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21-05-27   本书阅读量:

    #早晨。

    眼睛充血红肿赛白兔,头发纠结在眼睛前面完全分不清是前面后面。——更可怕的是,下面是已经催了我五遍的大婶。

    “学生!!!快点下来!!吃早饭!!!”

    呼……都是因为江尹湛那个倒霉鬼,丧门星,瞧瞧我现在都是什么鬼样子啊……杀了我吧,真没有信心以这副模样去面对楼下的两兄弟。

    “学生!!┯0┯”楼下的大婶已经由人喊改成猿啼了。

    好……犹犹豫豫、软软弱弱躲在楼上不是我雪儿的作风,我一定要把他们兄弟两个的问题一个一个“踢”出去都解决掉……!!

    “知道了,下来了!!!”我三下两下地穿好挂在衣橱的校服,又抽空小照了一下镜子,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模样,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差点吓丢了魂……

    下了楼,我小心翼翼地走进厨房,还是不免被大婶送了一记“热眼”。——

    “真不错,真合身!!Verygood,good!”只有老爷爷一人放下筷子,拍着巴掌对我表示热情欢迎。

    “……呃呵呵,-0-真的吗?!”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两朵红云飞上了脸颊。

    江尹湛那家伙突然转过脑袋来看了我一眼。

    “噗……!”他喷饭。

    ——江尹湛那小子回馈我的是他嘴里吐出的面包固状物,而坐在他身边的天空,却只是抬起脖子来揉了揉后颈,然后目不斜视地低下头继续吃他的早饭。……——我在这里,果然半分人气都没有。

    “……”迷茫的心情迷茫的我,我赶快找了老爷爷旁边一个位置坐下。

    江尹湛那臭小子一直盯着我,不知道在动什么坏心眼,——他又在琢磨怎么把我赶出去吗?!我可不敢奢望他还记得昨晚的事,不,他如果记得,只会更加的记恨我。想到昨晚,我突然略感到一阵羞涩。

    就这样,我一边老老实实回答爷爷的提问,一边吃着自己的早餐。

    “大婶!!!”江尹湛那兔崽子突然用大得可以震死一只小鸟的声音在桌上喊道。——正在水槽边收拾餐具的大婶立刻急急忙忙转过身来,问有什么事。

    “再给我一个碗!”

    “……为什么?”大婶奇怪地问。

    “这个,这个,这碗汤,刚才这家伙把她吃过的勺子伸到里面过了!!!”江尹湛那厮用勺子把桌子敲得当当响。

    ……——……这个……兔、崽、子。

    哐~……就在我的反驳要涌出喉头之际,老爷爷已经哐的一下出拳砸在他脑袋上,替我教训了他。

    爷爷,爷爷……

    “啊啊!!!干吗打我!!!”

    “你,还不给我闭嘴!!!-0-”

    “可是我喜欢大酱汤啊!”

    “那又怎么样!!!”

    “这家伙!!你看她,连牙都没刷!”

    “雪儿她怎么没刷牙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我确实是没刷牙,爷爷……——

    “喂!小乞丐,你别再碰大酱汤了!”

    “你说叫我别碰我就不碰了?!”

    “找死……”

    ……这个兔崽子,看来昨天晚上的记忆他是永远埋葬掉了,虽然对我也不是什么很值得保留的记忆,但怎么想都觉得有点那个……-0-!!!!昨天晚上我用我温暖的手那么多情的安抚你,轻拍着你的肩膀,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子居然一股脑全抛在脑后了!!!我用炙热的眼神瞪着他,他也报复性地向我投来可恶的眼神,一场无声的战役就这样在我们之间拉开了。

    相较于我和尹湛之间的热火朝天,天空从始至终都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吃着自己的早餐,看着他,我这才想起自己还欠他一个对不起,我该向天空说声对不起的……天空一勺一勺,沉默地吃着自己碗里的米饭,眼看着一碗饭就要露出碗底了,我还是只敢偷偷窥视他,不知如何开口。

    一直瞪着大酱汤的江尹湛那混球,突然把勺子塞进嘴里,就像吃一根甜得掉渣的棒棒糖一样,啧啧有声地吮吸了起来。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0-吧唧吧唧,吧唧吧唧!-0-”

    这个讨厌的家伙,神经病,又在搞什么怪。

    “……江尹湛!!!”几乎是在爷爷大喝一声的同时,那家伙啪嗒一下把勺子向桌子中间的酱汤碗里投去。命中!那混球不知死活地乐得手舞足蹈。

    一阵可怕的静默在餐桌上空蔓延开来……我啼笑皆非地看着眼前这个卑鄙无耻、幼稚无聊的家伙。寂静的黎明注定要被喧嚣的清晨代替,静默不到五秒钟就被打破了。一直没有出声的江天空先生,突然,执起桌上的一只鸡蛋,面无表情唰的一下就向江尹湛那混球的脸扔去。——他总是能做到这样,无论做什么,说什么,一张扑克老K脸亘古不变。

    “干什么啊……!!”

    话音未落,啪嗒!!又一只鸡蛋从空中飞来,而且稳稳落在目标物上。这下好了,江尹湛那混球的脸做了一个好完美的鸡蛋面膜敷。

    老爷爷气得浑身直哆嗦,趁他们谁也没注意到我,我悄悄把椅子往后面拖了拖。——

    “你疯了你!!!”

    之后,鸡蛋兄弟们在餐桌上空飞得不亦乐乎,到老爷爷一个飞筷插到尹湛那厮喉咙面前为止,放在桌上篮子里的十几个鸡蛋就像长了翅膀似的不翼而飞了。

    “还不给我住手!!!你们两个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懂事!!”……老爷爷勃然大怒,如雷霆万钧般恐怖地咆哮道。江尹湛那个兔崽子立刻老实了,夹着尾巴,灰溜溜地溜出了厨房。

    我呆呆看着那混球渐渐远去的身影,又转过身来看看正用手擦着衣领上鸡蛋的天空,他也正注视着我……老天,这究竟是一场怎样的混乱,他们到底想让我怎么样?是不想让我吃饭吗?或者是干脆就想把我赶出这个家。——你们有话倒是直说呀,用我听得懂的话直截了当地告诉我。

    天空停止了注视我,他也走出了厨房,随后老爷爷也步天空的后尘走了出去。我又一次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回味了这个非正常家庭一遍,可我再怎么努力,想破脑袋,也还是理解不了,一件都理解不了。

    “好!我们出发!!”

    即使是坐在辛大叔送我去学校的车里,我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坐在后车座上,我还是理解不了。

    #德风高中和正轩初中正门前。

    今天天空不在我身边,我该怎么单打独斗江尹湛那混球呢,——我一个人能独自应付他吗?!

    “加油!!雪儿,加油!!”一点都不了解我心思的辛司机,洪亮的叫喊着替我加油。我无力地朝大叔挥挥手,垂头丧气地向正门走去,现在只能向上帝祈祷今天不是江尹湛值勤了。

    可世事不如意往往十之###。果然,只见有个人,也不知存的什么心,不惜涉山拔水,坐着公共汽车早早地赶到了学校,现在,正戴着值日徽章,威风凛凛地站在学校门口,一脸高兴地看着我。——

    “啊!姐姐……!!不……怎么穿着初中部的校服呢?!”还是那个长头发女孩,她紧紧贴在尹湛那厮的身边,一脸讶异地看着我。我扫过她的铭牌,上面写着:“韩宜兰”。

    ……好漂亮的名字……

    “啊,我是休学之后重新复学的。”

    “那……你几岁了?”

    “十八。”

    “什么呀!我们居然是同年的!!唉,我还以为你是姐姐呢!!”

    是啊,我的脸部皮肤比较粗糙。——^

    我装作很高兴地拉过那个女孩,企图拿她当作挡箭牌,浑水摸鱼,蒙混过关,只要能跑到教学楼玄关就一切OK了。可江尹湛那混蛋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在我还来不及开动马力,全速向里奔驰时,他就一把扯过我的衣领,就像拎小鸡似的毫不费力把我拎到了他面前。

    “放开你的手。——知不知道?”

    “谁给你的权利让你就这么进去的?”

    “喂!”

    “不是‘喂’,是‘前辈’,我是你‘前辈’!!”

    “昨天的事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我决定好好提醒一下这个家伙,不能让他太得意。

    “你又想搞什么鬼,嗯?!”死到临头不自知的家伙,人家要砍你的头,你还把脖子伸出来!-0-

    “昨天的事,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我故作神秘地靠近了那家伙的脸庞,不理会宜兰的诧异,又大声地问了一遍,存心吸引周围所有人的注意。“你是指你在楼顶上被螳螂队狂殴的那件事吗?”那家伙突然得意洋洋地说道,满以为戳到了我的痛处。

    好啊……我们俩就走着瞧,看谁笑到最后。你好像还忘了一件事了,江尹湛!!!混球,看来你真是把它忘得一干二净了。-0-

    “不是,不是那个!”

    “那你倒是说啊,究竟是什么?!”

    “你在楼顶上,和一个女孩接吻!!接吻!!!-0-记起来了吗?”

    江尹湛那混蛋的脸立刻变得僵硬无比。其余的值日生更是惊得用双手捂住了嘴,来回扫视着江尹湛和韩宜兰。

    我突然有点担心了,自己做得是不是太过火了,于是,我微微转过头,偷眼打量一旁的宜兰,果然,只见她一张小脸涨得通红,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

    “你……韩雪……”江尹湛虽然因羞愧低下了头,不过嘴可没闲着,他咬牙切齿,愤恨地小声喊着我的名字,仿佛会用牙齿一点一点撕碎我的肉。

    我打了一个寒战,飞快地向校门里跑去。——

    我疯了似的不停奔跑,直到跑进我的动物家庭教室,我一次也没敢回头。

    #教室。

    呼~!我满心欢喜地松了一口气,推开教室的前门,正要进去。

    “现在是技术课时间,大家都要去电脑室!!-0-”

    哈哈…哈哈,┯┯原来是土拨鼠小姐,她的一张大脸突地浮现在我面前,满面笑容地看着我。

    不知怎么的,有种不安感。

    “那……你……怎么没去?”

    “我想和姐姐你一起去!”

    “为什么?!”

    “不为什么,昨天我们都商量好了,以后姐姐就是我们家族的一员了。”

    “可是门牌,我并没有偷到门牌啊!-0-”

    “哎呀!门牌有什么大不了的了,那有什么关系,姐姐你说是不是?”看我还是一脸犹犹豫豫的表情,土拨鼠很亲热地冲我笑了笑,伸出她异常结实的手臂挽住我的,眨眼之间就把我拖到了二层教务处旁的电脑室。

    就这样,我眨眼间成了动物家庭一员。

    “啊,雪理姐姐,你怎么现在才来啊!!哎哟哟,你穿上校服了,真漂亮!”——大象和狐狸一见我进来就从教室里偏僻万分的位置里站起来,热情洋溢地招呼我。她们身边还留了两个空座,看来我的位置也给预备好了。

    她们这么大动静,当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一致以怜悯的目光看着我,直到我沮丧着脸,不情不愿地在预留“犯人席”上坐好。

    “——……我,我想坐到前面去。”

    “这姐姐你就不知道了……”土拨鼠一屁股在紧挨着我的位置上坐下来,靠过头来在我耳边小声嘀咕道。

    “坐在前面……就不能聊天了!-0-”

    谁说我要在电脑课上坐在这里聊天了!!!-0-我啪嗒一下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可土拨鼠那个大块头,立马飞快地挡在了我前面。

    就在此时,老师突然推开前门,带着天真烂漫的笑容,情绪不错地走了进来。本着不想破坏老师好心情的原则,我只好暂时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接下来的上课时间。

    “喂,让他到学校前面来!嗯?!让他们放学之后到学校前面等着!!!”

    “死丫头,还不闭上你的嘴!-0-都是你害的,我把‘再见’都敲成‘在贱’了,都怪你!”

    “喂喂,别摆出这样一副死相好不好!!难道你还想在那家伙心中造出你很聪明的概念啊!”

    “他要我把照片传给他,你说我答不答应?”

    “你就告诉他们,看到我的照片得了相思病我可不负责任。”

    ……人生黯淡……连那个脑子看来还比较清晰的狐狸都如此……“这帮兔崽子,居然说我不敢!谁怕谁,你们等着,我马上就拍照传给你们。”说着,坐在我另一边的小狐狸掏出手机,对着摄像头,换了好几个角度在自己身上拍来拍去。

    “雪儿姐姐,我们一起拍一张吧!”她自己拍还不算,才不管我在认真听老师讲课,看同学示范呢,拽过我就是一顿狂拍。

    对不起,爷爷,真的很对不起……我一定会在十天以内,以最快的速度适应这环境的,一定尽快和同学打成一片,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叮咚咚,叮咚咚!漫长而痛苦的第一节课终于结束了。

    趁着我的动物家族们心急火燎地赶到学校前面去买吃的,我赶快拉开电脑教室门,匆匆地逃回了自己的教室。可还没等我屁股坐热……

    “请问,你是韩雪理吧?!”一个穿着德风高校服,剃着光头的男生突然谨慎小心地走到了我面前,说话的声音小得惟恐人听见似的。

    “……呃,我是。”我吃了一惊,想想自己恐怕又不能过安生日子了。

    “你能不能跟我出去一趟。”

    “为什么?”

    “尹湛叫你。”

    ……

    ……

    原来是他!

    不错,那小子是何许人也,今天早上的事,他怎么会随随便便就这么放过我。

    “如果我不去呢……?”

    “拜托你了,请你一定要跟我一起去……”

    “你告诉那家伙,他要见我,让他自己过来。”担心我那动物家族们一会儿就跳回来,我边说着话,边小心翼翼谨慎地朝背后扫了一眼。

    ……居然有这等事,——……那三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身后列队站开,看样子已经站了一会儿了。

    “拜托了……”光头看着我,发出万分哀切的声音。显而易见,如果我不去的话……他肯定又有被江尹湛那个兔崽子一顿调教了。

    好吧,反正晚上回家之后我和他之间免不了一场战争,还不如现在就过去面对面地好好打个痛快。决心已定,我于是一言不发地跟在那个光头身后,往教室外走去。我不担心自己,反正这些我已经习惯了,倒是身后那不时传来的淅淅嗦嗦的六个脚步声,让我有点担心。

    我走进德风高的教学楼,就在我踩上四层的最后一级台阶时,突然,并不是出于我的本意,我猛地停了下来,看向坐在台阶最后一级的男生。

    “你好……”

    ……天空什么也没说,仰起头来默默地看着我。

    “那个……尹湛他……”我身后传来光头胆战心惊的声音。

    这可是对天空说抱歉的一个绝好机会,我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想到这,我只好在心中默默对光头说对不起了,然后挨在天空一旁坐了下来。

    天空原本把一块抹布搭在一边,随意地靠在楼梯栏杆上,看到我在他身边坐下,有丝诧异。

    “……对不起,昨天。”

    “……因为什么?”

    “昨天……你因为我挨了老师的揍……不是吗……都是因为我……”怎么会这样,面对着他,我说话的声音忍不住越来越小,头也越垂越低,这不是我的本意啊!

    “这种事……”

    “嗯……?”

    “这种事不要记在心里。”

    “……——知道了,不过还是要说对不起。”

    “说什么对不起……”

    “……?”

    “这是我最讨厌的一句话……”

    “是……是吗?”

    天空点点头,看见我如此惴惴不安的样子,他又把视线转向我的身后。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嗯?”我随着天空的视线转回头,发现后面站着不仅有一脸哭相的大光头,还有我亲爱的动物家族,她们还真有毅力,一直跟到这儿来了。其中尤为突出的是大象小姐,她不仅嘴和鼻孔都大张着,连眼睛里都饱含着泪花,好像随时都会倾盆大雨。——这下我明白了,大象在2-2班的白马王子就是我眼前这家伙。

    我猜想得没错,行动派的动物们马上走到我们这边,向我证明了她们的爱慕。

    “……天空哥……天空哥……┯0┯……”大象不敢走得离天空太近,她在离我们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双手欣喜地紧握在胸前,双目含泪,浑身颤抖,激动得简直不能自持。

    天空看着她,有点被她激动的样子吓住了,不过随后向她勾了勾手指。

    “……我,我吗?”大象颤抖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天空又勾了勾手指。

    大象一脸的不可置信,在获得了狐狸和土拨鼠的热烈应援之后,她这才颤颤悠悠、一步一晃地向我们靠近。天空又对她做了一个让她坐下的手势。我像是看着太空来客一样反复地看着这两位,不知天空这家伙想干什么。

    天空那家伙,突然伸手摘掉了大象束住头发的头花OO……??然后,就在我们大家所有人都一头雾水、惶惑不安的时候,他把这朵头花递到了我面前。

    “什么?”

    “扎上。”

    “——为什么,我头发现在看起来就这么难看吗……?!”

    “因为我打算和你约会一次,所以……扎起来。”

    ——啊,等等,你现在怎么能说这话……

    “呜哇哇……呜呜呜哇哇!!!┯0┯”果然,我刚才的念头还没有转完,披头散发的大象已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起身向楼梯下面奔去。土拨鼠和猴子看了我一眼,齐齐冲我大喊一声:“坏女人!!!-0-”之后,也转身追大象而去。

    我看了看整件事情的祸根天空,又看了看他仍旧拿在手里的头花……

    “谁要求你和我约会了?——”我问道。

    “在学校前面等着。”

    “是……爷爷让你这么做的?”我试探着问道,否则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别的原因。

    “……”

    “如果是这样,其实你不做也没关系的。”

    “小脑袋的杂食动物。”

    “……什么!!!”

    “缺乏想像力的猪。”

    “……你说什么……——……”

    “没幽默感的家伙。”

    “喂,再这么说我生气了。——”

    “所以让你等着啊!”

    “……——”

    “听见我说的话没有?快回答,说等着。”天空蛮横地嚷着,瞪着我,就像一个撒娇兼赖皮的小孩。

    这时,旁边突然又传来大光头蚊子哼哼般的哀求声,哀绝凄惨登峰造极。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惨绝人寰的声音,于是清清楚楚扔下一句“知道了,放学见”,随后站起身来。

    天空仰视着我,璀璨的笑容如星辰般展现在我面前,我赶紧揉揉眼,确定这不是自己的幻觉。可惜等我再放下手来,天空又恢复了他那张标准扑克脸,一脸严肃地对我嘀咕道:“不把头发扎起来的话,不和你约会。”再笑一次好不好……实在是太太太帅了……

    我装模作样地点点头,实际是借机平复自己激动不已、心跳加速的心脏,随后就跟在大光头的后面离开了。

    一次短暂而愉快的会面结束了,我生平所遇的最恶会面马上就要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