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四十二章

更新时间:2021-06-05   本书阅读量:

    #江边站前。

    "诶,学生!!不坐计程车吗,计程车……?!"

    让我扔下尹湛,背弃一切的最终目的地——江边站,我头也不回,如闪电般奔向了它。

    "学生,要坐计程车吗……?"

    "……"

    "嗯……?"

    "不……坐!!"

    这没眼力见儿的司机大叔,挡住了人去路,没看人正忙着嘛,我恶向胆边生,那倒霉的司机大叔的耳朵立刻挂了……

    "……-0-……哎哟!!你叫那么大声干吗!"

    "哈哈……"终于到了,我兴高采烈地一屁股坐到地上,赫然挡在进站的门口,这样天空才能一眼看到我,嘿嘿,嘿嘿。

    "这种地方可不是用来坐人的……"一个大大的阴影突然出现在我脚边。

    是我疯了一样怀念的声音……我飞快地仰起头,果然是天空……他微笑地看着我,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喂……!!!"我大叫一声,天空没有做声,只是悄无声息地向我递出左手。

    "这究竟都是怎么回事啊!!!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我接过天空递来的左手,猛地站了起来。老天,他的手真凉~!

    对于我足以惊倒一排路人的喊叫,天空连眉头也没抬,他谦谦然地拿过我肩头的大书包。

    "现在我们到底该怎么做啊……!!我们要去哪里……!!"我瓢泼似的提问一个接着一个,可那家伙选择了鄙视我所有的提问,一个人默不做声地走进了站内隧道。

    "喂!!江天空……!!"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真的想暴动……

    #东汉城长途客车站内。

    "现在开往釜山的巴士晚点三十分钟,请已经购买车票的乘客……"

    乌丫乌丫……到处都是一堆堆的人,简直疯了,从哪儿冒出这么多萝卜白菜啊……听着喇叭里播音员美妙的声音,我屁颠屁颠跟在天空后面,顺便击退一军团女人的秋波……走得那叫一个艰辛……嚇,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身来看着我。

    "啊……我们该买票……"

    这个不可靠的男人……-_-

    "是啊……我就是说嘛……!!我们究竟要去哪里啊!!"

    "忠州。"

    "什么?!忠州!?!-0-?!?"

    "忠州……"天空又一次很肯定地说道。

    "我们去那儿干什么!?!鸟不生蛋的地方。我们没地方可去了吗?!还是你在那儿有认识的人??"

    "不是,没有……"

    "那么……你们家有别墅在那儿??"

    "没有别墅……"-

    _-……

    "拜托……你该不会说要去那儿看大坝吧-_-?"

    "不错,我们去看大坝吧。"天空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什么啊,他分明是听到我说刚想到的。

    "……真的要去看大坝……?"

    "嗯,去看大坝……把头低下来!!"

    "……什么……-0-……?"我还没有听明白,天空那个没人性的家伙已经大力把我脑袋按了下来。

    "啊啊唉呀……!!"我的脖子……惨无人道啊~!我一边嚎叫着,一边捏着脖子抬起头来,天空这孩子拖着我就往售票处猛跑。

    "我的手腕要断掉了!!!-0-"

    "有警察。"

    "哎哟哟,我的手腕啊!!-0-"

    "你忍忍……我们先去买两顶帽子……"

    "我的手腕啊!!!-0-"

    天空那家伙死死抓住我的手腕,才不理会我杀猪般的嚎叫呢,拽着我就进了长途汽车站里的超市……这一什么孩子啊……我无计可施,只能苦着脸,一颠儿一颠儿地跟在他身后。

    "请给我两顶帽子。"-

    _-……那家伙活生生第一次买东西的样子,朝着冲他满面微笑的超市大婶拽拽地说道。

    "这儿没有帽子卖……-0-"

    "那大婶您戴的呢……"

    "这个……?你说这个……?"大婶诧异地指着自己脑袋上的帽子。

    "……是……"天空面无表情地看着大婶头上那顶巨大的草帽,忘了加一句,还缠着一圈一圈的红丝带……-_-

    大婶嚯嚯嚯笑着,似乎有点害羞……

    "这个怎么能卖呢……!!是我自己戴的啊……!!"

    "我只有这些钱了。"

    "噢咦……?"

    "不够的话我再去取。"

    "……-0-……你说真的……?你真的想买这帽子……?"和我同样惊异的大婶,她挥舞着天空递过来的万元钞票,眼睛珠子瞪得比铜铃还大。似乎觉得没有时间和大婶多说了,天空唰地夺过她头上那顶没有发育完全的帽子……喂,拜托,他该不会打算把那个丑丑的家伙弄到我头上吧……很可惜,事实上,他这么干了……-_-

    "……-_-……干什么呀你……"

    "……"没有回答,天空这小子很老练地拉开我的书包,沙沙沙沙,沙沙沙沙,在里面一阵乱翻,很快就翻出我那顶超帅气的鸭舌帽,按到头上戴好。

    我戴起来刚刚好的帽子,怎么到了这家伙的脑袋上就遮去了他半张脸……-_-……我感到有些受伤,仰起脸呆呆地看着他,那家伙看见我戴着大草帽的逗趣样,很不给面子地噗哧笑了出来……江天空先生~!!!-_-

    "不错!!!我们走吧。"那家伙恢复正色,迈腿儿要上路。

    我很不服气的,啪的一下挺身挡到他前面。

    "那是我的帽子不是吗!!!-0-看看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缠着丝带的帽子你要我怎么戴……"

    "那我帮你把丝带取下来,咱们换!!"

    "不要。"

    "……这种人……为什么你……-0-?"

    "那个帽子……很丢脸。"

    ……-0-……

    ……-0-……

    "快点,在警察发现我们之前……"

    "等等等等……喂……什么人啊你……哪有这种事……你自己觉得很丢脸的帽子,居然让我戴……!!!那……那我成什么样了,戴着这个?!-0-"我肺都快气炸了。

    见我如此"生动活泼",江天空倒呆愣了,他理理草帽上的红丝带,让它们飘洒在空中。

    "看看,很漂亮嘛!"

    "喂……"

    "你知道怎么买车票吗……?"

    "不知道!!!"我气他不过,气恼地拧过头。

    "……我们去问问吧……"戴着我那顶超级帅的帽子,极有品的江天空,牵过傻呆呆的像个二百五的我,一步一步向售票处走去,我含着屈辱的泪水,跟在他身旁,同时还要躲避警察虎狼般的目光。

    #售票处。

    "请问要去哪儿……?"

    因为售票大叔这正经八百的一句问话,天空居然紧张起来了,他压压帽檐,贼眉鼠眼地朝四周一瞅,然后低声沙哑着嗓子说道:

    "忠州。"

    这臭小子,无论走到哪儿都不用敬语-_-

    "您说是忠州?请问要几点的票?"

    "……六点半……"

    "没有那个时间的车……"

    "那……什么时候都行。"

    "我给您七点的票吧。"

    "好。"

    接着……售票大叔和天空之间就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气氛……两人在那儿大眼瞪小眼。

    "怎么不给我票。"

    "你要先给我钱啊!"

    "为什么……?"

    "……-_-……我给你票,学生你当然得给我钱……"大叔想这孩子是存心来捣蛋的吧。

    "不是在巴士里面交吗。"

    "那是市内巴士-_-"

    "多少钱……?"

    "七千五百块就够了。"

    颇觉有些意外的天空把手插进口袋,吁了一口气,接着……以下是他和那个草帽灰姑娘的对话。

    "把卡给我,我去取钱。"

    "卡……?"

    "在我抽屉里的……"

    "啊……这个啊……"

    这种东西我当然不会忘了……-0-当当当当!!!在售票员大叔怀疑的目光中,我从口袋里掏出那两张卡,递给天空。

    "……-_-……"

    "……^0^……"

    "……-_-……"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0^"

    天空根本没有接那两张卡的意思,紧闭着嘴,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哎呀呀你是怎么了嘛!!!"

    "这个是服饰店的积分卡。"

    "……=_=……"

    "这个是公用电话卡。"

    "哈哈,哈哈,哈哈-0-这真的是好神奇喔,这两块方片疙瘩怎么跟着来了。"

    "讨打嘛你。"

    "你怎么能打我!-0-我可是你女朋友耶-0-!"

    "呼……"那个被我称作男朋友的倒霉蛋无奈地深深叹了一口气,把卡插进口袋……我那五彩斑斓的草帽被我压得更低了……-_-……

    一个小时后,我们俩扎根于一辆臭烘烘的巴士内……

    "呵……真冷……真的好冷……天气好久都没这么冷过了……-_-"

    "……"

    "呵呵呵呵呵呵……-0-……"我使劲地冲手呵着气。

    "草包蛋……"

    "我怎么知道有好几张卡……-_-……"

    领略着刺骨的寒风,我不由想起了四年前终日进出那个大窟窿小眼的塑料大棚的日子。

    #王十里近郊。

    "所以呢……这儿就是四年前,总有那么几个月,我都要住几天的地方……"

    "……-_-^……"

    "我知道这儿作为睡觉的地方是惨了点,不过总比无处可去要好吧,而且这儿是农田,不担心有人来,夏天他们也会栽别的农作物,也不担心没有了。"

    "这么冷……"

    "嘿嘿,那时候哪还顾得上冷不冷啊,只要有个安全的地方能放心大胆的合上眼睛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我们俩已经颠簸了两个小时,全身都快成了泥人,可眼下只能栖身在这破破烂烂,似乎被风一吹就要散架的塑料大棚里,互相抓紧着对方的手取暖。

    "……现在……我们俩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从头到尾他都是这句话……-_-……

    "是啊……该怎么办!?!-0-"

    "明天我们一定要离开……"

    "可是我们一分钱也没有啊,家里肯定都知道了,到处都是找我们的人,你、我一个朋友都没有,也没处去借钱……"

    "……有……借钱的地方……"

    "……谁……?"

    天空按了按帽子,更抓紧了我的手……看向一边,明显在逃避我的注视。

    "橘子头!!!?"我大胆地猜测道。

    "橘子头……是谁?"

    "啊啊……这个……就是那个曾经和你谈过恋爱的女孩嘛……头发染成橘红色的!!!"

    "……不是……-_-"

    "那是谁……??"

    "唱首歌吧。"

    "……-_-……你总是来这手,乘机转换话题……"

    "你给我唱首歌。"

    "你还有什么不想我知道的。"

    "请给我唱首歌。"

    呼……我究竟该怎么对你才好呢……

    看这塑料大棚大窟窿小眼的惨状,如果是我自己一个人,我肯定连十分钟都坚持不到,乌漆抹黑的不说,北风还呼呼地吹,天空轻轻地把他的头靠在我肩上,呢喃般地叹息道。

    我斜眼偷瞅了那家伙一眼……看到他迷死人不偿命的侧脸曲线,噢~!不行了……咴的一下赶快收回,正儿八经地放到前方的花盆上。

    "你喜欢……什么样的歌……"

    "……好听的……"

    我朝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是第二个……让我唱歌给他听的人……"

    "第一个是谁……?"

    "云影……"

    "……云影……"

    "嗯……四年前,总是照顾我,把饭分给我吃的好朋友,云影……"

    "好朋友云影……"

    这家伙是怎么了……?这么温顺贤良善德的,一点都不像平时,酷酷的锐气十足,我有些别扭,干咳几声掩饰不安。

    郁闷啊……这么闷着下去也不是办法,为了打破这僵局,我铁了心的要唱首惊人之作,结果想来想去只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一首土风民谣。

    我很烦怎么办~!哼……!!!烦就烦死你吧~!!

    谁让你,做了那么多让我伤心的事,哼……!!!

    我成天生活在提心吊胆中~

    昵拉拉拉喔喔喔!!-0-!!昵拉昵啊!!昵拉昵啊!!!

    "你……想吃我两拳头吗!?!!"

    "怎么了……不喜欢这首歌啊?-_-"

    "这也算是歌吗?!!换个别的,安静一点的……忧伤一点的……"

    "……你不喜欢喜庆一点的歌啊?喜欢抒情歌曲?"

    "……嗯……"

    嗯……让我好好想想……我中学时有首歌是唱得非常不错的……是什么呢……究竟是什么呢……!!

    "因为不曾忘记,所以不曾停止过对你的爱,我会一直等待,只祈求我的眼泪飞向天空,带去我的思念……-0-"

    "不要这个……"

    天空的声音不知为何越来越低沉。

    "……究竟想怎么样啊你……你到底想听什么歌……"

    "更……悲伤的……更……好听的……"

    "那……有一首我自己编的歌……你要听吗……?"

    点头点头,天空的头在我肩膀上轻轻撼动……

    "……嗯嗯……听好了……不要吃惊啊你……"我臭屁得很,不,应该说是对自己绝对有信心。

    "嗯。"

    "听完之后你才准出声,如果中途你抱怨那个、抱怨这个的,你就得从我们家被赶出去……"

    "嗯……"

    最近这歌的出镜率可真高……听人唱过,自己也唱过好几遍,收拾收拾一颗微微有些害羞的心,我小心地抖开天空靠在我肩上的脑袋,唱起了这首我和云影共同的歌——

    "静静的羊肠路上满是你留下的回忆,在这条路上,一只小青蛙曾经安慰悲伤的我.?我垂下头,轻声哭泣中,你又重新回到我身边,那窒息的箱子,终于被彻底打碎。?"

    他喜欢这首歌吗……?看来是喜欢了,否则不会重又把头靠上我的肩膀,放松且温柔。

    "江天空……"

    "……呃……"

    "睡着了……?"

    "呃……"

    "那怎么还说话?-_-"

    "我在说梦话……"

    "……天空……"

    "……"

    "我们……会一直这样吗……一年以后……还是会这样在一起……"

    "十年之后也是。"

    "无论尹湛的妈妈怎么想拆散我们怎么迫害我们……?"

    "当然……"

    "无论我做出什么使你失望的事情也……?"

    "当然……"

    "地球砰的一声……炸掉也……?"

    "即使是宇宙炸掉也一样……"

    "那么……你以前的女朋友再次出现在你的面前也……?"我鼓起全部的勇气才问出了这个问题,天知道相册中那个没有脸的女孩对我有多大魔力……

    天空没有出声,我突然觉得内疚,赶紧挥手嘻嘻一笑,就当自己没说过……可是……可是为什么你不回答呢,江天空……?

    "睡了……?"

    "……"

    "你……睡了……?"

    ……

    "你真的睡了?真的已经睡着了?真的是这样吗?"

    "……"

    我炮弹似的一句接一句轰炸着,可由天空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看来……他应该是真的睡着了吧。你是真的睡着了对不对,江天空,所以才不回答我,对不对,因为睡着了所以不能回答我……

    即使是宇宙炸掉我们也不会分手,那么就算你以前的女朋友再出现我们也不会分手对不对……即使那个女孩再出现……你还是会像现在这样紧抓住我的手,为我挡住所有的寒风……对不对……这些都是真的对不对天空……这就是我们故事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