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八十七章

更新时间:2021-06-16   本书阅读量:

    *忠州。

    我终于来到了我的目的地——位于延寿洞的一幢老公寓楼,打量着它,我忽然茫然了,失魂落魄地不知该从何下手……

    如果我那该死的揣测不幸命中的话……那么这个男人,这个那天大吼大叫的男人……授予他奥斯卡影帝的殊荣都不为过……

    可能是我对着面前十五层的高楼笑得太过异常了吧,就在我想跨进101楼门的那一刹那,突然窜出一个人挡在了我前面。

    ……也好……我也需要时间重新整理整理我的决心……

    “好像没有见过你啊,学生?你是住这栋楼的吗??”

    “我是……来找人的……601号的……”

    “啊,那个单身住的小伙子!!?那小伙子现在不在。”

    “……您说……单身住……”

    “是601号就没错了,是那个鼻子旁边有一颗大黑痣的小伙子吧?”

    ……鼻子旁边有颗大黑痣……没错……是有来着……虽然那时心慌意乱,身处漩涡,但那么个鲜明的大黑痣还是记得的……

    但说他是小伙子……小伙子……?可那时他身旁分明坐着一个直发的矮胖女人,嘴里不停叫着“老公,不要了……求你了,老公,不要了……”

    “那小伙子确实不在,他经常不在家的。”

    “他……没有结婚吗……?那个男人没有老婆吗……?”

    “怎么可能结婚,他在这里独守空房已经七年了,七年了……”

    “……现在……他……去哪儿了……”

    “我怎么知道,就见这几天警察进进出出的,我看他不是躲到国外去了,就是找个山旮旯里猫起来了。”

    警卫员迟钝至极,丝毫没觉察到我越来越急促的呼吸,脸色由白转红,又由红变青,最后僵硬得仿佛千年玄冰……他挠挠后脑勺,嘀咕着就转过身去。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嗖地钻进了我的视线……就如这善变的天气一样突然。

    “您等等……这辆车……”

    “啊,是那个小伙子的,601号,已经停在那儿两个月了。哎哟,这周围的居民大妈可向我提了不少意见了,什么占了大家的停车空间啊,什么有碍交通啊……”

    结束了……现在我脑中全部的整理都结束了……一切发生得都太突然……紧紧缠住我的脖子,让我这几年犹如生活在地狱里的红色线团……忽的一下就解开了……

    “小心点!!!别摔倒了!!地上冰还没有完全化那!!!-0-”

    警卫大叔好心的声音一股脑儿地从身后传来……可是,我停不下来,我不能停下来,甚至不能放慢步伐……仿佛如果我不跑,这一切的真实都会随着地上的冰雪一起消融,永远永远湮没在地球的某个角落里……

    “你死定了…………”

    一脸无辜、满脸堆笑的那个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犯下不可饶恕的罪恶的那个人……你做梦都没有想到我在这样疯跑着找你吧……你……死定了……我要用自己的手……亲手掐住你的脖子……

    *道曲洞。

    在那栋高级公寓的入口处,我呆住了……终于,我不带任何感情,看到她了,是一只面目含笑、却让人不寒而栗的鬼怪……是一只让人恶心的、鸡皮疙瘩冒个不止的鬼怪……

    没有任何人能明白,我们俩这视线中究竟包含着多少怨毒、多少仇恨。就在我首先问候这只鬼怪时……

    “你好啊,傻妞。”那女人极其泰然自若地回复了一句,接着,她冲我挥挥手,让我随她走进这栋高级公寓。

    绝啊……她似乎已经表明了她的决心……死也不会向我屈服。

    她是真的不明白吗,不明白我为什么到这里来,还是假装不明白,费尽心机地想继续伪装下去,再一次欺骗我……

    “你是来打听天空近况的吗?现在这个时间,估计他在接受复苏治疗呢……要和我一起去看看吗……?”

    “……”

    “啊,对了……你尽量不要出现在尹湛的面前。”蛇蝎贵妇根本无视我诡异的笑容,她似乎有些疲惫地在沙发上躺下,看着我……这段日子以来,变得愈发苍白愈发美丽的蛇蝎贵妇………………

    “说清楚吧,你今天到底为什么到这里来……”

    “为、了、来、杀、你。”我恨恨地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缓缓向沙发靠近。

    蛇蝎贵妇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手背抚着额头,笑得喘不过气……我按住自己冲动之下就要跳出去的手……不,先忍耐,先忍耐,一定要从她那里听到所有的事实……

    “杀死我……呵呵,呵呵……也不错啊,能死在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手里……^-^……”

    “不要再演戏了。”

    “你说什么演戏?”

    “三出戏。”

    “……”

    “确切地说,你自导自演了三出戏,这就是你犯下的所有罪恶。”

    “你说三出戏,还有罪恶,怎么说得我好像是犯人似的。”虽然表情依旧坦然无邪,不过她的上半身却猛地从沙发上直了起来,我知道她现在内心一定很紧张。

    “如果要雇个托儿,一定要找个一辈子都生活在山旮旯里的乡巴佬,对吧?雇人的基本原则。或者呢,一旦托儿完成他的任务,我们就要以最快的速度把他送到国外去,对吧?!”

    “你睡觉没睡醒吗?!!跑到这儿来做梦了。”蛇蝎贵妇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褐色的眼瞳死死盯着我。

    现在我对她的憎恶简直膨胀得无与伦比。

    “在济州机场当时一脸慈祥地对我千叮万嘱的乞丐老奶奶,没想到居然被我碰到了,不简单啊,在话剧舞台上扮演成狸猫,多么了不起的演技。”

    “什么?”

    “不管怎么说,居然能想到雇用话剧演员,真是了不起啊!!怎么,你以为像我这种没有艺术细胞的门外汉,绝不会有到剧场去看话剧的一天……”

    “哈……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狸猫……”

    “一开始你就存了这个心,做了这个准备,把济州岛的飞机票给爷爷,说什么孩子们受苦了,脑袋需要冷静一下……装成自己多好心多好心似的……”

    “是啊,没错,我是给了你济州岛的飞机票,你怎么能这么歪曲我的好意呢……?什么乞丐老奶奶……我不知道……”

    “难道不是你指使的吗……为了分开我和天空,这一切不都是你指使的吗!!!!”

    一忍再忍,终究还是爆发了出来……都已经这样了……我还不能理直气壮地对她么……

    “唉……看来真是不能随便发善心啊……对人好还被当成了驴肝肺……第一次的感觉就是不会出错,我对你的第一印象就糟糕到极点……”蛇蝎贵妇说着连连摇头,身体从沙发上支起,嘴角依旧挂着冷淡的笑容……

    “谁说不是,第一次的感觉就是不会出错,最毒辣的你依旧是最毒辣的你。”

    “所以呢,你到底还想说什么。”

    “接下来是第二出。”

    “……”

    “我越想越觉得奇怪,为什么你要给我们飞机票,为什么要找人演出这么一场烂戏,到底你为什么这么痛恨我待在天空身边……所以,我很快找出了两年前的手机,我需要再确认一下……”

    “……”

    “你以为换一下号码就能玩短信骗局吗?!你怎么忘了要好好学学那个人的语气呢。”我扬了扬自己一直紧紧抓在手里的手机,颤抖着手,直直把它伸到了蛇蝎贵妇的鼻子前,蛇蝎贵妇对着它的液晶显示屏……那两汪深深的潭开始波动了。

    3月9日,晚上8:15分收到。——

    “到今天为止,没有任何疑心的利用工具。对不起,韩雪理,对你能留下的最后三个字,只有对不起……”

    “拜托,你该不是在告诉我要怎么纠正语法吧?现在还说这些陈年短信有什么意思,还想闹事吗你??”

    “只有出事那一天的短信不一样!!!只有那天的短信说得完完整整、滴水不漏!!!为什么!!为什么!!!?因为它根本不是天空写的!!!根本不是天空发给我的!!!!”我的嗓子几乎要扯破,我的血脉在喷张,眼泪已经到达了我能忍耐的极限……

    “……”

    “只要调查一下当天的通话记录,就一切真相大白了,当然,这也是我杀死你以后的事了……”

    “杀死?你杀死我?”

    “那家伙出事前两个小时,我正在和他通话……他说电话来了,就挂了我的电话……”

    “……”

    “那不是你的电话吗?!你为了把天空叫到出事地点,特意打给他的电话?!”

    那女人不再逃避了……她堂堂正正站在我面前,享受着玩弄敌人于股掌的喜悦……为了听到我更确切的理由,她双手交叉胸前,喜气洋洋地注视着我……注视着我气得发疯的两颗黑眼珠……

    好啊……如果这就是你希望的……我一定满足你这份变态的喜悦……最后一次,我要让你知道得一清二楚……真的是最后一次……

    “第三出戏。”

    “……”

    “可能你不知道,我曾经有一次陪尹湛到过你家门口。尹湛进去之后,一辆破旧的轿车突然停在了这栋楼前,和这栋高级公寓楼多么不和谐的破车啊!!”

    “……”

    “你走下的那辆车,它的车牌号居然和我死去的弟弟的生日一模一样。”

    “……”

    “零、二、二、四,所以我才能记得这么清楚,牢牢刻在了我的脑袋瓜里,不会忘记,零二二四,就是因为是这个号码我才记得这么清楚,如果是别的号码我绝对记不住,不知道这是天堂里的幼民在帮我,还是在惩罚我。”

    “所以呢,你的结论……”

    “我已经去过那个兔崽子的家里了,就在不久之前,我用我的两只眼,清清楚楚确定了零、二、二、四,我已经确定了这一切。”

    “……”

    呼呼……蛇蝎贵妇从口中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于是,一直被我压抑着的愤怒,一直被我压抑着的本来目的……毫不迟疑地一个一个往外蹦……

    “比看上去要聪明点啊你,三年以来发生的事,谁都没有察觉的事,居然被你发现了。”

    “三年?!”我疑惑地发现她的语病。

    “还有江竹原和朴云影啊!!”

    哈……原来……

    “反正我都要死在你手里了,你最好不要再对尹湛那孩子说些什么。虽说我一次也没做过什么好妈妈,不过也不想在孩子心中留下一个疯子妈妈的印象。”

    “……”

    我颤抖着嘴唇……呆呆地注视着对面镜中反射出的自己……真的是和云影太像了,像得让人起鸡皮疙瘩……从扎起来的头发,到五官,全身无一不像……可怕的相像……将来也会一样的哭喊……一样的死去吗……

    “反正真相已经被你知道了,与其我的大名登上报纸,被人指指点点,还不如死在你手里。”

    “他们……他们……也是……你的……儿子……啊……江竹原,江天空,他们也是你的儿子啊!!!!”

    “他们怎么会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只有江尹湛一个,我没有生过那两个家伙。”

    蛇蝎贵妇满脸炫目的笑容,慢慢地……慢慢地……向厨房退去……我,韩雪理,也……慢慢地……慢慢地……一步一步向蛇蝎贵妇靠近……

    “后面的故事你不想接着听下去了吗?就这么杀掉我,不觉得你这段伤心的日子过得很冤枉吗?!!”

    “还有什么…………”

    “对江氏一门,我从来就没有任何感情,什么迷恋、爱情、亲情,那全是骗人的,只有钱,这才是我结婚的目的。为了夺到江家夫人的宝座,我怀了尹湛,当然,这些事只有我和他爸知道……可以这么说,我对尹湛从来没有任何感情。”蛇蝎贵妇倚在洗碗台边,不仅没有任何负疚感,反而同情地看着我,开心地咧着嘴大笑。

    “就算是我和他爸爸离婚了,我的亲生子尹湛,他还是会继承整个公司。所以……我必须除掉第一个绊脚石,他的大儿子。”

    “……”

    “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我花那么多钱找的卡车司机,他居然没有把江竹原撞死,反而是坐在他身旁的女朋友死了……”

    只是因为这个……只是因为钱……因为权力……就害死了云影……害江竹原变成了残废……害天空受伤……尹湛也被利用……还有我……我……

    “不过让江竹原残废也足够了,一个残废怎么还能有能力经营整个公司呢。”

    “……”

    “而且我绝没有想到这会是一个一石二鸟的好结果。”蛇蝎贵妇笑得更张扬,得意忘形地袒露着她的整个罪恶计划……不知道她是要疯了……还是真的想死在我手里……总之是无休无止地张狂笑着……同时抓住了洗碗台上一把菜刀的刀柄。

    “……”

    我知道接下来的话会比她手中的刀还要尖锐,没有勇气继续听下去,我只能无辜地举起双手,使劲捂住耳朵……不要听……不要听……我不要听……

    “没想到死的那个女孩居然是天空的小情人,^-^之后他几次企图自杀,他爸爸怎么说他,揍他,求他,都没用,简直是拿这个孩子束手无策。”

    神啊,如果真的有地狱,请让我和这个女人一起坠进地狱吧……让我能永远永远憎恨她……仇恨她……和她玉石俱焚,永世不得超生……神啊,绑住我和她一起下地狱吧……!!!!

    “……”

    “没想到,有一天,与那个死去的女孩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出现了,也就是你,托你的福,江天空渐渐从前女友的阴影里摆脱出来了……这怎么可以,我如此精心设计的美妙计划,怎么可以被小小的你破坏……天下怎么能有这么巧的事来破坏我。”

    不是的……不是天空也不是尹湛……那两个家伙是灿烂晴天……是云影总爱微笑面对的灿烂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