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六十二章

更新时间:2021-06-09   本书阅读量:

    #蛇蝎贵妇的车内。

    “呼……你总算出来了,知道你迟到了多久?”

    我始终望着车外,不让她察觉我哭得红肿的眼睛。

    “你跟天空打过招呼了?”她问。

    我点头。

    “对了,对尹湛你可是说了些什么?”

    “怎么了?”

    “那孩子简直要把我的电话给打爆了。”

    “……刚才您在答录机里说了些什么?”我望着窗外,淡淡地问道。

    “我问你是否忘记了出国的时间.还有催你赶快出来之类的……”

    “呼……”我叹口气,扭过头。

    贵妇人一脸的疑惑:“……怎么了?”

    “刚才尹湛也在家。”我只好无奈地回答她。

    “什么??”她惊叫出来。

    “所以,您的录音他应该是听见了的……”

    伴着一声尖厉的刹车声,车嘎地停住,贵妇人一脸灰白。

    “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她质问:

    “我根本没有说的机会。”

    “好了,这下子热闹了,全被那小子知道了……”贵妇人搓揉着双手,惊慌失措,“怎么办,这下该怎么办,他肯定会追过来的,我太了解他的性子了……”

    我在一旁一声不吭,大脑处于真空状态,完全听不清贵妇人在说些什么,也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其实是根本不想去听清、看清。此时我的大脑,就好像被充了过多气的气球,一个指尖的触碰,都能让它爆炸。

    “智媛的女儿不晓得几岁了……对了,应该和你是同岁,她的衣服你肯定可以穿,啊,她肯定也会有帽子……”贵妇人突然合掌说道:“我们现在就去……”

    “嗯……”我游离地应道。

    贵妇人便掉转车头,一边不无担心地看我:

    “你……没什么事吧?”

    “……嗯……”

    “天空有没有不让你走?”

    “……嗯……”

    “那小子像他母亲,占有欲强。”贵妇人终于亲口道出了她和天空不是亲生母子的事实。

    车子拐进一个高级住宅区,贵妇人刚给手机装上电池,打算拨电话,铃声又炸响开来,她叹口气,摇着头再次熟练地拔掉电池。

    “待会儿你把衣服换了,再戴上帽子,这么一来他不会那么容易认出你来……”

    蛇蝎贵妇确实名副其实,永远有她的办法。

    “这样的话,我就不陪你去机场里面了,万一和那孩子撞个正着,场面就不好看了……”

    是,一切都按您的吩咐行事。

    “过会儿我会把注意事项都告诉给你,你不用太担心……”

    “……嗯……”我不胜其烦,但还是机械地一遍遍应道。

    车子停在一幢干净的别墅前,贵妇人看了看手表,打开车门:

    “现在十二点半,时间上还算充裕,你等我一下。”

    “……好。”

    贵妇人有些担心地看我一眼,勉强挤出一丝笑:

    “应该不会有哪个笨蛋到这个时候还想临阵脱逃吧?”

    “不会!不会!”我连连摇手保证,目送她消失在拱门后面,想起刚才医院里的情形,不由怔怔地发呆落泪。

    那女人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拎着一个鼓囊囊的购物袋。见我一张脸泪痕斑驳,也不说什么,微笑着发动了车子。

    #30分钟后。

    “我们马上就到机场了。”

    贵妇人看起来心情不错,心满意足地望着道路一旁的大海,手指在方向盘上滴滴答答地打着点。

    我把脸深深埋进膝盖里……去他妈的机场。

    她哼着歌,给手机扣上电板,不紧不慢地开始嘱咐:

    “待会儿到了,你先去洗手间把衣服换了,然后去取机票,没有行李应该很轻松。记住,3点15分开往奥克兰的飞机,17号登机口。”

    “……嗯……”

    “这个购物袋里有足够的美金,也有韩币,到时候如果有必要,你也可以兑换成美金,知道吧?”

    知道才怪,我没好气地瞪她一眼。

    “到那边以后,会有韩国人出来接你,那里都是鬼佬,所以韩国人一眼就能认出,她就是以后照顾你的房东夫人了,长发及腰,对了,呵呵,还是红头发,总之别担心.她会好好照顾你。一”

    红发及腰?妈呀,还说不是鬼佬,我不由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到了之后一定给我打电话,否则我会担心的。记住了,飞行时间大概是10个小时。”蛇蝎贵妇一脸和煦的笑。

    “啊,对了,万一的万一,碰到尹湛,呃……真要是万一不幸碰到他,你就低头避开,戴着帽子,他立该不会认出你来的,那孩子一向比较迟钝……”

    “……嗯。”

    “嗯嗯嗯!除了嗯你就不会说些其他的话了吗?要走了,也没有话要对我说吗?”蛇蝎贵妇一个人唱独角戏太久,有点郁闷。

    是有话说,但也不是同你说。我咬住嘴唇,沉默到底。

    车子终于停下来,贵妇人给我打开车门:“好吧,下来吧。”

    #仁川机场入口。

    “好极了,护照,衣服,钱,全部OK!”贵妇人再次确认一遍之后,愉快地说道。

    “是的,全部OK……”

    “记得进去就换衣服啊!”她左右张望着,好像稍不留神尹湛就会出现在面前。一阵冷风吹来,她哆嗦了一下,左手凑到嘴边哈着气,右手则久久放在我的肩膀上,眼里满是温柔和愧疚。

    “我很对不起你。”

    或许她真的是发自内心.或许只是因为她的演技一流,我竟被感动了:“不,没有的事。”

    “你要体谅我的苦衷,我是真的害怕旧戏重演,所以对你……残酷了些……你能理解我吗?”

    “……嗯,我明白。”

    “好吧,去吧,就一年的时间,就当是休假,什么也不要多想,好好玩!”

    “好,您也保重身体。”

    “哈……拜托,我可不想保重,节食还来不及呢!”贵妇人居然还有心情开起玩笑来。

    “呵呵,是……还有,天空,请您照顾他……”

    “啊,那小子,当然当然!”她满脸是笑,狡黠的眼神闪闪烁烁,好像早已猜到我终究还是会提起他的名字。

    “还有那个和你一起住的,叫娜娜的女子,我也会一并照顾的。不管怎么样,到了别忘打电话!包里有足够的现金,你还可以去免税店血拼一下,顺便转换转换心情,知道了?”

    “是,谢谢您……”

    “好极了,相信你会平安到达的!一”贵妇人钻进车,对我挥手。

    我勉强举起冻得几乎没有知觉的手,胡乱摇摆了几下,便忙不迭地转身冲进了温暖的候机大厅。

    #仁川国际机场大厅。

    “各位旅客请注意了,开往马尼拉的航班将延迟到凌晨4点50分起飞……”

    温柔而又无处不在的广播声回旋在巨大的空间内,平生第一次到机场,我提着购物袋,立在大厅中央不知所措,一股强烈的孤独感迎面扑来,我有些喘不过气。

    身边往来的人们,无不拖着沉重的箱包,满脸呆滞疲惫的神色,徘徊在这凌晨的机场大厅,接着各自到达地球的不同角落。多么神奇的地方,简直就像时空转换机器一样。而我,即将也要被这部庞大的机器吞没,十小时后,吐在一片完全陌生,满是鬼佬的土地。

    娜娜姐,我甚至没来得及和她打过招呼,再见到她就死定了,过会儿一定记得要打个电话给她……不过现在,还是先换衣服要紧。

    洗手间纤尘不染,角角落落满是宜人的清香,我掏出袋子里的衣物,不由啧啧感叹:

    “哗,啧啧~!!连打发人的衣服都这么高档!”

    突然,“哐当”一声,一件东西从自己的口袋里掉落在地。

    那是一条银色的鸡心项链,应该是刚才尹湛塞进我口袋的那件“奖品”,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那颗精致的鸡心,悦耳的乐声随即响起:

    ……

    里面夹着一张小小的相片,是天空和尹湛,两人都是初中生的模样,搂着各自的肩膀并排站着,照相前两人应该是刚在哪里调皮过,小脸蛋上都沾着泥土,却咧着嘴,笑得那么灿烂。我失神地看着,把项链挂上脖子,又戴上蛇蝎贵妇事先准备的黑色墨镜,走出洗手间。

    1点51分。

    糟了,要来不及了。我急匆匆跑去取了机票和登机牌,又四处打听出国安检处的方位,好不容易才找到。排在队伍的最后,我大大松了口气。

    “哎哟,您不知道,我那女儿出一趟国,英文说得别提有多溜了,小嘴那个一张啊,叽哩呱啦左右逢源,连洋鬼子都说不过她……”排在前面的一个卷毛大妈一脸得意地向另一个卷毛大妈炫耀。

    “这次我们出去,也要好好学学英文咯,别让孩子看低了我们。嘿嘿……”

    英文……

    英文……天,我真的要走了吗?我韩雪理真的就要离开韩国了!!我突然一哆嗦,忍不住回头最后望了一眼大厅。

    “保重啊,我的祖国!”

    “啊!!!!!!!”一个女人的尖叫声突然撕破了周围平静有序的气氛。

    我和卷毛大妈们一齐望向尖叫传来的方向,只见一个女人跌坐在地上,而推倒她的,正是横冲直撞如同寻觅食物的秃鹫一般的……江尹湛!

    “韩雪!!!!!!你出来!!我抓到你你就死定了!!!!!!”

    那个左脚拖着拖鞋,右脚蹬着运动鞋,套一件大T恤,顶着一头鸟巢乱发正朝我所在的人群走来的……不是尹湛是谁……

    我惊得目瞪口呆,蛇蝎贵妇果真料事如神,尹湛真的找到这里来了!

    “对不起,请您不要这样……”

    工作人员上来阻拦,却被红了眼的尹湛一把推开,径直走向我这边的队伍,一个一个按人头确认过来。

    我急忙低下脑袋。

    “不会已经进去了吧?!!!一个叫韩雪理的女生,有谁看见她进去了吗??”他一边四下张望,一边大声地问道。

    “请问您找人吗?”工作人员的超级好脾气真是没话说。

    “妈的!!!!!!!!疯了吗??去什么新西兰??连Hello都不会说的笨丫头!!!!!!”

    喂喂喂,Hello我还是知道的!-_-

    “不是这位大妈……也不是这位大叔……难道真的进去了??……也不是你……不是……”

    眼见那家伙越走越近,再不跑就只能坐以待毙了,我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脏的声音。走还是不走……这时候被他逮住的话……事情只会更加复杂……跑,还是跑吧,反正他没有机票也进不去。

    我压下帽檐,不顾一切向队伍前面的安检口奔去,同尹湛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他正好在仔细端详另一个女孩,一面端详一面失望地摇头:

    “不,也不是你……”

    知子莫若母,蛇蝎贵妇什么都料到了,真是一顶帽子就能骗过他!

    “妈的……她肯定已经进去了!!!谁有剩余的去奥克兰的机票啊??”身后传来他泄气的声音。

    “先生,请您不要这样,否则我们就要喊警察了!”看来再好脾气的工作人员也有忍耐的限度。

    我顺利地插到队伍的前面,眼看就要轮到我过安检了,终究还是忍不住,最后回了下头,瞥了眼垂头丧气的尹湛。

    再见吧,‘我们不要再纠缠下去了,彼此都保留住一份好的回忆吧……再见吧,尹湛,我会想你的……

    “喂!”

    才要转身,尹湛的声音清晰就在背后响起,我一惊,从头凉到脚。

    “喂!”

    我那0.1秒钟的一回头,竟成了致命的错误,尹湛到底还是发现了我,他一个箭步上前,握住了挂在我脖上的项链,冷冽地笑道:

    “你当我是傻瓜?”

    项链应声落在他的手掌,连同此刻的我,一并被他牢牢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