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七十八章

更新时间:2021-06-14   本书阅读量:

    *三天后。

    “哎呀……最近家里的气氛可真是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三天了,转眼到了2月20日。爷爷做梦也不会想到,在这短短的三天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样的事。现在他望着整装待发准备去学校的我和天空……勉勉强强地挤出笑容……

    “尹湛呢?”

    “嗯?”

    “尹湛说他不去学校吗?”

    “嗯,他说今天有点不舒服。”

    “知道了,我们上学去了,爷爷……”

    “去吧,好好读书哦,孩子们……-0-”

    “是……!”我声音响亮地对爷爷回答,穿好鞋走向门口,打开了玄关的门。就在这时,我突然看见爷爷向天空小小地眨了一下眼。

    “……”

    接着天空瞟了我一眼……怀里抱着小狗“雪理”,跟着爷爷又折了回去。

    想想我和这家伙的关系,到现在也还没有恢复“正常邦交”……于是我毫不犹豫地一个人走出了家门。

    昨天尹湛还活蹦乱跳,看起来一副健康得不得了的样子,怎么今天突然说不舒服了呢……这三天里,我连和他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真是让人担心啊。

    估计外面的辛大叔该等急了,想到他老人家捶头跳脚的恐怖样,我就不由加快了脚步,一路小跑地向大门奔去……可是,就在这时……我突然见到了一个我以为再也没有机会在这里见到的影子,一个让我几乎怀疑起自己双眼的女人……

    “……”

    渐渐地,我的怀疑被事实打消……那个女人充满压迫感的身影再清晰不过地出现在我眼前……

    “……”

    “好久不见了。”

    “您好。”

    天呀……居然是那个可怕的魔女,可怕的蛇蝎贵妇。

    “呵呵,看样子,你和新西兰没什么缘分哦?^-^”蛇蝎贵妇美丽依旧,她笑得好不灿烂地说着,让我手足无措。

    我一脸迷茫,对这样的女人,对她这副德性,我完全束手无策。

    “行了,没什么好道歉的,反正我和他们的爸爸以后各走各的路,谁和谁都不相干了。”蛇蝎贵妇大度地拍拍我的肩膀……仿佛在让我安心。

    蛇蝎贵妇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定睛看着我。

    “啊……是,让您为我费心了,真不好意思。”

    “不过也好,听说我们尹湛想要去留学了,是吗……?^-^”

    “……”

    “不管怎么说,你对我也没什么好抱歉的啦,以后我和孩子他爸桥归桥,路归路,无论是法律上还是心理上,我们俩都没有任何关系了。”

    “……啊……”

    “不过看在尹湛这么喜欢你的面子上……有个小小的忠告我想告诉你……”蛇蝎贵妇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眼神中流露出惋惜和恻隐。

    “任何事都不要太过于相信。天空,那个你眼中看到的天空,并不是那个孩子的全部。”

    “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笑脸背后隐藏的也许是张愤怒的脸,睡着的脸背后却有死亡的阴影……感觉是会被表象所掩盖的……”

    “您说什么……?”

    “但愿你能做出贤明的决定,祈求自己平安无事啰……^-^”

    什么啊,这个女人……简直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被她这样一折腾,我本不太好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透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飞快地迫视住蛇蝎贵妇的眼……想探究出一个究竟……

    “啪嗒,啪嗒,啪嗒……”

    蛇蝎贵妇心情愉快地踩着高跟鞋离开了,背影很快就消失在玄关处。

    “笑脸背后隐藏的也许是张愤怒的脸,睡着的脸背后却有死亡的阴影……感觉是会被表象所掩盖的……”

    ……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我才能顺利通过这门叫做江天空的考试,从此不再为所有的事情担心呢……到底要到什么时候啊……

    “3月9号!!!!!!!!呜呜呜呜!!!!你说3月9号!!!!?0?”

    *教室。

    “真的吗?还有好一阵子呢!!!!?0?”

    “我还以为是2月份呢!!这是什么狗屁学校啊!!”

    他们在说什么啊,什么3月9号的……

    第三节课结束后的休息时间,我正在座位上收拾下节课要用的教科书,就看到了如此混乱不堪的景象,以坐在第二组的大象和金丝猴为首,好些人都一副要抓狂的样子。

    “3月9号怎么了?”实在受不了自己的好奇心,我开口向同桌讨教。

    我那同桌压低嗓门,用除我之外所有人都无法听到的声音小心翼翼地说道:

    “建校纪念日。”

    “建校纪念日?”

    “对啊……那些家伙上学惟一的乐趣就是每天数学校台历上有几天红色的日子(译者注:台历上红色的日子在韩国代表放假),所以他们几乎每天每天数。”

    “是嘛……原来就是为这个啊……-_-”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三月九号呢……真叫一个郁闷啊……”

    刹那间,云影出交通事故的样子和那照片上鲜红的3月9号忽地重叠到一起,一下蹦到我眼前……一股寒意从我的脚底升起,一直往上蔓延,蔓延,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可膝盖还是止不住地瑟瑟发抖。

    “都给我安静下来!!”

    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最后国语老师走进了教室,他升级版的愤怒立刻有效地收拾了局面,不仅满屋子唧唧喳喳的学生被震住了,连我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也给强行驱逐了出去……真是万幸……

    “你们先把黑板上的笔记抄到笔记本上去,老师去教务处一趟,马上回来。”

    “噢噢噢噢耶!!!!!!!!!!!!!!-0-”大象和金丝猴欢呼成一片。

    “……-_-……”

    “老师您慢点回来哦!!!!-0-”

    “你们这帮兔崽子……哼哼哼哼……”国语老师气不打一处来,不再看讲台下这群蠢蠢欲动的小家伙,扬长而去。

    “好了好了,抄笔记的任务就交过你们了,在老师回来之前要把它一字不漏地从头抄到尾,现在我们去学校小卖铺一趟……-0-”大象和金丝猴半分都不客气地把自己的笔记本扔过同桌,仿佛两只饥肠辘辘的蟑螂,呲溜溜就跳出了教室……

    “?_?……”她们俩可怜的同桌,愁眉苦脸地看着手中的笔记本,脸色仿佛被饿了一个星期那么难看……

    “不管怎么说,她们走了也好,至少这里清静多了。”我小小声地嘀咕了几句,庆幸教室因她们的离开变得安静。正当我准备埋头奋笔疾书笔记的时候……突然,所有同学的视线不约而同地射向了我身边的窗户……

    “哇……怎么回事啊……究竟是谁啊……”

    “是那个和雪儿姐姐走得很近的哥哥呢……”

    “我知道那个哥哥的名字……”

    “嗯……我也知道……是尹湛哥哥。”

    什么!?!?!?尹湛!?!?!?这个名字一下子让我为之一震,耳朵也不由得竖了起来……我迫不及待地偏头向左侧的窗户看去,真的是他……

    江尹湛把自己的脸紧紧压在窗户上……而且,还笑着……他一手放在口袋里,欢快地笑着……

    “突突突,突突突突。”

    他伸出右拳,轻轻地敲打着窗户……我一扫刚才迷惑不解的痴傻表情,飞快地帮他打开了窗户。

    “啊,你……”我犹豫地看着他,仍旧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他居然会主动来找我……尹湛倚在我打开的窗户上,冲里扬扬下巴……笑成弯月状的眼睛盈盈然地看向我。

    “你现在不用上课吗?现在可是上课的时间啊!!”

    “是啊。”

    “那你为什么……?”

    “出来抽烟。^-^”

    “……”

    什么啊,这个家伙……那么大的火气怎么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呢?就在昨天晚上他还喝得大醉酩酊,对着我一口一个玛丽金的叫……今天看起来,倒像完全没事了一样。

    “你……不生气了吗?”我小心翼翼地试探问着,实在不太适应突然这么友好的江尹湛……而他,依旧笑着,突然一下把手伸放到我乱蓬蓬的头发上……

    “睡觉了刚才?”

    “没有……”

    “那你这头发是怎么弄的,这么大丫头也不知道收拾收拾,把自己打扮得漂亮点。”

    “你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全都结束了?不用去也可以了!?”

    “嗯。”

    “真的!!!!!”

    “嗯。我为什么要走啊?”

    “真的!!你真的不会走了!!是不是??”

    我情不自禁地欢呼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声音欢欣无比。班上的家伙饶有兴味地看着我俩,依旧是一派沉寂。这一刻,我真是一百次、一千次地感谢上帝他老人家,多亏大象和猴子现在不在这里。

    “不走了,笨蛋……”

    “谢谢!!谢谢你江尹湛!!!!!”我现在的欣喜若狂,是怎么表述都不过分的,如果可以,我真想抱住他猛亲一脸口水。

    尹湛天真无邪地注视着我,眼睛笑眯眯地弯成了月牙儿……突然,他从口袋里掏出学生证,轻轻地把它放在自己嘴上一吻,又将它轻轻地放到我的嘴上,完成了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

    “干吗?”

    “你拿着吧。”

    “我为什么要拿着这个……?”

    “和解的礼物。”

    “……”

    “这不是表白,不用那么奇怪地看着我。这只是和解的礼物而已。最近让你伤心了,对不起。”

    “为什么突然……为什么突然这样?”

    “没什么,只是路过,想看看你学习的样子……我走了,你回去学习吧。”一边说着,他一边轻轻用手掌抚过我的脸……我静静地从他手中接过学生证,又看了看他那张鲜活淘气的面孔。

    “你……你该不会在搞什么花样吧?”

    “傻瓜,我能搞什么花样。这东西你要好好保存哦。”

    “你该不会突然就这么走了吧?”

    “你觉得我像在说谎吗?”

    “不是……”

    “那就行了^-^”

    “你要去抽烟了?”

    “嗯,待会儿见。”

    “……”

    “韩雪。”

    “……怎么?”

    我看着手中学生证上尹湛的脸,忍不住抬起头来又看看他。尹湛又一次伸出手来,轻触着我的脸,直直地盯住我。

    “韩雪理。”

    “啊,怎么了?”

    “我多高……?”

    “什么?”

    “我的身高多少?”

    “180……”

    “兴趣是什么?”

    “高尔夫。”

    “喜欢的颜色?”

    “蓝色。”

    “血型?”

    这臭小子到底是中什么邪了,他究竟想干吗啊?

    “A型。”

    “梦想?”

    “接手爷爷的公司。”

    “那么,我的名字是?”

    “江尹湛。”

    “……”

    “江尹湛……你记住,这是你亲口对我说的,你不会走的……”

    “没错,是我亲口对你说的……”

    但即使有了他亲口的保证,我心中的疑云不仅没有散去,怪怪的感觉反而越发浓厚了起来……我再一次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在他身上搜寻了一遍……窗外,他微笑着看着我,慢慢向后退去,向后退去,然后挥了挥手,叫了在不远处等他的秃头,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远了。

    “你说了待会儿见的!!!你亲口对我说好了的!!!我听得清清楚楚的!!!!”像是要确认什么似的,我忍不住冲着窗外来回大声呼喊着,尹湛没有回答,只是冲空中挥了挥双手……

    “午休时我会去你教室找你的!!那个时候我们再说!!!!”

    尹湛的身影渐渐变小……越来越小,终于,最后幻化成了一个小黑点……

    “午休时再说!江尹湛,我们到时见!!!”

    我心中的不安渐渐扩大,呼喊的嗓音也随着越来越大……直到盖住了全班同学的嗡嗡议论……

    “哇-!看来姐姐你和那个大哥真的是很亲近呢!!他值日的时候可可怕了,我们连正眼都不敢看他呢。”

    “是啊……我也是……不过照刚才看来,那大哥哥其实还挺善良的呢。”

    “能把那个学生证借我看看吗?”

    “这哥哥也需要去大便的吗?-0-”

    听到这超级单纯的问题,我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把学生证递到了我同桌的手上……

    “……”

    第三节课整整50分钟之内,我的嘴就没合拢过……一波接一波地笑意不住地往脸上冒,乐颠颠地等待着午休时间的到来。

    虽然他主意突然改变得太容易,让我觉得有些意外……但只要想到这个家伙能留下,我的感谢就会充斥我的满心满腔……这是老天能给我的最大恩赐了……

    “?????????????????????”

    “姐姐快起来!”

    “谢谢……谢谢你这个家伙……”

    “姐姐……雪儿姐姐……”

    “谢谢你……这么快就把我解放出来了……”

    “姐姐!!!已经是午休时间了呀!!!!!-0-!!”

    啊???!!?

    “午休时间已经过了20分钟了!!!”

    “啊,怎么这样!!-0-那该死的钟什么时候叫来着?!”

    “刚刚叫得很大声的,只是那时候姐姐你睡得正香……!!”

    “谢谢你,明净!!!!”我感激地抓住了同桌的手,使劲握,使劲握……

    “没什么的啊。-0-”我那可爱的同桌害羞地低下了头。

    现在午休时间只剩30分钟了,我慌慌张张地向外冲去,边冲边喃喃地念道:

    “混蛋,等着我啊,我来了……”

    我朝着教室的后门跑去,感觉自己的脚步前所未有的失措。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教室里的广播喇叭一阵嘈杂,传出了试音的声音,我一心急着赶路,没有多加理会,但是,下一秒,我就被喇叭里传出来的声音吸引住了全部的注意力,那个声音,是我无比熟悉的声音。

    “大家好,我是值日生组长江尹湛……”

    没错,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我的心脏仿佛一下被人攫住,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首先,我有一个请求,拜托大家,在我播音的时候,请任何人都不要冲到广播室来。因为如果我被中途打断的话,我肯定会羞愧喷鼻血至死,没有脸待在这个地球上的。”

    这家伙,真的没疯吗……不光是德风高中内听得一清二楚,我们中学上空也都一字不落地回荡着他的声音。

    “该说的我已经说在前面了,不过我还想说几句废话,就算各位觉得无聊,也请各位继续听下去,因为对我而言,说这些也说得相当吃力,不是容易的事情。”

    “净平中学3年级2班的韩雪理,大概,没有人不知道她吧……”

    这家伙……不会吧……该不会是……不会真的……

    “是的,这个女孩,就是我有生以来,第一个爱上的女孩……一个我到死也不会忘记的女孩……”

    江尹湛……那么,就是为了这个,你刚刚才对我说了那些意味深长的话……你不是说一切都没有问题了吗……你不是说所有的问题都已经整理好了吗……

    “对不起……”

    不知费了多少力气,他才袒露出这一句话,带着一丝隐忍的痛苦,接下来是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沉默。

    “可是,无论我怎么做……我心中的那个家伙,它一直就这样活着,可能到死它都会陪伴着我……看来我无法实现那个诺言了……我和那个女孩的诺言……”

    ……

    “最后,把这首歌送给这个女孩……或许,它无法完全代表我的心意,但是……当这个女孩和我哥哥在一起的时候,我会生气;她哭的时候,我会生气;她笑的时候,我也会生气;她痛苦的时候,我还是会生气……我真是太差劲了,我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混蛋……我和她的那个约定,我一次也没有做到过。”

    傻瓜,傻瓜,你这究竟是为什么啊……究竟是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老是做这种让我哭的事情……

    “小乞丐……给我好好活下去……或许,万一……或许万一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心中的那个家伙死掉了的话……那个时候,我一定会英俊帅气地重新回来,回来好好欺负你……旁边挽着一个漂漂亮亮,金发碧眼的外国大美女老婆……回来看你是不是还好好活着……”

    哐当!我颤抖着手一下拉开教室的后门,不管不顾周围所有人的视线,以最快的速度向外冲出去……这时,耳边接着响起了尹湛的声音:

    “以上,就是值日生组长江尹湛……妈的,丢脸死了……今天算是丢人丢到姥姥家,晚上都不用睡觉了……”

    接着……一首悲伤的歌曲响彻所有的教室,缠绵的节拍凄婉得令人心碎……我咬紧牙,抑住泪,冲上走廊,在所有学生兴奋的欢呼声中继续向二楼的广播室冲去。

    “你死定了……江尹湛,你这次真的死定了……还说你不会走……大骗子,还说什么不会走,笑成那样……全是骗人的……”

    耳边,操场上喇叭的歌声和教室里喇叭的歌声互应互合,高低婉转的声场排山倒海般向我袭来,每一句,每一个词,都毫不示弱地咬在我的心上,我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沉重的呼吸声……

    终于到了广播室门口,我稳住,深吸一口气,一颗心跳得惊天动得响。

    这时,一个人从走道的另一头走来……我看清楚了,那个人,不是天空是谁。

    “江尹湛!!!!!!!!!!!!!!!!!!!!!!!!!!”我等不及天空,拼着全身的力气撞开了广播室……这时……就在这时…………

    “IpromiseUIpromiseU当我忘记你的时候,

    Ican’tlovewithUIcan’tlovewithUOh~no,

    现在我的记忆正渐渐消失。”

    “哈……”

    空荡荡的广播室,只有音乐的声音不住回响……我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靠近……当看清那躺在播放器里依旧转个不停、沙沙作响的磁带时……我再也克制不住……啪的一下跌坐到了地板上……尹湛分明早就计划好了的,他一早就录好了要说的话,把磁带放进播放器之后,就离开了这里……

    不是真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刚才……刚才就是结束了吗……那样灿烂的笑脸,那样无邪的笑容……就是因为……是我们最后的一面吗……

    “他现在在机场。”

    就在我依旧还沉浸在那张笑脸,埋怨着那张笑脸的时候,天空沉静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你知道?”

    “……”

    天空没有说话,只是在我手里放上了尹湛的手机,和一条项链。

    “……”

    我紧紧抿住嘴唇,怅然若失地望着手里的项链……又看了看天空,接着,我小心地打开了手中项链的吊坠。这个……是之前在娜娜姐家尹湛给过我的……鸡心吊坠里放着尹湛和天空小时候的照片。

    “……”

    可是……现在,里面放的是我,天空,还有尹湛三人在一起的照片,就如同我们在南阳洲的那一夜一样,三个人肩并肩地靠在一起。天空如此清澈,我们的笑容也都如此明净……小小的照片里浸透了无尽的喜悦……

    “为什么不告诉我……至少要告诉我什么时候走吧……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就这样走了的……真的不应该是啊……”

    当的一声,项链从我手中落下,掉到了地上。我又看了看天空,天空慢慢转过身去,像是不愿看到我泪水纵横的脸。这时,我手中的手机忽然有了轻微的震动,我早已麻痹的神经一瞬间又重新复苏了过来。

    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

    嗒……一声不知名的声音催促着我,我手忙脚乱地按下通话键,将手机贴近耳朵。

    “……”

    对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径沉默着。

    “江尹湛……”

    “……”

    他现在所在的地方除了是机场还能是哪儿,我能听到那边传来的机场广播。

    “你真的打算这样?”

    “你好。”

    “你不是已经告诉我说不走了吗!!!!!!!!说好我俩中午见面的呀!!!!!!!!!!你还说你没说谎!!!!!!!!说什么只是要去抽烟!!!!!!!!!!!!!!”

    我听见自己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流了下来,尹湛沙哑的声音,终于在我耳边缓缓响起。

    “韩雪……”

    “不是说好要三个人一起逃走的吗……不是说三个人都要幸福的吗!!!!你不是说要带我逃走的吗!!!!!!!!!!!!!!!!!!!”

    “……”

    “你那个时候不是抓住我了吗……在机场抓住我,让我没办法走……这次你为什么不给我同样的机会!!!!!!!!你抓住了我,为什么我却没办法抓住你!!!!!!!!!!你就这样坏!!!!!!!!!!你就想这样一个人逃走了吗?!!!!!!!!!!!!!!”

    而电话另一头,传来尹湛拼命压住呜咽的声音,哽咽的声音越来越大,终至整个电话线里都只剩下那个人揪人心肺的哭泣,我再也无法承受,张开嘴,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三个人之中,为什么终究要有一个人受到伤害呢?为什么我们要面临这么残酷的抉择??

    “不是说好,要三个人一起逃走的吗……尹湛,尹湛啊……说好我们三人要一起创造一个幸福的家园的,不是吗……你就这样一个人走了,这怎么可以……一句话都没有,这怎么可以……不管你怎么发火,怎么痛苦,你不可以这样的啊,尹湛……你不可以这样的啊,尹湛……”

    “你要好好的……”

    “江尹湛!!!!!!!!!!!!!!!不要挂!!!!!!!!!!!!!!!!!!”

    “我的身高不是180,是182.5,兴趣不是高尔夫,是骑车;喜欢的颜色不是蓝色,是白色;血型不是A型,是O型……”

    “……”

    “我的梦想不是经营公司,是希望你可以过得幸福……”

    “……”

    “白痴……除了我的名字……你居然对我一无所知……”

    “求你了……”

    “记得……要笑。”

    嘟……嘟……嘟……嘟……电话挂断了……

    “记得……要笑。”

    就这样……扔下最后一句话,尹湛离我而去了……不管我再怎么的伤心,不管我再如何跺脚不依,不管我再如何哭,让他不要走,诅咒他,骂他,一厢情愿地和他定下约定……尹湛,他还是走了……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们身边……

    我一直对那个孩子很残忍,就如同我一直忽视他一样,他现在也打算彻彻底底地忽视我了吧……所以走得干干净净、了无牵挂,不给我任何机会,甚至没有停下来回过头看我一眼……现在那个孩子离开我了,或许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我明白,这孩子的内心比任何人都要痛苦……所以他才会展开翅膀,飞向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