某人捧在怀里的缘故,花瓣已经掉了一些,而且有几支花已经被折断了,但是……

    怡静就这样迷茫地望着这束玫瑰花,完全没有接过去的意思,于是信宇红着一张脸——那脸色几乎和他手里那束玫瑰花一样通红,催促似的说道。

    “你不打算要吗?”

    “怎么突然想起送我玫瑰花?”

    这是表示和解的诚意,是求爱的信号,是道歉的心意,但信宇没有把这些说出口,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出一句。

    “没什么,只是顺道去了趟你的花店。”

    其实一开始他只是按照那张名片上印的地址找到了那家花店,但却没有看到怡静,于是便突然生出想去自己和她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地方看一眼的冲动,而他又不想惊动岳父岳母家的任何人,只想静静地看一看当初和她第一次相识时的那段院墙,就是抱着这样一个目的来了,结果居然发现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女人又和当初一样,正在往那个墙头上爬。

    “不管怎么说,那个咒语书,还真是挺灵的嘛。”

    一个人在咒语书上无数遍地写下另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其中一个人去的地方,居然也是另外一个人所在的地方,这是一种让人心情愉快的偶然,或者是一种让人心情愉快的缘分。

    怡静从信宇手里接过玫瑰花,放在鼻子前仔细闻了闻,然后十分纳闷地问道。

    “这是在我们店里买的?”

    怡静十分清楚这种花所代表的含义,而且她自己今天也从花卉市场买了满满一捧同样品种的花摆放在家里,这是代表‘你就是我的心’的花,眼前这个男人买这种花的时候也知道它所代表的含义吗?

    只见信宇轻笑了一声回答道。

    “送给你的花为什么要在你自己的花店里买啊?我当然是在你那个花店附近的店里买的了,啊,说不定是你们花店的竞争对手呢。”

    听到信宇的回答,怡静不禁斜眼瞟了他一眼。

    然而几秒钟之后,两人竟然四目相对,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你看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

    “嗯,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有点儿累了。”

    听到信宇的这句话,怡静似乎真的感觉自己很累,而且奇怪的是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轻飘飘的。在修剪玫瑰花的过程中怡静感觉到越来越沉重的困意,甚至让她不小心被玫瑰花刺扎破了手指。

    于是怡静干脆把头枕在信宇的膝盖上,躺在那里观赏温室窗外飘落的雪花,周围只能听到凛冽的狂风用力敲打温室玻璃窗的声音,温馨静谧的沉默如窗外的雪花般从他们的头顶飘落下来。

    “要是累了今天就休息一天嘛,这种天气还跑出来,难道是想要挣什么大钱吗。”

    丈夫边用充满关切和嗔怪的语气说着,边伸出手来温柔地抚摸着她垂在自己膝盖上的秀发。怡静听到自己的丈夫如此奚落自己,本想发脾气的,但他的抚摸却让怡静彻底被困意征服了。

    于是怡静索性闭起了眼睛,然后用软绵绵的声音说道。

    “可是就因为我出来了,才能在这里见到你嘛,而且我昨晚还做了一个梦。”

    “梦?”

    在昨晚的梦中,自己怀里也捧着一大束又大又鲜艳的玫瑰花,就和现在信宇送给自己的一样,也许那是一个预示着她今天会收到玫瑰花的神奇的梦吧?

    听到这话,信宇故意用带着一丝嘲讽意味的语气反问她是不是就因为那个梦,此刻的他们才会被关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但怡静并没有反驳他,只是带着一脸满足的微笑回答道。

    “现在外面虽然是冬天,可这里很温暖啊,而且还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完全和春天一样的,这样不是更好吗?”

    窗外又传来一阵呼啸的声响,是凛冽的寒风肆无忌惮地敲打着玻璃窗的声音,就像从前曾经吹动她心弦的那阵风一样,那阵风反复从她的心底升起,再平息。此刻,曾经吹动她心弦的那阵风再次平息了,但即使在未来的某一天,它再次吹起,怡静也相信那绝对不再会是因为痛苦而起了。

    ‘下次,如果再有阵阵清风从心底吹起的话。’怡静也相信那绝对不会是因痛苦而起的猛烈的台风,而是如同春天吹过的阵阵温柔的风,像她的朋友一样亲切的风。而且,尽管此刻窗外刮着凛冽的寒风,但温室里却是春天般的温暖,还有美味的香茶,四周盛开着各种美丽的鲜花,还有那些鲜花散发出的怡人香气,而且,在这个冬日里的春天中,我和你在一起,只要有了这些,生活不就是充实而幸福的了吗?

    听到怡静的问题,信宇没有说话,但从他那阵温柔的沉默中,怡静已经读出了答案。很快,枕在信宇的膝盖上,在这个冬日里的春天中,怡静沉入了甜蜜的睡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