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七十一章

更新时间:2021-06-12   本书阅读量:

    “现在的比分是21比20?”我又一次重声地向尹湛问道,不理会门外传来的那几声微弱而可疑的咳嗽。

    “……”

    那家伙无声地点点头,把那两块被他攥得发软的宝贝巧克力塞进我怀里。

    “呼呼……”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垂下头,看着手中那两个悲惨的东西,又把其中的一块递回到他手里。

    “这块,原本就是给你的。”

    “那,那一块呢……”尹湛伸了伸脖子,满是孩子气。

    “……”

    “那一块给了天空,我还不是输。”

    “够了……你们闹够了没……”

    我满脸悲壮地缓缓拉开大门,不打算继续看外面两个人演戏……尹湛彻底绝望,要死不活地转身朝庭院内走去……

    “姐姐……”世珍睁大着眼睛,讶异地看着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我,而她身边,天空则一脸呆相地扭头看向我,手里拎着一只硕大无比的巧克力花篮……-_——

    _-那个,又是什么鬼东东……我注意到他脖子上围着一条洁白的毛线围巾……不用说,一定是和巧克力一起收到的礼物了……心情不由得该死的更加不爽……

    “你们俩拿我打赌?”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强压住冲天的醋意,问天空。

    天空看看我,又看看尹湛,听见我声音都已经扭曲成那样了,只得识趣地点了点头。

    我嚯的一下举起手上那块“世界上最最悲惨的巧克力”,一直举到天空脸的上方……世珍恐惧地闭上了眼睛……

    ……-_-……这不是我用来杀人的武器啊!!!

    “好啊你们,也不问问我的意见是吧……”

    “只是打个赌而已。”

    “那你们把我当什么了?玩桌球时赌输赢的炸酱面吗?”

    “你长得这么黑,和炸酱面也差不多。”天空异常镇定地看了我一眼,超级坦然地说道。

    多么诚实的孩子啊……呼呼呼……镇静一点……镇静一点……不要和这种小气巴拉的家伙计较……打死我也不承认他脖子上那条碍眼的白围巾是让我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的祸首之一……我气得两眼发晕,头冒金星,握紧拳头运足半天真气才使自己免于爆炸。

    “你给我听着……我韩雪理绝不是那种跟在人家屁股后面,给一点好处就乐得屁颠屁颠的哈巴狗!拿我开赌?!哼!想都别想!”

    “我知道。”天空挑起一道眉毛,盯着我手里的巧克力,“那个,你手里的那块巧克力,是准备给谁的?”

    “这个……重要吗……对你?”

    “重要,非常重要,你到底准备给谁的?”天空屏住气,几乎是有些紧张地对我说道。

    “是我做给自己吃的!!!!怎么样!!!!我准备给自己吃的!!!吃的!!!怎么样!!!!”我瞪着眼睛,赌气吼道。

    “……”

    一瞬间,正往回走的尹湛猛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扭回头……

    “我就是做给自己吃的,怎么着?”说完,我扯掉那张皱巴巴的锡纸,在三个人的包围下,拼命把巧克力往嘴里塞。

    天空,尹湛,世珍,三个人都愣住了,一脸“不是吧”的表情,半张着嘴,几乎是有些恐怖地看着我一人狼吞虎咽那块从垃圾桶里捡起来的巧克力。

    “喵呜喵呜……”

    吃得我好辛苦啊,好想流泪啊……T_T

    “你究竟在干吗……?”天空半天才回过神来。

    “这样你们就比分相同了,打赌宣布无效!”我痛苦地嚼着那块带着焦味的巧克力。

    “说谎。”

    “呸呸……从垃圾桶里掏出来的东西真他妈的难吃啊!!!!”实在受不了被三个人围观的尴尬,我啪的一下扔掉巧克力,几乎如逃亡般的向玄关奔去……尹湛看向手里巧克力的表情更加凝重了……-_-

    该死的,不这么做,我还能怎样!虽然在我心里,他们早已分出胜负,可是看尹湛沮丧地在我面前低头,又一脸憧憬地念叨着那0.1%的胜算,我又怎么狠得下心?

    “什么嘛!平局算什么呀?!”尹湛惨叫一声,“这么一来,岂不是得我和天空两个人去?”

    白痴啊!!!我已经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了……从车祸那天,你在呼呼燃烧的车窗外呼喊我的名字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明白你对我是如何的认真……可是同时我也明白,我们三个人之中,必须有一个人受到伤害,另两个人才能幸福地微笑……为什么,为什么要做出选择的那个人偏偏是我……我不幸正是那个需要刺出利剑的人呢……

    “喂!韩雪只把巧克力给了我,那就是说,不管最后分数如何,还是我赢了!怎么样!!!!”

    背后传来尹湛蛮横的喊声……不想知道天空有何反应,我噙着无奈的微笑,满是无力地拉开玄关门……立马听到里面传来爷爷亮如洪钟的大笑声:

    “呵呵呵呵呵呵!!!!!!!”-

    _-……

    *平昌洞别墅。

    “呵呵呵呵呵呵!有意思,两人居然打了个平手!!!!-0-”

    “爷爷!……-_-……”

    “本以为肯定是天空和你去……哈哈,雪儿你的心变得太软弱啰……那个硬邦邦的,有着一股子不服输倔劲的雪儿去哪儿啰!!!!-0-”

    “为什么偏偏只有两张票呢。”

    “当初我给的的确就是三张票啊。”江家的超级大魔王,他老人家现在正安坐在沙发上,咔嚓咔嚓一口一口啃着苹果,笑得肚子都快炸裂了……-_-

    “三张票,让你们仨一起去济州散散心。”

    “真的……?”我惊讶地瞪圆了眼睛望着老爷子。

    “是啊,本想让你们仨周末出去散散心,好好吹吹你们那几颗躁动的心,我刚开始是这么说的没错吧!?!!”听到玄关门口传来那两个家伙愈走愈近的大脚丫子声……爷爷不以为意地偏偏脑袋问道,接着又咽了一下苹果,继续慢条斯理地说:

    “但那两小子一致表态说,两张票就足够了,理由是,谁见过三个人去蜜月旅行的?哈哈!所以才有了那个打赌,还要我保密。”

    “……-_-……”

    “现在好了,既然他们打了个平手,那就让兄弟俩恩恩爱爱地结伴旅游去好了!”爷爷越想越乐,不住地窃笑。

    “……-_-……”

    “这个老家伙!!!!!”

    说时迟那时快……一股杀气腾地在我背后升起……我缓缓地、缓缓地转过头去……只见江尹湛臭着一张脸,气急败坏向这边大步杀来……还有天空,大围巾包住了他整张脸鼻子以下的部分,眼神忽明忽暗,飘忽不定,看起来透着十二分诡异。

    “臭小子!找死么你?居然喊我老家伙?!”老爷子佯怒,举起桌上的茶壶就要掷过去。

    “谁让你泄密的?!说好这是我们三人之间的秘密的。”尹湛双手抱胸,十万个不乐意。

    “浑小子,你是不是又皮痒了想挨棍子!!!!都已经是高三的学生了,我还指望你能长进点!!!!”

    “要我和天空一起去?还不如不去!!!!”尹湛没点好气。

    “你都想好不去了……那你之前对我死求活求的算什么!!!!洗好屁股,等着挨鞭子吧你!!!”爷爷脸都气绿了,啪的一下把苹果搁到茶几上,站起身,满屋子找鞭子……江尹湛见情况不妙,一边嘻嘻笑着,一边偷偷挪步向楼梯边走去……最后,就在天空一把扯下脖子上雪白的围巾,掷到地上的时候……

    “你们是那么说的吗……”我忍住爆笑的冲动,好不容易才找到板起脸的表情,一板一眼地对天空问道。

    “……”天空不答。

    “你以为我们开心啊?!折腾一天居然是个该死的平手……”尹湛边向楼梯走着,边愤愤地说道,紧跟其后的是天空,同样的一言不发,闷闷不乐。

    男人的世界真是复杂啊,胜负对他们来说就这么重要……平手的奇耻大辱对他们来说不亚于输的结果。这时,我也不知道哪根筋突然搭错了,只听见自己脱口而出喊道:

    “别好笑了你们,我们按原来的计划行事!”

    “你说什么?”尹湛回过头,天空和老爷爷也同时吃惊地望向我。

    “原来计划不就是三个人一起去嘛!我们三个人一起去好了。”

    “三个人一起去,还不如不去。”尹湛不假思索地就摇头拒绝。

    “为什么!为什么非要两个人去!!三个人凭什么不行?!”我急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济州岛旅行啊!

    那两位江布莱德皮特才不想理会我,继续大步大步朝楼梯上走去,我绝望地发现眼前的济州岛离我越来越远,于是飞快地冲上前去抓住那两位的衣领,试图展开有说服力的对话,说服那两头犟牛。

    “三个人去的话,大家热热闹闹,不是更有意思吗?”我勾画着美妙的图画。

    “要不你和辛司机、保姆、爸爸四个人一起去,岂不更热闹更有意思?”江尹湛头也不回,撇撇嘴说道。

    “江尹湛!”我气结,“都怪你,好好的一次旅行就要被你搞砸了,你们存心想砸碎梦幻的泡泡是不是!!!”

    “那个梦幻的泡泡又是谁吹起来的呢?!!”天空冷冷地接口。我无话,只得又重新把头转向天空。

    “天空,你也不愿意?!我们三个人一起去。”

    天空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冷得像块寒冰。

    “到底到底是为什么?!”我绝望了。

    “那样晚上就不好玩了。”-

    _-……好玄妙的答案,似乎隐藏着些什么,我沉默,脑中的脑细胞开始急剧、急剧进行粉红色活动……接着,只听见爷爷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兄弟俩又抬脚准备上楼,我急急低低喝住那四只脚:

    “等等,你说的什么意思……江天空……?!”

    “……”

    “这么说……这么说,让你们两人如此固执的理由……就是因为担心那儿晚上没意思……”

    “……”

    “我的意思是,三个人去的话,晚上就不再精彩了。”天空不无心虚地笑。

    “原来你们打赌是另有目的的对不对……嗯嗯……?”我终于缓过神来。

    “……”

    沉默啊……沉默……两人安静得异常,这简直太可疑了,我哐哐几脚迈到他们前面,从台阶上俯视着这两位江布莱德皮特……这两个家伙果然经不住盯,两张脸哗地变了色。

    “哎哟哟……看看你们这两个家伙啊……”

    在确凿的证据面前,两个人的面上都挂不住了,特别是那个红得格外鲜艳的江天空,嗖地就把刚才那条毛围巾盖到了脑袋上,低着头,红着脸,想开溜,我那手可不是吃素的,一掌野蛮的黑旋风,噗……围巾应声倒地……

    “好呀……我没猜错对不对……原来你们打赌不是为的济州岛,不是我,而是两天一夜中的那个‘一夜’对不对……!!”

    ……呃呃呃……非比寻常的寂静……十分应景地,老爷爷的屁股悄悄离开了沙发,摇着头,瞅个空溜出了战场。

    “你们这两个思想肮脏的家伙,天下第一最最肮脏的家伙!!!!都是因为你们的不纯洁,才害我去济州岛的梦想一块块破成了碎片!!!!!”

    “说什么呢你!!!”

    “那你们又怎么解释这两张红得像猴屁股的烧饼脸!!!!这两张像抹了番茄酱的丑脸!!!”

    “哎哟……被你吵死了!!!早点回去洗了睡吧你!!!”

    “想去哪儿!!别想就这么溜了!!!你们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们吗?!!!”我撩起袖子,摩拳擦掌。

    眼看着爷爷幸福地溜进了书房,两个兄弟更是待不住了,他们互相瞅了一眼,推了推对方的肩,深吸一口气,突然疯了一样的齐齐突破我的封锁线,迈步朝楼上狂奔……

    “还我的济州岛来,你们这两个没有人性的家伙!!!我要你们还我的济州岛来!!!!!!!还我的济州岛,还我的济州岛……”

    咕咕……咕咕……我朝着我心爱的济州岛呼唤,咕咕……咕咕……咕咕……我还是执著地朝着我心爱的济州岛呼唤……咕咕……咕咕……咕咕……凌晨三点了……咕咕……咕咕……咕咕……到五点了……可我还是如同望夫崖上的女人般执著,不知道休止……

    “哎呀!!!TMD,该死的,疯了,疯了!!!去,去,去!!三个人一起去!!!三个人一起去!!!一起去!!!你这丫是真的有病呀?!!!”

    *第二天清晨。

    “各位乘客注意了!开往金浦机场的班车马上就要出发了!”

    叭叭!!一大早辛司机便在楼下欢快地摁车喇叭。

    我几乎是连蹦带跳地下了楼,左手拽着天空,右手拎着尹湛。

    “哈哈!!出发……!!!”

    车厢内洋溢着我欢快的声音,怎么看怎么觉得辛大叔今天的手特别美,特别是他摆在方向盘的架势,优雅极了。

    “嘿嘿,到底还是三个人一起去了,好啊,两个人去我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妥。”辛司机乐呵呵地说道。

    “就是就是!辛大叔您也这样觉得对不对,明智啊明智!”

    “当然了!!你们都还只是学生呢!!”

    “是啊,我发现得太晚了,真是没眼力见儿!!”我边说,边喜气洋洋地瞟了瞟身边垂头丧气的兄弟俩,按捺不住的兴奋,要知道,这可是我韩雪理平生第一次坐飞机旅行啊!!

    呸呸……在车摇摇晃晃驶出小区的当儿,分坐在我两边的两兄弟齐齐朝窗外吐了几口小小的唾沫。

    “哎哎!飞机上的窗户可以打开吗?”我摇着尹湛的胳膊问,新鲜而又恐惧的感觉狂涌而上。

    他瞪圆眼睛瞅着我,好像我头上长出天线了一样。

    “说话啊?!不可以开窗吗?是因为天上风太大了吗?哎,你们有没有把手伸出去抓过云??是不是生得好像棉花糖?……”

    待我滔滔不绝地吐出这串的问题,“呼……”天空尹湛同时叹了一口气,伸手指着我的脑袋说:

    “你这里是不是进水了?”

    换做平常我早已挥拳过去了,但今天心情实在太好,我完全充耳不闻,“哈哈!你们干吗这么小气啊?告诉我也不会死。”

    “嘿嘿,是哦,到时候你的早饭也好省了,在飞机上吃云吃个饱吧!”尹湛哭笑不得。

    “啊……还有那个,我真的很好奇耶……”

    “还有什么你都说了吧!!!”

    我偏着脑袋想了想,继续问道:“从飞机上的窗户向外看去,除了云,还能看见其他的东西吗?”

    “……”

    “比如说星星啦,或者过路飞机里别人探出来的脑袋……如果只有云的话,那岂不是太无聊了?……除了云之外还有什么呢……?”

    “怎么,你还觉得应该看见几只天使在旁边嗡嗡飞么。”江尹湛那小子斜眼瞟了我一眼,用明显挖苦我的声音答道。

    ……-_-辛大叔闷着那个乐啊,实在憋不住,爆笑出声,简直快噘死过去。左边的天空接下了尹湛的接力棒,继续再接再厉。

    “嗯,不错,那些天使既弹竖琴又吹笛子。”

    “还有啊,如果你冲他们挥手……他们会很开心地也冲你招手的……到时候你千万别忘记了……”

    “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碰到上帝他老人家。”

    “对哦,说不定那时他老人家正在云上撒尿。”尹湛忍不住在一旁插嘴说道。

    “不错,不过我想只坐一次飞机是不会那么容易就碰到的吧,起码也要成百上千次吧……”

    “几率不比中乐透头奖更高……”尹湛又在一旁和了一句。

    ……呼……忍耐……忍耐……我生平第一次的飞机旅行……我生平第一次去的济州岛……为了它们,我一定要忍耐……再多怒气,再多痛苦……都要忍耐……我用几乎要把人撕成碎片的目光,狠狠地瞪着眼前那两个人渣……他们却坦然地合上眼……

    “雪儿呀……-0-”

    “……是……”

    “以前大叔坐飞机的时候,有一次,把手伸出窗外……”

    这个人渣又想说什么……我满怀不快地把视线从江布莱德皮特身上转到车前……辛大叔嘴乐成了O字形,圆不隆冬地到现在还没收回去,极尽所能地最后一次嘲弄我。

    “居然就和上帝握手了呢,握手了。-0-”

    “…………”

    “真的呀,是真的!!”

    “…………”

    “所以你一定要坐在窗边,知道吗?”

    “我不去了!!!我不去了还不行吗!!!!停车!!!我说停车!!!!”

    一曲三折的济州岛之旅就这样在大呼小叫中展开了,开始我就说到这里吧……总之这绝不是全部……-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