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二十四章

更新时间:2021-06-01   本书阅读量:

    天空……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强压住心头不断狂涌的透明恐怖,那种只有天空才能带给我的恐怖,呆呆地看着壁炉,看着刚才还很温驯的大火就要把那只大熊吞噬殆尽。

    尹湛先是一惊,接着就恢复了常态,他扬起下巴,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场火焚,从牙齿间吐出一句话:“该死的……交通事故……”低沉肃穆的声音,根本不像是他会说出的话。

    “江天空……你干什么要这样……”我忍不住大声问他。

    “……对不起……”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究竟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对不起……对不起……”

    越来越急促的呼吸…………

    我提议的倒霉游戏,让本来还算平静的气氛变成了这样,我沮丧不已,感到深深的挫折感。不行,我本来已经够倒霉,够丧的了,决不能让这样一个宝贵的晚上也添进我的血泪史里去,我一定要让它为我人生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拜托,这样说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了),我扬起拳头狠狠地下了决心。

    于是,我费劲心机地挤出灿烂表情,猛地支起身子。

    “这儿!!积了这么多雪!!我们去看雪景怎么样!!嗯?!”

    “……”两个人一致用看疯子的表情看着我,无言。

    我就知道他们会漠不关心,于是我再接再厉,发挥自己的城墙功(脸皮够厚的功夫)。经过一番苦口婆心的苦战,终于让这两个顽固得像石头的家伙妥协了……

    你想啊~!

    在这开始大雪纷飞的深夜,

    穿着白色蕾丝礼服的女人和两个身着黑色套装的男人,

    月华如水,他们周身反射着清冷的月光,正在爬着一个小山坡……

    你说一般人能接受这种场面吗??

    ……真的……

    星星真的好多哦……

    这么多星星里……爸爸妈妈是不是也在里面呢……?

    还有,那时太小,连星星是什么都不太清楚的幼民也……?

    “我现在很幸福,巨大的。”

    “……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能这样和你们在一起……非常非常好……”

    我是发自真心的,自然而然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只是天空,你一次也没有叫过我的名字,你知道吗?”

    “……这样子的吗……”

    “是啊,尹湛每次都韩雪、韩雪地叫我,虽说我讨厌他那么大大咧咧、不文雅地叫我的名字吧,可你却一次都没有叫过我的名字。”

    “……”

    ……不管这么说,这一切都变得太完美了,这是我住到爷爷家来之后最畅快的夜晚。黑夜的黑,可以包容一切,天空和尹湛的笑脸,还有那曾经留在他们脸上的悲伤,以及我心头那个和礼服上的大洞不相上下的大窟窿,一圈一圈,密密实实,都被包在了黑夜里。

    ……

    第二天一大早,辛大叔就开着他的车雷霆万钧地出现了,一到屋前就是噼里啪啦一阵狂按喇叭,——呼……有时真受不了大叔这火山之子的个性。

    虽然终于回到了家,但期间橘子脑袋的到来使得天空似乎有种异样的感觉,而我跟好朋友詹英的一次小聚同样引起了天空的不满,也仿佛受到了极大的牵连。

    ……我从没看到天空这样对过我,是因为什么?我不知道。

    “现在,我讨厌见到你这张脸……”从我进房间之后一直没拿正眼瞧过我的天空,突然猛地把我抵到墙上,他死死地瞪着我,仿佛要证明自己说话的真实性。

    “我有说错吗?我们根本没有在交往!!我没有对你说过喜欢你,你也没有对我说过喜欢我!!那我们到底为什么要为这种事情吵个不休!?!你不觉得我们现在这副样子很可笑吗!!!”

    ……喜欢他的话,以前没有说过,到我死,只怕我也没有勇气说出来,我嘴里蹦出一连串完全违背我心意的话。

    “不一样。”

    “……什么?”

    “我今天总算彻底明白了。”

    “什么……”

    “死也不会是你。”

    ……哈……

    “我也一样……死也不会是你……”

    可笑的谎言,出自我低水平的粗制滥造,天空居然接收到了,他怔了怔,喃喃又低声自语了一遍,“死也不会是你……即使是死……”

    即使是死……即使是死……轰轰然的语句一下接一下在我脑海里轰鸣,我泪流满面,像个傻瓜似的,浅尝着自己苦涩的泪水。

    终于,天空离开了,去见那个他自称不是女朋友的橘子脑袋了,自始至终都没有再看我一眼……

    该怨自己傻吗?!对爱情如此的生疏笨拙,青涩得连一个幼稚园小孩都不如,哈,哈……我居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任脸上泪水四溢,再不像样又怎么样……我静静地凝视着天空的房间,他的床,他的书桌,他的一切,没有任何痕迹,没有任何味道,更没有任何感情,第一次见到,应该也是最后一次了,我以近乎绝望的心情,缓缓地抚摸着它们,从喜欢上天空的那天起就产生的不祥预感,终于,在我来得及放进全部感情之前,就已经百分之百的命中了。

    天空,以后我还会像喜欢你一样喜欢上别人吗……!!我该醒悟的,即使是我继续待在他身边,他能带给我的也只有哭泣。我一点一点扫视着天空的物品,忽然……

    一本大大的相册闯入了我的视野,它巍峨地插在书架上一大堆书之间。

    我没有一点罪恶感的,也没有感觉到任何良心的鞭挞,缓缓从书架上取下那本重得可以压死人的相册……

    ……相册四角磨损得厉害,有些部分已经翘了起来……

    我用手背擦擦眼泪,揉揉眼睛,翻开了相册的第一页……说不定我潜意识里是希望发现这个家庭隐藏的秘密。

    五张相片整整齐齐地排列在第一页,好像全部都是一个女人的相片,我说好像是因为每张照片的主人公脸部都用火熏黑了……看看这身材,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发型,肯定不是橘子脑袋,不知为何,翻第二页时,我的手竟忍不住颤抖起来,还是……摆得整整齐齐的七张照片,全是那个女人脸部被熏黑的照片……

    接着……

    第三页也是,第四页也是……所有的……全是一个女人的照片,也许……我怀着一丝丝的期许翻到最后一页……依旧一无所获,每一张照片都无一例外的熏黑了脸部,就是这个女人,牢牢占据了我永远无法拥有的天空,天空的内心,除了她,哪还有一分一毫的余地给我。

    “……原来,这个就是答案……”我合上重重的相册,把它放回原处,跌跌撞撞走出了房间。

    ……那个女人……就是答案……让我死也得不到天空爱情……的女人,她就是答案。

    我怀着这个绝望的答案,悄悄掩上门,全身无力地靠在墙上。我好后悔,我简直后悔至死,为什么我的初恋会给了天空这样一个无心的人,而他,为什么明明无心还要强求着成为我生命日益扩大的一部分……

    不要再爱天空了,雪儿;

    和天空在一起你会受伤的,雪儿;

    你会很辛苦很辛苦的,雪儿;

    风中飘来心灵的声音,我强迫自己,催促自己,甚至是胁迫自己,

    可是……

    迷恋得无可救药的韩雪,

    顷刻间泪流满面……

    神啊!如果现在能有一个人来安慰我就好了,不管是谁,哪怕是和我说说话也是好的。虽然我早已满身伤痕,对苦痛习以为常,可这不曾经历过的陌生心痛,还是让一向坚强的韩雪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我就会忍不住张口嘴放声大哭。

    ……反反复复,反反复复。

    我知道天空时刻在关注着我,时刻在留恋着我,我又何尝不是呢?

    #平昌洞家里。

    穿过寂无声息的大厅,我回到自己的房间。

    窗外的雨下得如此之大,黑压压得可怕,粗壮的雨线肆虐,一滴滴激烈地拍打着我的窗户,我没有换衣服,也没有整理湿漉漉的头发,只是愣愣地坐在椅子上,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或者……过了几分钟,窗外,雨倾如柱,风卷残云,雨吓得越发猛烈了。我身上的衣服和头发差不多都干了,突然,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如电击般击中了我……他们两个的房间怎么还是没有动静……!!我猛地跃起,顾不得椅子在背后跌倒,急急忙忙向天空的房间冲去……

    “江天空!!”我啪的一下推开天空的房门,嘴里叫得急切……依旧黑洞洞的房间,哪有一丝人气。

    ……到底怎么搞的……怎么还没有回来呢……

    “江尹湛!!”

    ……果然还是……

    天空没回,尹湛没回,这两个家伙到底去哪个秘密花园了,我不安地看向挂在墙壁上的钟,时针牢牢指向12点42分。

    我的犹豫迟疑顿时被扫得干干净净,想不到恐怖,也想不到害怕,心里只惦记着一个让人不安的可能性……我飞速地跑下黑影遍布的恐怖台阶,又穿过鬼影幢幢的大屋,向四个小时前我曾经去过的公园跑去。

    拜托……千万不要是……我咬紧下唇,在心里默默祈祷着。

    雨,不住地下着,似乎要把那黑黑的天空下到地面,分不清是雨裹着黑,还是黑裹着雨。

    “天空……!!江天空!!!!”离公园越近,我的喊声也越发激烈。我歇斯底里地叫着他的名字……我要找的人……是天空……天空……虽然感到很对不起尹湛,可是……对天空……我感到心痛……

    “江天空!!天空……!!!”

    没有……这儿没有……洗手间的后面……长椅上……正门前……哪儿都没有……这两个家伙,雨下得这么大,他们到底去哪里了……

    担心,牵挂,烦躁,不安,心烦意乱,带着这些几乎让人崩溃的情绪,我低垂着头,步履蹒跚地向公园后门走去。

    经过后门那座高高耸立的老虎铜像……突然,一个蜷曲成一团的黑影印入了我的眼帘,熟悉的校服,熟悉的身形……我使劲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缓缓向黑影走去。

    “……”

    我停在黑影前,看着这个把头完全埋在膝盖里的男人,他微微抖着,全身湿透得如同一只落汤鸡,那种在雨里的无助,让我整颗心揪了起来。

    “你是……傻瓜吗……!!”

    听到我的声音,那个男人静静地抬起头来,对上我的眼的那一刹那,他居然如花绽放般绚烂地笑了……这个像傻瓜一样的家伙。

    “你这是干什么呀……我没来你回去就好了……干吗做出这种一点都不像你的举动。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夸你帅,被你感动吗……?!”

    “你不是说有话对我说吗?!”

    “回家后听我说也一样啊!!我说的话有什么重要得要让你这样等到现在!!!”

    “……是很重要嘛……”

    “你怎么知道很重要……!!”

    “……就是很重要嘛……”

    “……你看看你……究竟是怎么搞的嘛……都湿成这样……你故意这么做的对不对??故意要让爷爷讨厌我!!”我拼命伪装出气急败坏的吼声。天空注视着我,头一偏,任雨水在颈项间流淌,居然微微笑了。

    ……呼……面对这样的家伙,我还能说什么……我吃力地把天空的一只手架到肩膀上,扶他站起来,突然发现,那家伙的后脑勺,好笑地变成了黄色。原来是老虎身上的铜漆还没有完全干,托这场大雨的福,化作黄色颜料纷纷扬扬撒到了躲在下面的天空的头上,噗哧~!我一个忍不住,很不符合状况,很没良心地爆笑出声。

    “你后脑勺,全被染成黄色的了,你知道吗?!”

    “我后脑勺全被染成了黄色!!!你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才把我叫出来的?!”

    “……不是……的。”

    “那么……”

    “想说这个……”

    “什么……”

    “这个……”缓缓地,我终于从口袋里掏出了沉睡许久的学生证,没有勇气看天空的眼睛,我低着头,把学生证推到他面前。

    一阵静默……我应该想到的……

    可爱的雨点拼命地叫嚣着,想打破这令人难堪的寂静……可微不足道的雨声怎敌得过心灵的距离,周围的冷雨更像是对我的嘲笑。

    十秒钟过去了……二十秒钟过去了……我终于忍无可忍,顺着天空挂满雨水的手往上看,他的肩膀,然后是他的脸……那个家伙,呆呆地盯着我的学生证看了一会儿,突然……头一低,向我行了一个深深的问候礼。

    “我不是在开玩笑……你不要这样……”我有些愤怒了,即使他不愿接受,也不能践踏我的尊严,爱一个人有什么错!!!

    “谢谢你……”天空还是深深地低着头,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什么?”我呆了。

    “重新回到我身边,谢谢你……”

    “……那么说……你说这话的意思……”

    “重新回到我的身边……”

    “天空!!!”我哽咽着,把他苍白的脸蛋猛地搂到了怀里,除了这个名字,我再也说不出别的话。

    五味杂陈的感情如潮水般向我涌来,悲伤,喜悦,愧疚,担心,我勇敢地背负起它们,背负起天空,一个人,吃力地走在这条需要一个人忍受一切的道路上。

    #天空的房间。

    ……嚓嚓……嚓嚓……嚓嚓……

    这样已经好一会了,只有时钟的声音萦绕在四周,我们两个人的空间。

    大婶早已下班回家,爷爷也一直没有回来,尹湛……更是不知所踪……这大大的豪宅,宽宽的房间,冰冷的床边,只有我……和天空……两个人……

    “呼……嗯……”天空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鼻息沉重地粗喘着,每呼吸一口似乎都是那么的困难,不过就这样他也没忘了紧紧抓住我放在他枕边的手。

    他的头发湿漉漉的,分不出是雨水还是汗水的液体一滴滴从他额头间淌出,我小心翼翼地摸上了他的额头……

    “妈呀……你,你怎么这么烫呀?!”

    “……”

    “怎么吃了药还是这样?!你是男生耶,身体居然这么弱!!我就好端端的没事!!”

    “谁能……和你比……”床上的人闭嘴眼睛还能有气无力地反驳我。

    “呼……我看明天一大早就得送你去医院……”

    “……嗯……”

    “爷爷……爷爷他经常这么晚上不回家吗?”

    “……也许……”

    “尹湛也是?”

    “……也许……”

    “对了,要不要我再给你添床被子……被子在哪儿呀??在哪儿?在哪儿?”我四处转得像陀螺。

    看我这么忙忙叨叨的替他张罗着,天空手轻轻扶上额头,噗的笑出声来。

    “……笑什么笑??”我不满地狠狠瞪他。

    “我高兴。”

    “这该死……”

    “不需要被子了。”

    “可你还是在发抖啊!!”

    “盖一百床被子……也好不起来的,你坐在我旁边……陪我说说话就好了……”

    “说说话就能好起来吗……只能越说越累。”

    “生病的时候……我想,只要有谁能在身边……那么……应该就会觉得好多了……应该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我的心被这话刺得麻麻的,酸酸痛痛,终于耸耸着自己的小屁股,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我牵过天空放在额头上的那只手,很珍惜地,很珍惜地,把它捧在自己的双手间。

    “……以前……没有谁曾经这样照顾过你吗?”

    “嗯……”

    “爷爷……你的爸爸,他对你不是很好吗?他对你……”

    “小的时候……我常常得感冒……所以,身体总是弱弱的,很辛苦……每当生病的时候,我总是一个人……躺在黑沉沉的房间里,只有医生……来来往往,我总是躺在床上,睁大着眼,直到……再一次日出……”

    天空的声音逐渐低沉,老天~!我好像还是第一次听他说两句以上的话。

    “……不能把身上弄脏……不能撒娇耍赖……尹湛是惟一一个惦记担心我的人,不允许他进我的房间……不允许他进我的房间。”

    “为什么……?”他们是兄弟呀,这规矩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因为不能让我动。”

    “还有这种道理……这都是哪门子的破规矩,MD!”

    “所以……那时我就常常在想……如果有谁在我身边守候一晚上……哪怕就一晚上,在我什么……我也会好起来的……什么治疗也不需要。”

    “嗯。”我赞同地点点头。

    “……你是第一个……”

    “……”

    “很温暖……”

    第一次见到天空真正的脸孔,第一次听到天空真正的声音……第一次认识到天空下那个真正的天空……我一双手更握紧了和他沸腾的心思一样烫的手,我也何尝没尝过这锥心的寂寞呢……悄悄低下头,拭去脸上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