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四十六章

更新时间:2021-06-06   本书阅读量:

    第二天早晨。

    "额头上的绷带是怎么回事,雪儿?"

    餐桌上,-_-我,天空,尹湛,还有爷爷,一个不落地围坐在一起。

    "昨天……磕在书桌角上了……-_-……"

    明明不是我的错,却要说成自己很愚蠢一样,郁闷……-_-

    "哎哟哟……要小心点啊……"

    "是……"

    "你们从今天开始就放假了吧?"

    "嗯。"尹湛放下勺子,硬邦邦地应道。

    "今天白天我们去外面吃饭吧。"

    "呃……我……好像不太可以……"

    "怎么了……要和天空出去玩吗??"

    "……不是的……有个地方……要去一下。"

    "-0-……哪儿……?"

    三个男人同时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_-真是要疯了……

    "没什么……只是有个地方……哈哈……-0-……"

    "要偷情去吗你?"天空咬着筷子,冷不丁冒出一句话,吐血,他居然还一脸坦然地看着我。

    "不是的~~!!-_-"

    "那去哪儿?"

    "就是那儿……那儿……"

    "快点说。"

    "我回来之后再告诉你……-_-……"

    "现在就说。"

    "我回来之后就告诉你嘛……"

    "那一起去。"

    "不行……我们说好了单独见面的……"

    就因为这一句话,爷爷和天空两个人的视线更加露骨了,只有尹湛似乎毫不关心的,"笃笃"用手敲着桌上的螃蟹壳。

    "我说了……回来之后再告诉你嘛……"

    "男的,女的。"

    "呃……?"

    "我问是男的还是女的?"

    "啊啊……女的……"

    "那带着手机去。"

    "为什么……-0-……?"

    "让你朋友到时候接。"

    "……-_-……好吧……"

    他这忌妒心不是一般的强啊!!!-_-

    "好啊,那就把我的手机带去吧!!!-0-"这惟恐天下不乱的爷爷,他猛地一拍大腿,兴冲冲地喊道,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点头、点头,再点头。

    不知什么时候尹湛已经吃完了早饭,他一扔筷子,唰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江尹湛,你昨天带回家的那个女孩是谁?"

    "我老婆。"

    "-0-老婆……?我说了你几次了臭小子,让你不要谈恋爱,给我好好念书!!-0-!!!"

    "那……"

    "那什么那!!-0-!!!"

    "那韩雪和哥哥两个人是在下围棋吗?"

    "-0-你这臭小子,这事轮得上你插嘴吗!!!"

    "我下周和那女孩去北海道玩,您知道了。"

    北海道,-0-这么说是日本啰,-0-不是东海岸,不是釜山,也不是济洲岛,是日本。-0-

    富人家的孩子就是富人家的孩子啊,不一样的,真的不一样。

    "你说什么!!!谁同意你去的!!!"

    尹湛那小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给我回来臭小子!!!-0-"爷爷抄着汤勺就追出去了。

    我耸耸肩,用微笑回答天空那张充满疑惑的脸。

    谁又知道,一会儿之后,命运的骰子开始转动。

    #安国站。

    "见到朋友后立刻让她给我电话,回家的时候也给我电话,我去接你。"

    "嗯。"

    "如果我发现你见的人不仅有女生还有男生的话……"

    "绝对不是的!!-0-"

    呼……这是种什么感觉呢……接受天空的忌妒……接受那个集所有女人忌妒于一身的天空忌妒……这种感觉……

    "真是很不错啊!!!!-0-!!!"

    "我问您要去哪一站!!-0-"

    "什么……?"

    "您不买票吗!?!票!!"

    "啊……对了……请给我一张到西贤站的票……-_-"

    "啧啧啧……"车站售票员砸着舌头递给我一张黄色的票。

    我满怀激动地接过那张票,再一次确定自己衣服整整齐齐的之后,双腿颤抖着走下台阶。

    "请问……去盆堂,是在这儿坐吗……?"

    "是的……没错……^-^"

    "^-^……"

    呼……好紧张……真的好紧张……她肯定变了很多……就像我变了很多一样……云影一定也和以前大不一样了……盲盲目目的韩雪,因为听了"盆堂女高"一句话,就飞也似的坐上地铁出发了。

    "本站是钟路三街,钟路三街,请要下车的乘客从左边门……"

    钟路三街……嗯……还有二十七站才到呢……该死的,-_-还要一个小时才能到呢……我咚地一屁股坐到位置上,把手上的礼物蛋糕和玩具熊(从房间里直接拿出来的-_-)搁在地上,为了打发地铁特有的枯燥无味和避开人们冰冷的视线,我低下脑袋开始打瞌睡。

    她一定会大吃一惊吧……保佑保佑,上帝保佑,她可千万不要不记得我了呀……她还记得我们俩人之间的歌吗……?说不定已经放假了……那就去教务处问她的联系方法好了……就这么乱七八糟地胡想着,又是担心又是激动,二十七站的时间别说是一分钟,哪怕是一秒钟我都没有睡着……

    "本站是西贤站,西贤站,请要下车的乘客从左边门……"

    呼……等好了朴云影……!!现在要让你看到焕然一新、非常非常体面的韩雪理……!!四年前的耻辱我要一举雪清!!!我,韩雪理,来了!!!!

    #盆堂女高前。

    "喂喂,看我现在的造型,出现在电视里都够格了吧?!"

    "哎哟哟,瞧你这德性,别在那儿装可爱了!!!-0-不想看,不想看,强烈要求换台!!!"

    仿佛见到了我那群动物家族……-_-……

    这儿是盆堂女高,是我千辛万苦终于找到的盆堂女高。

    "对不起……"

    "你这丫头是不是脑袋进水了你!!!居然敢拿我开玩笑!!!-0-!!!"

    "对不起……"

    "干什么……?"

    "请问现在是休息时间吗……?"

    "是的,又怎么样?"两个女生,一脸提防地盯着我,就仿佛我是进学校推销的小商小贩似的。

    灰色的外套,蓝色的裙子,还有黑色的铭牌,云影也穿着这种颜色的校服,戴着这种颜色的铭牌吧?!!……我在脑海中静静地勾画着云影的样子,嘴角不禁露出淡淡的笑容,两个女生互视了一眼,飞快地转回身去,跑走了。

    "不是的!对不起!!我是来找人的!!!"我扬起手在后面拼命追。

    "……什,什么……?是,是谁……?"两个被我追上的女孩跑得气喘吁吁的,一边喘着一边问。

    "请问这个学校有没有一个叫朴云影的……"我飞快地问道。

    "朴云影?几年级的?"

    "啊……二年级的吧……"

    "我们是三年级的……所以不……"

    "……啊……知道了……"

    那……我看我还是找个子小些的去问好了……我看着几个女生舔着棒棒糖从另一边走来,看上去长得比较像二年级的,于是急急忙忙转身要奔过去,可是就在这时,背后突然传来那个三年级女生模模糊糊的声音,——

    "等等,朴云影……?!她说的该不会是去年三月死掉的那个女生吧?!"

    "什么呀……拜托,哪有人会找死人的。"

    "没错呀,那女生就是二年级的……!!"

    ……不会的……她们说的那个女生……绝对不会是我的朋友朴云影,绝对不会,死也不会……我的脸开始抽搐。

    "那个……!!"背后又传来那个女生招呼我的声音,我僵直了背,一动也不敢动。

    "那个谁……!!"那个女生又招呼了我一次。

    我苦涩地笑了笑,艰难迟缓地转过身,那两个女生一脸诡异地走近我。

    "那个女孩……是不是一年级时从汉城转到这里的?"

    "……是……是的。"

    "她去年三月死了。"

    "不可能的……我的朋友绝不会死的……她一定还活着……你们说的绝对不是她……"

    "难道二年级有两个朴云影吗??"

    "不会吧,应该是她没错啊。"另一个扎着辫子的女孩凑近这个女孩脑袋旁咬耳朵,同时眼睛一闪一闪地打量我。

    "你确定不是吗?真的不是你朋友……?"

    "我说了不是的……绝对不是……绝对不是!!!!我的朋友绝不会死的!!!"

    "……妈呀……"

    "……干什么呀她……"

    两个人似乎被我吓着了,干脆完全转过身去。

    现在不只我的脸在抽搐了,我的手,我的脚,我的胸口,甚至我的心脏都开始抽搐了。

    "那个女孩怎么死的?是自杀的吗?"

    "不是的,和一个男的坐在车里,结果出了事故死的。"

    "啊……对了……!!!"

    "都是那个男人的错,我还听说……车被撞翻之后,在车子爆炸之前,只有那个男人一个人逃出来了,朴云影抓着他的脚腕向他求救,却被他一脚踹开了……"

    "哎哟哟妈呀……听着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女生自己也不对,该去学校的时候不好好去学校,跷课去忠州干什么啊。"

    "唉……鲜花一般的年龄啊……唉唉……这都是命啊……"

    两个人谈话的声音越来越远,仿佛是从另一个遥远的世界传来的。

    啪~!掉落在地上,摔得稀烂的蛋糕和玩具熊。

    摔得稀烂的蛋糕和玩具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