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你是我的

9.雪花莲—祈愿

更新时间:2021-09-07   本书阅读量:

    她在玻璃窗上呵了一口气,随后便开始用手指在窗户上写下自己的心愿,我的花,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的花……

    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屁股流了下来,其实怡静最讨厌这种滚烫的东西,尤其是滚烫到可以让屁股上如暴雨般大汗淋漓的东西,可是眼前这个东西不但长得和厕所里的马桶一模一样,而且这个东西上面冒出的热气足以让怡静产生想大声喊出‘啊!烫死了!’的冲动,就是这样一个白色的机器,怡静已经在它面坐了足足58分钟了。

    ‘再,只要再忍2分钟就好了……’除了韩怡静之外,在这间韩医院的地下室里,总共十二个隔间里有十二个女人和怡静一样,连内衣在内全部脱掉,再穿上医院提供的松紧带裙子,然后坐在那个白色瓷器做的和马桶长得一模一样的机器上,接受从那个东西的窟窿里冒出来的阵阵滚烫的韩药蒸汽。据说这是一种叫做坐薰的偏方,就是用韩药药剂蒸发出的滚烫蒸汽薰烤女人下体的方法,目的不外乎两种,一是通过这种方法减肥,另外一个就是帮助女人怀孕。

    “到现在为止,我付给这家医院的钱足够买下一套30坪大的公寓楼了,所以这次一定要成功才行,我的年纪越来越大了,所以也越来越害怕,已经五年了,公公婆婆每次看我的目光好像都在问我为什么还没有任何消息呢。”

    望着这个坐在自己对面喋喋不休发着牢骚的女人,怡静不禁暗自嘀咕起来。

    ‘五年?那么我再过三年之后也会变成这个样子喽?像她一样面对一个从前根本不认识的女人喋喋不休地发牢骚?像她那样一脸疲惫和衰老?’想到这里,怡静不禁又在心里暗暗摇了摇头。

    ‘不会的,韩怡静,别继续胡思乱想了,五年?你疯了吗?’在过去的两年里,怡静因为没能拥有自己的孩子已经很难过了,如果今后三年还要继续忍受这些,她肯定自己一定会干枯倦殆而死的,不,就算是现在,一想起婆婆那种恨不得一口吞掉自己的目光,她就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再坚持第二个五年了,也许等到明年,明年再没有任何消息的话,婆婆一定会这么说的。

    ‘我们也是仁至义尽了,你好自为之吧。’怡静已经这样在滚烫的蒸汽上坐了超过一个小时了,此时的她不光是已经满头大汗,甚至连肩膀都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呢?怡静胡思乱想着,甚至觉得自己似乎已经亲耳听到婆婆的声音,就在这时,她的思绪被坐在自己斜对面的另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

    “那您先生那边没有什么问题吗?像我家,我自己本身子宫有些问题,不过我家那位好像也得负一部分责任,可我们还是过得挺好的啊。”

    大家因为同样的原因来到了同一家医院,又同样叉着腿坐在一个马桶般的机器上,是因为这种同病相怜的特殊情况吗?在场的几个女人开始肆无忌惮地向那些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病友们历数起自己曾经去过的妇产科医院,晚上和丈夫曾经做过什么样的努力和尝试,甚至直接询问对方丈夫床上功力如何,或者回答对方同样的问题。

    她们的那种厚脸皮,不,是勇敢,怡静觉得自己哪怕有她们一半的水平就好了,只要能具备那种勇气,她也可以对那个身为自己丈夫的人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拜托他帮自己的忙,或者干脆直接对他提出要求。

    ‘我说,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去一趟医院?医生已经明确告诉我了,说我没有任何问题,老公,我是说我作为一个母亲完全没有怀孕的障碍,可是我们结婚两年了却仍然没能怀上孩子,这不是很奇怪吗?这种事是需要两个人一起努力才能解决的,老公,所以……’怡静就这样无声地在心里自言自语着,可就算是偷偷在心里练习,她也根本继续不下去了,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MiionImpoible’终究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奇迹。

    就算自己鼓起前所未有的勇气对他说出上面这些想法,姜信宇,这位天上地下惟我独尊的丈夫大人,怡静也很清楚他会如何回答自己,她比谁都了解他,他一定会露出那丝冷淡而又完美的微笑,然后这样说。

    ‘你,看起来好像很无聊啊?’就算只是想想也足以让怡静无奈地长出一口气了,就在这时,怡静实在觉得很郁闷,索性放弃了单纯观望的态度,加入了她们肆无忌惮的谈话。

    “要是丈夫不合作的话怎么办啊?”

    瞬间,一直回荡在房间里的窃窃私语声突然销声匿迹了,四周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其余的十一个女人眼睛里闪烁着光彩,目不转睛地望着怡静,过了一会儿,她们居然异口同声地给了她这样一个忠告。

    “那就用强迫的方式!”

    结婚之后,怡静就和信宇单独搬出来住在位于蚕室的公寓里,自从那次的药薰治疗之后,那些女人建议她的那句‘用强迫的方式’便始终萦绕在耳边,挥之不去,但怡静左思右想,结论只有一个。

    ‘MiionImpoible,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强迫他?谁强迫谁?韩怡静强迫姜信宇?’这个玩笑开得实在是大了点儿,但对于怡静来说,这也不是说是玩笑就真能一笑了之的事情,就像前面所说的,她和信宇发生关系时正好是排卵期!每次想起这件事怡静就感到十分反感。

    ‘这个该死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变态的丈夫造成的!我每个月的大部分时间只要他说一句要,我就会乖乖地躺到他身边去,可是为什么在我排卵期的时候他就不能帮帮忙呢?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想到这里,怡静觉得更加愤愤不平,此时的她已经是三十一岁了,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大婶了,所以她也不再像小女孩似的奢望什么浪漫,但她在结婚之前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为这种事而烦心。她只觉得胸口有什么堵在那里,是不是真应该接受那些前辈们的建议,今天晚上要不要就试一试呢?正好他今天出差回来肯定很累了,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反抗吧,总之也不是没有可能……

    就在怡静边胡思乱想边打开公寓大门的一瞬间,透过门缝传出一个尖锐的声音。

    “你现在说的像话吗?拍摄工作每延迟一天需要追加的费用有多少!我只不过是出了一趟差,怎么回事?你要我重新编排小组?重新修改剧本?整个电视剧连40%都没完成,制作费用却已经远远超出预算的一半,你们到现在为止都只是袖手旁观吗?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这个虽然已经下班回家,却仍旧举着电话听筒为公司的事情而大呼小叫的男人,这就是她的丈夫,他用严厉的语气对电话听筒另一端的人下达命令,那股威严足以震慑住远远身在电话听筒另一端的那个人。

    “安排明天早上七点钟开会,不,开会之前你就先明确地告诉那个什么狗屁导演,我们不是挖地就可以种出钱来,也不是单纯搞什么艺术,我们是在做生意!如果他还是继续唱反调,坚持要搞他的什么所谓的艺术,那就告诉他别想从我这里再拿走一分钱!”

    说完这些话之后,信宇似乎是要证明自己是认真的,于是‘乓’的一声把电话听筒摔了回去,作为强调效果的配音。不知他是不是真的很生气,摔掉电话之后他似乎仍然没解气,接下来的几秒钟里一直气呼呼地站在那里,呼吸显然因气愤而有些急促。

    看到他如此生气的样子,怡静甚至连一句‘什么时候回来的?’都问不出口了,就这样,几秒钟过去了,突然,信宇的视线移到了她身上。

    “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回来。”

    他并不是因为我而发脾气的,尽管怡静不停地在心里安慰自己,但一看到那两道浓眉下毫无表情的目光望向自己的时候,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感到胸口一阵缩紧,难道他是在审视自己出差的这一个月里,这个隶属于自己的物品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突然,怡静意识到信宇打量自己的目光停留在她今天刚从韩医院拿回来的药箱上,她觉得自己的胸口似乎缩得更紧了。一阵凝固而厚重的沉默之后,信宇的嘴角别有用心地向一旁撇了撇,仿佛在说‘啊,真是个无聊的女人啊’。

    这一丝转瞬即逝的嘲笑不禁让怡静气得直咬牙,但他似乎并不在乎怡静的心情,只是径直转过身去,用生硬的语调简短地说了一句。

    “我累了,我先睡两个小时,晚饭时叫我。”

    信宇扔下这句话便转身朝卧室走去,望着他的背影,怡静忍不住暗自嘀咕道。

    ‘还说什么谁强迫谁?’怡静把一直拿在手里的韩药放进冰箱,此时她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应该开始做另外一件事。

    “开始准备晚餐吧。”

    正如过去两年一样,怡静这天晚上也精心准备了一桌晚餐,丈夫最喜欢吃的三四样菜肴,再加一个汤,可是她自己根本没有什么食欲,在偶尔把筷子或勺子勉强塞进嘴里的同时,她脑子里还在不停地胡思乱想着。

    ‘要说用强迫的方法,今天似乎很合适,反正他已经先睡了两个小时,不会再以累作借口了吧?不过每次这家伙提前睡一会儿的话,十有八九吃过饭后就会跑到书房里去看资料,那就明天?不行,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了,不如在书房里试一次?但是成功的概率会有多少呢?如果他没有乖乖合作的话呢?如果他说我是个奇怪的女人,说我是个随便的女人怎么办?要不要放点儿音乐制造点儿气氛呢?还是来点儿爵士乐?’怡静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手里懒洋洋地偶尔夹一点菜或饭放进嘴里,信宇不禁奇怪地问道。

    “你不舒服吗?如果不是不舒服,而是不愿意陪我吃饭,那也没必要非得坐在这里,吃完了我会收拾桌子的。”

    信宇用不以为然的语气对懒洋洋摆弄着筷子的怡静说道,这个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女人一直坚守着几条他无法理解的所谓的原则,‘尽可能坐在一起吃饭’也是其中之一。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你就那么喜欢玩儿这种跟过家家似的游戏?”

    刚刚结婚的时候,信宇曾经用捉弄的语气问过怡静这个问题,当时怡静就坐在他对面望着他吃饭的样子。其实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信宇也已经几乎忘了所谓的家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概念,更没有人曾经如此专注地看过他吃饭的样子,大概坐在他对面的这个女人也和他差不多吧,她为什么会对这种既幼稚又无聊的感情游戏如此投入呢?实在是难以理解,而对于他的问题,怡静回答得也很简单。

    “这不是在玩儿什么过家家的游戏,我们是真正的一家人,我们已经结婚了嘛。”

    瞬间,信宇的表情仿佛遭遇了突袭被人刺中侧肋一样,他凝视着妻子的脸,尽管当初对她纠缠不休,要和她结婚的人是自己,但他其实对婚姻生活并没抱什么特别的幻想,只不过是想通过婚姻这种形式把这个女人拴在自己身边,不过是一个手段而已,可面前这个女人却因为这一场所谓的婚姻而称呼自己为‘家人’。

    突然,信宇脑海里回响起结婚之前怡静带着一脸认真表情说过的一句话。

    —结婚是和自己所爱的人一起做的事。

    背道而驰,这个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在对于‘婚姻’这件事的态度上居然和自己完全背道而驰,直到这时,信宇才终于理解了这个曾经坚决拒绝和自己结婚的女人的心情,同时也感到一阵慌张。

    现在,长时间出差回来好不容易又在一张床上躺下,可是他的妻子再一次让他感到慌张。

    “我们等三个小时之后做可以吗?”

    “做什么?”

    已经是将近午夜十二点了,这个女人到底在说什么?看着一脸不满神情的丈夫,怡静决定敞开心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于是她选择一种简洁的方式开口了。

    “我今天在经常去的那个韩医院听人说,受精的最佳时间是在丑时末?反正就是在凌晨2点50分到3点半之间,所以啊……”

    信宇听到这里显然就已经对她下面要说的话失去了兴趣,于是干脆打断了她。

    “我明天早上七点还要开会,我不希望别人说我因为晚上那点儿事而在白天上班时打瞌睡。”

    信宇仍旧和每次拒绝怡静时一样直截了当、斩钉截铁地断了她的念头,当然,长时间出差回来是会很辛苦,而且明天还要上班,但怎么可以连一分钟的考虑时间都没有就做出如此的决定呢?怡静被他的态度激怒了。

    “我也不是经常提出这种要求,一个月不就那么几次嘛,这件事也和你赚钱一样重要!难道孩子是我一个人就能生下来的吗?”

    “虽然我一直觉得你在着急做一件事时的样子看起来尤其有趣,但我还是很纳闷,为什么每次一说到这个问题,你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急成那个样子?我们结婚不过才两年嘛?”

    “人家大夫说如果在没有避孕的情况下六个月还没有任何动静就得加倍努力了。”

    信宇觉得两人结婚不过两年,所以根本不用着急,而怡静却因为已经结婚两年了还没有任何动静而焦急万分,信宇不禁开始对怡静的态度产生了反感,他倒宁愿怡静像其他女人那样缠着丈夫买下一条钻石项链或者一件裘皮大衣更好,为什么这个女人总是要缠着他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呢?那种让人肉麻到直起鸡皮疙瘩的所谓真正的爱情,还有那个整天哭个没完没了的孩子。

    “怎么回事,难道你也要和其他女人说一样无聊的话吗?说什么‘我想和自己爱的人生一个孩子’?我想你是不是搞错了,你应该知道,我现在还是很讨厌你的。”

    信宇一边说着一边慢腾腾地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但随后,他又换上一脸温柔的表情,平静地继续说道。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你是希望赶快生个孩子继承家里的产业?又或者是想尽快在我家站住脚?和我们家其他那些最善于算计的女人一样?那可很让我失望啊!”

    对怡静来说,信宇的这些推测让她实在难以接受,信宇则以为自己这下可给了她致命的一击,正在等待着她的再次反抗。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怡静这次并没有反驳他,过了一会儿,信宇转过头去望着她,这时他差点喊出声来。

    ‘真是的,这下可坏了。’看来无论如何这次攻击的强弱似乎没有调整好,在他如此致命一击之下,妻子脸色铁青,那眼神似乎马上就会失声痛哭出来了,信宇一下子觉得自己像是弄哭了一个无辜的小女孩,于是赶忙慌张地说道。

    “怡静啊,我……”

    这次,再怎么天下无敌的姜信宇也被怡静弄慌了,他放下叼在嘴里的烟想向她承认错误,可是这次是怡静截住了信宇想说的话。

    “算了,还是睡吧,你不是很累了嘛,早点休息吧。”

    怡静边说边把自己半敞开领口的睡衣重新拉好,再套上睡衣外套,最后又牢牢地系上了腰带,这一切完成之后,她便从床上站起来朝房门走去。

    “你去哪儿啊?快回来!”

    这次不管丈夫怎么要挟恐吓,怡静就那样自顾自地径直朝房门走去,就在她走到房间门口,伸手握住房门把手的时候,她开口了,但视线依然停留在房门的方向。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并不是为了钱或者自己的地位才那么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的,我只是,只是想在这个太过空旷的房子里有一个真正和我关系亲密的人,就像你曾经说过的,是那种不会在乎钱或者其它任何东西,无条件地喜欢我,可以让我倾尽一生去爱的那种人。”

    是啊,两年前他们一起参加的那个婚礼上,怡静看到新娘的女儿在新娘脸上印上一吻之后,她就开始急切盼望自己也能拥有一个那样的孩子。她有多渴望拥有自己的孩子,这个从出生之日起就衣食无缺的男人是到死也不会理解她的心情的。

    一阵窒息的沉默之后,视线始终停留在房门上的怡静转过头来望着信宇。

    又过了一会儿,这个一直怔怔望着他的女人终于又一次开口了。

    “……不过,你一定很讨厌和我生孩子吧?”

    瞬间,信宇脸上的表情僵住了,这种神情到底表示肯定,还是表示否定?怡静并不清楚,而且此刻的她也不想继续等待他的回答了,于是她留下一脸呆滞的丈夫,独自走出房间,朝自己的小天地走去。

    信宇和怡静所住的公寓面积很大,而她所谓的小天地只不过是位于公寓一个角落里不足两坪大的观景台,第一天搬进这里时,她唯一向信宇要求拥有的一个空间就是这个狭小的地方,就算是再天上地下、惟我独尊的丈夫大人,没有怡静的允许,也绝不能踏足这里一步。

    两年的时间里,这个狭小的空间已经被怡静装点得有模有样的了,各种各样的花苗,还有花盆里盛开的鲜花,茂盛的叶子,这里俨然是一个微型植物园,或者说像是一个温室。就像从前每次被那个老巫婆欺负的时候,怡静用来藏身的那个由自己精心布置的温室一样,现在的她也在自己亲手装点的隐身之处平抚着自己的心。

    “晚安啦,我的孩子们。”

    怡静对着自己亲手栽种的香草、大秋海棠,还有那些要再等几个月以后才能开花的雪花莲轻声说道,被赶出失乐园的夏娃在感到绝望的时候,正好有冰冷的雪落到她的肩膀上,于是天使便把那雪变成了雪一般洁白的花朵,这就是雪花莲,所以这种花也能带给人们达成心愿的希望,是一种安慰。一阵凛冽的寒风吹过,怡静的双肩不禁微微颤抖起来,但即使这样,她也根本不想回到此刻那个男人躺着的床上去,死也不去。等到愤怒渐渐平息下去,她便在观景台的玻璃窗上呵了一口气,随后便开始用手指在窗户上写下自己的心愿。

    我的花,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的花……

    在怡静小时候,就在她刚刚开始识字的时候,那时还不认识韩文的外婆对这个从小就读文识字的小外孙女格外疼惜,觉得她小小年纪很是厉害,而且为了不输给自己的外孙女,年纪已经超过六十岁的外婆居然开始学习韩文。从那以后,每当外婆有什么想做的事或者有什么愿望的时候,就会把这些统统写在纸上、地上,或者干脆写在玻璃窗上。就在怡静被送到父亲家的那天,外婆整整一天不停地在做账簿用的笔记本里写下几十遍的‘怡静啊,怡静啊,怡静啊’,所以,她的外孙女在有任何心愿的时候,也会把它们写到某个地方,就像现在这样。

    观景台的玻璃窗外,漆黑的夜空干净清澈,星星仿佛随时都会掉落到房间的地板上似的,怡静望着玻璃窗上写得满满的字,心情终于渐渐平静下来,同时,她听到自己的肚子里传出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这才想起自己连晚饭也没有正经吃过。

    一碗冷饭,再加上一点泡菜,滴上一滴香油,怡静捧着这碗饭回到观景台上,在一片片茂盛葱郁的叶子中间嚼得津津有味,慢慢地,怡静觉得自己的体力重新恢复了,于是便小声地嘀咕道。

    “哼,等你老了的时候就会后悔的,姜信宇。”

    其实,这天是她和他的结婚两周年纪念日,尽管和她结婚的这个男人似乎已经完全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