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七十四章

更新时间:2021-06-13   本书阅读量:

    “到底是谁想出在电梯里装摄像头的!!!那种丟死人的东西!!!到底为什么要装在电梯里啊!!!”

    “…………”坐出租车到宾馆的路上,我不住地嘟囔埋怨,而尹湛始终板着脸一言不发。

    “变态!难道还有人会在里面撒尿么?又不是旅馆,电梯里面装什么摄像头?!”

    “那栋建筑的四楼是旅馆……”

    “啊啊啊啊啊!!!”

    *S宾馆。

    宾馆房间早已提前订好,顶层靠海的两间,——1501,1502。

    “干什么呀你,大白天的锁什么门……我说!!!”

    一上楼,尹湛便迅速打开1502号房间,关上门,把自己锁在了房间。我和天空呆呆立在门外站了好久,沉默地走进了隔壁的房间。

    “为什么你就不能和他说清楚,干脆点,韩雪?”

    走来走去,来来回回……我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地在阳台上走来走去,背后突然传来天空决绝的声音……

    “什么……?”我猛地转回身,天空吊钩在床沿,仰头注视着我。

    “你是我的女朋友,不是吗?”

    “是啊……”

    “那为什么要看他的脸色?”

    “……”

    “我们是情侣,接吻是当然的事情,我们为什么要看江尹湛的脸色,为什么要时刻在乎他的想法?”天空的脸阴云密布。

    “……”我不响。

    “即使会伤害到某个人,还是要一清二楚的说明白,干净利落,这样的拖泥带水,可不是你的风格!”

    是啊,是……为什么不和他说清楚?我又何尝不是说过好几次……你叫我怎么下得下狠心,对一个一次次被推开,一次次再又笑着回到你身边的人……我也真是要疯了……对一个心里已满是伤痕的人,你叫我怎么再一次用残忍的话语去刺伤他?

    “我知道他是真心的……就像我喜欢你一样……就像我思念你一样……我知道尹湛也是真心的,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接着说下去。

    “我不想看到旧事重演,在我们三个之间……就像从前的我、江竹原和朴云影那样。”天空的眼神茫然地游荡在虚空。

    “怎么可能,那根本不一样……”

    “一样。”天空忧伤地摇头,“都明知道自己的兄弟也深爱那个女孩,都还是走不开,都还是不愿意离开同一个女孩……”天空的声音渐渐沉重……听到这些话,我想把所有的一切都埋掉的……可是老婆婆恐怖的话语依旧不受控制的一句一句往上冒……

    “那你要我怎么做?”我有些歇斯底里,也不由得提高了嗓门,“是完全不顾尹湛的感受,在他面前和你亲热?还是干脆谁也不选离家出走?还是我把自己克隆一下,你们兄弟俩一人拿走一个?”

    “我只要你和他说清楚,比现在更加清楚。”天空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

    “……”

    “在我的弟弟受到更大的伤害之前,让他放弃你。”

    “……”

    “更加强硬,更加毒辣,更加绝情。”

    天空的声音渐渐高亢……无意识中,我发现自己的脚步正慢慢挪出房间,走向隔壁。

    “现在的痛苦,只为了减轻将来的苦难……在爱情更加泛滥之前……在带来更加毁灭性的后果之前……我不想他哭……不想他产生自杀的念头……我宁可看见她笑着站在别的男人身边……不想她死……”天空的声音混着呜咽,说到最后简直不知道他是在对我说,还是在对自己说。

    或许天空说得对,舍不得一时之痛,只会带来未来更大的痛苦,不仅对尹湛,更是对所有人。和他说清楚,在他的爱愈加深厚之前,和他说清楚。天空那痛苦的表情,在一年前也同样有过,不可以,那些地狱噩梦一般的日子,不可以重演!

    “咚咚咚!”我坚定地叩1502号的门。

    “谁?”许久房内才传来尹湛微弱的回应。

    “我,韩雪。”

    一片寂静。

    “开门,尹湛,我有话要和你说。”

    “……”

    我提高嗓门,“请开门,我必须要现在和你说!否则我不知道以后我还有没有勇气……”

    ……

    屋内仍是没有动静,我只得一遍遍不停地叩门,直到门突然“哗”地打开,尹湛一脸愠怒出现在我面前:

    “什么事?!”

    我被他吓一跳,一时不知如何开口。而他见把我吓着,也不安起来,口气也缓和下来。

    “怎么了?你要和我说什么?”

    我低头进屋,他跟在身后顺手轻轻带上门。

    巨大的落地窗外,碧蓝的大海一览无余,我不敢转身看他复杂温柔的眼睛。

    “江尹湛……”

    我听得见背后他不均匀的呼吸。

    “你知道,我喜欢天空。”

    “所以呢?”

    “不,我是深爱着他。”

    “所以呢……”

    “我也很喜欢你,但是和我对天空的感情,是完全不同的……”

    “……”

    “所以说,我和自己的爱人接吻……不是什么坏事……我没有错,你为什么要那么生气,为什么闹别扭一句话都不和我们说……我和天空接吻真的错得离谱吗……”

    “不……”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

    “我只是……只是感觉很难过……”尹湛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不行……不能心软……要硬下心肠……彻底打破他对我的幻想……

    “不要喜欢我。”我咬住嘴唇,回过头,艰难地吐出这一句。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要再喜欢我,不要再看我……我只喜欢天空一个,非他不可……不要喜欢我……”

    “你告诉我,该怎么才能做到……”

    “……”

    “你知道怎么做的话,教教我好不好……到底我该用什么方法,才能不看不听不想不再喜欢……如果你有什么好办法,告诉我!”尹湛的声音听着那么的绝望,我的心绞痛不已。

    “那好,我告诉你我真实的一面!我好脏的,不爱洗澡,晚上睡觉也会磨牙。我不希望你将来受到更大的伤害,所以一定要彻彻底底地和你讲清楚……”

    “我知道。”

    “我会小心眼,嫉妒心也强,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被人爱过,所以也不知道怎么去爱去照顾别人……我一点也不可爱,固执顽固,不像其他温顺的女孩子……”

    “我也知道!”尹湛深深地望住我,温柔又悲伤,我们两人的眼神在虚空中交汇,汇成悲伤的海洋。

    “最重要的是……我只能爱一个人……就好像小鸭子只跟定出生后见到的头一个人那样,我一辈子也只能爱一个人,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我再不能容下别的人……我不愿意伤害你,其实伤害和被伤害一样的痛,我们不要再把这种痛继续下去了,好吗?”说到这里,我的眼里已是泪水漫溢,只能掩住唇,强迫自己凝视着尹湛的眼。

    尹湛指着自己的心口,走进一步。

    “你以为我愿意吗?这么久了,我一直放弃不了你,你以为我真的好受吗?我何尝不是每天在和它作斗争……”

    “……”

    “可是它不愿意,它说不要,它说它做不到。”

    “……”

    “我恳求它,拜托它,让它放弃你……可是它和我不同,它脆弱,它敏感,它泪水多……所以我只能让外面的我放弃你了……”

    好辛苦……心好痛……这简直是世界上最惨无人道的刑罚……

    “江尹湛以后不会再惹你厌,惹你烦了,如你所愿,我会放弃你……让它自己独自在里面发狂,发疯,直到烂掉……”

    “……你……”

    沉寂。几秒可怕的沉寂之后,我听见尹湛冷至冰点的声音:

    “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死……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死心……虽然现在它做不到……可是总有一天它会做到的……”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你这么优秀,为什么偏偏喜欢我……”我已泣不成声。

    “是啊,为什么是你呢……为什么一定是你呢……”尹湛自言自语地转过身,梦游一样挪出房间,我什么也不能说,只能呆呆地目送他,看着他越来越小,渐渐消逝在门口的背影……

    “它没有眼睛,看不到你的……没有嘴巴,不会说些惹你讨厌的话……也没有手,这样就抓不到你了……绝对绝对不会妨害到你的,它是个绝对绝对不会妨害到你的家伙……”

    “……”

    “现在你不需要担心了……江尹湛不会再来烦你了……江尹湛说他讨厌你……他很早就厌倦你这种又脏又没意思的家伙了……”

    1502的门再次合上……尹湛,捧着他那颗“绝对绝对不会妨害到我”的家伙,也完完全全地消失在它背后……

    我痛苦地蹲坐在地板上,两只手插进头发,哭得天昏地暗。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偏偏是我……”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偏偏是我……”

    *1501房间。

    无力地推开1501号的房门,天空焦急地迎了上来。

    “尹湛呢?”

    “……呃……”

    “也没有说去哪里了?”天空焦急地问。

    “不,没有。”我瘫坐在床上。

    “……”

    天空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了尹湛的电话,却听见自房间角落里传来熟悉的铃声,尹湛的手机好好地躺在他的夹克口袋里,而他的夹克正好好的躺在我们房间的椅子背上。

    天空怔怔地从夹克口袋里掏出手机,锤头自责:

    “我是一个坏哥哥。”

    我也叹口气,——

    “我又何尝不是一个坏女孩。”

    “哈……”

    “噢?有一通爸爸的语音留言……”天空突然盯住手机屏幕,“收到好久了,还没有听过……”

    他翻开手机,放在耳边。渐渐的,他的脸色开始变得异常,一股不安的阴影划过他的眼睛,我才要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已合上手机往外跑去。

    “怎么,出什么事了?”我问。

    “你在这儿等着,如果我一直不回来,就打这个电话,尹湛的号码你知道吧?”天空一脸严肃。

    “爷爷到底说了些什么?”

    “你待在这里不许乱跑!我去找尹湛!”说完天空拉开房门,奔了出去。

    房间一片寂静,我的心跳得厉害,不祥的预感笼罩全身。出什么事了?老爷爷究竟在电话里说了什么?

    头好痛。

    屋里的光线逐渐消失,黑暗自海面渗入房间的每个角落,我抱着腿蜷缩在床边。

    “让我们一起逃走吧!逃到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三个人好好地藏起来,幸福地生活……”

    刚才在海滩上自己对他们说的那些话不经意又滑过脑海……那片阴沉暴躁的海,那些凄厉的波浪声……

    那晚,我终于卑微地伏倒在不可抗拒的命运的脚下,深深祈祷:

    “请保佑尹湛平安,让他开心地笑,不要在他的心里留下任何伤痕……求你……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