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八十五章

更新时间:2021-06-16   本书阅读量:

    *繁花街。

    “真的没事吗?你确定你真的没事?!!”

    “……”

    “该不会是吃坏东西了吧!?积住食了?!”

    “…………”

    “姐姐!!你没事吧!!!”

    从网吧里出来,心口难受,胃里疼痛得翻腾上涌只想吐……

    “……”

    世贤抓着我的衣领,着急地嚷嚷道:

    “看你刚才吐出来的,蛤蜊啊,虾的都有!!姐姐,你是不是一吃海鲜就吐啊!!”

    “是……”我软软歪下头,吐出来后心里舒服了很多。

    “那你还吃!!!早说不吃不就好了!!怎么知道自己要吐,还吃那么多,是不是变态过敏反应啊。”世贤急得直跺脚,对着我的背噼里啪啦就是一阵拍,

    “……呼……”看着世贤为我担心的样子,感觉心中软软的一角被击中……他温暖的手紧紧抓住我的——一双与他截然不同的手,粗糙且干燥……小白兔一样柔软的家伙微微涩笑着,露出两边两个浅浅的酒窝。

    “回家去吧,大不了被爸爸打呗。”

    “……嗯……”我几不可闻地应了一声,从那双小手中拼命汲取着力量……终于让抖个不停的双腿镇定了下来。

    “刚才那个叫江天空的人……”

    对一切都毫不知情的世贤……似乎有些难为情,他怔怔仰头望了一下天空……轻启唇,终究还是把那个名字拉回了尘世……那一场长梦的男主人公。

    “……”

    啪嗒……啪嗒……没有任何言语,考察着地面拼命往前走的韩雪理……

    “之前我和姨妈住在京畿道的时候,真的很有名那个人,姐姐你没听说吗?”

    “……没有……”

    “我们学校那帮女生,为了看那家伙一眼,一窝蜂地杀到汉城去,就连我女朋友,那个死丫头,也是他追风俱乐部的会员,那时我心里忌妒死了。”

    “……”

    “哇-!好紧张喔!!第一次见到他本人,决不能让我住在京畿道的女朋友见到他,她在电脑上看到他照片就已经不行了……姐姐……你没事吧……?”

    “呃……没……没事……”

    为什么整条柏油马路都在摇晃……为什么周围所有人的脸……全都一股脑变成了我梦中的人物……那个小鬼是美娜……那个女人是橘子头……现在正从我身边过去的那个男人是江竹原……还有,后面,后面那个紧紧跟过来的人是尹湛……摇晃……摇晃……眼前灰蒙蒙的一片让我不知今夕为何夕……

    “可是……真的是好奇怪啊……为了那个女人他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可是怎么会不记得她了呢……即使忘记了所有的人,所有的一切,他也不应该忘记那个女人啊……”

    “……他说……不记得了……?”

    “嗯,具体怎么回事我不太清楚啦,只是网上传来传去的都是这些,不过你也知道,网上的东西靠得住才有鬼,大半不能信……”

    “……哈哈……”

    “要是那个叫朴云影的女孩的照片也放到网上就好了,真想看看她到底有多美……姐姐……姐姐,你怎么了!!!”

    “……”

    刚穿过人行横道……那噩梦,那不断想冲出我脑中禁锢的噩梦……我再也承受不住它们……一个踉跄,颓唐地跌坐在地上。

    “姐姐!!雪儿姐姐!!!”世贤扯住我惊恐地叫着,顿时吸引了周围一大票人……周围嗡嗡声渐起……直至这声音越来越大,那些噩梦才麻酥酥、心不甘情不愿地重新钻回了我的脑中……

    “姐姐……”

    “……”

    “好点了没有,姐姐,没事了吧……?”

    “SUGAR……店……我们要回SUGAR店的对不对……”

    “……”

    “这是哪儿……?这是哪儿……!!?!”

    *会馆前。

    是无力招架,仓皇逃走……还是无意识之中,追赶而至……

    “姐姐,你真是一个傻瓜。”

    噗……因为世贤一句搞笑的话,我整个人精神一下振作了起来……扫视一下四周,一眼就看到了背后一幢淡雅的三层楼白色建筑,门前出奇的静,一个人都没有……恍惚中,我悠然产生了一种错觉……这儿……该不是“平昌洞”吧……刚想到这,头突然要炸开似的痛……我捂住头拼命干呕……“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没事,就像你说的,可能有些吃积了食……不过,这是哪儿啊……来的时候我们好像没见到啊……”

    “怎么会,我们去市场的时候明明有路过的,姐姐你当时看到它,还说它很讨厌,感觉像精神病院一样。”

    “……我吗……?”

    “嗯……!!就是姐姐你……!!”

    我有这么说过吗……不过看世贤一脸认真地不停点头,我也就不再说什么,转过头,重新圆睁着大眼,打量这幢玄妙不已的建筑。

    “噢耶!!太好了!!!”朴世贤那小子也不知抽什么风,莫名其妙地空喊了这么一句,接着推揉着我拼命往建筑里走。

    “喂……干什么啊你……疯了……”

    “刚才我不是说我们要去看话剧吗姐姐?”

    “可是这又是!!!”

    “就是这儿了,就是在这儿上演的那话剧,现在是一点半……隔两个小时上演五十分钟……应该等一会儿就开演了……!!”

    “谁说要和你看话剧了……?社长还等着呢……快回店里去吧……!!”

    “没事的,就说很晚才找到我,不就行了……!!”

    “不……行……”

    “去吧去吧!!”

    “不去,我说了不去了!!要看你一个人去看!!不要把我也教唆坏了,做什么都中途开溜!!!”

    世贤这小子力气真大,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我拖到门口了,我再也不能容忍,挣扎着,用尽全身的力气,直溜溜地挺在原地。

    “……妈妈的……”那小子立马一脸苦相,随手扯下贴在门上的一张黑色海报,想也不想地就把人家给扯烂了。

    “干什么呀你?”

    “拿回去给娜娜姐看!!问她愿不愿意和我来看!!”

    “姐姐疯了才会和你来。”

    “娜娜姐比姐姐你要亲切一百倍!!给我做饭不说,还陪我看电影!!我找姐姐你陪我去看电影,没有一次答应的,怎么死求活求都没有用!!!我找姐姐你陪我去买衣服,每次你都说不想去!!!一次也没有陪我出去玩过!!一次也没有抓过我的手!!一次也没有对我好好笑过……!!!”

    “先换口气再说,疯子……”

    “死也不会多看我一眼!!!”

    吧嗒…吧嗒……我头也不回地转身向反方向走去……一步,一步,昂首阔步……管他坍塌还是跌倒……这时,没想到右耳立时跟过来某人痛心疾首,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

    “没错吧,我说的话!!”

    “……”

    “为什么你从不正眼看我?!!我长得真有那么恶吗?!!难道你就那么讨厌我!!!?”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朴世贤……我中了他们的魔法了……他们的魔法,让我到死都没有办法再看别人……再相信任何人……再爱任何人……我中了梦中那两个人的魔法了…………

    “喂,姐姐!!!”

    “知道了,知道了,我说知道了……”

    “那么!!我们去看话剧吗!!?”

    “现在是工作时间……晚饭时候再过来看吧……”

    “哇-!!你说真的!!!^O^!!”

    “真的--我决不开空头支票。”

    “噢耶,噢耶,那再加上娜娜姐,我们三个人一起过来看。”

    真的很难相信这家伙是已经十八岁高龄的“老人”……比起美娜……不,比起七岁小孩来还要容易人来疯的世贤……我看着他,嘴角不自觉绽放出微笑的鲜花……站在公共汽车站等巴士的时候,我随手抽过他手里的海报,展开,——

    “OUT……SIDER……”

    “嗯,话剧的名字很酷吧。”

    “有点讨厌……”

    “嗯,O_O??”

    OUTSIDER

    1/1日至3/13日,全国巡回公演。

    (汉城,水源,安阳,富川,釜山,大邱,力山,顺天,青州,制川……)

    演出——金玉珍,韩相具,道英信,罗太英……

    该死的……名字……为什么偏偏是OUTSIDER呢……难道要我在舞台上活生生看到自己的悲剧吗……

    “这个漂亮的姐姐是女主角,嘿!”世贤不太好意思地伸出手指,指着海报中央。

    “所以你才拼死拼活地非要看……”我横了他一眼。

    “嘿嘿……-0-”他抓耳挠腮,讪笑不停。

    我顺着他的指尖看去……愣住了,黑黑的眼珠落在上面,便再也挪不开……是她!是她!是她!……我感到天旋地转……

    “………………”

    等等…………

    这个人………………

    这个人………………

    “怎么了姐姐??你认识这个人吗??”

    虽然被浓浓的妆掩盖……虽然表情和上次不一样……可是她那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还是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似乎又勾起了我两年前的那段埋藏在心底的不解之谜,那段令我刻骨铭心的话语又萦绕在耳边……我终于认出了这个一直煎熬我两年的人了……

    “这个人现在在哪儿……世贤……”

    “呃?”

    “这个人现在在哪儿!!!!”

    “不是……公演中……应该在休息室休息吧……”

    “……”

    “怎么了……”

    “该死…………”

    “究竟怎么了姐姐!!!”

    该死……这究竟是我的幻觉……还是事实……究竟是偶然……还是必然……究竟是话剧……!!!还是现实……!!!

    “姐姐!!!姐姐!!!”

    世贤的声音渐渐遥远……我毅然决然大踏步地向白色建筑物走去,我要知道,我要确定,这究竟是我的幻觉,是偶然,是话剧,还是……我一定要明明白白地看清楚……

    “哐当!!!!”

    我无畏地大力推开门,海报朝地上一扔,正眼也不再看它一眼,大踏步地向演出厅走去。

    “呃,干什么呀这是,现在正在表演呢……喂!!这位小姐!!-0-这位小姐!!!你究竟想干什么啊!!喂!!!这位小姐!!!”门口卖票的男职员惊了,慌慌张张地追在我后面想拦住我。

    “噢……虽然很遗憾……不过这就是现实……!!你要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你眼前的情形!!杰茜,我以前不是说过吗!!?无论是你,还是我,甚至所有的人都一样,这就是我们的命运!!无论你怎么与之抗争!!!无论你怎么想改变命运的轨迹!!!!你……只会犯下越来越多的罪孽!!!!”

    哈哈……哈……站在这红黄相间的,高高大大的门前……我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听着里面传出的那个人的声音……那个在噩梦中占据相当部分的人的声音……声音在萧索的走道里呜呜回响,我的心也被它乱刀切割着。

    “喂!!小姐,现在是演出中,你不能随便进去的……!!!-0-”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卖票的员工已经追到了我身后,他嗓门里透着火气,一把拧住了我的脖子根。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门内传出观众微微的掌声。

    “哐当!!!”

    那扇一直阻挡我命运的大门,被我啪的一下用双手推开了,在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一刹那,噩梦又展开它新的一轮循环。

    “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哟哟……胆都快被吓破了……-0-”

    “不会吧……!!那女孩怎么走到舞台上去了!!!”

    “妈呀!!疯了,疯了,准是个疯子!!!-0-”

    除了舞台上,演出厅里依旧黑洞洞的。舞台四周大约有几十个观众席,观众席上的人很快发现了我,他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不去看舞台上的演员,反倒疑惑地盯着我这个不速之客……

    “…………”

    我……?不错……就是我……执掌全场焦点的关键人物……

    我一声不吭地踩上台阶,登上舞台,向那个与我同样表情,化妆成狸猫的人走去……一步……两步……越来越近……每一步都凝聚着比血还要浓厚的泪……

    “你……你……是……谁……?”

    我把头发塞进衣领,弄成短发的模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四名演员面前……其中一个女孩子,瞪着兔子眼,胆战心惊地看着我,仿佛看到新鲜出炉的精神病人。

    “……”我无声地越过那个女孩,稳稳地停在了微微颤抖的狸猫身前。

    “……谁……”

    “你可以试试开口问我是谁。”

    “……”

    “认识我吧?!”

    “不认识……!!”

    “是嘛……那就是我认错人了…………”

    “……”

    “是我记错了吧……那么这就是我的幻觉了……是偶然了,是话剧了……”

    “喂-!把这个丫头给我拖出去……快快快快!!!”

    什么叫阿修罗场……我终于醒悟了……这就是事实,这就是必然,这就是现实……因为我终于发现了我梦中的主人公……韩雪理……

    阿修罗场都不足以来形容这场混乱……难以描述的惊悚混乱时光……

    “啊啊啊!!!啊啊啊!!!”

    “别再碰她了!!千万别再碰她了!!!”

    “快点给警察打电话!!!这个女人是精神病!!!是个疯女人!!!”

    比任何卓越的演技都要真实一百倍的惨叫……舞台上的演员们尖叫着四散逃走……观众也不例外,争先恐后地向门外冲,可能他们至死也不会知道,这才是这出话剧的真实结局……

    我紧紧勒住狸猫的脖子,根本不在意四周的作鸟兽散,我们俩靠得如此近,以至于连她细微的心跳声听在我耳朵里都如擂鼓般。

    “咳……咳……咳……我说……我说……说……”我的眼前只有死神赐予的黑光,漠然地注视着手中的狸猫渐渐无力,渐渐瘫软,……就在她距死神仅一步之遥之时,

    “就是那个女人!!!就是那个女人!!!”

    于是,就在六七个警备员如虎狼般冲上舞台时……

    “……不……错……就是这样了……我早已准备好了………………但是……我……真的没想到…………真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狸猫无力地扑倒在地,气息微弱几不可闻……可她仍旧挣扎着,向我那双早已沉沦在黑暗中的眼,讲述黑沉沉梦中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