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二十六章

更新时间:2021-06-03   本书阅读量:

    “天空啊!!!天空!!!”

    我猛踢旁边一个大块头的膝盖,疯了似的要冲出车外,可就在我几乎得逞之前,另一头那个混球一把楸住我的衣领,把我又抓了回来。

    “放手!!放手!!!”

    天空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放过你们……不,就算天空一长一短都没有,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哐哐哐!!我对着车门又是拳打又是脚踢,就这会儿功夫,天空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过往的车辆也一辆辆急刹车停下来打探情况。

    小个子冲窗外探了探头,可能也觉得有这么多人看着,实在不像一起秘密绑架,于是打开车门。

    “这次算你运气好,咱们下次见。”

    说完,小个子砰的一下把我推到路中央,然后甩上车门,白色的小车绕过横七竖八停在前方的轿车,一阵烟似的消失在街角处。

    我的突然登场,引得围观人群一阵尖叫。

    “天空……天空!!!”我顾不得身上散了架似的疼痛,手脚并用爬到了天空身旁。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是刚才那辆车把这个学生撞了吗?”

    “你睁开眼睛啊!!!求你了!!睁开眼睛啊!!!求你了!!求你了!!!”

    “-0-……哎哟哟……看样子已经见阎王去了……年纪轻轻的……”旁边一对讨厌的男女嘀嘀咕咕。

    我听得一激灵,跪坐在天空身旁,全身开始止不住颤抖,巨大的阴影笼罩住我的天空,让我连他的名字都忘记了呼唤。

    “……我……”

    ……仿佛天籁之声……天空终于发出微弱的声音……

    “你没事吧?!振作一点!!振作一点!认识我是谁吗?!!”

    “……不同的……”

    “啊……”

    不太明白天空说的意思,不过他能发出声音就已经让我谢天谢地,感谢上苍赐予的奇迹了。为了更加确定,我整个人趴倒在天空的身上,侧耳倾听他微弱的心跳……

    “怦……怦怦……怦……怦怦……”

    规律强劲的心跳在我耳边不住放大,如同我心中喜悦的声音。我这才放下乱得像跑马场的神经,安心地、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病房里。

    “喂……喂……”

    “这可怎么办?好像晕过去了……我们要给她办住院手续吗?”

    “没事的,只是精神太疲惫了,所以才会晕过去,你打她几个耳刮子试试……”

    “好的……”一个女人小心应承的声音。

    啪啪……腮帮子上冰冰凉凉的触感……是医院……这味道,分明是医院的味道……

    在熟悉的消毒水味道中睁开眼,扑面而来的是一阵和煦的风,美丽的护士小姐担心地看着我。不久前发生的事情立刻充塞进我的脑袋。

    “天空!!!”

    “天空……?”

    “天空……天空……”我骨碌爬起身,惊惶失措地四处找天空。我刚才躺在病房门口的一张长椅上,果然一眼被我发现医生身后的那间病房里,最最里面的那张病床上,那熟悉的手指……

    “……天、空……”我红着眼,磕磕巴巴地叫着,一瘸一拐小心地走近了那张病床。

    不是天空是谁……他双眼紧闭,长长的眼睫毛微微下垂,除了脸色略显苍白之外,平静安祥得如同在熟睡……我坚信他是在睡觉。

    我转头看向医生,开口想问,可半天也顾不起勇气……只能重新转回头,像昨晚那样,默默地紧紧抓住天空的手。医生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和善地拍拍我的肩,让我不要担心。

    “安心!他什么事都没有,从里到外,一点伤都没有,真是奇迹。现在他只是因为暂时休克,所以陷入沉睡之中。”

    “您真的确定他什么事都没有?!要知道他可是被车撞了啊!!整个人被车撞得飞了出去!!”

    “是啊,万幸的是车刚发动他就和车撞上了,所以冲击力不是那么强,最多就是腰那儿有点扭伤,其余的地方一切正常,还有……我想问的是……真的是那个学生自己冲到车前面去的吗?”

    “……是的……”

    “噢,这还真是……不管怎么说……没受什么大不了的伤,你可以不用那么紧张了,他现在只是有点发烧,单纯因为感冒引起的。”

    “啊……谢谢……谢谢,十二分的感谢……”我把头深深埋在天空的胸前,双手合十……耳边分明传来天空稳健有力的心跳声……感谢……真的很感谢一切……

    “不过他还是要住两三天医院。”

    “……什么?”

    “需要再静卧几天观察有没有后遗症,所以这几天我们也马虎不得,必须得一点点记录他的情况。”

    “啊,对了!!……他的脚呢?!!”

    “脚?”

    “他的左脚原本就有点瘸……这次又被这么撞上了,会不会……”

    因为我的话,医生又弯下身子检查天空的脚。

    “你是说有点瘸么?是左脚吗?”

    “是的。”

    “可刚才拍片子的时候没有任何不对劲啊……”

    “……怎么可能……他一直有点跛的……就在左脚上。”

    “……你确定?!会不会是你搞错了?!”医生又按了按,拍了拍天空的左腿,用确信无疑的口气说道。

    护士小姐不住地偷偷瞅天空的脸。

    “什么?”我不敢相信,正要开口询问……

    哐!!!一个人撞开病房的门闯了进来,一阵更大的混乱却随即爆发。还有那个恶魔……那个恐怖的噩梦女人……突然一脸冰冷地冲我说道:

    “这么说可能有点失礼,不过能不能请你出去一下,因为这是我们的家务事……”

    “……”

    “我们这些家属都来了……非家属的可以走人了……^-^”

    “我也……我也是家属……”我抿着嘴唇,坚定地说道。

    “呵呵呵呵……瞧瞧这学生说什么呢?呵呵呵呵……”

    ……我努力控制住自己那只恨不得立马飞上她老脸的“正义之手”,真的真的很想“抚摸”她一下,可是……我忍,我咬紧牙,用全身的气力克制那滔天怒火。这时,爷爷突然松开天空,颓然地倒在了旁边的一张椅子上。

    “我说老公,我们家户口簿上,什么时候出现过这孩子的名字啊?”

    “……”

    嘎……门合上……我无力地滑坐在病房前的走道上,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病房号门牌。之后……门内传来爷爷和那个女人忽高忽低的声音,我靠着墙,面无表情地在门外静听着,轻轻哼着我和云影之间的歌……

    我熟睡时,你告诉我说你会带我走,

    我知道那是谎言,

    虽然你高唱爱情口口声声说着爱我。

    铭记在心永远不会忘记,

    记住孤单单的眼泪,

    记住孤单单的情歌,

    昨天一个人的孤单单……

    今天一个人的孤单单……

    孤单单……孤单单……

    昨天一个人的孤单单,

    今天一个人的孤单单,

    还有明天一个人的孤单单,

    从不曾改变过的孤单单……

    我早就很清楚了不是吗,只不过心里一直拒绝承认这个事实……来到这个家之后,残酷的真相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赤裸裸地摆在我面前过……豁然,我醒悟了,没用的,无论我再怎么努力,再怎么挣扎,我永远都走不进爷爷的家门……

    我就像一只可笑的青蛙,趴在光溜溜的井壁上,每天努力地往上爬,可命运的戏弄让我一次又一次回到原点,我永远不可能为自己找到一个同伴……我只希望有那么一天,有人可以告诉自己为什么我,为什么只有我,被孤零零地放入那一口井里。

    我现在得赶快去告诉尹湛,尹湛知道天空受伤后,一定会变得和以前不一样的。

    踏踏踏踏……!!我穿着短袖,疯了似的从医院里跑出来,抓住路过的人就问这里是哪里。搞清楚了这里确实离家不远之后,我抓住一辆计程车,向不远处的家赶去……

    “啊,你回来了,雪儿学生……?!”刚到家门口,就看见大婶穿着结结实实的长外套从大门里走出,“我听说天空已经醒过来了?”

    我喘着粗气,从车里跳到她面前,“您怎么……”

    “刚才已经给家里来过电话了。”大婶打断我的话,抢先回答。

    “尹湛也知道这件事了吗?”

    “尹湛刚刚也知道了。”

    “他怎么说?他现在在干什么?”

    “哎哟……我懒得说了,你自己进去看看吧。”

    “怎么了?!”

    “你自己进去看看吧!现在的我啊,可怜着呢,你瞅瞅,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就被赶出来了。”大婶耷拉着脑袋,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从我身边走过,整个人郁闷着呢。

    这个臭小子……拜托……他该不会把家里都砸光了吧……一边哭着喊着,一边把家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我捂住眼睛,不敢想象这恐怖的一切。

    对尹湛的担心占了上风,我颠颠地横穿过庭院,还没跑多远就听见屋里传来一阵阵喧腾的声音,一股诡异的感觉瞬时笼罩住我,我小心翼翼地走进了玄关。

    十秒钟之后,我就可以知道大婶口中的“懒得说”是什么样的了……用我两只大眼睛,清清楚楚地搞明白……

    ……晕死……这都是哪码对哪码啊……哪来这么些王八羔子……我刚站在玄关门口,还没等我脱鞋进屋,那些乌怏乌怏、主人不明的声音就传进了我的耳朵。我心里一阵不安,轻轻地推开了门……

    “空空空空!!!”

    就像是对我的嘲笑,巨响无比的音乐声简直吓死人不偿命。

    ……呼……我深呼吸一下,脱鞋走进了客厅。虽然我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可抬眼望去,我脑袋还是忍不住“嗡”的一下,差点没当场炸掉,眼前这就是几百只疯狗刚打过架的废墟啊,我脑袋虽没有炸掉,可这脑浆迸裂,离死亦不远矣~!

    “江尹湛!”

    “从我哥医院里过来的?”

    “你知道天空受伤了吗?”

    到现在……我还能忍住……自己都开始有点尊敬自己了……

    “嗯,听说没什么大问题了。”

    “所以呢……你就提前开party给他庆祝了……?”

    “你要是觉得不舒服的话,我就带着孩儿们从你眼前消失好了。站在我面前的可是我未来的大嫂啊,我哪敢得罪啊,拍马屁还不及呢是不是??”

    “真的……很……伤人……真的……很……可怕……你……”

    “……”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对你说这话……没错,我是没有资格……可是除了你,我不知道我还能对谁说……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告诉谁……所以,我才回来找你……我讨厌孤零零的一个人,我害怕孤零零的一个人……可你,你却这样对我……这样把韩雪一脚踹开……”

    “……啊呃……”尹湛那家伙有些慌了,他伸出手指,一个劲地戳我的肩膀。

    我一忍再忍,终究还是忍耐不住,委屈的火山瞬间爆发。

    “你们都是家人啊!!家人啊!!是我怎么挤也挤不进去,怎么做也做不到,直到死都不可能拥有的家人啊!!!可是你却拥有着他们,那些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安慰他们,也可以从他们身上寻求到安慰的家人,江尹湛!!!”

    “……”

    “对不起,打搅了你的玩兴!!!开完了party叫我,那时候我再回来!!!”

    “喂!!!韩雪!!!”

    该死,我居然希望在这鬼宅般的房子里能寻求到安慰,看看吧,我究竟都寻求到了些什么……

    楼梯很滑,我心浮气躁的,差点没从楼梯上摔下来,一楼起居室里的家伙们停止了疯疯闹闹,大眼瞪小眼地看着我,我微微有丝难堪,不过没有放慢脚步,昂头直直向玄关冲去。

    “噢噢,看呀!这女人好快呀,快得让人难以相信!!!-0-快得就像是脚底装了一对轮子一样!!你就如那冰上跃动的飞燕,噢~!每一跃都让我如此心动!!-0-”

    “我看这速度刷新奥运会纪录也没问题啊!!-0-”

    我疯了似的跑,在那群躺在地上的家伙阴阳怪气的吆喝声中,逃出了这幢鬼宅。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遇到那个家伙之后,我总是这样不停地奔跑……自从云影的男朋友之后,我还没有如此落荒而逃过……这究竟是为什么啊……为什么他要弄得我悲惨至此……除了云影的男朋友之外……真的没有谁让我如此悲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