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你是我的

16.蓝色玫瑰

更新时间:2021-09-10   本书阅读量:

    无法得到的东西,又或者,没有无法得到的东西“总有一天,你的妻子也可能成为你急于摆脱的公共汽车。

    那辆车的轮胎也有可能会爆。“

    “就算更换轮胎的次数有限,我也绝不会从她那辆车上下来的。”

    [摘自金嘉妍与姜信宇的对话中]“姐姐,这个蓝色的玫瑰花是真的吗?”

    一个小女孩望着插在白瓷罐里那些透出蓝色光泽的花朵,用异常新奇的口吻问道,听到她的问话,这家花店的主人微笑着摇了摇头。

    “那些只是把花轴插进染过蓝色颜料的水里弄出的颜色罢了,听说蓝色玫瑰花有可能在明年就会开始试销了,不过消息还不是很确切,要不要我帮你这些包起来?”

    “好的,那就帮我拿一支吧。”

    一听这话,站在这个小女孩身边的另外一个女孩马上摇了摇头。

    “什么嘛,这种蓝不啦唧的颜色对玫瑰花来说太冷了,喂,听说你是要在胜秀哥送别会的时候送给他?那你最好还是选那种粉红色的玫瑰花。”

    “不,我还是觉得这个好,听说这种花所代表的花语是‘不可能’或者‘永远无法得到的东西’,现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这种花更适合我,姐姐,请帮我拿一支这样的花。”

    怡静很快便用透明的塑料纸和蓝色的蕾丝彩带将这支蓝色的玫瑰花包装好,然后又拿出一支粉红色的玫瑰花递给这个正准备掏出钱包付帐的女孩。

    “今天的客人不太多,所以……这是免费的礼物。”

    “啊?不过……”

    怡静朝面前这个有些慌张的年轻小女孩调皮地挤了挤眼睛,然后说道。

    “总有一天会培育出真正的蓝色玫瑰,到那时,它不就不是永远不可能的事了嘛,嗯,也许这种花所代表的花语会变成‘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之类的哦,那把粉红色的玫瑰和这个蓝色的玫瑰一起送给那个人不是更好吗?拿去吧,顺便拜托你们多帮我们花店做做宣传哦。”

    听了这句话,从怡静手里接过那朵玫瑰花的小客人脸上顿时浮现出一层玫瑰色的红晕,等她们走了之后,怡静的合伙人不禁吐着舌头说道。

    “作为一个商人来说,你的心肠未免也太好了吧,看来我还是不应该选择和你作合伙人哦,玫瑰花卖一朵送一朵?天哪,你简直成了无药可救的‘爱情表白症’患者了嘛。”

    “这也是宣传手段的一种嘛,郑女士。”

    怡静对合伙人的捉弄报以扑哧一笑,随后便拿起拖布开始仔细擦洗店铺的地板。有事可以做,有地方可以容身,这实在是件值得庆幸的事。那个噩梦般的晚上所受的打击、背叛,因委屈而产生的悲伤,如今,这一切复杂的感情都在花香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平复,怡静身在自己的这个‘幸福的小树林’里,就算还没有获得幸福,但至少生活得相对平静一些。

    “姐夫那边好像也一直没什么动静,这虽然是件万幸的事,不过也让人觉得有些不安,因为我总觉得你像是走在一片地雷地里,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踩到一个地雷而爆发似的。”

    韩怡静此刻正在收拾她心爱的‘小树林’,站在一旁望着她的妹妹静珍却说姐姐像是走在一片地雷地里,还问她到底要在这个十六坪的狭小花店里那个不足三四坪的小房间里自由自在多久,怡静如实回答她说自己也不知道,妹妹听了却再次瞪大了眼睛对她说道。

    “姐姐真是个大傻瓜。”

    “可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这是怡静此刻真实的心境,刚开始的一段时间里,怡静的确是不想再见到信宇了,而现在她则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信宇了,没错,用尴尬这个词来形容眼下这种情况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如果能和那个男人再见面,我到底应该说些什么才好呢?如果他开口请求我回到他身边,我是不是可以回去呢?又或者相反,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仍然爱着从前那个女人,要求和我离婚,那么以后的生活我该如何继续下去呢?就算现在是我自己主动要搬出来住的,可过去的两年里我的确是在那个男人的保护下生活的,而且我似乎已经习惯于那种生活方式了。

    此刻的怡静是进退两难,尽管她曾经声称如果让她继续坐在别人的车上晕车,她宁可放弃那种坐车的安逸,但现在的她却因为迷失方向而同样开始晕车了。

    昨天晚上,妹妹静珍仍旧像平时一样对姐姐说出了最最真实的心里话。

    “姐姐基本上来说是个不能一个人独立生活的人,两年前你也是最终决定和那个园丁一起生活才离家出走的吧,不是打算要一个人生活吧,那你到底还有什么下不了决心的呢?当然是彻底解决掉那个女人的问题,然后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了,反正你们也是政治谋略式的婚姻,而且你们双方事前都知道这个事实,妄想从那种有目的的婚姻转变成真心实意的结合,这就是姐姐太贪心了。”

    当时,怡静生平第一次因为自己妹妹的话而被激怒,大声地喊出了‘你给我出去!’有时候,实在是没有比赤裸裸地将事实摆在面前更让人觉得难以接受的事了,就像静珍说的,韩怡静几乎已经是病态地害怕一个人独处,害怕孤独。

    ‘我也很想好好过日子,也想幸福,自始至终我从未放弃过这个愿望,也正因为如此,我不能永远藏在这个属于我的花园里逃避现实,那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怡静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忙活着店里的生意,突然,放在围裙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的号码自己并不认识。

    “喂,我是韩怡静。”

    “……我是金嘉妍。”

    瞬间,怡静被电话听筒另一端的那个沙哑声音惊得瞪大了双眼。

    “你好,你应该还记得我吧?”

    这个导致韩怡静面临如此进退两难局面的罪魁祸首,她还是自己丈夫从前的女朋友,怡静怎么可能会不记得这个声音呢。

    两个女人面对面坐在桌子两边,也许只是个偶然的巧合,她俩面前的桌子上居然插着一支蓝色的玫瑰花。

    “这种花所代表的花语是不可能,或者永远无法得到的东西,是这样吧?”

    一边抿着自己面前的冰咖啡,那个鲜花般漂亮的女人最先开口打破了沉默,而坐在她对面的怡静则一直在思忖这个女人把自己约到这里来到底是有什么话要说,于是被她突如其来的提问吓了一大跳。

    “什么?啊,是的。”

    “哼,完全和姜信宇,和那个男人一样嘛。”

    永远无法得到的男人,嘉妍以这样一种用途随意地说着别人丈夫的名字,同时用充满挑衅意味的目光盯着怡静,随手点燃一支香烟叼到嘴边。

    “你很奇怪我今天为什么会约你出来吧?”

    “……是有一点儿。”

    “你有没有从那个男人嘴里听说过我的事?”

    “听说过一些。”

    如果一方始终采取这样一种固定式的回答,那么这段对话只会不断面临中断的局面,可是到底一个男人的妻子和他的前任女朋友之间有什么话好说呢?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坐着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对方,时间则像嘉妍嘴里吐出的香烟烟雾般飘逝着。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以为信宇不过是娶了一个大家闺秀做老婆,而现在看起来你的性格似乎也很独特啊,坦白讲,我今天在来这里的路上还在想你一定会狠狠抓住我的头发教训我一顿,可却听说你因为我而从家里搬出来住了,你知不知道你的平静已经远远超出必要的限度了?”

    这次她应该不会再用那种程式化的方式回答我了吧,嘉妍一边想着一边重新点燃了一根香烟。但这只不过是金嘉妍一方的挑衅,被挑衅的那个女人却只是默默地把烟灰缸推到她的面前,随后仍旧带着一脸淡然的表情反问了她一句。

    “……你曾经抓住别的女人的头发教训过她吗?”

    “这个嘛,也许我干过,也许我没干过?如果我告诉你就在不久前我还跑到你家去和你的丈夫睡了一晚,你会不会抓起我的头发狠狠教训我一顿呢?关于你从家里搬出来的事我可也是从信宇那里听说的哦。”

    也许此刻换作是静珍的话一定会扑上去抓起那个女人的头发狠狠救上一通,但是韩怡静脑子里却丝毫没有那种想法和冲动,而且在这样一个公共场所,又是面对这样一个似乎很渴望被狠狠教训一顿的女人,怡静根本不想接受她的挑衅。

    “我没有乱揪别人头发的兴趣。”

    怡静一边平静地回答着,一边拿起面前的茶杯微微抿了一口,这是她最喜欢喝的茉莉花茶,她喝茶时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典雅端庄,嘉妍望着面前的怡静,一股愤怒之情逐渐显现在她的脸上。

    “是因为你是大家闺秀所以一直都这么冷静?还是因为你觉得像我这样的女人很可笑,所以根本不愿意和我一般见识?”

    那一刻,怡静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贼喊捉贼’这个成语,如果说面前这个女人是为了向自己挑衅示威而来,那么她今天是成功了,终于,怡静嘴里也平静淡然地吐出一句反击的话。

    “我觉得反而是你一直以来觉得我很可笑吧?居然理直气壮地要求别人的丈夫和自己重新开始。”

    其实事发当天,尽管怡静的确因为那个男人更可恶而把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到了他头上,但眼前这个女人确实也让她感到很气愤,尽管把自己作为替代品娶回家这件事是姜信宇的所作所为,但这个女人居然若无其事地要求一个有妇之夫和自己重修旧好,这就等于彻底没有把怡静放在眼里。

    ‘真希望天上能掉下一个雷来霹到你头上,你这个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坏女人!’怡静不禁在心里暗自咒骂着,同时嘴里说道。

    “我原来就是个性子比较慢的人,所以对发脾气这种事反应也比较慢,那天你的出现让我把积攒了几年的愤怒全部都发泄出来了,所以我现在没有任何力气再朝你发脾气。不过,我现在也没有和你这样面对面喝茶的闲情逸致,如果你不是成心要来找我挑衅的,那就恕我失礼先走一步了。”

    “你和那个人打算怎么办?我很纳闷,所以才约你出来的。”

    怡静同样毫不示弱地回应着嘉妍朝自己投来的愤怒的目光。

    一触即发。

    原本打算起身离开的怡静再次重新坐回到座位上,然后用有力的目光盯着对方说道。

    “那是我和我丈夫两个人之间的问题,金嘉妍小姐。”

    “这同样也是我的问题啊,你不是因为我才从家里搬出来的嘛,所以现在那个男人又是一个人了,我已经表示过很多次了,我想重新拥有那个男人。”

    那一刻,怡静用异样的眼神目不转睛地打量着这个坐在自己对面的美丽女人。

    尽管这个女人的确很美,但却无所顾忌得几乎让人无法承受,而她身上那种无所顾忌,还有那种自以为是的感觉,不知为什么竟然和信宇身上的气质十分相似,难道是因为他们长时间的交往才会这么相象吗?可是为什么和信宇共同生活了几年的自己却永远也学不来他那种无所顾忌的气势呢?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太无所顾忌了?”

    “我不否认这一点,还有,我不是因为你才从家里搬出来住的,不对,应该说也有你的原因在内,但那并不是事实的全部,那个不能对我坦白一切的男人更让我无法忍受!”

    此刻的怡静脸上因为愤怒而笼罩着一层红晕,这样的神情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这个信宇口中的大家闺秀是个和嘉妍想象中完全不同的女人,嘉妍隐约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一些自己身上没有的东西,出于羡慕和嫉妒,她用冷淡的口吻继续说道。

    “你刚才所说的话对当事人来说未免有些太过夸张了,如果你真的渴望拥有什么的话,就算是无所顾忌也应该勇敢地去占有他,难道还盼望谁会把饭送到你嘴边吗?所以我说大家闺秀就是与众不同嘛。”

    大家闺秀,听到嘉妍说出的这个明显带有讽刺意味的称呼,怡静不禁暗自苦笑了一下,这还是她生平第一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听到别人无数次地称她为大家闺秀。

    ‘杂草,韩怡静,你也算混出头儿来了。’但是怡静并没有因此而感谢说这话的女人,说得更准确些,她是因为这个字眼而感到更加气愤,因为这个词现在在她听来就和‘你还是个小毛孩’是差不多的意思,于是怡静也采取了同样的态度对待面前这个美女。

    “可是,当初你之所以会和那个男人分手,不也是因为不够坦白嘛。”

    那一瞬间,嘉妍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就好像挨了谁一巴掌似的。事实上她也的确是被击中了,而且是很痛很痛的。

    “你现在是在责备我吗?你是不是想说当初同时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真相大白之后落得这样一个下场是我自己活该,所以你就很自以为是了?”

    “其实我也曾经有过那种脚踩两只船的经历,所以在这一点上我没什么好责备你的。”

    这个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很多的大家闺秀意外地说出这样一句话,让一旁的嘉妍大吃一惊。

    “我也曾经同时喜欢上两个男人,所以对于你的心情和立场,我也不是完全不能了解,但至少如果你真的希望认真对待他们其中一个,那就应该尽快处理好和另外一个的关系,对了,我先把话说在前头,不要再说什么‘大家闺秀就是与众不同’之类的话了,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而且这种事和什么大家闺秀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觉得这是所有恋爱中的人应该遵循的基本原则罢了。”

    这是一个教科书式的回答,听起来既像孩子般天真,同时又带着一种大人似的淡然,如果谁当即对她的这种理论表示反对,那么那个人似乎就会沦为一个坏人,那一刻,嘉妍不禁暗暗叹了口气。

    啊,烦死了,如果她是一个相当无聊沉闷,相当傲慢的富家千金小姐也许会更好吧。

    “是我太贪心了,所以才会遭受这样的惩罚。”

    嘉妍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那微笑就和她吐出的香烟烟雾一般飘渺,她反复打量着自己面前的那个花瓶,怔怔地望着插在那个花瓶里的蓝色玫瑰花。怡静眼中如鲜花般美丽的这个女人望着蓝色玫瑰花的花瓣,用一种几乎听不到的微弱声音自言自语着。

    “……难道,真的是永远也得不到了吗?”

    突然,嘉妍脑海中浮现出那个月光如蓝色玫瑰花般忧郁的晚上,她径直找到信宇家时看到的情景。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男人用明显带有不快的语气向深夜来访的不速之客问道。尽管嘉妍从一开始就没敢奢望信宇会如何欢迎自己,但他这样的态度仍然是出乎嘉妍的意料之外。

    “这么晚了,你在干什么?是不是有强盗闯进来过啊?”

    看到一片狼籍、到处散落着泥土的阳台和客厅一角,嘉妍不禁问道,而信宇只是生硬地回答道。

    “没有,是我弄的。”

    “然后又是你自己在打扫收拾?”

    “没错。”

    一边说着,信宇一边弯下腰用最快的动作将自己用高尔夫球杆打烂的花盆碎片收拾起来。姜信宇居然也会收拾房间,这可是金嘉妍认识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

    “为什么要砸掉它们?又为什么还要收拾?”

    嘉妍专程赶来找他,他却把她晒在一边,只是自顾自地默默收拾着被自己弄乱的房间,于是嘉妍不禁问道。

    信宇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的神情,随后扔给她一句直截了当的回答。

    “这些都是我那个离家出走的老婆的东西,我看着不爽就把它们都砸了,但是又害怕哪天她回来了会生气,所以就收拾一下呗,怎么了?”

    喝得酩酊大醉几乎不省人事的仁宇呵呵笑着告诉嘉妍自己的嫂子已经离开了,嘉妍这才知道信宇的妻子并没有回家,于是马上赶来找他,但他的回答却令嘉妍感到十分失望,可金嘉妍是绝对不允许自己流露出任何一丝失望的神情的。

    嘉妍并没有征得主人的同意,自作主张地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儿,随后挖苦似的朝信宇问道。

    “你怕她回来的时候找后帐?你也会害怕女人?姜信宇真是太让人失望了,你还希望你老婆回来吗?”

    面对女人如此百般嘲讽的质问,信宇仍旧是那种生硬的态度,边继续收拾地上的泥土和花盆碎片边回答道。

    “托你的福,我已经很久没有因为女人而感到害怕了。我是希望她回来,而且她也一定会回来,因为她原本就是那种发脾气不会持续很久的人,就算她固执地说不要回来,我也一定会把她找回来的。”

    听到这个回答,嘉妍不禁呆住了,这和她之前从张女士那里听到的,让她满怀希望的信息简直是天壤之别,所以在过去的两年里,她一直因为失去他而痛心,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他。

    “你说你是因为我才会害怕女人,因为我才和那个女人结婚的,现在你又说你希望那个人回到你身边?这是怎么回事?”

    此刻嘉妍的脸上满是愤怒的神情,信宇静静地望了她好一会儿,然后终于再次开口了,而这次的回答仍然和之前的答案一样,而且是异常地简单明了。

    “因为我想和那个女人继续一起生活下去。”

    “你骗人!”

    嘉妍听到信宇这个如此直截了当的回答,像是无法接受似的猛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随后大步朝仍旧在弯腰收拾残留泥土的信宇走过去,边走边大声喊道。

    “那你还口口声声说你记得我!还说你没办法忘记我!害我那么诚心诚意地向你道歉,对我的提议你有没有考虑过短短的五分钟呢?你看着我,信宇!我,嘉妍,我是除了最后相见那一次之外一直那样深爱你的金嘉妍!就算你现在还在生我的气,也不要拿这样的谎话来骗我!”

    嘉妍说话的声音越大,信宇的表情越是成比例地冷淡下去,随后信宇用他异常冷淡的声音开口说道。

    “别自欺欺人了,嘉妍,要说骗人,我们两个之中那可是你的专利,如果我是想说谎来骗你的话,那我就不会告诉你说我还记得你了,但是我并没有那样说,尽管我为此付出了相当惨痛的代价。”

    信宇说这话时的声音并不大,也没有丝毫挑衅的意味,讲述一个事实的声音原本就是这样的。但是他的声音越平静,越冷淡,嘉妍的心也随之感觉到越来越重的刺痛。

    突然,嘉妍脑海中回响起仁宇在宴会现场对她说过的一句话,‘你只会受伤。’看来他的话似乎没错。

    “当时你说有生之年我们都不要再见面了,看来那真的是我们之间关系的完结啊,那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记得我?还不如干脆忘了我好。”

    此刻嘉妍的声音已经明显不同于刚才愤怒时那么尖锐,看来是平静了很多,于是信宇停下手里的活对她说道。

    “我怎么能忘记你呢?你是我生平第一次想要到死都守在一起的女人,而且在我至今为止所见过的女人中,你也是最漂亮的。”

    这就是嘉妍从信宇嘴里所能听到的最大限度的赞美之词了,但她马上痛苦地意识到这所有一切都是过去式了,所以她根本没办法因此而感到高兴。望着眼前这个几乎随时都可能放声痛哭的女人,信宇继续说道。

    “也许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加无法原谅你曾经的所作所为,就算我今后不能永远记住你,但自从那天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确是带着愤怒一直记着你,可时间似乎是一切伤口最好的治疗药物,嘉妍,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偶尔想起你的时候我也不会再感到生气了。”

    “……”

    “偶尔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想起你,我就会想你一定也过得不错吧,趁着高兴的时候还是应该好好地活着,不过仅此而已,就像想起某个儿时的好友一样,就是这样。”

    信宇的话不断刺痛着嘉妍的心,此刻的她因为过度的心痛而很想痛哭一场,但她却竭力克制住自己不让眼泪掉下来。她曾经在这个男人面前痛哭流涕地哀求过他一次,但却以失败告终,对于徒劳的事,金嘉妍绝对不会做第二次,于是她也露出一丝异样的微笑,同时嘲讽似的说道。

    “你现在居然也那么有人情味儿了,真是越来越退步了,姜信宇,那你的意思是说我已经是个过去的女人了吧?不是未来,而是只属于过去,是一辆你已经下去的公车了。”

    “……应该是这样吧。”

    听到信宇如此肯定的回答,嘉妍不禁暗自嘀咕道。

    ‘实在是太过分了,到现在为止还从来没有任何男人敢这样对我,我居然会成为一个男人的过去式,我这个大名鼎鼎的金嘉妍?’这比信宇不肯原谅嘉妍过去的所作所为更让她无法接受。

    ‘还不如永远不要原谅我,如果他现在还能对我发脾气的话,至少说明他多少还对我有一丝留恋,而他现在却面无表情地说要我好好生活下去。’突然,嘉妍对眼前这个男人产生如此巨大变化的原因感到十分好奇,于是她便有了一个想法。

    “那个你现在盼望她回到你身边的老婆,也许有一天她也会成为过去的公车吧。”

    这是略带玩笑意味的嘲弄,但是下一刻,嘉妍却被信宇望向自己那种凶狠的目光吓呆了,那是一种她曾经在从前的姜信宇身上体会过的感觉。他就这样恶狠狠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终于,他眼睛里的杀气被怜悯所代替,再后来又变成了一种若有所思的神情。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开口了。

    “我不想从这趟公车上下来了。”

    “就算发生故障?很有可能会出现轮胎中途爆裂,或者顶棚被划破,这样下去它也有可能会变成一台废车的啊?”

    “如果轮胎爆了就换一个新轮胎,如果顶棚划破了就重新修理一下,就算最后变成一辆废车,我就在那辆废车里玩儿就行了呗。”

    嘉妍脸上再一次显出异常惊讶的表情,她静静望着面前的信宇。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第一眼再次见到他时,嘉妍一直以为这个多年不见的人还是从前那个她所熟悉的姜信宇,自尊心极强,享受一切完美的东西,有时完全没有丝毫人情味儿,但这些看在金嘉妍的眼里却并不那么讨厌,反而使信宇成为嘉妍最有魅力的恋人,尽管他对待自己的那种无理态度有时会让嘉妍感到很心痛,但她仍旧能够感受到那种‘我终于又见到这个人’的塌实感,于是她天真地以为只要稍加努力,就一定能让他回心转意。

    可是如今再仔细看这个男人,好像是她曾经熟悉的姜信宇,但似乎又像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你好像变得越来越狡猾了,实在是个很无聊的改变,姜信宇,难道你已经提前变成一个大叔了?”

    这可是一个女人对另外一个年轻男人最具侮辱性的评价了,但信宇听了她的话却并未露出什么不快的神色,完全不像是他以往的作风。他只是略带一丝苦笑地回答道。

    “……也许吧。”

    此刻,嘉妍就和那个面带一丝苦笑的男人的妻子面对面坐着,尽管她已经犹豫了很多天,但如果就这样放手,她还是觉得很不甘心。就算她现在的想法有些不合适,但曾经属于自己的男人现在却把自己当成是坐过的公车,嘉妍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一点,而且眼前这个被认作是新特级公车的女人居然对自己享有如此特殊的待遇完全一无所知,就那样扔下他离开了那个家,既然不知道自己所拥有的东西所具有的价值,那也就没必要享受这种特别的待遇了,让我再来仔细看看这个傻女人的脸吧。

    “我脸上粘了什么东西吗?”

    望着眼前这个漂亮女人几乎要把自己看穿似的目光,怡静不禁露出一丝困惑的表情,同时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脸颊,她的皮肤明显比实际年龄要好得多,但在嘉妍眼里,这个女人不过是个土里土气的老女人而已。

    “你刚才说你也曾经同时喜欢上两个男人?”

    嘉妍的这个问题明显是在质问怡静‘就凭你那种乖巧温顺的样子?’,但怡静马上点了点头。

    “信宇也知道吗?”

    “他们其中的一个人把另外一个人赶走了。”

    怡静回答道,语气像是在说回忆这件事对她来说就已经是很痛苦的。

    “那我可不可以问一个问题,剩下的那一个现在在干什么呢?”

    突然,怡静的情绪有些激动,她开始后悔自己居然把这种事讲出来,于是紧闭起嘴保持沉默,剩下的那一个就是信宇,是自己曾经长时间单恋过的对象,出于自尊心,怡静是绝对,绝对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嘉妍的,但金嘉妍是靠男女之间的关系挣钱维生,她是这方面的专家。

    嘉妍很快便从怡静慌张的神情中读出了剩下的那一个男人是谁,于是露出了一丝苦笑。

    “这可真是,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两个女人都是在和同一个男人在一起时还想着另外一个男人,可其中一个运气好的最后嫁给了他,另一个却被抛弃了。”

    ‘她说我运气好?’听了嘉妍的话,怡静再次露出了一丝苦笑。

    ‘这个嘛,我居然和儿时曾经单恋很久的那个男人结婚了,如果只看结果的话,的确可以说我的运气很好。但是,当我认识到这个我偷偷喜欢了很久的男人其实是个恶魔的时候,你还会说我能和他结婚是运气好吗?就因为和他的结合,毁掉了我一手经营起来的爱情?而且刚刚认为有所恢复和好转的关系,又因为那样一个晚上而变成了今天这样一种随时都可能永远分开的地步,这是我运气好吗?我也不知道了。’嘉妍似乎把怡静的那一丝苦笑误解为对她的嘲笑,于是便瞪着一双凶狠的大眼睛向怡静质问道。

    “你这是在嘲笑我这个运气糟透了的人吗?其实现在并不是你可以随意嘲笑别人的时候。”

    “……你别误会,今天我从你嘴里听到了太多我这辈子头一回听到的话,所以才会笑出来的,仅此而已,‘大家闺秀’,‘运气好的女人’之类的,我可从来没认为我是个运气好的人。”

    “可你和那个男人结婚了嘛。”

    嘉妍在说这话时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那一丝嫉妒之情,怡静却用一种如冷茶般无味的语气回答道。

    “但我却曾经想要离开那个男人,当时我所选择的并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男人。”

    听了这句话,嘉妍一脸茫然地怔怔望了她好半天,自己那么想抓住这个男人,而眼前这个女人居然会想要从他身边逃走,那个男人对想要抓住自己的金嘉妍说有生之年都不想在见面了,却转身要抓住想要离自己而去的韩怡静,直到现在,那个男人还说他想和这个女人继续生活下去,他说他想从金嘉妍这辆公车上下去了,可却永远不想从韩怡静这辆车子上下来,中途如果轮胎爆裂了,他就会想办法换上新的,无论如何他也要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此刻的嘉妍仿佛被人当头打了一棒似的,怔怔地站在那里发呆,很快,她耳边传来了怡静的声音。

    “尽管他说当初是因为觉得我和你之间有一些相似点才固执地抓住我要和我结婚,但在我自己看来,实在是不知道我们有哪里相象,你长得那么漂亮,也许我应该把他的话当作称赞来听,并且为此而满心欢喜吧。”

    可是刚刚得知这个事实的时候,怡静并没有因此而满心欢喜,她生气,伤心,对那个男人感到很失望。如今,她终于也冷静下来了,可以用这种半开玩笑的语气露出一丝笑容——哪怕那只是苦笑也好,可直到现在,怡静仍然没能把当时的郁闷完全彻底地发泄出来。

    突然,怡静的视线转向面前这个漂亮的女人,这个当怡静还只能远远望着信宇的时候,她已经名正言顺地成为他女朋友的女人,韩怡静就算曾经是姜信宇的妻子,但却从来没有作过姜信宇的恋人。

    “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你当初真应该尽快在两个男人中做出抉择,挑选其中一个认真地去爱他,既然信宇曾经因为你而生了那么长时间的气,甚至还赌气结了婚,可见他还是很喜欢你的。”

    其实,这些话并不适合说给自己丈夫的前任女朋友听,即使是自己比对方大三岁,作为前辈的人生忠告来说,也似乎有些不太合适。一个饱尝爱情苦涩的女人,一定要对一个同样在爱情里犯过错误的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吗?嘉妍不禁带着一种异常复杂的心情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姜信宇的老婆实在是有点让人为难,真是烦死了,如果她真是个相当无聊,相当傲慢的富家千金小姐该有多好啊。’嘉妍想到这儿不禁又点燃一支香烟,随后咳嗽了几声,再端起冰块已经完全融化掉的冰咖啡猛喝了一大口,然后答非所问地说出这样一句话。

    “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我是个很贪心的女人。”

    就因为我太贪心,不相信自己第一个交往的男人能保证我今后一辈子的生活,于是我见到了信宇,而从两个男人那里得到的各种利益和好处,逐渐蒙蔽了我的双眼,让我决定铤而走险。因为讨厌寒酸拮据的生活,所以我永远要为自己的明天做好充分的准备,而在真正被信宇感动之后,我第一次想尝试没有后备贮存的生活,但为时已晚,我也不得不放弃他,都是因为我太贪心。

    “如果你真的后悔的话,当初就应该直接去找他。”

    怡静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分明是在说‘就在那个男人因为赌气而决定和我结婚之前’,嘉妍微微一笑回答道。

    “其实我的确听信宇的母亲说过类似的话,她偷偷藏了我整整两年的时间啊,但是最后一次见到信宇的那天,他的脸色实在是太可怕了,而且还郑重地警告我说有生之年都不要再见面了。”

    而且嘉妍还从仁宇那里听说,信宇居然让他转告表示十分后悔的嘉妍,如果想死就去死好了,这句话对于嘉妍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所以她就这样又抗了整整一年。

    说到这里,嘉妍突然向怡静问道。

    “你和他结婚有两年了吧?”

    “是啊。”

    “我也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交往了两年。”

    其实如果加上怡静单恋信宇的那段漫长岁月,韩怡静和姜信宇的爱情经历有足足十二年了,但那又有什么用呢?而且她也的确不知道这个正在比较相处时间的女人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怡静望着嘉妍,表情是在问她‘那又怎么样?’,于是嘉妍带着一种异样的神情对她说道。

    “尽管我们在一起有那么长的时间,但我还是想躲到一个什么地方去,不再见他,我想那样的话就应该能忘记他了,可是就在我们分手两周年纪念日的那天早上,睁开眼睛醒来,我发现自己根本忘不掉。”

    而且在那之后不久,她又收到了仁宇母亲捎来的口信儿——如果你觉得自己可以让姜信宇回心转意,那就赶快回韩国来。

    “我以为,只要我忘不掉,那个人也一定不会忘记。”

    嘉妍说这话的时候,两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桌上的蓝色玫瑰。

    “总之,人类似乎原本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反而越是渴望得到,为了重新追回宣称要和我一刀两断的男人,我回到了这里,而那个男人却一把抓住想要离家出走的怡静小姐并希望和她结婚,现在那个人……”

    ‘放弃了希望能和他重归于好而千里迢迢赶回来的我,选择了从家里搬出来住的你一起生活。’嘉妍费了好大力气才拦住了这句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话,自尊心极强的金嘉妍,一旦低声下气地向男人哀求,并因此而受了伤,她就会从此打住。如今,她更是绝对不会在怡静面前主动表示认输,让自己最最在乎的自尊心再受一次伤害。

    终于,嘉妍的嘴角露出一丝怪异的微笑,同时转换了话题。

    “所以,我在想也许自己应该回到原来的地方去了,他是那种喜欢追求错过的女人的男人,谁又知道我一消失,他会不会重新来找我呢?”

    这次轮到怡静露出满脸惊讶的表情了。

    ‘回到原来的地方去?这是什么意思?’面对瞠目结舌呆望着自己的怡静,嘉妍露出一丝鼓惑性的微笑。

    “所以啊,你也不要太高兴,更不要太放心,因为只要那个男人说一声,我会马上回到他身边的。”

    ‘不过就这点伎俩,怎么样?’强忍住内心的痛苦,嘉妍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就像她当初回到这里的时候一样突然,一样出乎意料。

    和嘉妍见面的地方就在江南,于是怡静决定在回去的路上顺道去附近的花卉市场看看。这会儿既不是清晨,也不是进花的日子,所以比起自己平时为店铺进货来这里的时候,此刻这里几乎没有什么新鲜的花,但怡静却以有氧呼吸似的心情走进了这个地方。

    不知为什么,今天各种各样的玫瑰花尤其吸引怡静的注意,这里不但有和印度苹果色泽相似的深海蓝色,冬天十分流行的第一红,粉红色那令人感叹的高贵,白色的爱斯基摩,刚才在咖啡厅的桌子上看到的蓝色玫瑰以及其它的一些颜色,居然还有泛出一种蓝色光芒的蓝月亮,大红色的可可,还有烧焦般艳红的MyHeart,怡静不禁在这朵玫瑰花前停住了脚步。

    “大叔,请把可可,还有贵族白,爱斯基摩,卡里布拉……还有这个MyHeart各选几支帮我包在一起。”

    如果恩珠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说不定又会无可奈何地问她,为什么明明自己有花店还是改不了老毛病,还要跑到这里幼稚地买下一大把花抱回家,连怡静本人也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突然会像疯了似的买下这么多各种颜色的玫瑰花,只是当她用两手抱着满满一怀这种代表爱情的花朵的时候,当她漫步在这个弥漫着怡人花香的花卉市场里时,她就会感到一种内心的塌实和安定。

    那个女人,曾经身为丈夫的恋人的女人,她走了,和当初她回来的时候一样突然,一样出乎意料。

    —所以,我在想也许自己应该回到原来的地方去了,他是那种喜欢追求错过的女人的男人,谁又知道我一消失,他会不会重新来找我呢?

    这是个自始至终都无法让人猜透的奇怪女人,当然,现在还不能断言这就是真正的最后一次见面,但从她离开时的动作、说的话来推断,她似乎并没有实现当初回到这里时的目的——和那个男人重归于好。那我的丈夫呢?难道真的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已经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和那个女人结束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

    怡静就这样抱着满满一怀的鲜花边走边想着,突然,她发现距离自己几米之外的地方有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

    ‘不会吧……是奎镇?’眼前这个人工作夹克上贴的公司名称虽然已经不再是奥林匹斯花园,但看起来却很像是怡静曾经认识的那个人,如果他还是靠同样的工作维生的话,也许在某一天还会偶然遇见吧,怡静曾经这样想过,但每次一想到这种可能出现的场面,她自己就会忍不住笑出来,怎么会发生这种只会出现在小说电视剧里的情景呢,更何况自己在最后一次见面时曾经亲口表示了对那个人的失望,当时的态度是那么冷淡,可是,他们终究是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所以,他们就这样再次见面了,其实说是见面也并不确切。

    ‘工作时的样子没有变,对待别人的那种亲切的语气也没有变,对那些花朵的精心呵护也丝毫没有变嘛。’怡静就这样躲在别人店铺的拐角处偷偷观察着两年未见的奎镇,他还是从前一样,尽管周围的事物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眼前这个人居然没有丝毫改变,完全和两年前一模一样,就像直接从两年前掉到了今天似的,怡静不禁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不对,还是能看出些许变化的,他身边站着一个和他身穿同样工作夹克的女孩,是他的妻子?还是他的恋人?又或者只是他的同事?不过两人边小心地挪动手里的鲜花边相视而笑,那场面看起来是那么自然,那么和谐。

    ‘看起来很不错啊,真是太好了。’这是怡静除了临别那三十分钟之外曾经深深感谢过、喜欢过的人,他曾经因为自己而经历了很多本可以避免的磨难,怡静偶尔想起他时,会感觉到一丝轻微的愧疚感。尽管单凭他现在的样子没有办法确切地判断出他是否真正得到了幸福,但韩怡静永远会在关键时刻选择主观战胜客观,所以她结论性地认为奎镇是幸福的。

    ‘真是太好了,啊,实在是太好了。’尽管我们会在爱情中品尝到失败,会对曾经深爱的人感到失望,还会因为不如意的工作和爱情而感到乏力疲惫,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会忘却,会和另外一些人结下缘分,并由此重新获得力量,继续积极努力地生活下去。这实在是太好了,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我觉得很欣慰,而且在我的记忆中,他是一个好人,那么那个人的心情也会和我一样吧。

    想到这里,怡静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另外一个人——那是她曾经爱过的男人之中的另外一个,是她丈夫,他也和自己一样曾经因为爱情受过很多苦,但似乎却不会像自己这样对过去的爱情保有美好的回忆。

    那一刻,怡静感受到胸口中猛然升起的一股冲动,于是她顺手将抱在手里的一大捧鲜花放在附近超市门前阳伞下的桌子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下按键开始给某个地方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