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想爱就爱(美丽长夜)

第33节

更新时间:2021-09-05   本书阅读量:

  夜很深了,但林妲还没睡意,便用陶沙的手机给詹濛濛打电话。詹濛濛正在吃午饭,听见是她就问:“吃饭了吗?”

  “我这里半夜呢。”

  “哦,对了,有时差。怎么还没睡?”

  “这不是等着给你打电话吗?”

  “在哪儿旅游啊?”

  “说了你肯定不相信,旅游到我爸这边来了。”

  詹濛濛很感兴趣:“真的呀?你爸什么样?”

  “就那样,老了,头也快秃了,比我妈真是差远了。”

  “像《窗外》的狗血情节吧?”

  “嗯,真有点像,不过我爸没那个男主那么潦倒,混得还可以,开了三家餐馆,买了三栋楼,还准备开第四家第五家,买第四栋第五栋。”

  “哇,那你爸是大富翁了呢!家里是不是金碧辉煌?”

  “不知道。”

  “你不住你爸爸家,还去住旅馆?”

  “哪里呀,我们住在我爸爸的出租楼里,楼是很大,但里面放的都是旧东西,捡来的。”

  “怎么会这样?”

  她把刚从陶沙那里获得的知识全部贩卖给了詹濛濛。

  她以为詹濛濛会因此瞧不起爸爸,但詹濛濛却敬佩地说:“哇,那你爸爸很有生意头脑呢,今后肯定还要发达。”

  她很受鼓舞,索性把爸爸兼做保险和地产经纪的事也汇报了。

  詹濛濛更敬佩了:“你爸爸真的很不简单,做保险做房地产最容易发财了,三个职业兼做,永远没有失业的可能。你妈妈怎么样?有没有想过把你爸爸抢过来?”

  “不用抢耶,我爸求着我妈接受他呢。”

  她又把老爸和柴老师的掉包计划也汇报了,詹濛濛马上说:“叫你妈答应下来呀!三家餐馆三栋楼,你妈这辈子吃穿不愁了,还能做老板娘。”

  “我妈才不屑当餐馆老板娘呢。”

  “你妈就是太小资了,一点也不脚踏实地。小资是需要资本的,穷得叮当响还要小资,就端得太累了。

  她很不喜欢听詹濛濛鄙薄妈妈,便来个大转弯:“你跟Simon怎么样?”

  “老样子,发点短信,有时QQ一下,但没什么见面机会。”

  “他是不是在躲你呀?“

  “怎么会呢?”

  “我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事告诉你,但是真不忍心看你蒙在鼓里,还是告诉你吧,Simon——他是有家室的。”

  “真的?你听谁说的?”

  她撒谎说:“听Lucy说的。”

  “Lucy去你那里了?”

  “没有,我把Simon交给我的那包礼物寄过去之后,Lucy就打了个电话来谢我。”

  “她自报家门说是Simon的老婆?”

  她发现自己还真是不会撒谎,一撒就撒出麻烦来了。她支吾着说:“她没自报家门。”

  “那你怎么知道她是Simon的老婆不是闷闷的老婆呢?你查她的结婚证了?”

  “怎么可能查人家的结婚证呢?”

  “那你怎么知道她是Simon的老婆?”

  “是——我问了闷闷的。”

  她生怕詹濛濛会问她怎么跟陶沙联系上的,还好,詹濛濛没问,只说:“你问闷闷,他当然会说Lucy是Simon的老婆。”

  “为什么他要这样说?说自己老婆是别人的,不是——吃亏了吗?”

  “吃什么亏?他想追你,当然要隐瞒自己已婚的事实,把老婆栽到别人头上。”

  “他想追我?”

  “当然啦,不然他怎么会选在这么个时候跑回美国去?”

  “你不是说他老婆病了才回美国的吗?”

  “不是我说的,是他自己说的,难道他不会撒谎?”

  “是不是在国内找不到工作才回美国的?”

  “有Simon帮他,怎么会找不到工作?”詹濛濛问,“闷闷肯定去找你了。”

  她一惊,硬着头皮回答说:“没有啊。”

  “那就怪了,他为你跑回去,去了又不找你,他脑子有病?”

  她暗叫糟糕,詹濛濛太神机妙算了,如果陶沙知道,还以为是她泄露出去的呢。

  她坚持说:“闷闷真的没来找我。”

  “那他跑哪里去了?”

  “你不是说Lucy是闷闷的老婆吗?,他肯定回家看老婆去了。”

  “嗯,有可能,先回家安排一下,免得老婆知道了发脾气。不过你别慌,等他把家里糊弄周全了,就会找个借口跑掉,然后去找你。”

  她恨不得说“他已经来找我了,现在跟我在一层楼上呢”,然后再跟詹濛濛探讨一下“参谋部”啊,高中爱过的女孩呀,一辈子不结婚呀,跟着跑来跑去呀,等等。詹濛濛是情场高手,又是旁观者,肯定能解答她的问题。但陶沙一再交待不要告诉詹濛濛,她只好死忍。

  她装作不经意地问:“Simon三十多岁了,难道就从来没——爱过什么人?”

  “听他说就是高中年代爱过一个。”

  “谁?Lucy?”

  “不是,Lucy是闷闷的女朋友,他怎么会插足?”

  “Lucy高中时就是闷闷的女朋友了?“

  “是啊,他们三个人在一个学校读书,不过Simon爱的是另一个女孩,听说是单亲家庭,那女孩是她老妈和一个有妇之夫生的,后来那个人把她妈甩了——”

  她抢着说:“我知道了,后来那女孩的妈妈嫁了个香港大佬,搬到广东那边去了——”

  詹濛濛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Simon告诉过你了?”

  她没回答,心里面一团浆糊,搞不清这两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詹濛濛突然问:“你有你爸爸的电话号码吗?”

  “有啊,怎么了?”

  “有就给我一个。”

  “在我妈那个手机里,我用的是——”她差点说出用的是陶沙的手机,都到嘴边了,硬是让她给吞了回去,反问道,“你要我爸的电话号码干什么?”

  “备用啊。”

  “备什么用?”

  “既然你妈不准备跟你爸和好,我当然要把你爸放在我的富豪候选人名单上了。”

  她差点笑出声来:“你连我老爸都不放过?”

  “你老爸也很不错嘛,三家餐馆三栋楼,按照国内的市价,你爸也是千万富翁了。而且还有美国绿卡,那也值不少钱呢。”

  “我爸可不是绿卡,是公民。”

  “都一回事。”

  “才不是一回事呢,你跟美国公民结婚,马上就可以到美国来,但如果是跟绿卡——”

  詹濛濛打断她:“是呀是呀,你爸是公民,那不是更好吗?如果我跟他结婚,马上就能到美国去,还不用考G考T。”

  “你这是因为没看到我老爸现在的模样,要是看到了,肯定没兴趣了。”

  “这还用看?想也想得到嘛,六十多的人了,又干了这么多年的餐馆,能风度翩翩吗?”

  “但是你——”

  “喂,小妞,我是嫁富翁,不是嫁小白脸好不好?”

  她越想越觉得荒唐:“你要是嫁给我爸,那不就成了我——后妈了吗?”

  “那又怎么了?你有我这个后妈,不比你有任何其他后妈都强?我保证好好待你,把你也办到美国去,我们两人天天去美国的大商场‘血拼’(shopping,购物)。哈哈,如果我对别人讲‘这是我女儿’,保证别人都说我保养得好。”

  “那你不要Simon了?”

  “我不是说了吗,你爸只是后备,目前我还是专攻Simon,万一攻不下的话——”

  “你就来攻我爸?”

  “不是,目前你爸排在第三位。”

  “第二位是谁?闷闷?”

  詹濛濛噗嗤一笑:“我把他排在第二位干嘛?他连工作都没有,怎么能上我的富豪榜?”

  “那排在第二位的是谁?”

  “当然是蓝总啰。”

  她又吃了一惊:“哇!蓝总啊?你是儿子老子一锅端啊?”

  “别把我说得那么没廉耻好不好?我这怎么是一锅端呢?我的理想当然是他儿子,但如果儿子攻不下来,老子也不失为一个优质候选人啊。其实如果光从钱的方面来考虑,嫁儿子还不如嫁老子。毕竟钱是老子的,给不给儿子都是老子一句话。”

  “那你干脆去追蓝总算了。”

  “但你也得允许我有一点小小的虚荣心啊,还应该允许我有一点点性福的追求,六十多岁的老子,在这些方面毕竟比不过三十多岁的儿子。”

  她想了一会,问:“如果你嫁给蓝总,那不就成了Simon的后妈了?”

  “那又怎么样?”

  “他还比你大呢!”

  “呵呵,难道你是第一次听说这世界上有儿子比后妈大的?现在后妈就是王道,你不娶我,我就让你爹娶我,我做你后妈;你出轨,我也让你爹娶我,我做你后妈,看你怎么办!”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人一直聊到詹濛濛上班时间到了才收线。

  第二天,她最后一个醒来,等她漱洗了一番,来到客厅的时候,一个人都没看见。她跑到陶沙房间去找他,发现他斜靠在床上看报纸,她说:“这么早就开始学习了?”

  “中文报纸,美国难得看到的。”

  “其他人呢?”

  “你爸爸上班去了。”

  “我妈呢?”

  “不知道,但肯定在家里。”

  她指指对面:“她昨晚不是在这里睡的?”

  他有点支吾:“应该是吧,我不太清楚。”

  “我们今天有什么安排?”

  “听你吩咐。”

  “我?我没什么吩咐,等我去问下我妈。”

  她在另一间卧室找到了妈妈,发现妈妈也斜靠在床上看报纸,连姿势都跟陶沙一样,心想这两人还真有点缘分哈,心有灵犀一报通。她嚷道:“妈妈,早上好!这么早就开始学习了?”

  “看中文报纸,来了美国还很少看到。”

  她差点被震翻在地,难道这两人约好对话内容了吗?

  她问:“我们今天有什么行动?”

  “我本来是想今天回去的,你爸爸说这里有个shoppingmall(购物中心),有名得很,一定要带我们去那里。”

  “那我们去不去呢?”

  “盛情难却,就去一下啰,你不是说濛濛还叫你买护肤品什么的吗?正好去看看。”妈妈放下报纸,下了床,说,“叫上陶沙,我们现在去你爸的餐馆,他叫我们去那里吃早饭,然后一起去shoppingmall。”

  他们去爸爸餐馆吃了早饭,爸爸就开车带他们去shoppingmall。到了那里,爸爸一直都陪着妈妈,很殷勤地讲这讲那,有时还扶妈妈一把,就差给妈妈提拖鞋了。妈妈则像个骄傲的公主,对爸爸的殷勤带理不理的。

  她和陶沙自然而然地就落到了一起,陶沙没爸爸那么夸张,但也很照顾她,让她觉得做个女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