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血帖亡魂记

第七章 谜中之谜

更新时间:2021-06-27   本书阅读量:

白袍怪人伸指朝黑衣人一连三点。

黑衣人身躯顿时扭曲,口里发出栗耳的惨哼,令人不忍卒听。

惨哼之声愈来愈剧,身躯象一条被踏伤的软体动物在扭动翻滚,双手拼命地在身上撕抓,衣衫片碎,皮破血流,血水粘和着沙土,变成了血泥,一层层裹上身躯,形状之惨,简直不像是发生在人间。

惨哼声由高而低,最后,剩下了断续的嘶号。

白袍怪人阴森地道:“说是不说?”

黑衣人已成虚脱状态,毫无反应。

白袍怪人俯身抄起对方一只手,再次喝问道:“说,身属何门何派,受何人差遣办事?”

黑衣人拼命挣出了一个字:“不!”

白袍怪人沉“哼”一声,双手握住对方的手一拧……

“哇!”

黑衣人身躯猛地一颤,再无声息。一只手掌,已被活生生地拧下来。

这种惨无人道的手段,稍微有一丝人性,决做不出来。

白袍怪人一弹指,黑衣人又回过魂来,口里“呼噜、呼噜”的喘气,夹在喘息声中的,根本不是发自人口的惨哼,而是一种像野兽垂死前的嘶嗥,断续,低沉,凄厉。

“再不说把你撕成碎片!”

黑衣人失神的眼直瞪着白袍怪人,那种怨责之色,令人一见终身难忘。

白袍怪人见对方仍不开口,狞笑一声,举掌按去……

蓦在此刻

一个冰寒透骨的声音道:“阁下好残毒的手段!”

白袍怪人大惊缩手,向后退了一步,他想不到竟然有人隐身在侧。

门廊之内,站着一个面如冠玉的美少年,目如电炬,望之令人心悸神摇。

他,正是祠内行功的甘棠。

白袍怪人看清眼前是谁之后,骇然惊呼道:“你……没有死?”

甘棠顿时心头一震,对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第一次,对方在“叠石峰”上照面,根本不曾动手,第二次在“苦竹庵”中,自己戴了面目,是一个病容满面的少年,而现在是本来面目,而“没有死”三个字从何说起?当下寒声道:“我为什么要死?”

“现在死也是一样!”

“现在死的是你!”

新仇旧恨,一起兜上心头,“叠石峰”几乎要了“神机子”的老命,“苦竹庵”中“弃尘”女尼被迫断臂,自己也几乎一命不保,现在,潘九娘又横尸当场。

甘棠举步走出门廊之外,满眼尽是栗人煞芒。

白袍怪人目言自语说了一声:“不可能!”

甘棠心中又是一动。

“叠石峰”怪箫之谜?

“苦竹庵”之谜?

少林寺中南宫长老瞥见的白影之谜?

这些谜底,非揭开不可……

当下沉声道:“阁下难道见不得人,何不揭去头套?”

白袍怪人“嘿”的一声冷笑道:“小子!你死在临头了!”

甘棠道:“不管谁死谁活,阁下总有个称呼吧?”

“你不配问!”

“看来要在下动手替你揭开了?”

“小子!你办得到吗?”

“无妨试试看!”

看字声落,身形电弹而起,扑向白袍怪人,随势攻出了一指,这一招威力之强,骇人听闻,三历死劫,已完成了“灭绝”武功的第八阶段,功力已与开派祖师相等。

“砰”然大响声中,人影一触即分,白袍怪人一个踉跄。

甘棠信心大增,乍退又进。

“砰!砰!”

甘棠前胸承了一掌,震得连退了三四步。

白袍怪人同样被击中一掌,竟然闷哼出声。

这两个回合,比起不久前“苦竹庵”之战,可说主客易势。

“灭绝武学”有攻无守,胜败瞬息可分。

甘棠已测出对方的高低,胸中已有成竹,大喝一声:“纳命来!”

双掌挟以毕生功力,猛然划出,势如骇电奔雷。

闷哼声中,白袍怪人踉踉跄跄直退到门廊边的石阶之下。

甘棠略调真气,上步欺身……

白袍怪人陡地弹身而起,向斜方射去。

就当白袍怪人身形弹起之际,一道排山掌力,猝然袭至,白袍怪人的身形,硬生生被迫回场中,正好与甘棠前欺身形相对,若不是见机刹势,两人非撞在一道不可。

白袍怪人肝胆俱寒,目光瞥归之下,不禁惊呼出声。

那从后猝然出手袭击的,赫然是那七孔流血而死的老乞婆。

甘棠也是暗吃一惊,他以为潘九娘已被害了,想不到竟然还活着。“天绝武学”的奇奥就在于此。

白袍怪人自知再耽下去,必无悻理,身形动处,狠命的向甘棠攻出一掌,攻势之强劲狠辣,令人咋舌。

甘棠下意识地向后一撤身。

白袍怪人的这一招是存心以退为进,就在一掌攻出之后,弹身飞遁,快,快得令人转念都来不及,可惜,他遇到的对手并非常人。

“回去!”

两条人影在半空相对。

惨哼充耳,白袍怪人栽落地面,但他一挺身又站起来,蒙面罩已被口血染红。

“当心暗器!”

潘九娘急叫一声。

一篷黑雨,罩身洒向甘棠。

一式“追风化影”,甘棠电闪般晃出丈外,黑雨着地,冒起一片蓝色火花。

“躺下!”

暴喝声中,白袍怪人惨嗥半声,“砰”然栽倒,一挣,竟然挣不起身来,显然这一掌甘棠出手不轻。

旁边,潘九娘正为那垂死的黑衣人疗伤。

甘棠回首道:“潘香主,怎么样?”

“死不了!”

“好!”

回过头来,顺手抓起那布包,打开一看,不由大是骇然,里面正是自己拒收,而由林云另派人送返少林寺的掌门方丈替身的人头。

难道这白袍怪人真的就是横扫武林的“死神”?

“死神”伏诛,这将是震惊武林的大事,无边血劫,将可消失于无形。

他内心感到无比激动。

心念几转之后,大声喝道:“报名!”

白施怪人挣扎着坐起身来,凄厉的道:“小子!”

甘棠上前,一把扯落白袍怪人的头罩,一看之下,不由一窒,头罩下隐着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面孔,阴骛惨厉,口角血渍殷殷。

他,当然不是“死神”,“死神”出道在一甲子前,最少该是近百年龄。

他是谁?

潘九娘移步过来,一照面,惑然道:“他会是谁?”

甘棠心念疾转,自己初次见这白袍怪人,是在“叠石峰”头,他受命于那箫声的主人,难道那箫声主人就是“死神”?但自己施“潜听”之术听到的,分明是一个女人声音,难道“死神”是女人身不成?

如果“死神”另有其人,他取这人头何为?

“苦竹庵”中妙龄女尼“弃尘”,被逼之下,声明偿恩而自断一臂,白袍怪人与“弃尘”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谜,又是一连串不可解的谜。

心念之中,再次喝问道:“阁下到底是谁?”

“你……不配问!”

“阁下不说恐怕办不到了!”

“小子,‘天绝门’会遭到百倍的报复。”

“那是另外一回事。我问你,‘叠石峰’头的女人是谁?”

“叠石峰?女人?小子!你在放什么屁?”

“小的叫尉迟风,奉命送这匣子到少林寺……”

甘棠一颔首道:“你是‘奇门派’属下弟子,还是……”

黑衣人这时业已拜罢坐起身形,闻言不由一窒,期期地道:“是的,小的是‘奇门派’主坛弟子!”

甘棠心念暗转,这人,当然是林云所派遣送人头的弟子无疑,只不知“魔母”母子与奇门派是什么关系,如果说,双方关系止于林云是“魔母”侄子的知友,而林云是“奇门派”

的少主或身份很高的角色?还不怎样,否则这情况可就相当复杂了。

林云不惜与“邪子”破脸动手,舍命维护的思情,他已深铭五内,若非林云代他挨了那一柄飞刀,也许他早死了。

尉迟风即是“奇门派”属下,救了他是十分应该的。

心念之中,又道:“朋友,在下有句话问你,如果有不便,可以不必答复!”

“小的可否先请问尊姓大名?”

“天绝门少主施天棠!”

上代掌门义兄叫施天赞,他本名甘棠,上次在“玉牒堡”中,化身“无名老人”的首座长老南宫由,给他介绍为施天棠,取两个名的头尾,他一直沿用这名字。

尉迟风“哦”了一声道:“原来是施少主,小的失敬了!”

“好说!”

“少门主有话请问!”

“你可认识林云其人?”

“林云?”

“不错,一个青衫书生!”

“哦!那是敝派少主!”

“离此不远的那座巨宅,想来是……”

“是敝少主一位知友的亲戚!”

甘棠不由又想到那牡丹柬的主人,脱口道:“林云兄的知友是谁?”

“这……恕小的不便奉陈!”

“既是如此,你只当没有这一问吧!”

“小的十分抱歉!”

“不必。”

甘棠口里说不必心里却在想,那留牡丹柬的人,为何如此隐秘,照各种迹象推测,对方极可能是个女子,换句话说,该是林云的红粉知己。

只这片刻功夫,潘九娘已剥下白袍怪人的面皮,并把尸体掩埋妥当。

天亮了。

晨光扫除了星夜的阴霾。

甘棠向尉迟风道:“朋友可以自己行动了吗?”

“敬谢关怀,小的只要不死,会有同门接应!”

“好,请代向令少主致意!那木匣子你还是带走。”

“谨遵台命。”

甘棠转向潘九娘道:“潘香主,我走了!”

“少主,还有些事奉禀!”

“什么事!”

潘九娘超前悄声道:“上次少主曾命卑座传语程院主,救活那‘叠石峰’石洞中的‘神机子’……”

“怎么样?”

“神机子业已被害!”

甘棠这一惊非同小可,栗声道:“神机子被害?”

“是的,据院主说,是死于一种邪门功力,全身无伤痕。”

“全身无伤痕?”

“是的,程院主亲自去的,到达时业已陈尸洞内,看样子死亡两日以上了。”

甘棠一直在默想着,“全身无伤痕”这句话,他想起少林数十弟子与十长老,死时也是毫无伤痕与致命迹象,难道是一个人所为?

这是“死神”的杀人方法?

“死神”为什么要杀害神机子?

那地方十分隐僻,“死神”怎会去下手?

难道自己第一次所见的另一白袍怪人便是“死神”?

抑是“死神”另有其人,与白袍怪人之间只是巧合?

“神机子”一代奇人,以天下事为己任,想不到竟如此下场。

想来想去,关键仍在“叠石峰”上,闻声而不见人的怪箫主人,如能揭开怪箫主人的真面目,也许可以解开部分的谜。

当下又问道:“程院主还说了什么没有?”

“没有了!”

“那我走了!”

“少主可否示知行踪?”

“我有太多的地方要去,行踪难定。”

“卑座恭送少主!”

“免礼!”

礼字落声,人已在五丈之外。

四顾无人,他重新取出一副面具戴上,成了歪眼歪鼻的怪老人,奔了一程,就在农家买了一件旧上蓝布衫套在外面,这一来,貌相与衣着相称了。

一路之上,他盘算着下一步该采取何种行动。

“九邪魔母”在见面之初,知道自己是“天绝门”少主,但没有什么异样表情,这证明以前推断,义父义兄被肢解太行山下是她母子所为可能错误了,而在见了“鹰龙魔牌”之后,态度立变,不但苦追来历,而且声言要消灭“天绝门”,这除了对方是血洗“圣城”的真凶之一而外,还意味着什么呢?

想起了仇,顿感裂胆摧肝之痛。

岂能让不共戴天的血海仇人,长久逍遥自在地活下去。

于是,他决定了行动的步骤。

诛“九邪魔母”。

追寻“魔王之王”的下落。

再闯“玉牒堡”。

赴太行山探索义父兄被肢解之谜。

探“叠石峰”。

索“死神”之谜,为武林消解血劫。

自完成了《天绝奇书-武功篇》八段功力之后,他自信能与“魔母”一战,现在自己再度易容,大可见机行事。

心念之中,相准了方向,朝“魔母”所居的巨宅奔去。

蓦地

一阵如雷暴喝,夹着女子责骂之声,从不远之处传来。

甘棠心头一动,刹住身形,听那声音,传自左边不远的一片密林之中,那女子的责骂声已变为悲凄的号哭,十分刺耳,略一思索之后,决定看个究竟,倒转身朝左边那片密林驰去。

林外,拴着十余匹健马,满身尘土,毛似水淋,显然是经过长程驰骋。

入林十丈余左右,人影霍霍,在林中空地上围成一个小圈。

甘棠身影似魅,悄声无息地掩到人圈之外。

十四名青衣劲装汉子,散落地围在四周,每一个襟前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小龙,中央是一个障头鼠目的老者,面对一个满面凄厉的少妇。

那少妇衣裙不整,钗横发乱,泪迹斑斑,但仍掩不住那天生的丽质。

老者面带狞笑,粗声露气地道:“少夫人,你知道任性而为的后果?”

少妇厉声道:“宋二郎,你这老走狗,人不报应你,天一定报应你!”

被称为宋二郎的老者嘿嘿一连阴笑道:“少夫人,你知道堡主如何交代老夫?”

“那老而无耻的说什么?”

“追不回来就带尸首回来。”

“哈哈哈哈,我早就不想活了,你这走狗就带尸体去复命罢!”

“少夫人,老夫可是说了就做的!”

“做吧!青龙堡中从上而下,没有一个不该杀!”

暗中的甘棠顿时血涌气促,心跳怦怦,原来这些人是“青龙堡”属下,这少妇被称为少夫人,莫非她就是自己未谋一面,而又退婚另嫁的未婚妻西门素云。是的,除了她,不会有别人,听人言,“青龙堡”的卫非,只有卫武雄一个独生子。

她,曾经是自己的未婚妻?

为什么会被人追击?

听口气,她对“青龙堡”似乎怨毒很深,为什么?

他想到自己被她父亲西门嵩多次追杀!

自己的继母陆秀贞与西门嵩通奸!

而她,在自己未主动退婚之前,就已经准备改嫁卫武雄,自己到“玉牒堡”退婚之日,正是她出嫁之期,彼此之间,除了恨,什么也没有存在。

大丈夫放着血仇未复,家门之羞末除,妻子不保,不羞煞也愧煞。

想到这里,心中感到一阵阵被撕裂的痛楚。

场中

那獐头鼠目的老者宋二郎桀桀一连怪笑道:“少夫人,你要三思!”

少妇怨毒之极地道:“我主意已定了,要命就拿去!”

“老夫给你最后一个考虑的机会!”

“用不着废话了,你‘毒心宋二郎’与卫非父子是一丘之貉!”

“好,骂得好,你虽想死,恐怕不太容易……”

“你想怎样?”

“活捉你回去!”

“别枉费心思了,你办不到!”

“老夫不信这个邪!”

少妇咬牙切齿地道:“奴家自幼就已许了夫家,想不到被迫改嫁卫武雄,而他却……卫非这老杀才,禽兽不如的东西……”

甘棠本已打算不管这种事,闻言之下,不由全身起一连颤栗,原来她是被迫改嫁,她心目中还有自己这未谋面的未婚夫,她之出走,显然是不甘受迫害,既已碰上了,能不管吗?

但一想到她父亲西门嵩,宛若被冷水浇头,充满心口的,仍是无比的恨。

“毒心宋二郎”身形一移……

少妇厉声道:“站住!”

“怎么,你回心转意了?”

“事已至此,毋须你操心费力!”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自己会解决!”

“解决?”

“不错!”

“如何解决?”

“让你如愿,带一具尸体回去!”

“怎么?你……”

“生不能雪怨,死后变成厉鬼也要索仇!”

语音之凄厉怨毒,令人听来不寒而栗。

少妇迅快地用手朝口边一抹。

甘棠可不曾疏神,看得十分真切,她是服毒以图解脱。

救她?不救她?

只这稍一犹豫之际,“毒心宋二郎”虎吼一声,扑了过去,伸手便抓,看他出手之势,功力已达一流之境。

少妇竟然避无可避的被扣住手腕。

“毒心宋二郎”暴喝道:“你服毒?”

“不错!”

“你还是死不了,老夫有药可解……”

“哈哈哈哈……”

“有什么可笑?”

“你能解得了‘毒中之毒’?”

毒心宋二郎老脸剧变,栗声道:“毒中之毒?”

话声未落,少妇粉腮突呈一片鲜艳的酡红,娇躯虚软地委顿下去,毒心宋二郎一松手,少妇“砰”然落地,耳目口鼻,齐溢出鲜血来。

甘棠五内皆裂,弹身飞射入场。

“谁敢找死!”

暴喝声中,四个青衣汉子虎扑而上。

甘棠一挥手……

四条人影,挟着凄厉的惨号,飞泻而去,其余壮汉,不由惊魂出窍。

毒心宋二郎一回身,正好面对甘棠,狞声道:“谁来找死?”

甘棠片言不发,又是一掌扫去。

“砰!”

闷哼声中,毒心宋二郎连退了四五步,口中射出一股血箭。

“呀!”

又是一声惊叫,毒心宋二郎如逢鬼魅似的,老脸泛起抽搐,目中尽是骇极之色,语不成声的道:“原来是您……您……您老……”

这意外的神情,使甘棠大为愕然。

毒心宋二郎猛一弹身,电闪遁去,其余的青衣汉子,发一声喊,豕突狼奔,仓惶奔窜。

甘棠已无暇追杀,立即俯身察看,少妇全身发黑,业已玉殒香消,他急得手足发麻,血液都似乎凝结了,颤抖着手,掏出绿玉小瓶,倒了一粒“避毒丹”在手,用拇食两指钳住,正待往少妇口中送去……

蓦然

一个苍劲的声音道:“朋友,摸不得。‘毒中之毒’无人能解,触之立毙!”

甘棠大惊缩手,起身回顾道:“是何方朋友?”

“老夫太极掌门李无气!”

话声中,一个玄衣老者从树后现身出来,不错,这老者正是甘棠在“玉牒堡”群英会中见过一面的“太极掌门李无气!”

“太极掌门李无气”刚一和甘棠照面,立即面色剧变,连连倒退,口唇掀动,却没有声音,退到一丈左右,突地弹身飞逝。

甘棠心头大震,忽然意识到脸上的面具出了毛病,否则对方不会惊骇而逃,极可能这面具与一个不可一世的人物相似。

他顾不得去深想个中原因,重新蹲下身去,只这片刻功夫,少妇的面孔手掌等露在外面的部分,已开始腐烂。

好厉害的“毒中之毒”。

这少妇怎会有这种剧毒带在身边。

看来任何仙丹妙药都无能为力了。

甘棠颓然退了数步,坐到地面,顺手把“避毒丹”含在口中。

他深深地自责迟了半步,否则她不会死。

她为未谋面的未婚夫持节,抗婚出走,她已尽了本分,她父亲有错,该杀,然而她是无辜的。

“是我害了她吗?”

甘棠痛苦地们心自问。

人死了,一切都已无法挽回,自责、懊悔。一切与事无补,然而,他的心坎上,已深深地划下了一道创痕,他竟然因为迟迟不出手而使曾有未婚妻名份的女子横死。

他木然望着逐渐腐化的尸体,内心一阵阵地抽动。

两滴冰凉的泪珠,滚下面颊。

是懊悔之泪,也是出自本性的悼亡之泪。

盏茶功夫,尸体化尽,剩下一堆焦黑的骸骨,血水流经之处,草枯石裂,看来令人怵目惊心。

他站起身来,挥掌掘土堆盖,做成座坟墓的样式,削石为碑,捐书:“烈女西门素云之墓”八个大字。

碑上他没有留名,因为他已当面向“玉牌堡主西门嵩”提出解除婚约。

他采了一束野花,洒在墓头,哺哺祝祷道:“素云妹,我们没有见过面,也丧失了原先的名份,但我深深地感到懊悔交加,我本可救你而没救你,听着,我为你报仇,用那些迫害你的人的鲜血来慰你在泉下之灵,你说,生不能报怨,死后变厉鬼索仇,这一点,我甘棠立誓替你办到!”

是的,他该如此做,西门素云下嫁卫武雄业已半年以上,为什么现在才出走,如果单为了烈女不嫁二夫的古训,她该早早逃婚。同时那种表现在神情上的怨毒,恨极的口吻,似乎还有内情,但那是什么呢?

西门嵩为什么一定要迫使女儿下嫁她所不愿嫁的卫武雄?

卫武雄的替身曾焚“苦竹庵”,似乎与那妙龄女尼“弃尘”有关,这又是什么蹊跷?

这一切,表面看来是平常,但细想起来却又尽是疑云重重。

他对坟墓作了最后的凭吊,然后怀着莫名的沉痛心情,黯然离开。

功夫不大,那所巨宅大院遥遥在望。

一股无比的恨毒,挟着杀机,从内心涌起。

他咬了咬牙,朝那离开了一夜的巨宅走去,直抵宅门,还不见半个人影。

这倒是一个异常的现象。

他止步踌躇了片刻,毅然又举步,向前欺去,到了门前回头扫去,不由心头剧震,脱口而呼道:“血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