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七十六章

更新时间:2021-06-13   本书阅读量:

    *酒吧前。

    “抱歉,让你失望了……被踹掉的人不是我,而是他那边……”

    不过一分钟之前,气急的我还在威风凛凛地冲那帮坏蛋示威……不知尹湛有没有听到……总之他就是头也不回地朝建筑物外走去。

    踏踏踏踏!!!

    急促得不能再急促的脚步声。

    “喂!!你停一下!!!”

    踏踏踏踏……脚步声无动于衷的继续响着,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江尹湛!!!!你真的想就这样下去!!!!!!!!!?”

    “真的要我死掉你才开心是不是!!!”我也顾不上什么颜面了,锲而不舍地追在他身后,深吸一口气,这就是我,“死皮赖脸”的韩雪。

    “我真的躺到地上哭给你看的!!!!”

    “……”

    呼……停下来了……终于……江尹湛终于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我。他不咸不淡地看着我,因为喝多了的关系,眼珠随着酒精狂乱地起伏,这副颓废的模样真是让人看了厌烦。他看了我一会儿,懒懒地靠到旁边的墙上,开始抽烟。

    “……”

    一时间,我们都沉默了。

    “……你到底要去哪里……”过了好久,我才算是找到了自己的声音,直接进入主题。

    “什么去哪里?”

    “我听说了……说你要去留学……”

    “看来哥哥和爸爸的嘴都不牢嘛,真容易收买。”

    “江尹湛。”

    “朋友在等我,你赶快回家去吧。”

    “要走的应该是我,你别走。”

    “去留学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才应该好好待着呢。”

    呼……尹湛吐出口中的香烟,看着缕缕白烟回旋上升,我也忍不住重重吐出了一口气。

    “你要是就这样走了,你觉得我和天空是不是就会鼓掌相庆,抱在一起欢呼,然后高声喊着:真是太感谢你了尹湛?!?!”

    “难道还会流着眼泪大声叫着对不起……”

    “尹湛,求你了!!!!”

    “我本来就打算高三的时候去国外留学的。大妈,你今天也闹够了,快回去。”

    说完这句……那家伙噗噗在墙上按熄了香烟,扯着嘴角努力想笑出来……却依旧只要掩不住的落寞和悲伤。他绕过我想走开……我急急忙忙扯住了他的衣角,一声比一声急促地大喊道:

    “我刚才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如果一定有人要走的话,那人不是你江尹湛,而是我,是我,韩雪理!!!!!!!”

    “……”

    “如果你觉得和我在一起不舒服!!!!!和我生活在一起对你是种折磨!!!!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会离开!!!这才是正确的!!!你明白吗?!”

    “我说了多少次了……这和你没关系……”

    “你从来没有说过!!你要留学的事,从来没和我说过!!!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吗?!我是傻子吗??!!”

    “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那你说该怎么办?……”

    “……”

    “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难道你希望我像白痴一样夹在你们中间,就这样继续留在你们身边?”

    “所以……所以……我说了嘛……我会离开你们家的。”

    “即使你离开家,我还是会不断碰到你们两个人,不断撞到你们两个人甜甜蜜蜜在一起的情景,不是吗?”

    “……”

    话题又回到了原处,还是这个问题……尹湛悲哀地看着我,我仿佛突然之间被人割掉了舌头,只能紧咬着唇……看着尹湛因痛苦而抽搐的嘴唇。

    “真不知道……我胸口中……那个顽固不化的家伙什么时候才会死……”尹湛痛苦地笑了笑。

    “它死之前我不出现在天空面前就好了……这段时间我干脆躲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你们都无法找到我就好了……”

    “白痴。”

    “这样不就行了!!!我找个山旮旯猫着,躲在那里等着,直到你心里那个顽固不化的家伙死掉……!!!”

    “那个顽固不化的家伙……”

    “……”

    “它比你所能想象的,要活得久得多,久得多……”

    “……”

    “如果你真的想等到它死掉……到时候你就会变成一个很老很老、全身都皱皱巴巴的老婆婆了。”

    “它……那个家伙……它会活那么久吗?”

    “嗯,很久,很久很久……”

    “……”

    “说不定比我活得还要久。”

    “该死的……”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似乎也变粗鲁了很多。而尹湛,说了这些之后,越发显得疲惫,耷拉着肩,整个人像要垮掉一般……他再次转过身,背对着我,渐渐远去……

    ——“说不定比我活得还要久。”——

    我真的好自私……这样要求他……让他不能走,也不能留……我真的太自私了……可是现在,我连看着他的自信都没有了……

    “江尹湛,我没有信心能看着你,这样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走掉……我太脆弱,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坚强,我没有那么残忍的心……”

    两条腿……忽地瘫软下来,无法再承担加诸在它上面的重量……为什么老天如此可恶,让我们三人的关系愈理愈乱,纠结不清……无视周围人的闲言碎语,我一屁股坐在了冰凉的水泥地面上……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0-”

    就在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一声离奇的狗叫,我吓了一跳,赶忙收住自私的眼泪,揉揉自己的眼睛……

    “看啊,小狗都叫你别哭呢。”

    “天空……”

    “可爱吧……左腿好像受伤了……老是蜷着。”

    我转回身,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天空半蹲在我身后,轻轻地抚着手中小狗的头……

    “你……什么……时候来的……”

    “……”

    “干吗啊……突然出现……”

    “你也左腿受伤了啊……”天空仿佛没有听见我的话,对着小狗自言自语。

    “江天空……”

    “……”

    “现在我该怎么办……”

    还是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天空含情脉脉地看着怀中的小狗,就像现在它比我的问题重要得多,我受不了了,啪地抬高屁股从水泥地上站了起来,提高嗓门叫道:

    “难道我们就这样让尹湛走掉……?你和我两个人独自享受留在这里的幸福?你真的要让我成为这样的坏女人?”

    “我决定小狗的名字了……就叫雪儿……不,‘雪理’好啦……反正这家伙全身白乎乎的像团雪球……‘雪理’……”

    “你弟弟说他要走了……尹湛说他要走了……”

    “我们回家吧,‘雪理’该冷了,它的毛这么薄……”

    哈……真是,搞半天就我一个人在这儿剃头担子一头热,他们谁都不急……郁闷至极,我无言地盯着依旧半蹲在地上、亲昵地把小狗偎依在脸旁的天空……

    “汪汪!!汪汪汪汪!!-0-”

    大概感受到了周围的气氛,那只白毛小畜生突然嚣张地冲我狂吠起来。

    “…………”

    “汪汪汪汪!!-0-”

    “呼……”

    最后的结果是,我代替天空,抱着那只新被命名为‘雪理’的小狗,三个家伙肩并肩地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小区里的上坡路。

    “汪汪汪汪汪!!!!-0-”

    “说你是狗崽子就是狗崽子,这么吵……”

    “说话好听点,它都被你吓倒了。”尹湛不紧不慢地走在距我一步之遥的前方,怀里那只重新被它夺过去的名为‘雪理’的小狗。那毫不知足的家伙依旧不知疲倦地叫着,丝毫没想到自己是躺着一个多么温暖的怀抱里。而尹湛,他最后的背影不知为什么总不时地在我心里浮现,让我焦躁不安。

    “那天你听到电话留言出去,是不是就是知道了尹湛要去留学的事?所以在飞机上你才让我和那个家伙坐在一起,是不是?”

    “狗狗,你的左腿是怎么受伤的啊……”

    “我们真的要扔下尹湛,让他一个人走掉!!!!!!!!!”

    “那么你要跟去……?”天空突然停下,嗓音里微微透出些火气……我无语,也跟着顿住了身形,失去血色的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我为什么要跟去……”

    “那就不要再唧唧歪歪的。”

    “因为我的关系才变成这样的,你让我怎么沉默??!!!”

    “你再说一遍!!你再继续说这种无聊的废话,就死定了。”

    “你怎么不想想我的立场!不能走又不能留,我的立场你怎么不想想?!在你身边我的心就会舒服了吗?他就这样走了,我的罪恶感又该怎么消除呢!!!”

    “你是说待在我身边很痛苦吗……”

    “……”

    “他说他想待在韩国的理由只有一个,现在这个理由被我拿到了,所以他再也不想继续留在韩国了……他说他没有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所以,你不要勉强他,也不要勉强自己……继续这么嚷嚷……”

    离家越来越近,宅子巨大的围墙毫无意外地出现在我们眼前,这时候,天空一字一句,再清晰不过地冲我吐出每个音节,每个音节都毫无例外地扎在了我狂乱挣扎的心上。

    “回去给我做饭,我肚子饿了。”

    “……”

    “‘雪理’的左腿一定很痛。”

    “左腿……”

    “……”

    天空今天不停地重复着什么左腿,左腿。突然间,我脑中猛地划过以前学校里的一个场面,那时的天空……于是我一下粘到天空身侧,盯着他的脚,不经大脑,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就是说啊,你那时候为什么左腿走路老是一瘸一拐的?”

    “……”

    “受伤的可是江竹原啊……你为什么老在我面前走路一瘸一拐的呢……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还是……”

    “那时候我老把你当成云影。”

    “……”

    “想起那次事故,我就会有罪恶感。”

    扑通……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虽然明知道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可是与理智无关,我的心还是沉到了谷底。

    “那现在呢……?”

    “什么?”

    “你现在……还把我当作……云影吗?”

    “不要让我发火。”

    天空斩钉截铁的声音……我知道他生气了,而且是非常非常的生气……好久没听到天空这么生气的声音了。

    “我可以相信你吗……”

    “……”

    “虽然听过很多话,但我还是只想相信你说的。”

    “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只想相信你,想非常坚定地相信你,现在你眼中这个人,不是云影,而是我,韩雪理……我可以相信你吗……?”我颤抖着声音,望向走在我左边的天空,可那些挥之不去地黑色光泽仍在我一旁伺机而动……“机场的老婆婆”和“3·9照片”,一下子又涌到了我的脑海里。

    “……”

    天空这下简直是非常非常生气了,他怒气冲天地抱紧了手中的小狗,加快脚步大步向大门走去,从头到尾一个字却没有回答我。

    “喂!!江天空!!!”

    “……”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着急了,慌慌张张地追了上去,眼看着已经追到天空身后……这时……

    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却猛然冲了出来……歪歪斜斜、扭扭曲曲钻进了天空的怀抱……我呆住了,我的脚,仿佛钉在原地,一步也动不了……

    “坏蛋……江天空这个大坏蛋……”

    耳边,朦胧间……传来某人能挤出酒精的声音……骂骂咧咧的酒声中间或夹杂着呜咽,哭声,嚷嚷……我知道我永远也无法获得平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