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五十五章

更新时间:2021-06-08   本书阅读量:

    #娜娜姐家前的斜坡路。

    "哎哟……这臭小子真是疯了,真是疯子!!!是疯子中的大魔王疯子!!!"

    我和娜娜姐一人一只手把那个大魔王疯子架在肩膀上,几乎是用背的……而那个疯子,一路不停地一直淌血……

    "江尹湛……"

    "喀喀……那两个兔崽子……真不是闹着玩的……在我所有挨过的打中间,最强……小时候和哥哥打的架……算作给蚊子挠痒还差不多……"

    "如果你死在那儿……你想过我会怎么样没有……"

    "喂,是哪个兔崽子的家这么远啊……"

    "像你这么没大脑的人,我真是第一次见到……第一次见到……"

    "那是因为你不认识我,小混蛋!!"

    哐~!都伤成这样,江尹湛那个小混球还不忘伸出血乎乎的拳头,啪的在我脑袋上就是一下……混账~!不过看他这样子,我居然忍不住噗哧一声爆笑了出来……不知不觉我们已经抵达了娜娜姐的家门口,娜娜姐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朗朗清脆地说道:

    "有什么,两个疯子遇到一块了。"

    "姐姐,我才没有像他那样……"

    "不管怎么说,尹湛你是第一个能进到我家的男人,你一辈子都要记着这个荣幸活下去啊!!"

    "男人到男人的家有什么好荣幸,记一辈子的……"

    "喂,你这臭小子!!-0-都被打成这样,一张嘴还这么臭!!!"

    咔嚓……灰色的房门打开了,就在娜娜姐一边向尹湛破口大骂时……那熟悉的、温情脉脉的(乱七八糟、邋哩邋遢的)房间,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仨,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走进了这个只有巴掌大的地方。

    哐……!!

    #娜娜姐的家。

    "这是你家吗……?还是……换鞋间?"尹湛踩过一堆衣服,东张西望着,满怀疑惑地问道。

    ……-_-……我对他绝望了……都落到这份田地了,他一张嘴还是每开口都有让人想掐死他的冲动……

    "喂,你这个混账死小子!!你看过有床的换鞋间吗!!!-0-"

    "这种地方怎么能睡人嘛……??你睡得着吗?"

    "闭上你的鸟嘴!!在我朝你扔花盆之前!!!"

    "这又是什么……抹布……?"

    "放下这个嗯!!!你要是再开口说一句话,我立马把你赶出去!!"

    ……-_-……江尹湛两只手指捏着一块带着花纹的方巾,嗖地扔出去……接着又踢到了娜娜姐的黄色纸箱,他皱了皱眉头,抬腿哐的一下把纸箱踢到一边……一张床,一张梳妆台,还有一个大衣橱,这就是这个家的全部了……我坐在地板上,呆呆地看着尹湛。

    "喂,躺下。"

    "躺哪儿?这儿哪有能躺下的地方?梳妆台上吗?"

    "去你家……?"

    "不!"

    尹湛似乎最怕听到"去你家"这句话,他立刻乖乖地摊直身体躺到了那张卷成一团的绿色毯子上,尽管上面堆满了乱糟糟的点心、零食和内衣……-_-

    "哎哟哟……到底挨了他们多少拳啊你……这臭小子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娜娜姐吐着舌头从床头拖过一把椅子,又翻出医药箱一件一件地往外掏药膏和膏药……我走到化妆台旁,娴熟地一点一点卸着妆,尹湛躺在地板上,看呆了。

    "喂……韩雪……"

    "臭小子,闭上你的鸟嘴,擦药!!"

    "干什么碰我的嘴唇!!!-0-"

    "那你想怎么样!!你想一辈子直到死,都再也不能啵啵了吗?!!"

    "大姐你到一边去!!喂!!韩雪,你来帮我擦!!"就在我拿着化妆棉,一点一点擦去眼上的眼影,江尹湛那小子忽然呜哩哇啦地喊道,朝他望去,发现他正用手背抹过唇,斜眼看着我。

    "我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的,不是吗!!所以你来擦。"

    "疯子……谁让你去自己找打,把自己弄成这副德性的……什么一拳头两万块……才不过是挨了一百万的揍而已嘛……你就耍赖不行了……"

    "我挨的揍超过一百万了白痴。"

    "……"

    "我挨了二百万的。"

    "……白痴,你真的都给了?"我开始心疼那钱了,早知道这钱还不如我来赚,"……这都是你自找的。"

    "所以啊,你来擦。"

    呼……娜娜姐老谋深算的眼来回看着我俩……我拿起梳妆台上的化妆棉走到他身边,慢慢蹲到地上。

    真是……脸上没有一块能看的地方了……我接过娜娜姐手上的消毒药,拿着化妆棉朝他嘴角狠狠用力涂,痛得那小子叽哩哇啦惨叫不停。

    "吵死了兔崽子……"

    "喂,真的很痛啊!!!"

    "你不就是为了体验这个才去挨揍的……痛苦的快乐……谁让你做这种只有疯子才会有的疯行的!??!"

    "真是要让人发疯了!!!你明明认识我却死活不承认,这不是很可笑吗?!!这不是很可笑吗?!!"

    "所以你就用这种原始的方法?!如果我没有回去找你,你是不是就打算死在他们手下?!"

    "喂喂,那个红色的药膏弄进我嘴里了!!!哇哇!!好恶心喔!!"

    ……呼……

    "啧啧~~!我看你这小子和头猪没什么区别。"

    真受不了我们,一见面就是这种幼稚得要死的吵架,娜娜姐一边铺着被子,一边不住地叹气摇头……我也快被他逼疯了姐姐……

    "快点擦掉……"

    "要擦的话先得把棉花揭下来啊……"

    "喂……TMD……流到脖子里去了……"

    我噗地撕下棉花,拿着它到处围堵横流的红药水,嚓嚓~~他的嘴巴上,嚓嚓~~他的脖子上,江尹湛皱着眉头呲牙咧嘴,更过分的是还把舌头伸出来了。

    "舌头放进去……"

    "……"

    "我叫你把舌头放进去……"

    可是这家伙……不知在打什么坏主意,狡猾地转了转眼睛,又悄悄斜眼瞟了瞟一旁的娜娜姐……确定姐姐正背着身,很努力很努力地在铺着被子后……

    他大手猛地带住我的后脑勺……向他涂满消毒水的丑丑嘴唇撞去……天~!我的嘴,瞬时碰到了他的……

    …………0.01秒都不到的短短瞬间……

    "喂,你疯了,臭小子!!!"终于返过劲的我血管都快爆裂了,我极其大声无比地吼道……娜娜姐诧异地转身看了看我们,只见江尹湛得意地伸缩着他的长舌头。

    "怎么了你们又,又出什么事了!!!嗯?!倒是说呀你们!!!"

    早在娜娜姐回过身看我们的同时……我立马已经恢复了坦然的表情,好不温柔地摇摇头。

    "没有啊……什么事都没有……"

    "真的?真的什么事都没有?"

    "嗯……"

    "可是……你嘴巴上怎么也沾上消毒药水了??^0^"

    "………………"

    该死的………………

    #一个小时之后。

    "喂~!!你是王子,你睡床,我跟雪儿两个人睡地上……"娜娜姐看了尹湛一眼……滴溜溜躺在地板的被褥上。

    "这个该死的丫头……"

    被我充分暴揍一顿之后,江尹湛的状态明显恶化,满脸满身都贴满了大小不一的膏药……他艰难地支起身,皱紧眉头,哼哼唧唧地从床上爬下来……我飞快地转过头去。

    "让你睡床上听到没有?"娜娜姐又重复了一次她的话。

    "不要。"

    "你睡过地板吗?"

    "嗯。"

    "背后会硬得你睡不着,你快上去吧……"

    "我说不要。"

    "喂,你这死小子怎么倔劲儿又上来了,还没老吧你?!"

    "我不是王子。"

    "什么?"

    尹湛像是非常不高兴的样子,他皱着眉,咬着嘴,啪嗒一下躺在地板上,然后侧过身,蜷曲成一团。

    "我已经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决不是什么王子……我要睡地板……"

    不错……你确实和以前大不一样了江尹湛……不过这样才更可怜……太多情,太善感……不知什么时候,我对你的感情,真的已经变成了姐弟之情,就像我的弟弟一样你……无可奈何记忆的流水逝去……真的是很可怜……

    "你想好了,臭小子!!太好了,你就睡地板上吧。雪儿,来,我们睡床上去!!"娜娜姐拿着枕头毫不犹豫地爬上了床……我苦涩地笑了笑,也跟着姐姐躺在了床上绿色的床单上,娜娜姐挥挥手指……咔嚓……灯灭了,小小而潮湿的房间恢复了最开始的黑暗……

    "……喂……韩雪……"

    不知过了多久……娜娜姐已经发出等距间隔三秒的规则鼻息声……下面突然传来江尹湛低低的声音。

    "干什么……"

    "明天和我一起回家吗……"

    "不行……"

    "就算你和哥哥吵架了,不是还有我吗?!你只和我玩就好了。"

    "……不行……"

    "那我把江天空那个臭小子赶出去。"

    "……白痴……"

    "回去嘛!!回去嘛!回去!!嗯?!"

    "我什么都知道了……不行……"

    "到底为什么……?"

    "你知道的……我也都知道……"

    "奶奶的真是!!!真是让人要疯了,这样说话真是郁闷!!!"江尹湛的声音一下瞬时放大……几乎同时,他嗖地从地板上支起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

    "喂!!"

    "……干什么……"

    "你的表妹啊,那个叫世珍的是怎么回事!!!"

    "……她怎么了……?"

    "那丫头说她喜欢天空!!!每天给我们家打电话,每天跑到我们家门口把风!!!这个你准备怎么处理!!"

    "和我无关……"

    "……你……真的……都忘掉了……?"

    "我睡觉了……别再找我说话……你以后也不要来找我……我不会再见你的……"

    黑暗中,那家伙褐色的头发射出让人忽视不了的蒙蒙灰光,我正准备侧身朝向床里……那家伙,忽然吐出一句艳情四射的话,——

    "你是因为我刚才偷偷吻你……所以才故意气我的对不对??"

    "……呼……"

    "你真的一点都不想江天空?"

    "是啊……你老是念叨这个想干什么?"

    "比和江天空啵啵,和我啵啵的感觉要好得多对不对?"

    "……"

    "那是当然,那家伙的历练和战绩怎么能和我相比。"

    笨蛋……和历练有什么关系……感觉不一样啊……你是可爱调皮的弟弟……而那个兔崽子……对他的爱,曾经让我的心满满的几乎盛不住对他的爱意……

    "我都知道……我不是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傻瓜……"

    耳边接着传来尹湛近乎耳语的呢喃。

    "可是还有比我更没眼力见儿的大笨蛋……做着自己的千秋大美梦,一个劲地回答嗯嗯……"

    更更更没眼力见儿的大笨蛋是你才对,兔崽子……你怎么能什么都没察觉呢……对那天发生的噩梦毫无知觉……我现在多么痛苦……多么受伤……多么忍耐……多么孤独……多么想念……你怎么能什么都不知道……

    "叮铃铃,叮铃铃!!-0-您好!!这里是十二号洽谈员!!请说!!什么,兔崽子……-0-?!你说我声音像乌鸦?!想死吗你!!!"

    呼呼……^-^做梦都梦到这个,看来娜娜姐真的是全心全意投入到她的新职业中去了呢……

    听着娜娜姐鼾息中夹杂的梦呓,我微微笑着,强迫自己闭上眼……终于睡了四天以来最蓬松柔软的一觉……朦朦胧胧中只感觉尹湛辗转反侧的身影越来越小……

    太快了……真的是太快了……我怎么能……这么快就陷入蜜一样甜蜜的睡梦中呢……

    "天空……天空……"

    "为什么不说话,天空……"

    "……快睡吧……"

    "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我为什么要离开你……"

    "直到我死的那天,我都一直能听到你呼吸的声音对不对……"

    "……嗯……"

    "你哪儿也不会去……也不会抛下我孤单单的一个人……对不对……"

    "我哪儿也不会去……扔下你我能去哪儿……"

    讨厌……我讨厌这样的梦……快点醒来啊……就像个乞丐……韩雪,你真的就像个乞丐……

    究竟几点钟了……眼皮上怎么能感到阳光的热度呢……当我在半梦半醒间,擦干自己脸颊上淌过的泪水的时候……

    "喂,还不快起来!!你究竟想睡到几点啊!!!"

    是娜娜姐的声音……把梦中天空的脸庞清理得干干净净。

    #早晨。

    "呃……姐姐……尹湛呢……"

    "不知道,刚才说出去打个电话,之后就没有消息了。"

    "可能回家了吧……"

    "他没穿自己的运动鞋,倒穿着我的拖鞋出去了……-_-……?"

    "那就是说还会回来啰……-_-……现在几点钟了?"

    "十点,早餐吃什么!?!?TMD那个死小子,怎么说也是他自己睡了一晚上吧,居然连被子都没叠!!!喂喂,我们煮点肉汤吧,没问题吧?"确定我点头说没问题之后,娜娜姐手脚麻利地叠起被子来……噢,对了,那我也该叠被子啰……

    "咔嚓咔嚓!!!"

    "……尹湛吗……?"床上的被子刚叠到一半,外面突然传来门锁旋转的声音,娜娜姐于是直起腰身问道。

    这个白痴笨蛋,连扇门都打不开……一直把门锁旋来转去乒乓响。

    "哎哟哟,这个死小子!!-0-我这么贵重的门把,非给他拧断了不可!!喂,你给我好好待着!!!"实在忍受不了的娜娜姐腾腾腾腾向玄关走去。

    呼……都叠好了……!!看着整整齐齐闪着亮光的被子,我转身准备收拾脏了吧唧的地板……就在这时……

    "……啊……这……这个……"娜娜姐一脸张皇地出现在我面前,手足无措的不知该如何放才好,"这个……这个真是,该先通知一声……让我们洗漱洗漱才对嘛……"

    接着,尹湛挠着脑袋,穿着拖鞋,大步大步走了进来……

    "好久不见……"

    他的后面,站着依旧还是那么俊秀挺拔的天空……而他的一句‘好久不见’,就把我地狱似的日日夜夜给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