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想爱就爱(美丽长夜)

第59节

更新时间:2021-09-15   本书阅读量:

  陶沙这么干脆地承认自己是“通信连”,林妲反而不相信了。她把这段对话说给詹濛濛听,詹濛濛也不相信:“如果他扭扭捏捏不承认,我会怀疑他是通信连。但他这么爽快地承认,我就怀疑他不是通信连了。”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有这个感觉。但如果他不是通信连,干嘛要说自己是呢?”

  “肯定是不想伤害你。”

  她觉得自尊心很受伤:“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知道你喜欢她,但他不喜欢你,或者不是很喜欢你,就用这个方式来——拒绝你,又不至于伤害你。”

  她不耐烦地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我问的是他的意思,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不喜欢就直接说不喜欢,干嘛这样转弯抹角?我又不是那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人——”

  詹濛濛咬牙切齿地说:“有些人就是这么猥琐,他不爱你,但又不直说,能利用就利用一把——”

  “但你说他这样——怎么能利用我呢?”

  “这你就不懂了,有些人需要的是肉体炮友,有些人需要的是精神炮友,像闷闷这种大叔,就喜欢被小萝莉追的那种感觉,他知道越是不上你,你就越觉得他是真心爱你,你就越爱他,或者你就越搞不懂他,就越对他感兴趣。”

  这个“炮友”难听死了,一点不比“上”好听多少,这还又是“炮友”又是“上”的,她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不想再说这事,转而问:“你呢?Simon答应你搬过去了吗?”

  “没有。”

  “你不是说用艳照给他——念紧箍咒的吗?”

  “还不到时候。”

  “他——以什么理由不让你搬过去?”

  “他说他住太远了,我去那里住不方便。他又很忙,不能随叫随到做我的车夫。”

  “你不会说你可以打的?”

  “我当然说了,但他说那里是农村,叫的都不容易。”

  她回想了一下:“也是,好像是没看到那里有多少的士开过。”

  “所以我也不想为了这事跟他闹翻,现在我正在找住处,但还没找到。不过你放心,一找到我就搬出去。”

  她热情地说:“你不用搬出去呀,我给我妈说说,她肯定会让你就在这里住,反正我家有三个卧室,不缺你那个。”

  “真的?那太好了,不过——我在你们这里白吃白住这么久,真的有点不好意思。”

  “你哪里是白吃白住呢?你又给我做伴,又买菜买水果——”

  “那你给你妈妈说说?”

  “没问题。”

  她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提到这事,妈妈有点犹豫:“吃住倒没什么,我就是觉得她对你的影响——不是那么好。”

  她替詹濛濛辩护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也说不上谁影响谁,难道她在咱家住了这段时间,你觉得我——变坏了?”

  妈妈寻思了一阵,大概也没找出女儿变坏的证据:“你已经答应了,那就让她在这里住吧。”

  她马上跑去告诉詹濛濛,两个人高兴得欢呼起来:“哇!太好了!我们还可以在一起住!”

  过了几天,妈妈从美国回来了,陶沙开车带着两个女孩子去接机,一直把三位女士送回家,又把妈妈的两个大箱子拎上楼,才告辞说:“林老师,您今天倒倒时差,明天我请你们大家出去吃饭,给您接风。”

  妈妈坚决不同意:“那怎么行?应该是我请你,你帮了我们这么多忙,我还没好好谢你呢。还有Simon,我也想请他一起吃顿饭,这次他wife(妻子)可帮了大忙了,大老远带着孩子和一个朋友开车过来,还特意等着送我去机场了,才把你的车开回他们那边去,肯定耽误了好几天上班。”

  她对着妈妈连眨眼睛,想叫她别提Lucy,但妈妈好像没看见,继续对陶沙说:“你帮我带个信给Simon,请他明天赏光一起吃顿饭。”

  陶沙支吾说:“好的,我——先问问他,看他有没有时间,他最近很忙。”

  “再忙也不能不吃饭吧?”

  “就怕他明晚有应酬。”

  “那怎么办?Lucy还托我给他带了些东西的。”

  “交给我吧,我带给他。”

  妈妈立即去翻箱子,陶沙有点不好意思:“如果太麻烦就算了,您先倒时差,等您什么时候清理箱子的时候再说吧。“

  “不麻烦,不麻烦,趁你们都在这里,我把礼物拿出来给你们——”

  陶沙赶紧帮妈妈开箱子,两个箱子塞得满满的,一打开,里面的东西都获得了自由,漫到箱子外面来了。

  妈妈把Lucy给Simon带的礼物交给陶沙,夸奖说:“Lucy真是很会为人,替人想得很周到,买的都是很轻巧的东西,说怕我的箱子超重了。你看我的同事请我给她们带的什么?全都是手袋、运动鞋、奶粉什么的,又重又占地方,你还不好意思说不带。”

  詹濛濛问:“Simon老婆给他带的什么呀?”

  “是两件名牌衬衫,她都拿出来给我看过,所以我说她心细呢,请人带东西知道让人过过目——”

  詹濛濛想把那个装衬衫的纸袋拿过来看,但陶沙一把接过去了,詹濛濛拧起两条眉毛盯他,他只当没看见。

  妈妈拿出两个精美的小袋子,分别给了两个女孩子:“这是给你们买的护肤品,我不知道哪个牌子好,还专门请教了Lucy,这是按照她推荐的牌子买的。”

  两个女生接过礼物,连声道谢。

  詹濛濛打开袋子看了看,说:“哇,Lucy还挺时尚呢,推荐的都是国内女生的最爱。林老师,谢谢您了,我给钱您吧,这都挺贵的。”

  妈妈连忙推脱:“不要,不要,给钱了哪还叫做礼物?”

  “Linda上次回来就给我带了好多——”

  “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我特意带回来送给你的,你一定要收下。”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您。”

  第二天陶沙开车来接三位女士去餐馆吃饭,但Simon没来,陶沙替他告假:“林老师,Simon说他今晚有应酬,走不开,改天给您接风。”

  妈妈有点失望,但也没说什么,只问:“他收到礼物了?喜欢吧?”

  “嗯,很喜欢,都是他最喜欢的牌子。”

  “Lucy真不简单,一个人又要带孩子又要上班,有机会还要给丈夫买东西带东西,但人家收拾得干干净净,一看就知道是个能干人。”

  詹濛濛说:“女人太能干了,就没人宠了。如果女人什么都会做,还要男人干什么?”

  妈妈一愣,但没说什么。

  陶沙回答说:“如果一个男人因为女人能干就不宠她,那只能说他脑子有病。”

  “你说声‘有病’又起什么作用?事实就是如此,你看那些女强人,有几个能万千宠爱在一身的?都是劳苦命,家里家外一个人扛着,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累成了黄脸婆。到最后老公闲得无聊,只好去泡小妞,离婚时还要刮走女强人一半的财产。”

  妈妈半开玩笑地说:“那濛濛你是不会做女强人的了?”

  “我才没那么傻呢。”

  林妲生怕那三个人吵起来,吆喝着说:“走啊,走啊,我们快去餐馆吧,肚子饿了。”

  在餐馆吃完饭,陶沙开车送几位女士回家,妈妈力邀他上楼去坐会,他上来了,坐在客厅跟妈妈聊了好一会才告辞离去。

  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妈妈和陶沙出现在同一个场景里,林妲就有点慌张,感觉他的注意力又回到妈妈身上去了,说不定这段时间就是在利用她来温习妈妈。

  她私下问詹濛濛:“你说闷闷是不是有点——向我妈献殷勤?”

  詹濛濛想了想,说:“嗯,是这么回事,难怪他对你没兴趣。哇,两母女抢一个初级码工,这要是写出来贴到网上去,人气肯定很高。”

  “你可别贴到网上去啊!”

  “我吃饱了撑的?”

  两人正聊着,妈妈来了,对女儿说:“我想跟濛濛单独谈谈,行不行?”

  她不解:“谈什么呀?”

  詹濛濛知趣地说:“林老师找我单独谈,肯定有重要的事,你去外面玩会,乖——”

  她忐忑不安地去了自己卧室,心想那两人肯定在谈她和陶沙的事,这下糟了,忘了告诉詹濛濛那些事能说,那些事不能说了。

  妈妈和詹濛濛大概谈了二十多分钟,但林妲感觉谈了半年一样,等妈妈谈完出来,她还不好意思马上冲到詹濛濛房里去探听,一直等到妈妈出去办事了,她才旋风一般跑过去,劈头就问:“我妈找你谈什么?”

  “你以为呢?”

  “肯定是谈我。”

  “别这么自我中心了,你妈干嘛要和我谈你?”

  “那是谈什么?”

  “谈我!”

  “谈你什么?”

  “你自己的妈,你还猜不出来?”

  她很迷茫:“我真猜不出来,她从来没这么——诡秘过,她结交谁都不会瞒着我——”

  “她不是来结交我,是来教训我的。”

  “教训你?别瞎说了,我妈从来——”

  “你别从来从来的了,你要不信,可以去问她。”

  “她——为什么教训你?”

  詹濛濛懒洋洋地说:“还不是为Lucy的事,你妈把Lucy夸了一通,说她很爱她的丈夫,他们夫妻感情很好,哪怕Simon一时糊涂做出什么对不起Lucy的事来,他们也不会离婚。她说有些年轻女孩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放着那些未婚的优秀男青年不爱,偏偏要去惹人家有妇之夫。”

  “我妈——她——她这样说了?”

  “怎么,你不相信?”

  “我——那你怎么说呢?”

  “我?我现在是寄人篱下,还能怎么样?当然是唯唯诺诺——”

  她觉得有点对不起詹濛濛,叫人家留下,却害得人家被上了堂政治课,如果妈妈就上这么一堂政治课还好说,万一妈妈隔三差五地提这事,那真是太让她难堪了。她承诺说:“我——给我妈妈说说,叫她别管你的闲事——”

  “算了,你别去为难你妈了,我对她还是很尊敬很感激的,估计她也是受了Lucy一点恩惠,感激涕零,觉得不帮帮Lucy心里过意不去。再就是她自己也有过被人抛弃的经历,肯定会站在大奶一边。但这事怎么说呢?男人的天性就是喜新厌旧,更何况是一个比他老婆年轻漂亮的‘新’,他能不动心吗?”

  詹濛濛一说到她妈的旧事,她就有点心烦,刚才的一点内疚都烟消云散,脱口而出:“其实Simon也不是真的喜欢你这个‘新’,他不过是冒充蓝少东糊弄你,把你当个一夜情罢了。”

  “为什么说他是冒充蓝少东?”

  “因为闷闷说根本就没有蓝少东这个人!”

  “是吗?那怎么可能?‘神州’那个小册子上清清楚楚地写着——”

  “小册子谁不会印几捆?”

  詹濛濛沉思了一会,说:“上次不是闷闷自己说Simon就是蓝少东吗?”

  “是我理解错了。我后来仔细想了一下,他并没说Simon是蓝少东,只说了蓝总是Simon的爸爸。”

  “这有什么区别吗?既然蓝总是Simon的爸爸,那Simon就是蓝总的儿子,怎么可能不是蓝少东呢?”

  她想了想,也搞不清楚,胡乱说:“说不定是——养父或者教父什么的呢?”

  詹濛濛又沉思了一会,说:“如果蓝总没亲生儿子,就这么一个养子或者——教子,那不跟亲生的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