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荆轲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21-06-22   本书阅读量:

  九

  不过三五天的功夫,有关夷姞的流言,便在荆馆、皇宫、东宫这三处之间,沸沸扬扬地传了开来。当然,没有人敢公开谈论,但交头接耳的低语,往往更为可怕,其中最骇人听闻的是,说公主已经怀孕在身了。

  这个流言传到太子夫人耳朵里,吓得冷汗直流,几乎昏厥;她只想到必须瞒住她丈夫,于是密密传谕,不准东宫的任何人在太子面前谈论公主的一切,违者处死。倒是夏姒有些见识,她认为这个命令是没有多大用处的,因为太子会在东宫以外得到消息,同时,她也深深怀疑,此项传说究有几分真实?

  “那么,你说怎么办呢?”

  “有个最简便的办法,把季子找来问一问。”

  “嗯,嗯!”太子夫人深以为然,“不过,倘或季子不肯说实话呢?”

  “这样紧要的事,她岂敢不说实话?夫人再不放心,还有一法。”夏姒献计,“不妨陈设刑仗,吓她一吓!”

  “吓一吓她倒不妨。但万一吓得她胡言乱语了呢?你知道她那一句是实,那一句是假?”

  夏姒叹口无声的气,太子夫人真是老实无用得叫人可怜可笑!想了想,只好自告奋勇了,“这样吧,我先悄悄儿去问了季子以后再说。”

  这个建议,为太子夫人接纳了,事不宜迟,夏姒当时便衔命去找季子,打听实情。这里,太子夫人忧心忡忡地等候消息,真有度日如年之感。到了下午,实在沉不住气,正想另外遣人去催夏姒,只见宫女纷纷传报,说太子大发雷霆,不知为了什么,把东宫舍人下了在监狱里。

  那舍人是太子夫人的表兄,东宫的内戚,又是太子最亲近的侍从,若非犯了重罪,决不致于下狱,所以太子夫人关切得很,亲自赶到书斋去探问消息。

  听说只不过是发了一道东宫专用的关符,她倒诧异了:“那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啊!”

  “哼!”太子丹冷笑道:“做公主的人,白天出城,到深夜才回宫,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吗?”

  这一说,太子夫人才算完全明白,怪不得他要大发雷霆,然而却是迁怒,“如果是公主要关符,东宫舍人岂敢不给?你也得想一想人家的难处!”太子夫人又婉转劝道:“即使他罪有应得,你也还要顾到妹妹的脸面!”

  这句话不说还好,说了反而勾起太子丹的怒气,嘿嘿冷笑着说:“你还替她顾脸面?她自己又何尝想过,该顾到公主的脸面!”

  太子夫人不敢再说。心里却又为夷姞担心了,不知外间有关她的流言,他听到了多少?若是怀孕之说属实,更不晓得他会怎样地暴跳如雷?万一把丑事掀了开来,一向争强好胜的夷姞,羞愧难当,任何不测之祸,皆可发生;而荆轲呢,可能会因爱成仇,使入秦之计,归于泡影。这下子,真舍搞得天翻地覆,满盘皆输了!

  越想越怕,太子夫人不由得身体发抖。太子丹看在眼里,疑云大起,“怎么回事?”他用极严厉的声音问:“你一定有极重要的事瞒着我!”

  “没有!”太子夫人断然决然地回答。

  “那你为什么害怕?你自己去看你的脸色!”

  “是的,我害怕!”太子夫人鼓起勇气说,“我是替你害怕。”

  “替我?”太子丹想了一下,大声吩咐:“都退出去!”

  夫妇摒人密语,气氛又自不同,太子夫人觉得就是说错了话也不要紧,倒反能从容进言了,“我怕你不能忍耐!”她垂涕而道:“伤了兄妹的感情,也伤了朋友的和气,那怕你待荆先生有千般好处,只这件事处理失当,把过去的好处,便都折了!”

  这最后一句话,击中了太子丹的要害,怔怔地望着妻子,好久说不出话来。

  一看说动了他的心,太子夫人的胆便大了,趁这机会,可以作个试探和埋伏。便又说道,“外面有许多关于妹妹的流言……。”

  “喔!”太子丹象突然惊醒了似地,打断她的话问道“什么流言?”

  “你莫心急!”太子夫人很沉着地回答,“我已经叫夏姒去打听了。其实虚实,尚不可知;我是不信有那回事的。但如万一证实,你必得忍耐,闹出乱子来,难以收场。”

  “说了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子丹焦躁地跳脚,“吞吞吐吐,真把人急坏!”

  “你看,你这样子,我就怕跟你说话。”

  太子丹长长地喘了口气,坐下来点点头:“好,我答应你,我不闹。你慢慢说吧。”

  “说妹妹,”太子夫人异常吃力地挤出了三个字:“有孕了。”

  “啊!”太子丹浑身一抖,脸色灰败如死;把眼闭了起来,不住喘气。

  太子夫人原以为他或会咆哮如雷,想不到竟是这样子,由于猜不透他心里是如何想法,反倒更惴惴不安了。

  突然间,外面娇声传呼:“公主到!”

  太子夫妇都紧张了。侧耳静听,隐隐有衣裙綷\地的声音,仿佛步履极其急促。太子夫人心里着急,这是他们兄妹相晤最不适当的一个时机,一见面非发生严重冲突不可,于是紧大声向外吩咐:“请公主到我院里去坐!”

  “不必!”太子丹紧接着说,“既然敢来,当然问心无愧,我倒要听听她如何说法。哼!”

  太子丹是负气的话,太子夫人却被提醒了,夷姞这时候来,自然跟夏姒的去有连带关系,“既然敢来,当然问心无愧”这句话,说得真是一点不错!

  于是太子夫人笑逐颜开地迎了出去。夷姞已走进院门,她身后跟着季子和夏姒,夏姒远远地摇一摇手,得到这一暗示的太子夫人,越发宽心了。

  “嫂嫂!”夷姞站住脚问道:“哥哥呢?”

  “在里面。”太子夫人一面回答,一面注意她的脸色——她脸上正气凛然,但也含着怒意。这叫人有些不能放心,可也无可如何了。

  进了门,夷姞行了礼。然后是季子叩见太子。

  “你跟夏姒都到院子外面去等着,不招呼你们,不许进来。”

  “用不着如此!”夷姞接口,“我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一听这话,太子丹的眉眼唇角,立刻便都舒展了,“也罢!”他说,“你们还都在廊上伺候着!”

  “是!”季子和夏姒双双答应,并且都向太子夫人看了一眼,然后退了出去,把门关上。

  太子夫人领会了她们的眼色,知道夷姞正在气头上,要当心言语差池,惹翻了她的脾气。因此,赶紧抢在她丈夫前面开口。

  “妹妹!”她安慰地说:“你莫为那些流言气恼,我跟你哥哥都知道你没有什么!”

  “流言虽然可气,不如自己亲人可气。”

  这话不妙!太子夫人强笑着说:“妹妹,你在生我的气么?我叫夏姒到你那里去,也不过是让她问问季子,是怎么回事?没有别的意思,你别生气。”

  “我气的不是你。”

  这明明是说到哥哥身上来了。太子丹一向钟爱幼妹,而且看她那理直气壮的神情,心知受了好大的冤屈;所以此时不但怒气全消,还有浓重的歉仄,于是抓住话柄,笑嘻嘻地接口说道:“然则气的是我。怎么气坏了你?说给我听,我给你消气。”

  听了他这几句话,夷姞无法发作了,但也不能就这样容易消气,便故意转脸埋怨太子夫人,“嫂嫂,你也太好说话了,就让哥哥随便欺侮令亲么?”

  “好了,好了!妹妹,”太子丹以快刀斩乱麻的手法,结束了这场纠纷:“我马上叫人把他放出来!”这所谓“他”,自然是指东宫舍人。夷姞总算心里舒服了,定定神,平心静气地说道:“哥哥、嫂嫂,我还有句话要问:你们可信得过我的心?”

  “那还用说吗?”

  “妹妹!”太子夫人也说,“你也该信得过你哥哥和我。有话尽管直说。”

  “是!”夷姞垂着眼,凄然下泪,但终于抬起头来,咬一咬嘴唇,侃侃直陈:“我深知哥哥不愿我跟荆先生见面的原因,第一是怕栓住了他的心,误了入秦的大计,其次是怕闹笑话,出丑闻。如果仅是这两点,那么,我请哥哥不必自寻烦恼,尽管放心好了!荆先生是英雄,言出必行,决无翻覆;荆先生也是君子,不欺暗室,以礼自持。至于说我自己,又岜是那不顾大局,不知羞耻的人?哥哥,嫂嫂,信得过我这些话吗?”

  说得如此透澈而坚定,太子丹那还有丝毫疑惑?不住点着头说,“我信,我信!”

  “既如此,我就再说下面的话。”夷姞变得激动了,“养育我的是父母,关切我的是哥哥、嫂嫂,可是,天地之大,真正了解我、尊重我、跟我一颗心相合的,只有一个荆某!须眉丈夫的交往,常说:‘国士待我、国士报之’;‘得一知己,死而无憾’——男女之情,又何尝不是如此?荆先生在这个世界上的日子有限了,我要尽力叫他过得快活,尽力陪他在一起,这便是我对他的报答,也是替哥哥、替燕国对他的报答。今天,我把话都说尽了,如果哥哥谅解我的心,以后就不要再干涉我的行踪!”说完,深深下拜,是一种预先请罪的表示。

  太子丹没有想到她能把儿女私情,用这样一番道理来解释得如此光明正大!想起自己用尽心机来防范她,心目中隐隐然认定,孤男寡女只要在一起,就会做出不可告人的事来,倒是自己的心地太龌龊了!深深的自惭,加上为她的一片真情所感动,太子丹的内心也激荡得很厉害了,“妹妹!”他脱口答道:“我作主,让你们白头偕老!”

  这真是石破天惊的变化!夷姞到此刻才发觉哥哥是怎么样的爱她!但越是如此,她越不能考虑他的意见,直觉地喊道:“不!不!决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是说了实话,局面会弄得糟不可言;夷姞吃力地咽了口唾沫,以斩钉截铁的声音答道,“他不愿娶我,我不愿嫁她。”

  “这是为什么?”

  “没有理由的。”夷姞又加了一句:“跟你也说不明白!”

  她那说话的气势,把做哥哥的镇慑住了。太子夫人却比较冷静,知道丈夫是一时冲动,夷姞又另有深意,若是追根问底再盘驳下去,会造成难以挽救的僵局,所以赶紧开口阻拦。

  一向忠厚得近乎无用的太子夫人,这时却说了句很得体、很圆转的话:“婚姻大事,不妨从长计议。急什么?”

  “这话也是。”太子丹也有些醒悟了,正好借此下场;想一想,还怕夷姞心里有不舒服的地方,得要作个解释:“妹妹,我知道我有些事做得好象过份了些,惹得你不痛快,但是,你也该谅解我的心境,是完全出于对你的关切,我不但有责任,还有内疚,还有焦急--怕是已耽误了你的青春,总想替你觅—头好姻缘。唉,这话现在也不必多说了,总之,我只有你一个妹妹,你的一切,我没有一样不关心的。”

  “一样的。我也只有你一个哥哥,你的一切,我也最关心。”

  “好,好!”太子丹欣然地说,“你明白这一点,就行了。”

  兄妹间的误会,可以说是完全冰释了。但是,夷姞还有些话决不能告诉哥哥,却必须告诉嫂嫂,所以离开太子丹的书斋以后,又在太子夫人的私室中,促膝密谈。

  这一番密谈,又叫谨慎胆小的太子夫人震动了!她无法想象夷姞竟有那么大的胆量,敢于私订婚约,更无法想象季子竟有那么高的见识,能为她尽策、为她斡旋。她觉得对于姞的这惊人的举动,连说一句可否的话的资格都不够,只有在暗底下佩服赞叹。

  临走时,夷姞还一再叮嘱,千万不能把这个秘密告诉哥哥。太子夫人也知道事关重大,不断点头答应,决不泄漏;可是,她从来就没有不可与丈夫相共的秘密,心里藏着件不—能告诉太子丹的事,就象在卧室中发现一条毒蛇那样令人不安。

  于是,这一夜辗转反侧,始终不能安枕。到了半夜里,万籁俱静,更有孤立无助的恐惧,终于忍不住推醒了太子丹。做丈夫的倒诧异了!夫妇好合,从来都是他采取主动,今宵夫人移樽就教,似乎却之不恭,心里又起了个好奇的念头,立即说道:“把灯剔亮些!”

  “要灯干什么?”

  “好看看你啊!”他想看看她脸上,究有几许春色?

  太子夫人心知他误会了,又好气,又好笑:“你想到那里去了?我有正经话要跟你说。”

  “这时候说正经话?”

  “我告诉你:妹妹已经把终身许给荆先生了!”

  “啊!”太子丹睡意全消,一仰身坐了起来,“快亮灯!”

  剔亮了灯,夫妇俩拥衾而坐,细谈夷姞的婚约。太子夫人转述的每一句话,都在太子丹心里激起不小的波澜.她一直讲到夷姞临走时一再叮嘱,千万不能告诉哥哥,接下来说她自己的感想:“我不能不告诉你,否则我寝食难安;但是告诉了你,又希望你立刻把它忘掉,只当从不知有这回事。”

  “忘是无论如何忘不掉的。”太子丹沉吟着说:“我只好装作不知,否则就大负妹妹的本心了!”

  “正是这话。”太子夫人心头一宽,“你别叫我对不起妹妹。”

  太子丹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望着空中的双眼,很亮,但有隐隐的泪光,唇角却是含着微笑,竟分不出他是欣悦、是骄傲、还是感伤?

  太子夫人心中却充满了感激,感激夷姞和荆轲,感激季子和夏姒,她们都是帮助她能够从此消除烦虑,夜夜得以安枕的人。

  “唉!”太子丹忽发感叹:“从此我再不敢小看你们女人了。你看妹妹,用情之深,用心之苦,真不象一个弱女子之所为。她处处牺牲自己,成全别人,唉——,叫我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