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爱与生活

第三章

更新时间:2021-09-03   本书阅读量:

 第三章
 
注定这是个不平凡的一天,窗外,火红的夕阳把最后一点光亮遗落在洁白的雪地上,色彩斑斓世界像一幅美丽的画,房檐儿上那些细长的冰凌,被这光轻抚着像是在演奏一曲优美的交响,当最后一缕温暖在晚霞中被冻结的时候,放学的钟声终于在沉闷中沸腾了起来。
“放学喽!”那一刻我们兴奋地跑出了教室,跑进那片火红的世界里,正想痛痛快快的玩上一会儿、疯上一阵的时侯,班里的小霸王赵凯又纠结了一帮跟屁虫,把我们三个围堵到一起,他们高唱着胜利的凯歌,对我和宁香尽情的欺辱。
“小小子啃冰棍儿,吃黄豆、喝凉水,回家放屁打咯咯儿,小小子不撩人娶个猪倌当媳妇儿,小小子没福气儿上山砍柴斗蛐蛐儿。”那个家伙总是仗势欺人,在班里我和宁香长得又瘦又小,胖子更像个‘球’似的,总是挨欺负,他们人多势众我们也只能委曲求全,任由他们欺压,最后等他们消遣够了大摇大摆的离开,我才有了一丝勇气来反抗。
“你们才是猪呢、一群大肥猪我踢死你们。”我气呼呼地冲着他们远去的方向狠狠地踢了一脚,雪花四溅、摊开的地方,像一把巨大的蒲扇很美。
“你看他。”胖子和香儿小声的不知在嘀咕些什么。
“嘻嘻哈——。”见我气得张牙舞爪,胖子和宁香都忍不住笑了。
“嘿嘿!”不知怎的,忽然,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呀才没那么蠢呢,为了那帮人而浪费了这美丽的时光才不值呢。
这时,美幻的夕阳变得更加的浓郁和热烈,这么美丽的景色要是浪费了,不知道会有多可惜呢。沉默片刻,我们又开始兴奋起来,蹦啊、跳啊、快快乐乐的往回走去,铺满阳光的雪地上很柔很轻,踩上去‘咯吱咯吱’的舒服极了。        
时间加快了流逝的脚步,转眼间又到了星期天了,那天早晨,父亲监督我写完作业后便出去了、母亲吃过早饭也一直在收拾院子、无事可做的我一直守在炉子旁,懒洋洋地霸占着屋子里所有的温暖,好一会儿母亲才忙完手里的活计,本以为她进了屋就会过来陪陪我的,可是她只在我旁边烤了烤冻得发麻的手,之后又到一边忙起了针线活好一会儿;
“笙儿,作业写完了吗?”母亲突然意识到屋子里好像还有我这么个人。
“嗯,早写完了。”我心灰意懒的说。
“那就出去玩一会儿,别老守在那儿,人都要烤蔫了。”
“哦,那我去找香妹子了。”
“去吧,可别欺负妹妹啊。”母亲嘱咐道。
“嗯,知道了。”我一边走一边答应着。
走到门口时,忽然发现墙角的簸箕里,多出许多新鲜的黄豆粒儿,一定是妈妈刚才在外面的豆杆堆里挑捡出来的,母亲是个非常仔细的人,每次她用豆杆儿引炉子的时候总能在那柴禾堆里挑出不少的黄豆粒来,一粒一粒的攒、一粒一粒的挑、等攒到一定多的时候,妈妈就会用它们发上一大盆的黄豆芽,那可是爸爸的最爱。
那么辛苦捡来的东西,别提有多金贵了,可馋嘴的我却顾不了那么多,偷偷地捧了一大把就要往外跑,等到了宁香家和她一起烤着吃,那才叫香哩!我一边美滋滋地想着,一边猫一样的推开了门,刚要溜之大吉时就听:
“笙儿吃完了可别喝凉水啊,会闹肚子的——诶!儿大不由娘,这么小就知道讨好女孩子将来呀——。”母亲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嘻嘻——。”我一边乐,一面猴儿似的蹿了出去。
“宁香、宁香。”我踏着墙根儿底下的青石,隔着墙头向院子的另一端喊。
“笙子哥你找我呀。”宁香兴奋地像小鹿一样跑了出来。
“你快过来。”我叫她。
“干什么呀?看把你高兴的。” 宁香一边说一边搬过来一个木凳踩了上去;
“嘻嘻;你快看呢!”我把豆子举到她面前。
“呀!这么多豆子你从那弄的?”她喜出望外的样子。
“我妈给的,等一会咱俩烤着吃,你先拿着。”说着我便把豆子放到了宁香掀起的小花袄上。
“嘻嘻。”
“你等着。”说着我一溜烟儿似的跑到了宁香家。                                            
一进屋,我和香儿便兴奋地围在炉子旁,将那些黄豆小心翼翼地放到了炉盖儿上,用一个小树叉来回的拨弄着,好一会儿伴着一股浓浓的香味儿‘噼里啪啦’一阵作响黄豆就烤熟了。
“快!好了,都好了。”我兴奋的叫道。
“真香啊!” 宁香也凑上来闻了闻。
当我们把那些烤好的豆子,一粒一粒的扒拉下来,正准备美美的吃上一顿时,突然,‘咣噹’一声门被拽开了,随即一张胖呼呼的大脸便凑了过来。
“干什么哪?这么香——呀!烤黄豆哪弄的?”李义盯着黄豆垂涎三尺的样子。
“是笙子妈给的。” 宁香说 。
“是吗?那可得给哥们儿点。”李义厚着脸皮想要吃白食。
“那可不行,就这么点儿,我们还不够分呢。”我一把推开他。
“嘁!小气鬼,哥们儿可不是吃白食的人,喏!我用这个跟你们换。”他一边说一边摸摸索索的从裤兜里掏出一块糖来。
“哼!不就是一块糖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满不在乎的说,可心里却痒痒的很,长那么大还从来没见过有那么精美包装的糖果呢,还真想尝尝那是个什么味儿。
“啊!一块糖,知道吗?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糖。这可是漂洋过海来的外国货,金贵着呢。”李义吹嘘着。
“竟吹牛,再金贵不还是一块糖吗。”我不以为然的说。
“就是,糖都是甜的,哪的不都一样。” 宁香附和道。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不信你们尝尝,就这一块儿能顶十块儿,嘿嘿!不过你们也得分点豆子给我怎么样?”他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儿。
“那好吧。”还没等话说完,我便把那块糖抢了过来放进自己兜,生怕他会反悔。
“这还差不多。”胖子得意的笑了,紧接着他就瓜分了我们一多半的烤黄豆,那个家伙,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把自己的那份吃得精光,见我们还在一旁细嚼慢咽就起了贼心,只见他笑嘻嘻的凑到了宁香跟前,柔声细语的说道:
“嘿嘿嘿,宁香。”胖子一脸的贱相。
“干嘛?” 宁香看了他一眼。
“我那些豆子都吃完了,挺好吃的,可我嘴太快,也没吃出来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儿,要不你再给我两粒儿吧。”他厚着脸皮个猪八戒似地。
“嗯,好吧。” 宁香心眼儿好,就见不得别人受委屈。
“香儿你别理他,自己吃的快还赖别人,你还不知道他吗,脸皮厚得跟院墙似的,等他吃完了他还会向你要的。” 宁香看了看我又把手缩了回去,同时也把李义那双贪婪的眼睛给拽断了。
他一计不成又施一计,没脸没羞的又来纠缠我,我才懒得理他哪、碰了一鼻子灰的他最终躲到一边生起了闷气,好一会儿,见他还在一旁闷不吭声就想耍戏他一下。见棹子上还剩下不少的豆子就故意留给了他。
“哎!胖子我去上厕所,棹子上的豆子你可不许给我动。”我故意放话给他。
“嘁!不就是几个豆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知道他口是心非也就没再说什。
说着我领着宁香就离开了,明修栈道暗度阵仓,我和宁香神不知鬼不觉地躲到了门后头,就想看看他那副为了吃什么都不顾的德行,果然不出所料不一会儿的工夫,胖子就禁不住诱惑了,只见他鬼鬼祟祟的向外张望了几下,见没人回来就‘嘿嘿’一乐,凑到了桌子跟前,贼一样的摸了一粒豆子塞进了嘴里,尝到甜头的他接二连三的把豆子顺进了肚子、正当他心满意足、得意忘形的时候,我和宁香一下子从门后头蹿了出来;
“胖子,你干嘛呢?”
“贪吃鬼,你真没羞。”胖子吓得连忙把嘴里的东西囫囵的咽了下去。
“我没、没干嘛、没干嘛。”他手忙脚乱的扑落着自己的嘴巴,那副狼狈相让我和宁香都忍不住乐了起来。
“哈哈哈,你就别装了,我们都看见了。”
“就是,瞧你刚才那德行,真够没出息。”我和宁香数落起他。
“噢!你们是故意的。”他如梦初醒。
“谁叫你那么没出息了。”我指着他说。
“就是,不害臊!”我和宁香一唱一和的。
“好哇你们,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胖子羞红了脸向我们追过来。
“啊!哈哈哈——。”我们高兴地疯闹起来。
黄豆吃得太多又加上闹,不一会的功夫就弄得我们口干舌燥,都吵着要喝水,胖子更是等不及喝热水,猴急的他自己跑到厨房里‘咕咚咕咚’地喝了一大瓢带着冰碴的凉水,好心劝他又不听,犀牛饮水似地喝完了,还煞有介事的指着自己的大肚子说:
“瞧见没有,就我这大肚子什么东西进去都能消化了。”他信誓旦旦的,一点好话也听不进去,活该他要倒大霉。
临近中午时,胖子才意犹未尽的回家去,他刚一走我便迫不及待地,把那块包装精致的糖果拿了出来,想看看它有没有李义吹嘘的那么好,在我怀里那么久,它就像只小兔子似的乱蹦乱跳个没完。
“香儿,给你。”我把糖递到宁香面前。
“我不吃,还是你自己留着吧。”看着那块糖果口水都留下来了,可又怎会一个人独享呢。
“哎!要不咱们俩一人一半吧,省得你让我我让你,怪别扭的。”我说道。
“就那么点儿,怎么分呀?” 宁香抿抿嘴不知怎么办好,我没头没脑的看着房梁,忽然眼珠一转。
“喏!这不就分开了吗。”我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在那块糖果上轻轻一砸,它碎了变成了无数颗细小的、幸福的颗粒。
“嘿嘿!给你。”
“嘻嘻哈——真甜、真好吃。”我们坐在炕沿儿上,看那块粉色玻璃印花的包装纸,透过阳光的照射,在我们的眼前变得五颜六色,美丽极了。
“笙子哥,这糖真好吃。” 香儿伏在我耳旁悄悄地说。
“嗯;你等着,将来我一定买好多好多这样的糖,让你吃个够。”我向她保证到。
“真的!”香儿的脸像一朵花儿,美美的幸福极了。
“那当然了,我是男子汉。”我从炕沿儿上跳起来,用力的拍着胸脯说。
“嘻嘻,笙子哥你真棒。” 香儿高兴的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哼!”我骄傲而又自信满满地扬起了头。
那时候的日子多好啊!寒酸、贫穷、无知,心中总是那样的坦荡、空旷、无欲无求,那是多么令人神往的美好时光啊!那平淡无奇的日子里,即便是苦涩,而我们只需要一点点的快乐和满足就能美丽人的一生,那种奢侈和贪婪,竟是一种无药可救的开心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