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荆轲

第七章

更新时间:2021-06-21   本书阅读量:

  七

  在第四十五天,太子丹巡视了燕国的长城,回到都城。正如他去时那样,轻车简从,行迹隐秘,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而第一个知道的是荆轲,因为太子丹未回东宫,先访荆馆之故。

  远别重逢,彼此都有一种纯粹出于友谊的喜悦。荆轲说太子丹满脸风尘,憔悴得多了,而太子丹却觉得荆轲神采飞扬,步履轻松,别有一份以前未曾见过,並且难以形容的焕发的神情,他心中虽不免困惑,但更多的却是安慰。

  太子丹谈了一路的见闻,主要的是国境以外韵秦军的动态,赵国新灭,需要一段时间来接收整理,同时秦国内部又在大闹饥荒,军粮不继,无法支持一支大部队的作战,因此王翦的大军,一时还不可能进攻燕国。至于屯兵云中、太原的李信,在秦国的将领中,属于后起,他的任务只是接应王翦,王翦未曾进军,他便不会有所动作,更无足为虑。

  “荆卿!”分析了当前的局势,太子丹又兴奋地说:“此乃天助燕成功!老实说,我一直在担心的,就是在我们尚未准备完成以前,王翦领兵进逼,那时,你的出使咸阳,身份就不妙了!修好之计变成城下之盟,这出入太大。照现在看来,时机对我们非常有利,一定可以得到十分圆满的结果。”

  荆轲虽不敢象他那样乐观,不过太子丹所顾虑的情形,他也早已想到了,能够有一段平静无事的时间,让他从容准备,无论如何是件可喜的事,所以他立即俯伏在地,向太子丹称贺。

  “不敢当,不敢当!”太子丹赶紧伏身还礼,“一切还要仰仗大力。没有荆卿,没有燕国,该我致谢,岂敢受贺!”

  彼此谦谢了一番,坐定了又谈正事,荆轲报告:“徐夫人已经自榆次动身,因为生病刚好,不耐劳累,路上走得慢些,算来还有十天可到。”

  “喔。”太子丹又问:“宋意和武乎可有消息?”

  “有的。武平已到临苗。宋意先到寿春,又转往姑苏去了——看样子,或许已有盖聂的消息,特意追踪了去。”

  “好,但盼他能在姑苏访着了盖聂。”太子丹定神想了一下,突然记起,“喔,我要替你引见一个人。”

  “什么人?在那里?”

  “此人是守长城的一个裨将,名叫成封。我把他带来了。”说着吩咐从人:“请成将军来!”

  “请稍待!”荆轲插口阻止,看一看身上说,“等我换了公服,再请来相见。”

  不必了,你是上卿,见一裨将,不妨随便些。”

  “不!初次相见,礼不可失,恕我失陪!”说着站起身来,到里面去换上了公服。

  等他重新回出来时,已远远地望见了成封,“不是要找个善射的人吗?”太子丹指着外面说:“那成封就是。

  “比太子如何?”

  “你是问他的弓箭?”太子丹得意地说:“胜我十倍。”

  话刚说完,东宫侍从,已引着成封上阶升堂--此人身高七尺,背阔臂长,一双星眼,炯炯有神,相貌极其英武,荆轲对他有著很好的印象。

  成封先拜见了太子,然后,太子丹为他引见荆轲,成封以下属参谒上官的礼节,报名拜见。

  略略寒暄了几句,荆轲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要求:“成将军,听说你看百步穿杨的神技,能让我开开眼界么?”

  太子丹一听这话,深怕他又要拿他自己作为箭靶,赶紧接口说:“成将军自然不吝指教。让我来出个题目。”

  “是!”成封答道:“容我取了弓箭来。”

  他的弓箭,早已有人取来伺侯着,这时递了上来,弦粗胎阔,格外长大,好一张硬弓!荆轲不由得赞一声:

  “好!”

  太子丹却已站了起来,在廊上一面走,一面看,去找试射的目标。这时的燕地,正是春冰初解,桃李芬芳的好时节;荆馆园林,满眼芳菲,叫人目不暇给,但是,要找一个能够显示成封妙射的目标,却不容易。终于还是随后跟了出来的荆轲,找到了题目,“成将军请看!”他指着檐间说:“有个蜘蛛在结网。”

  成封和太子丹都看到了,结网刚刚开始,长长的一根丝垂了下来,末端一只蜘蛛微微飘荡着。

  “射蜘蛛?”太子丹问。

  “不!”荆轲说,“六十步外射断蜘蛛丝。”

  蛛丝极细,六十步外,目力难察;但似难而实易,因为蛛丝虽细,有垂着的蜘蛛可倚为目标,只要左右不偏,上下并无限制,无论前端的箭镞,末尾的箭羽,擦及柔细的蛛丝,便可拉断,这比以蜘蛛为的,容易得多。

  太子丹和成封都明白,这是荆轲的深谙人情的地方,怕的是题目出得太难,万一做不到时,宾主双方都会觉得尴尬。

  成封虽是一介武夫,仪态却优雅得很,微一躬身致礼,然后挟着弓箭,在廊上跨了六十大步,转身看了看目标和脚下所站的部位,自箭壶中抽出一支箭来,搭在弓弦上。太子丹和荆轲都站在他身后看。

  成封忽然出现了令人费解的态度,垂手拿着弓箭,一无动作,只凝神向前望着;太子丹等得不耐烦了,大声催促着问:“成将军!怎不射?”

  “我在等--。”

  一句话未完,见他手起弓响,射出一箭。手法快如石火电光,没有人能看清楚他的动作,也不知那支箭落在何处?

  “太子、上卿!”成封转身陈述;“我在等杏林中飞出来的燕子,请验视!”

  检验的结果,不但蛛丝断了,杏林中还跌落一只受创未死的燕子,燕子身上带着成封的箭。

  于是荆轲置酒相贺,贺成封的神射,也贺太子丹又罗致了一位杰出的勇土,兼有为他洗尘的意思在内。太子丹欣然领情,饮到天黑,才带着成封回城。

  人走了,记忆犹新,荆轲回想成封的一切,觉得他气静神闲,仪表雍容,颇有大将之风。心中忽然一动,如果盖聂找不到,用成封作副手,看起来比秦舞阳要好得多。

  这是个有趣的新发现,荆轲觉得很兴奋,他决定要在成封身上好好下一番功夫,把他的长处和缺点都发掘出来,看看他能否担当这个重任?

  为了表示尊重,第二天他特意进城去拜访成封。走到半路上,遇见一辆极其华丽的车子,是夷姞到荆馆来了——这一个多月之中。她几乎每隔一天,便来一趟。

  荆轲下了马,拦住车子,隔帷相语,说明了进城的目的。

  “你去吧!”夷姞答道:“我去看看水阁的工程。”随后又补了一句:“你可早些回来!”

  “最早也得午间。”荆轲又说:“反正我尽快赶回来就是了。”

  于是乍过又别,各奔东西。荆轲进城以后,径赴接待宾客和过路官员的候馆去打听,成封果然住在那里,这是礼貌的拜会,主要的只是表示着重的意思,却并无什么太多的话可谈,寒暄一番,看看词穷,便即道别。

  既进了城,少不得也要去看太子丹。他到东宫,一向不须通报,车子直到后宫才停,宫女把他引入书房等候,不久太子丹出来相见。

  几乎是第一眼,荆轲便看出来太子丹在笑容后面隐藏着浓重的烦恼。他想动问原因,转念一想,也许纯粹属于私事,譬如跟太子夫人有什么意见不协因而口角等等。这在外人是不宜与闻的,所以话到口边,他又忍住了。

  “我去看了成封。”他只这样说,“是特意来看他的。

  “喔!”太子丹略显诧异地,“你有事想差遣他?”

  “眼前没有,太子,我觉得此人才堪大用。”

  太予丹想了一下,点点头说:“我明白了。不过不行!”

  “怎么?”

  “他跟樊将军一样。”

  “是秦国的叛将?”

  “也是不满嬴政的暴政才逃出来的。”

  荆轲爽然若失。成封既是秦国的叛将,自然不能再回咸阳,他满心想用他作副手的理想,完全落空了。

  “不过,”思想敏锐的荆轲,想到了另一面,考虑又考虑,觉得必须要说出来,“太子,李斯是何等样人,谅必深知?”

  “如说嬴政贪残如狼,李斯便是狡黠如狐!”

  “设譬得贴切之至。”荆轲又以极审慎的语气说:“有句话,但愿我是过虑,但愿我不是对成将军不敬。李斯善于用间——。太子,你该明白了吧?”

  “我明白!”太子丹徐徐答道:“我想,成封不会是李斯派来的反间。”

  “太子!恕我直言。”既然已经说破,荆轲便能侃侃而谈了,“从秦国逃出来的,没有一个不是我们所欢迎的。但李斯的阴谋不能不防,不可让一两个混进来的反间,叫我们怀疑所有的义民,屈辱了他们一片苦心壮志。所以似成封这等情形,必得有个踏踏实实的结果,与世人共见。”

  “那么,你说应该怎么办呢?”

  “真是真,假是假。假的不用说,真的是不满暴政而逃出来的,则以成封的才具,应当大用,才符合太子求贤若渴,用人唯才的本旨。”

  “不错,不错!”太子丹深以为然,“我照你的意思办。不久,就会查出一个确实结果。”

  这一件事算是谈好了。太子丹留他小饮,荆轲因为挂念着夷姞,设词辞谢,主人也没有再坚留。

  等荆轲一走,太子丹立即回到内室,见了太子夫人,第一句话便问:“去的人回来了没有?”

  “回来了。”太子夫人毫无表情地回答。

  “怎么说?”

  太子夫人不响。

  “又到荆馆去了?”

  “嗯。”

  太子丹脸上的懊恼,更浓更重了!“你!”他指着太子夫人责备:“你也不劝劝她!”

  “你也别老是怪我!”太子夫人有些动气了,“当初为荆先生奏琴时,你如果拦一拦,打消了那件事,就不会有今天这种情形了。”

  “我实在想不到会有今天!”

  “我从未去过荆馆,更不会知道。先听说是她对荆馆的布置不满意,亲自画了图样,要在那里盖水榭,只当她借此排遣寂寞,后来听说她去一整天,我觉得有些不对,悄悄把昭妫找了来问,才知道她真的情有独钟。”

  “那,你就一点不想办法?不说说她?”

  “怎么说?”太子夫人反问,“这儿女私情,做父母的往往都管不了,而况我这做嫂子的?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那位公主,脾气娇、嘴又来得,万一话说重了些,惹她抢白一顿,反而坏了我们姑嫂的感情。我只好常常找她来玩,绊住了她;无奈拴得住她的身子,拴不住她的心。请问,换了你又将如何?”

  太子丹也真的无可如何。论人,一个是一向钟爱的幼妹,一个是万分敬重的上宾;论事,感于知音,心意相投,自然而然地孳生情愫,非桑间濮上的丑行可比。他不但不能说什么,而且照一般情形而论,还应该促成他们的姻缘。

  障碍是在荆轲有咸阳之行,一去不返,夷姞将成寡鹄,更难的是,这一层障碍不便说破。他认为夷姞既已与闻大计,当然知道荆轲不是一个可以付托终身的人,那就该自己有所检点节制,谁知不但不曾节制,而且竟是如此放纵,将来会弄得难舍难分,不可收拾,为亲人招来无限烦恼,真是太不体谅人了!

  一想到此,太子丹怒不可遏;蓦然起身,向外走去。

  一出了屋子,才想到夷姞在荆馆——他原意是要去找她深谈的,此刻只好先忍口气再说。

  到了下午,夷姞回来了,特意到东宫来看她哥哥。说了些闲话,太子丹向太子夫人做了个眼色,示意她避开。

  太子夫人迟疑了好一会,才缓缓地站起来,对夷姞说道:“妹妹你坐一会,在这里吃了饭走。我先跟你哥说句话。”

  夷姞有些觉察到了,心里微微发慌,不过她已从荆轲那里学会了沉着,所以点点头:“你们请吧,别管我。”

  于是,太子夫人走到外面,把所有的宫女都遣了开去,等太子丹出来,她悄悄叮嘱:“说话千万要婉转,她是最要面子的人,千万别伤了她的自尊!”

  太子丹接受了她的劝告,踌躇了一会说,“要不,你一起来谈吧!我怕我忍不住会责备她。”

  “不,这些话,只能两个人谈。你记着,你们是兄妹,只要恳切,她会听你的。”

  太子丹悄悄地站了一会,把心静下来,平弱去躁,准备破釜沉舟地说服夷姞,从此不再跟荆轲见面。

  但是,重新回到屋子里,看到夷姞肃然等待的神情,他自己倒先紧张了,好半天,才说了第一句话,“听说你最近常到荆馆去?”

  “是的。”夷姑平静地答道:“我在那里有许多事要做。”

  “我知道,你在那里又添了好些工程。但是,这用不着你自己去监工。”

  “反正我在宫里也没事。”

  随随便便一句话,把太子丹堵得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他只好咳嗽一声,装出做兄长的威严,来掩饰他自己的窘态。

  “妹妹!”太子丹终于吃力地说出来一句话:“你须知人言可畏。”

  这一下改变了夷姑的冷静沉着的态度,她以极锋利的语气问道:“什么人在说?说些什么?如何可畏?”

  “都说你不该不顾身份,老是到荆馆去……。”

  “奇了!”夷姑大声抢白:“到荆馆去便是失了身份?这是那一国的道理?”

  对于这咄咄逼人的气势,太子丹感到有些难于应付,咽了口唾沫,换了个方向来劝她:“你是公主,燕国的少女,都以你的言行为法,所以,你,你不能太任性。”

  在做哥哥的自以为已说得很婉转,而高傲的妹妹,却更生气,“我做了什么丧风败俗的事,言行不足为法?”

  “只常到荆馆去便不足为法。没有一个深娴礼法的女子可以如此。”

  “为何不可如此?”夷姑真的激动了,“荆馆原是离宫,是我儿时旧游之地--荆轲,燕国的上卿,你的生死之交。论地论人,都有特殊的渊源,如果我连荆馆都不能去,那就什么地方都不能去了。”

  一番侃侃而谈。听起来总觉得有些强词夺理,可是太子丹不知道如何驳她。

  夷姑却是越说越愤慨:“我以为你真的敬重荆轲,原来只是假意笼络的手段,并非真的敬重他的人品,所以你才不准我跟他亲近!”

  这番话说得太过份了,大大地冤屈了太子丹的心,因而把他气得发抖,大吼一声,“我是为你!”

  “我也是为你!”夷姞的反击,出乎异常地快,“当初若非因为你看重荆轲,有大事求他,我不会为他奏琴,也就不会相识。就是现在,我也常常想到,他初夏便入咸阳,在世的日子不多了--。”

  她的语声突然低了下来,以致于声息全无,同时眼眶也红了。这副神情,把个一腔怒火的太子丹,弄得大为气馁,内心充满了无可言喻的歉仄和感伤。

  好久,他才重新鼓起面对难局的勇气,“别的都不必说了。”他开门见山地触及本题:“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是爱上了荆卿?”

  “是的。”夷姞低着头,毫不含糊地回答。

  虽然她的回答早在章料之中,太子丹仍不免心里一震,定定神以极冷静的声音说:“你应该知道,你的爱不会有结果。”

  “我知道。”

  “那么,你为何这么做呢?”

  “我本不想有什么结果。”

  这回答是太子丹无论如何想不到的,“我不懂,我不懂!”他喃喃地说,“真不解你是何意?”

  “你还是不懂的好。”夷姞幽幽地说,“不懂还少操些心!”

  “我怎么能不操心?你是我的妹妹,将来弄成不了之局,我能眼看着你不管吗?”

  夷姞默然。这是在整个谈话中,她第一次出现了词穷理屈的迹象,太子丹精神一振,说话的声音也有力了,“妹妹,你听我的劝,悬崖勒马,尚未为晚。荆卿无法为你所爱,你狼狠心把他丢开了吧!”

  “不!我不能!”

  她的语声是那样地坚决,一点没有商量的余地,太子丹忍不住又要冒火;但随即想到太子夫人的告诫,拿手指甲使劲地掐着自己的手掌,把怒气忍了下去。

  兄妹俩的一场严重交涉,就这样毫无结果地结束了。等夷姞离去以后,太子丹仍旧坐在那里发楞;他把整个谈话的经过回想了一遍,发觉自己忘了提出最重要的一点:荆轲对她,是否也象她对荆轲那样一往情深呢?

  这是没有办法去猜测的。不过他一直深信,人的感情是公平的,对流的,所以“国士待我,国士报之”;儿女私情,亦不会例外,夷姞既是如此钟情,人非木石,荆轲自然无法拒绝她的爱。

  关键是在夷姞身上,只要她冷淡下来,太子丹相信理智过人、冷静异常的荆轲,会把这段罕见的爱,视作游仙一梦,至多存下或多或少的怅惘,决不会再主动地来设法跟夷姞接近。

  夷姞自然不会想到太子丹心里的主意,那一席之谈,虽闹得不欢而散,可是细想一想,话已说到头了,态度也显明地表现了,反觉得心中无挂无碍,从此可以依照自己的意愿,要如何,便如何,说来倒是一件好事。

  于是,她盘算着再一次跟荆轲见面时,怎样把这些话告诉他,同时也猜想着,他听了这些话,会有怎样的表示?一直想到午夜,神思困倦,方能入梦。

  第二天起得晚了些,正在梳妆,宫女来报:“太子夫人到了!”

  话刚完,太子夫人已走了进来,“没有想到你刚起身。”她说。

  “我晚了,你倒早!没有想到你这么早来看我。”夷姞笑着回答。

  “进宫来给父王请安,顺路来看看你。”

  “去过明光宫了么?”明光宫是燕王的寝宫。

  “还没有,想邀你一起去。”

  夷姞心中一动。太子夫人进宫请安,一向是单独行动,何以这天要来邀她一起去呢?莫非有什么话要当着她的面向父王陈述?

  因此,她有些不安,却不肯在表面上露出来,闲闲地问道:“是有事要在一起谈吗?”

  太子夫人一楞,想了一下才明白,急忙答说:“没有,没有。”

  夷姞算是放心了。整妆完毕,进了朝食,随同太子夫人一起到明光宫请安定省。出了宫,太子夫人却不回去,又转到她那里,闲叙家常,直到下午才走。

  夷姞本来打算着要去看荆轲的,给太子夫人从中一搅,计划打破了。叹口气,只好留待明天再说。

  不想下一天又出了花样,御者说是车轴断了,要拿去修理。公主的车骑有定制,不能随便找辆车来应急,想一想,只有太子夫人的车可用,便派人东宫去借。巧得很,太子夫人的车也坏了,前一天刚送去修

  “今天一定得把车修好。明天我非用不可!”夷姞很严厉地吩咐。

  下一天车倒是修好了,直趋荆馆,却未曾见着荆轲。

  “到何处去了?”

  “是太子来邀了去的。”昭妫答说:“携着鹰犬,必是行猎去了。”

  “春天不是行猎的季节啊!”夷姞惘惘然地说。

  “那就不知道了。”昭妫再一次提醒她,“太子携着鹰犬,却是我亲眼看见的。”

  携着鹰犬,自然是去行猎,这已无可疑了。只不知道行猎以后,归向何处?

  在夷姞的记忆中,太子丹每一次行猎归来,总是在东宫后苑,架起行灶,把那些猎获的飞禽走兽,剥洗干净,就地烧炙,与一起行猎的勇土们,快谈豪饮;在明亮的火炬下,要闹得一个个东倒西歪,才肯尽兴而散。

  那么,今天行猎的人,可有那些勇士们?夷姞在想,如果有那些勇士参加,则多半仍会在东宫聚饮--不可能到荆馆来的,因为至今为止,荆轲还未正式邀请过他们;那能第一次来,便乱轰轰闹一顿烧炙的野宴?这样,在主客双方都是失礼的。

  于是,她命季子去打听。得到的回报,说只太子丹和荆轲骑马出猎,除了少数侍从以外,并来见有东宫供养的勇士。

  这使得夷姞踌躇了,她无法判断荆轲什么时候回来?也许很快,也许会被太子丹邀去共宴,至夜深方归。

  不过,有一点却是很明白的,她若是回到了宫里,即使荆轲早早归来,她也不便再出城来看他了。

  还是等吧!她对自己说。看一看水榭的工程,再在杏林中走一遍,修一修花草,捉一捉枝叶间的毛虫,时间倒也不难打发。

  到了午后,便有些沉不住气了。倚阑闲眺,对着一片漠漠春阴,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无聊寂寞,而渴望跟荆轲见面的心情也愈迫切了。

  “公主!”季子悄悄凑近她身边说:“请回宫吧!晚了,路上不好走。”

  她真的恋恋不舍,但说不出继续留下来的理由。只好默默地,快快地上了车,一路上还不住搴开车帏窥探,希望能见到荆轲一个人跨马经过。

  快进城时,夷姞才发觉自己失算了。行猎的地区,还在荆馆西面;猎罢归来,必得经过荆馆,就算不进来歇一歇脚,一径进城到东宫,在延曦阁上,也可以遥遥望见的。所以只要守着荆馆,不愁不能掌握荆轲的行踪,而此刻,却可能弄得两头落空。

  她还是不肯死心,进了城,吩咐到东宫下车。她存着一半的希望,希望在东宫能会见荆轲;当着太子丹,自然不能说什么体己话,但只要见到了荆轲,听他们谈谈行猎的经过,便也足慰相思了。

  “怎么?闹得一头的土!”太子夫人一见了她便问。

  一路来黄尘滚滚,就算车帏遮得严密,也难免不弄得灰头土脸,夷姞没有想到太子夫人是明知故问,只觉得这是无法隐瞒的一件事,便老实答道:“我从荆馆来。”

  “见到了荆先生没有?”

  这一句露了破绽。夷姑心想,一问这话,便已先知荆轲不在家。忠厚人不善于撒谎,她口中不言,心里好笑,只答非所问地说:“哥哥呢?”

  “一早出去了。”

  “不是去行猎?”

  “不知道是不是,”太子夫人又说:“我想快回来了。”

  这又是前后不符的话。既不知太子丹的行踪,怎又猜想快回来了呢?

  话中连出两次漏洞,不能不叫夷姞感觉到事有蹊跷。此念一动,自己先觉得痛苦;她是个不喜欢怀疑别人的人,而况被疑的又是忠厚老实,一向为自己所尊敬的嫂嫂。

  因此,她希望太子丹不要在这时候回来。这样,便可以证明太子夫人并未在撒谎,而只是她自己误会了她。刚刚转完这个念头,遥听侍从传呼;太子丹回来得比她想象中还要快。

  于是,她更痛苦了,她不能不怀疑兄嫂对她隐瞒着什么?但是,她不愿去打听那隐瞒着不让她知道的事情是什么,相反地,她希望出现一个彰明较著的证据来祛除她心头的疑云,证明她不过是庸愚的自扰。

  足声渐近,太子夫人亲自去开了内室的屏厅,太子丹第一眼便看到夷姞,刚要招呼,却让太子夫人抢先开了口。

  “荆先生呢?”

  这是太平淡的一问,但入于夷姞耳中,却如午夜的一个响雷,震醒了迷梦,更如暗室的一道闪电,照亮了眼前的一切。

  太子夫人明明知道她丈夫与荆轲在一起,所以才有此一问。由此可见,他这一天的行踪,她是完全知道的,然则为什么要装糊涂呢?夷姞脑中飞快地闪过这三天来所遭遇的不如意事,立刻明白那些都不是偶然发生的,是经过细心安排的,目的是要把她与荆轲隔离开来。

  她再没有怀疑了,但是比怀疑时更痛苦,而且怒不可遏。

  她不知道太子丹是如何回答太子夫人的,她只觉得有句话如骨鲠在喉,非吐出来不可。

  “我在这里,荆先生怎么会来呢?”她冲着太子夫人说。

  那不会说话的老实人,象是被她拿住了短处似地,立刻把脸胀得通红。

  “你跟妹妹说了什么?”太子丹又有些迁怒的模样了。

  “我没有说什么。妹妹也刚来不久。”

  夷姞还想再说两句气话,但看到太子夫人惶恐的神情,心便软了,忍气沉默。太子丹也很知趣,不再往下追问,只谈他这一天的行踪——原来这一天的出猎是有作用的,主要的是想再试一试成封的神射。

  太子丹谈得津津有味,夷姞却一点都不感兴趣,一面吃饭,一面盘算心事。只是太子丹正在高谈阔论,使得她思虑无法集中,因此,等饭吃完,立刻告辞回宫,打算着一个人静下来,好好地去想一想。

  太子夫人携着她的手,一直送到阶前,好几次她欲语不语,夷姞也觉察到了,特意停了下来,有所等待。

  “妹妹!”太子夫人毕竟轻声说话了,“你是知道我的,有些事不是我的本心,不管如何,别坏了你我多少年的感情。”

  这使得夷姞非常感动,但也无话可答,只把她的手捏得更紧,表示会意。

  “你要忍耐!”

  忍耐什么呢?夷姑心里在问,口头上依然保持沉默。

  “妹妹!”太子夫人的声音越发轻了,“我告诉你句话,你放在心里。你哥哥唯一担心的是,怕你的柔情,消磨了他人的壮志。”

  泼头一盆冷水,浇得她心地冰凉。这才是真正的症结所在,她此刻完全不想跟荆轲见面了——也不是不想,是要把那个症结想透了,再定进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