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你是我的

14.光脚的Isadora

更新时间:2021-09-09   本书阅读量:

    他的初恋信宇带着一脸生硬的表情对这个自己一直深爱到现在的女人说道。

    “有生之年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要不要喝点儿什么?”

    这是信宇把一脸阴郁表情的怡静拉到空无一人的休息室之后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但是怡静并没有回答他,只是默默地摇了摇头,面对她无言的沉默,信宇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于是向前走了几步试图靠近妻子坐着的椅子。

    就在这时,似乎忘记如何开口说话似的一直一言不发的妻子突然用尖锐的声音喊道。

    “不要靠近我!”

    但是她的丈夫——姜信宇原本就是个我行我素的人,只见信宇根本不理会怡静的警告,大步流星地走到她面前,弯下腰,伸出两只手去将怡静低垂的头抬起来朝向自己的脸,让她直视自己。怡静拼命挣扎企图摆脱他双手的控制,可他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怡静根本抗拒不了,只好乖乖就擒,信宇发现此刻怡静的眼睛里已经满是泪水。

    “我不是因为你才哭的,是我自己身体里的水分太多了,所以它才会不由自主地流出来。”

    怡静像念咒语似的小声嘟囔着,同时心里在想——如果真像这句话所说的该有多好啊,就在刚才,弟弟仁宇领着自己去找丈夫,结果就在那个黑暗的展望台上,她意外地听到那个身穿和自己同样颜色衣服的女人说出的话。

    —和我分手之后立即就和别的女人结婚,直到现在还给那个女人穿我最喜欢的颜色的衣服,这都是因为我吧?对吧?

    —那又怎么样呢?没错,就像你说的那样,这样你就满足了?

    所以此刻韩怡静绝对不能哭,因为这个从没为我哭过,也从没为我心疼过,把我当成是另一个女人的替身和我结婚的男人,我为什么要为了他而哭?所以你们这些没良心的眼泪啊,求你们停止吧,别再流了,我必须马上停止哭泣,然后问他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你爱过那个女人吗?”

    “已经是过去的事了,都结束了,现在还算是什么问题吗?我对你从前的恋爱史没有任何兴趣,所以你也别打听我的事。”

    但是他的理论在怡静这里根本行不通,尽管她自己的爱情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而彻底完蛋了,可如今这个男人的过去却正在逐渐呈现在她面前,刚才那个和自己穿着同样颜色衣服的女人让他肯定他们之间的那段感情,还说自己仍旧深爱着他,既然是这样,又哪里来的‘结束’呢?

    此刻怡静的眼睛里燃烧着平日里从未见过的怒火,她朝信宇问道。

    “你爱过那个女人吗?现在还爱吗?”

    此刻的怡静圆睁双眼,急切地等待着信宇的回答,那一刻,信宇觉得从没那样生气过,于是便暂时把刚刚对这个女人怀有的愧疚感抛到脑后,大声对她说道。

    “你是不是傻瓜啊?为什么同样的话一定要让我说两遍呢?我不是说过已经结束了嘛!早在两年前就已经结束了!到底你除了这些之外还想知道什么呢?”

    面对这个朝自己神经质似的大喊大叫的男人,怡静也毫不示弱,她用同样的方式大声反驳他道。

    “我有权力知道事情的全部经过!到底我的婚姻是因为什么开始的,我的那次爱情为什么会结束,这些我都应该知道!因为这是我自己的人生!就像你知道我的全部过去一样,我也应该知道你的过去!这样才公平,不是吗?”

    怡静如火般熊熊燃烧的眼神,那眼神已经清楚地告诉眼前这个男人——如果你不告诉我事情的全部经过,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就算是姜信宇,面对这样的眼神也不得不屈服了。

    终于,一阵僵持之后,信宇走到房间一角的迷你酒吧前,给自己倒上一杯威士忌,随后扬头一饮而尽,很快,他的嘴角浮上一丝生硬的微笑,同时开口向怡静表示了自己的彻底屈服。

    “好吧,夫人,只要您问我,我一定诚心诚意地如实禀报,好了,应该从哪里开始讲起呢?”

    应该最先问些什么呢?于是,怡静决定从最基本的情况开始问起。

    “那个女人是谁?”

    只见信宇一边往自己的酒杯里添酒一边如实地回答道。

    “金嘉妍,年纪比我小两岁,现在住在纽约,如果不是纽约那就是巴黎,从小就很喜欢贵重的东西,但因为没有那么多钱可以让她享受那些奢侈品,所以便下定决心要用自己设计制作的衣服卖昂贵的价钱,后来便成了一个天资十分聪颖的时装设计师苗子,你也看到了,她外表看上去的确还不错,所以以前偶尔也兼职做过模特。”

    也许是因为回忆起了过去的事,正在伸手给自己倒酒的信宇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微笑。但是,这个微笑很快便消失了,他把视线从面前的酒杯转向妻子,此时的信宇表情异常严肃,只听他木然地继续说道。

    “……而且,她还是我二十八岁时的生日礼物。”

    姜信宇告诉韩怡静,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是在二十六那年,当时的自己刚刚开始在纽约学做生意,那天,信宇接到当地十分具有影响力的一位企业家的邀请涵,邀请他去出席自己举行的一个盛大宴会,那个时候,信宇刚刚开始起步,正打算在那个地方站住脚,可是他却没有可以一同赴宴的舞伴,于是便要求自己公司的秘书处紧急帮他挑选一个女孩,就这样,那个女人被送到了他面前。

    “HI,我就是今天负责做您护花使者的打工仔。”

    听到免提对讲机里传出的这个沙哑而略显轻浮的声音,正在整理领带的信宇不禁感到十分生气,这个来应聘兼职的女人居然迟到了整整1小时15分钟。

    “喂!如果你真想做这份差事的话就好好给我做!现在都几点了你才来……”

    用力打开玄关门,信宇的声音不禁停住了,门外站着一个身穿丁香色连衣裙,上身披着一件廉价外衣的女人,那种丁香色十分扎眼,而这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女人脸上正挂出一丝足以让任何人神魂颠倒的微笑。

    “实在对不起,我已经是紧赶慢赶,匆匆忙忙地跑出来了,可没想到中途鞋跟却突然掉了一个。”

    一边说着,这个女人似乎是要证明自己说的都是实话,于是便脱下一只鞋子,举到了信宇面前。果然,这是一双显然已经穿了很久的皮鞋,其中一只的后跟部位只剩下凹凸不平的接缝部分,跟儿却不翼而飞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应该不会是要光着脚跟我去出席宴会吧。”

    尽管信宇此刻很纳闷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但他仍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故意冷淡地问道。站在门口的这个女孩似乎也稍稍为难了一下,然后伸出右手的三个手指头开始向他提议。

    “三种解决方法,第一,我就把自己想成是光脚的依莎多拉,那样我真的可以光脚跟你走,反正我本来也很喜欢依莎多拉·邓肯的。第二,如果你家有胶条之类的东西的话就马上借给我用一下,这样我应该可以想办法把跟粘好。第三,如果上面这两种方案你都不满意的话,那么就请你马上帮我买一双新鞋,钱我以后会还给你的,怎么样?”

    信宇听了眼前这个女人提出的这三种同样荒唐的提议之后,用异常冷淡的口吻说道。

    “第四,不如我现在当场把你解雇了怎么样?我反而觉得这个建议更有说服力啊。”

    信宇的这第四个建议在这个女孩听来应该是相当恐怖的,可她却只是笑了笑,随后说道。

    “那种不具备实践可能性的假设我从一开始就没把它列进候选范围,你到哪里可以再找到一个像我这样合适的女人吗?”

    这是一个自信到几乎荒唐的回答,如果是其他任何一个女人在他面前说出这种话,他一定会当场实践他的第四条建议。但奇怪的事发生了,他并没有对眼前这个女人自大的回答感到反感,于是当天,他给这个女人买了一双新鞋,这也是所有一切的开始。

    尽管信宇在给她买鞋的时候并没打算让她还钱,但第一次的见面之后便有了第二次,第二次之后又有了第三次,然后便自然而然地发展到接吻、拥抱这种火热的爱情了。

    相识两年之后的某一天,在享受过一番翻云覆雨的激情之后,信宇把嘴贴到身边打着瞌睡的女人耳边,低声对她说道。

    “15号一整天的时间都要空出来,我带你去一个好玩儿的地方。”

    “15号?嗯,不行,那天我有工作。”

    尽管她和这个有钱的男人谈恋爱了,但她有时还是会说她要去打工,随后便连续消失几天不见踪影。所以,信宇不禁怀疑她会不会还是在做第一次认识自己时的那种兼职,于是皱起了眉头。

    “那种工作,难道就不能休息一次吗?那段时间的工钱我会付给你的,不行,你还是干脆别再做那些什么工作了,我不是说过嘛,你的零用钱由我来负担就好了!”

    可是嘉妍听了这话,脸上反而露出一种气愤的表情,随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信宇的建议。

    “我的确很喜欢你送给我的PRADA皮鞋,还有那些钻石耳坠,但我是绝对不会接受你给我的钱的,直接从别人手里接受钱财是看起来很低贱的行为。”

    但信宇和她心里都很清楚,这不是事实的全部,接受礼物和接受金钱在本质上是有着很大差别的,对于接受金钱的一方来说,付钱的一方可以行使和所给出的钱相对应的影响力,而信宇也明显感觉到,这个风一般自由自在的女人并不想被自己彻底束缚住。其实一开始,信宇也并没有想过要把这个女人牢牢拴在自己身边,但是最近,他常常觉得不应该再用现在这种形式和她见面了。

    信宇从周一开始到周日,一直疯狂地想念她,不,至少他希望自己的生日能和她一起度过。

    “……我们结婚吧。”

    “什么?”

    嘉妍似乎还没有完全从睡意中清醒过来,一脸迷茫地看着信宇问道,于是信宇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所说的话。

    “我说和我结婚,那样一切不就简单了嘛。”

    其实那天信宇原本并没有打算用这样一种方式向她求婚,他本打算在自己第一次建议的15号,也就是自己生日这天举着戒指郑重其事地向她求婚,只是一时性急就先说出来了。没办法啊,就算她以后会抱怨一辈子说这种形式的求婚实在太不浪漫,但自己已经说出口了,他反而觉得心里一下子痛快了许多。

    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嘉妍的回答并不像他想象中那么轻松,那么容易。

    “不是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吧?像你这样的富家大公子哥居然说要和我这样的女人结婚。”

    此刻的嘉妍似乎已经彻底摆脱了睡意,但她的脸色复杂而又凝重,完全不像是个接受别人求婚的女人,只见她坐起身来开始穿衣服。看到嘉妍如此平静的举动,信宇脑海中立刻闪过一刻危险警报似的空白。

    “像我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不能和像你这样的女人结婚呢?为什么不行?”

    嘉妍坐在那里,静静地盯着信宇那张表情严肃的脸看了很久,然后毫无理由地露出一丝凄凉的微笑,同时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印上一吻,便穿上外套,拿起背包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我们以后再见吧,15号不行,那天是我打工的最后一天。”

    无论是信宇的求婚,还是请求她和自己一起庆祝生日的提议,嘉妍并没有给出任何一个问题的回答,只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你当然不能和那个女孩结婚了,理由很明显嘛,难道你不知道吗?”

    嘉妍没有给自己的答案,信宇却在另外一个出乎意料的地方得到了。当时正好父亲和继母一起来纽约看他,于是信宇便专程到两位长辈在纽约居住的别墅跑了一趟,告诉他们自己有了想结婚的对象。后来,每次信宇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总会忍不住想,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着急想把这件事完成呢?

    ‘应该是因为我那种猎人似的愤怒吧,就因为被我当作目标的猎物没有完全按照我的意志行事,所以我着急了。’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可是就因为嘉妍说生日那天不能陪他一起过,就为了和她一起过生日,信宇便莽撞冒失地向父母报告了关于这个女人的事,告诉他们自己打算把整个人都献给这个出自国内一个极其普通,完全无法和自己的家庭相提并论的家庭的女孩,这个在美国留学期间以扮演别人宴会舞伴或模特为兼职工作的穷光蛋女孩,而且还要和这个女孩结婚。听到儿子突袭般的报告,父亲脸上的确掠过一丝惊讶的神情,但继母却格外冷静,甚至是过分地冷静,或者说是十分可疑的。

    “您……认识嘉妍吗?”

    绝对不可能,这个老女人怎么会认识嘉妍?会不会,会不会是她早就听说了我们的事,暗地里对嘉妍做了什么?所以当我向她求婚时她的脸上才会显露出那样的神情?

    此时,信宇很想立刻冲上前去,一把揪住这个虚伪的继母的领口质问她,但是,继母却抢先一步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了信宇。

    “明天七点钟左右,你到这个地址去看看,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们不同意你和她结婚了。”

    “您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嘛,反正你去了就会明白的。”

    接下来的几秒钟里,信宇只是呆呆望着继母递过来的纸条,好像眼前这张纸条是个涂满了毒药的苹果一样,但是童话中的白雪公主毕竟最后还是接过了那个毒苹果,就像信宇最终也接过那张纸条一样。

    这就是金嘉妍不能和姜信宇结婚的原因?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这世界上绝对不会存在什么能够阻止姜信宇娶金嘉妍的原因,不过,如果真有这样的理由存在的话,我也一定能想办法彻底摧毁它。’信宇当时的确是这么想的,他之所以接过继母递来的纸条,又按纸条上所写的地址找去,不是为了确定那个所谓自己不能和这个女人结合在一起的理由,而是为了彻底摧毁这条理由才去的。

    “今晚的月亮很圆嘛。”

    目的地就在眼前,信宇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天空,散乱云彩掩映下的银白色月亮看起来似乎很像嘉妍,在洒下一片银白色光芒的同时,还将自己的一部分秘密地隐藏了起来,最后一次见面时,嘉妍临走前留下的那一丝淡然的微笑就和眼前的月亮和相似。

    “我们以后再见吧,15号不行,那天是我打工的最后一天。”

    ‘不会的,嘉妍,我今天就能见到你,可能的话我希望明天同样还能看到你,从星期一到星期天,每一天,每个月,每一年,一直到我们老死的时候为止。’信宇如此下定决心要去的地方是一处位于郊外的高级大厦,这一点十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信宇的车子刚刚在入口处停好,马上有一个人走出来迎接他,似乎是那个女魔头事先安排好的,那个人将他领到大厦7层的一个门口,随后便伸手按下了门铃。

    一下,两下,三下……

    “Whoisit(谁呀)?”

    门禁系统的对讲机里传出一个女人沙哑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信宇的心跳顿时加快了,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强忍住自己几乎脱口而出的‘是我’,继续不停地按着门铃。

    “真是的,喂!我们点什么了吗?这里香槟,还有其它需要的一切东西都有了,到底是什么事……”

    门被打开了。

    两年前,就像信宇第一次见到嘉妍的时候一样,门缝里露出一张女人白皙的脸,如果说这两次见面的情景有什么差别的话,那就是这次站在门外的是信宇,还有看到信宇之后嘉妍脸上的表情——这一次是惊讶代替了微笑。

    “你,你,你怎么,怎么会……啊,不可以进去!”

    嘉妍急忙想把门重新关上,但此刻的信宇却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肩膀挤进那条门缝里,然后用力推开了门……然后他就看到了,看到了身穿睡衣,脚上蹬着一双深紫色拖鞋的嘉妍。客厅虽然不是很大,但摆满了各种高档家具,就是在这样一个豪华奢侈的房间里,站在信宇面前的嘉妍突然让他感到十分陌生,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水晶吊灯发出耀眼的光芒,这一片耀眼光芒底下,站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信宇,茫然地小声嘟囔道。

    “出去,现在马上给我出去,信宇!以后,以后我会去找你的……”

    “真没想到,原来你打工的地方居然这么豪华啊?”

    信宇用力甩开嘉妍企图阻止自己的手,大步流星地朝里面走去。

    就在这时,里屋传来一个声音。

    “怎么回事?有人来了吗?”

    伴随着这个浑厚的声音,它的主人也出现在信宇面前,是一个男人,看起来大概四十岁出头儿的样子,也许他就是这间公寓的主人,这个人信宇也曾经见过几面,他是在美韩侨界内十分有名的一位财团主席。信宇用痛苦的眼神望着这个男人身上穿的睡衣,那是和嘉妍身上那件的风格一模一样的一件睡衣。突然,信宇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好像有人从背后给了他一闷棍似的,但即使是这样,信宇仍然在1分钟之内就搞清楚了整件事情。

    “信宇……”

    “你说你要打工?打工?这就是打工!”

    信宇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像一块坚硬的石头,眼睛因愤怒而布满了血丝,嘉妍用自己的拳头不停地敲打着信宇的肩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她的动作却被信宇激动的喊声震得停住了。

    “我不是说过我给你钱的嘛!”

    信宇强忍住自己嗓子里一阵阵紧缩似的感觉,还有那种心脏几乎都要跳出胸膛的感觉,同时大声喊了出来,那声音不是从嗓子里发出来,而是从肚子里喷出来的,他没有哭,而是用大喊声代替了哭声。

    “那些钱,我不是说我可以给你的嘛!怎么,难道我对你来说就只是一个钱柜?而你和我好也只是为了钱?你,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

    面对信宇愤怒的咆哮声,嘉妍浑身像被人狠狠揍了一顿似的不停颤抖着,但她始终只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那一刻,信宇感觉到自己有一种想立即跑上前,一把掐住嘉妍脖子的冲动,但是就在他决定把这种冲动付诸于行动之前,一个和信宇的声音相比异常平静的第三者的声音阻止了他的这个念头。

    “把你的手拿开,小朋友,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是我认识嘉妍在先的,而且这里是我的家,你就这样直愣愣地闯进我家,破坏我和她之间最后一次的告别,你知不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这个权力?”

    也许是因为面前这个中年人的确比信宇年长,对于眼前这种棘手的情况,中年男子似乎可以相对平静地看待并接受。可是这中年男子冷静的声音越继续,信宇就会越感觉到后脑勺有一种被人用尖刀扎一般的疼痛,此刻的他终于连发脾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一脸茫然地对这个中年男子问道。

    “你说你比我……先认识嘉妍?”

    “没错,难道你到现在还觉得除了你没有别人愿意要她吗?看来你可真是够傻的,嘉妍啊,你选择的这个男人似乎比我想象中要愚蠢得多啊,原本你说要跟我彻底一刀两断的时候,我还以为那个幸运的男人是个多了不起的人物呢。”

    “别再说了,叔叔。”

    直到听到中年男子如此奚落信宇,嘉妍这才开口打断了他,牙齿因为气愤而不停颤抖,声音也要比刚才尖锐得多,可中年男子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面对眼前这个比自己年轻,比自己更有前途,因此就可以比自己占有更多女人的爱的年轻人,中年男子投去了嫉妒的目光,同时继续说道。

    “我先把话讲清楚,年轻人,最开始嘉妍打工的对象是你而不是我。”

    中年男子的眼神从这时开始由冷静转为了愤怒,他用怒火中烧的目光盯着信宇说道。尽管由于他自己的家庭,还有他所具备的社会地位的原因,他一开始就从未想过要独占这个女人,所以他不得已接受了嘉妍在陪伴自己的同时还拥有一个年轻男人作为打工的对象,就算是现在,嘉妍告诉他说自己实在太喜欢这个年轻人,所以决定彻底结束和他之间维系了五年的关系,他也只能接受,而且原本自己才是嘉妍的主业,而姜信宇只不过是她的副业而已。

    “……所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虽然嘉妍已经告诉我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但我仍然执意要把最后的告别放在今天,因为我只想在今天,让嘉妍记住她在这一天是属于我的,我想这样的涵养你应该还是有的吧……”

    “你拿走吧。”

    信宇一直站在一旁茫然地听着这个中年男人的话,突然,他说出这几个字打断了中年男子,望着面无表情扔出这句话的信宇,中年男子脸上不禁显出愕然的表情。

    “你说什么?”

    “我是说如果你那么想独占她的话就随便拿去好了,不只是今天,而是永远,直到你自己先腻烦了为止,因为我对这个女人已经没兴趣了。”

    信宇说这话时的态度冷若冰霜,简直让人无法相信这就是刚才那个歇斯底里大声叫喊的人,尽管他的心上已经被插了一把刀,但他仍然用最快的速度掩饰起自己的表情,忍住自己心上正在不断淌下的血,面无表情地开始收拾眼前的残局。这也许要归功于他大家族继承者的身份,能够让他后天习得这种本领,又或许是他去世的母亲曾经为之叹息过的姜氏血脉中含有的奇异特质,信宇自己也搞不清楚,他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必须要立即尽可能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为这种根本不值得的事流眼泪实在是太愚蠢了,同样的错误一次足矣。

    “实在抱歉打扰了你们的美好时光,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信宇带着一脸掩饰地十分完美的生硬表情向在场的另外两个人打了声招呼,随后便转过身去,大步流星地朝玄关门走去。

    在他大约走出五六步的时候,一直脸色苍白地望着他背影的嘉妍突然大声喊出了他的名字。

    “信宇,信宇!别走!”

    从身后追上来的嘉妍拉住了他的胳膊。

    “是我错了!是我,是我不好!那位,那位先生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对我照顾有加!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就今天一天,今天是最后一次,从今往后一直到死,我都不会再到这个地方来了!所以,所以……”

    嘉妍死死抱住信宇的胳膊不放,这和平日里光彩照人、傲慢跋扈的金嘉妍简直判若两人。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此刻信宇脸上显露出的是嘉妍从未见过的那种凶狠表情,同时,他用力甩开了嘉妍紧攥着自己不放的手,就像甩掉粘在身上的虫子一般,随后用无比冰冷的语调简短地问了她一句。

    “多少钱?”

    “什么多少钱?”

    “你到底从我们家那个女魔头手里拿到了多少钱,这么体贴周到地为我服务?两年时间可是不短啊,那应该是笔数目不小的钱吧。”

    顿时,刚才还是痛哭流涕、泪流满面的嘉妍,此刻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憎恶之情,那一瞬间,她就是用这样一种眼神盯着这个最后居然如此轻薄作践自己的男人。但是,导致眼前这个曾经深情款款的恋人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不是别人,正是嘉妍自己,她心里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很快便垂下眼帘不再说话了,面对保持沉默的嘉妍,信宇不禁长出了一口气,随后用冷淡的口吻说道。

    “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你写一份详细的清单给我吧,我会把所有的钱都汇到你的账户上,一分钱也不会少,因为我从来不喜欢无缘无故地亏欠别人。”

    说完之后,信宇就像彻底完成一件工作似的,转身快步走开了,一步,一步,他就这样逐渐远离了嘉妍,在打开门走出去之前,信宇回过头来望着嘉妍说出了最后告别的话。

    “有生之年我们都不要再见面了。”

    走出那个地狱般的大厦,冷飕飕的寒风一阵阵划过信宇的脸庞,刚才他甚至有一种想吐的感觉,但现在被冰冷的风一吹,那阵折磨了他半天的恶心感觉终于平复了下去。

    可就在这时,一直站在外面等候他的那个女魔头的手下却愣愣地递过来一个手机,接过电话,听筒对方传来了继母那略带娇嗔的声音。

    “我心爱的宝贝儿子,生日过得如何啊?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还满意吗?”

    听到这个温暖而又令人恶心的声音,信宇生硬地回答道。

    “多谢您的安排,您一定费了不少心吧?您还真是辛苦啊。”

    “哎哟,那可真是万幸了,是吧?我不光是看男人的眼光一流,而且我对女人的眼光也不差,你一个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打拼一定很孤独吧?所以我可是下了大决心,花了大价钱才帮你选了这样一个女孩的,听到你刚才说想要跟那个女孩结婚,看来那女孩的确是值这个价钱的啊。”

    ‘和你是一路货色嘛。’信宇使出超人般的忍耐力才没把这句话说出来,随后他用低沉而有力的声音对电话那头的继母问道。

    “对于您超乎寻常的忍耐力,我深表敬意,但是您难道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把母亲的这一番好意一五一十地告诉父亲吗?”

    马上,电话听筒另一端出现了一阵充满敌意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电话那端传来老女人不同于刚才的冰冷声音。

    “没错,我是想过了,虽然我的头脑不如你转得快,可你一旦自尊心被伤,就会变成跟行尸走肉没什么两样,所以呀,你是不会把我送你这么好的生日礼物的事告诉你父亲的。”

    “您还真是厉害啊,真是让我大吃一惊,没想到您居然这么了解我。”

    听到年轻人的赞美之词,老女人用得意洋洋的声音回答道。

    “好歹名义上我也是你的母亲啊。”

    真该死,这个整天假惺惺地装作亲如一家的老女人的确是太过了解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儿子姜信宇了,信宇也只得咬牙切齿地低头认输了,这时,继母那丰满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而且你也不逊色啊!把一个二十岁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的一条腿生生弄断了,和这比起来我这点礼物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不是说过了嘛,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突然,信宇想起五年前的那件事,当时他和这个女人的儿子,也就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一起骑山地车的时候发生了事故,结果却只有那家伙顺着山坡滚了下去,从此便永远地失去了一条腿,当时,这个女人怔怔地望着自己那已经昏迷过去的儿子,然后突然转过头来,对着两条腿完好无缺的自己说出这样几句话。

    “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安然无恙!你,是不是你把我们家仁宇害成这个样子的?你是因为我们家仁宇处处比你强,所以你心里很不塌实,所以才把我的宝贝儿子弄成这个样子的吧?是因为恨我才把他弄成这个样子的吧?你以为你把我儿子的腿弄折了自己就会从此太平无事了吗?等着瞧吧!你等着瞧吧!你这个坏小子!”

    俗话说,女人一旦有了怨恨,六月天也会飞雪,这可是真理啊,信宇正想着,思路却被继母温柔的声音打断了,那声音似乎是在向他宣布这次谈话的结束。

    “再一次祝你生日快乐,我的好儿子,希望你一辈子都能过得像今天这样愉快。”

    这句诅咒般的话尚未说完,信宇使尽浑身力气‘啪’的一声狠狠合起了电话,随后扔给了那个手下,便抬头朝着笼罩在片片乌云后面的那个银白色的月亮‘哈哈’放声大笑起来,因为这个充满讽刺的人生实在是太有趣了,又或者是因为如果此刻的他不选择放声大笑,恐怕就会因为无法抑制的愤怒而流下眼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