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21-05-26   本书阅读量:

    该死!瞧我这张冒冒失失的嘴,我恨不得扇自己这个蠢蛋一耳光,我怎么说话都不经过大脑呢。人家都变成这样了,说不定对这就特别在意,有个什么心结,我居然嘴一张,就这么毫不在意地哇哇说了出来。

    果然,那家伙立马变身成了昨天的样子。

    “果然是笨蛋!!!”说完,送了我一个宇宙超级无敌大白眼。——

    我缩了缩脑袋,自知理亏,只能在他眼皮下不安地扭了扭身子。

    不过,上帝保佑那家伙,我打心里还是感激他的,因为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瞪了我一会儿,接着就转过身,继续缓缓前行,没有再说什么了。

    呼……劫后余生!——

    “……对不起……”

    “什么?”

    “我多嘴了。”

    “原来……腿不是瘸的。”

    “什么……?”

    “我说……我的腿原来不是瘸的。”那家伙受不了我的瞪了我一眼,又大声重复了一遍。

    “那你以前可以正常走路吧。——”

    “……”

    呃。——我好像又说错话了。算了,我还是牢牢看好自己这张惹是生非的嘴好了。于是,我舔舔嘴唇,上下嘴唇紧紧咬合住,在确保自己的牙齿从外面一颗都看不到之后,如影随形地紧紧跟在那家伙屁股后面。

    咦~!辛大叔,我老远就看见他一个人抱着文件袋嘿咻嘿咻地往校门那边跑去,可还没来得及等我出声喊他,他就已经哧溜一下钻到校门里面去了。——^

    #德风高中,正轩初中校门前。

    “喂!!江天空!!你,你怎么和这种女的在一起!!”在离校门还有一米远的地方,一个讨厌的声音就抢先钻进了我的耳朵。

    我吃了一惊,抬起头,向发出这种浅薄无知声音的地方看去。而江天空大少爷,对这种声音一概视为蚊子吵,他依旧昂着头,目不斜视地直直向前走去。是啊,他怎么会为这种事费心呢,他从来不会因为如我之流的人费心的。

    “哎哟,这丫头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啊?”蚊子是不会甘心就这么被忽视的,它们继续发出不受欢迎的声音。

    “乞丐,我猜她准是乞丐,你快看她的衣服。”

    “好可怕!!┯0┯她头上长得不是头发,是杂草耶!!┯0┯”

    “江天空怎么会和这种低级家伙一起到学校来?”

    ……——……居然说我低级!!这帮可恨的值日生,虽然不想,但今天的聚光灯效果确实是被我一个人独独霸占了。我可不想接下来一个人再受到江尹湛的特别“关爱”,看着天空那家伙越走越远,我赶忙加快步伐走,不,是跑在他身后。

    可是,脱身远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容易,在众多好奇与恐怖的视线中,有一道尤其灿烂醒目,它的主人,无赖世家的老祖宗,一抬脚挡到了我的面前。——不用抬头看,我也知道这只大脚的主人是“江尹湛”他老人家。

    瞧他八面威风,不可一世的模样,我只有一句话送给他:变态希特勒!或者说,小日本的狗腿子!——^

    啊,还有,昨天我帮助的那个长头发女孩也恰巧站在不远处。

    “啊?!姐姐!!!啊?!姐姐!!!”惊喜中夹杂着不置信。

    “……好啊,很高兴。——”

    “铭牌、校服、头发、鞋子。”江尹湛短促的声音一下打断了我生硬的问候。

    我满心希望能向天空求助,可那家伙不知是完全忘了我的存在还是对刚才我说的话记恨,总之他已经走出了十万八千里开外,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前方那个左脚有点瘸的小点,悼念自己失去的救兵。

    最后,我怀着一种自暴自弃的心情,抬起头,勇敢地面对着江尹湛那厮。

    “什么?”

    “铭牌、校服、头发、鞋子。”那个混蛋像念经似的又叨念了一遍。

    “……喂~!”

    “扣两分,罚清扫垃圾堆,围着运动场跑两圈。”

    “喂!!”

    “啊,现在还不对前辈用敬语,再扣两分,围着运动场跑五圈。”

    ——这个狗腿子,行情涨得比学校收费还要快……

    “姐姐,请问你到我们学校来干什么?!”就在长头发女孩关切询问我的当口,旁边围着的那些值日生轻蔑的表情越来越露骨。

    江尹湛那个混蛋面无表情地在自己的手册上记了些什么,接着又说:

    “怎么还不去跑?听不懂人话吗?……还是你不知道该怎么围着操场跑啊?”

    “呼……”镇定,镇定,我深吸了一口气。

    “因为腿太短了跑起来吃力,所以不愿去跑?”

    哈……忍耐,忍耐,在这儿打起来可不是个好主意,接下来你的所作所为将决定你在这所学校的去留,你是要让这只到手的鸭子飞了呢还是想让这里成为你的母校……

    “那个……”

    “什么?”江尹湛从手册里抬起头,满脸傲气地看着我。

    “我,我是刚到这里来的转学生。^^”我努力挤出一丝笑脸,天知道要我冲着这个混蛋笑比让我冲一头猪笑还要困难,不,这么说不对,这么说是侮辱了那头猪。

    “所以呢?”

    “所以,就像你看到的,我没有校服,没有铭牌,没有鞋子,明白了?”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心平气和一些。

    “那你就拿到那些再来。”

    “……请问……这个,您是这个学校的校长吗?”

    “这和我是不是校长有什么关系,你穿校服还得见校长吗?”

    “那!!!你为什么在这儿对我指手画脚,一会儿要我这样,一会儿要我那样!!!!!”我双手做茶壶状,声嘶力竭地在原地狂吼道。

    -0-!!!

    我终于渐渐露出我本色了,这是他逼的,不怪我。

    旁边的值日生们嚯的一下-0-个个都张大了嘴,手指抖啊抖,颤颤巍巍地看着我,对我的好奇心当下全部转成了恐惧心。——

    “我是……我是值日队长!!!怎么样!!!”

    “你又不是转学生协会会长,也不是转学生协会副会长,更不是班长!!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值日队长,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有什么可拽的!!!”

    “什么!!!你,你这个兔崽子,居然敢侮辱我这个值日队长!!!”

    他骂我“兔崽子”……——

    “尹湛!!你不要这样啦!!!┯0┯”是昨天我救的那个女孩,她猛地挡在了满脸狰狞、气急败坏地向我走来的江尹湛面前。

    事情快得容不得我有思考的时间,下一秒,一双有力的手刷的一下抓过我的手,不等我反应,它已经把我扯进了校门里面,我抬起头,诧异地看到那双手的主人居然是……江天空!

    “……啊?”我这一惊可非同小可,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他。

    “你不要多想。”江天空飞快地扔下我的手,好像我是什么细菌似的。

    “……谢谢。”我能多想什么,他真是多心了。

    “笨蛋。”

    “——好吧,这次我承认,你尽管说吧……嘿嘿,我是个笨蛋。”

    就在我俩磨牙喘气的当口,江尹湛那厮穷追不舍地杀了过来,开始二次攻击。妈呀!我赶紧抓住江天空的手开始二次大逃亡,笔直向前方的中央玄关冲去。江尹湛那混蛋一边跑还一边哇啦哇啦地乱叫着,字字如刀砍向我和江天空的后背,这小子的肺活量真不是盖的。

    “江天空!!!!!”气急败坏的叫声。

    “……”

    天空停下了脚步,可能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必要跑。

    尹湛啪嗒啪嗒走近了,天空也转过身,手插在兜里,斜眼看着他。所有的人都冷眼旁观,包括那些依旧站在门口的值日生们,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转过头去,看来他们这样不是一次两次了。

    “难道昨天,你连觉都和这个家伙一起睡了?”

    -0-……这……这个……疯子……你给我等着!我像是发了狂的猛兽一样,凶狠地露出牙齿(我的牙齿不是很整齐——),兽性大发地向那个混蛋走去。

    这当口,天空用一句话,就一句话,把所有的情况都给收拾了。

    “嗯。”

    -0-他说什么!!!!

    短促的回答,效果却绝对地惊人,不亚于引爆了一颗炸弹,所有刚才转过去的人一致地转回头来,眼珠子凸得都快掉出来了。

    事情的始作俑者江尹湛,这时却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诡异笑容,他向我这边看了一眼,接着又朝江天空那边看了一眼。

    “啊,我说呢,昨天晚上睡觉时二楼怎么那么吵。喂,小乞丐,你手段高明啊!怎么把这兔崽子钓到手的?”

    “不是的!!!事情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拼命挥舞着双手辩白,只恨自己没多长出几双手。

    “小心得艾滋啊,江天空。”

    真……他……什么什么的……说完这话,江尹湛还兴致勃勃地啪啪拍了天空的肩膀几下。

    面对着在人群中掀起的轩然大波,我束手无策,只能用手拼命地掩着自己的脸,匆匆忙忙向人群外挤去,今天真是丢人现眼到家了。突然,江天空那个家伙扯扯我的衣袖,拉起我破旧的衣袖就向中央玄关走去。

    “喂!!放手!!!”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我现在不打算对他客气了。

    “看见你就没什么好事。”

    “喂,我叫你放开!!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你把我当白痴耍啊!”

    “你,知道真的白痴是什么样子吗……?”

    “……什么?”

    “你,想试试当白痴,当残废的滋味吗?”

    “……干什么你,突然……”

    “真的白痴,残废……他们不会像你这样大喊大叫。”

    “……”

    “真的白痴,残废……他们甚至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像你现在这种嗓门,他们甚至做梦都不可能拥有。”

    我愣住了,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家伙,忘记了刚才的大喊大叫,忘记了刚才受的侮辱,我那该死的直觉,让我轻易就能读出他的忧伤。他又恢复了昨天的冷酷面孔。

    我们俩走到中央玄关,他扔下我,啪嗒啪嗒……头也不回地走上楼梯消失不见了。

    该死的,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江尹湛,江天空,他们这两兄弟都快把我弄疯了。

    2-5班教室。

    刚才和辛大叔应付完了一大堆转学手续,现在小命只剩下半条了(刚才他在教务处的时候,所有老师都像被剪掉了舌头似的,一句话都没有——)。

    现在,我被一位老师带到了这个教室。

    脸不可抑制地泛红,实在不好意思初来乍到就让新同学们见识我这张猴屁股脸,自我介绍时我的头都快埋到胸里去了,两脚还不争气地哆嗦着。

    教室里顿时嗡嗡一片,大家交头接耳地评价着这位异邦人。其中,最让我感到担心的一句评价是:“哇~!又有新鲜食物送上门了……”

    发自人类最原始、最本能的欲望,我听得惊出了一身冷汗,好凶险的一句话。——

    “好了,大家,从今以后这位大你们四岁的姐姐就是你们集体中的一员了,你们要和这位姐姐好好相处,学习有困难的时候多多帮助她,带她熟悉学校,熟悉这里的生活,一起分享你们的午餐,知道了吗?”

    “知道了!!!!!!”孩子们天真无邪地齐声回答道。

    听到这声音,我渐渐获得了一点勇气,悄悄地抬起了自己的头。第一排、第二排……第五排,只见坐在最后一排位置上的三个长得像动物似的女孩子正睁着大眼虎视眈眈地盯着我,她们舔了舔嘴唇,又吧嗒吧嗒了嘴,我几乎能感到她们正在心里品尝着我的味道,一边品尝还一边在心里说:

    “喵呜~!喵呜~!今天食物的味道真不错。-,.-”

    我打了个冷战,和我想象得不太一样,这个教室,看来不是我该来的地方。看看这被砸得粉碎的门把,还有那窗户上正凉快地扇着小风的玻璃,我突然有股想冲出去的冲动。

    班主任在班上介绍了我一阵之后,又说了几件事,这才施施然地走了出去。刚才被打断上课的老师指派我坐到第二组第五排的位置,恰巧就在那几只动物的附近。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我现在就像是动物园的猴子,集万千视线于一身。

    再多的眼光视线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的,坐定之后,我只觉得热血沸腾,眼眶发红,思绪万千如泉涌。终于,我又重新回到了熟悉的教室;终于,我又坐到了课桌前,和所有穿着校服的孩子肩并肩地坐在一起,这是几天前我做梦也不敢想象的事情。

    我就这么情绪激动,思潮澎湃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跟着汉文老师一笔一画,认认真真地记着他在黑板上写的汉字。突然,不知从哪儿传来一声洪亮的喊声,——

    “南!!!”

    ——嗯……?南……?

    正在黑板上奋笔疾书的老师猛地转回头来,脸上的小眼睛和皱纹褶子带着节奏不住不住地颤抖。

    “你……你们……谁干的?!!”

    教室里顿时一片寂静,所有的学生都像是约好了似的,扑在桌子上刻苦记笔记。

    就在老师无奈地转过头,又开始在黑板上板书时。

    “瓜……!!!”

    噪音第二次来袭。——……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声音啊?南……瓜?

    “算我拜托你们了行不行……不要,不要再这么无聊了。你们这些家伙,究竟……究竟,什……么,时,时侯,才能,懂,懂事啊!!”老师站在黑板前,气得全身哆嗦,看着真可怜。

    又过了一会儿,老师诱敌深入,装着转回身写黑板,其实是搞突然袭击猛地转回头。

    “头……!!!!-0-”

    果然,有人上当了,被老师逮个正着。——

    片刻之后,刚才盯着我的,那三个长得像动物似的丫头一溜地站在了黑板前,一个一个轮着打屁股。

    “你们这三个不听话的鬼东西,每到我的汉文课就搞怪,不过这次还算好,叫我南瓜头,至少比以前叫的那些癞皮狗,龙虾眼好听一点,……这次又是谁想出来的,南瓜头?!”老师用拖鞋狠狠地敲她们的屁股,同时还在嘴里训斥着。

    我下了死决心,只要课间休息的铃声一响,我要立马奔到教务室里去,强烈要求换班。……谁也别拦着我!——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咚咚咚咚!悦耳的下课铃声响起。

    该是我逃离这个地方的时候了。——可惜我的屁股刚离开椅子一半,那三个屁股刚刚接受过巡礼的动物就刷的一下围到了我周围,动作比闪电还要快。

    “你要不要加入到我们家庭里面来?!!”其中一只动物问我道。

    教室里其余的家伙有的冲我吐舌头,做鬼脸……更有胆小的,干脆抱头跑出了教室。——

    “我……这个……家庭……”

    “你几岁了?”一个长得有点像土拨鼠的家伙问我。

    “十八岁……”

    “足够了,对不对?”土拨鼠冲着另外一个长得像狐狸的家伙问道。

    “嗯,差不多凑合了,虽然有那么点点的老,但还是在可以容忍的范围之内。”狐狸看了我一眼,勉勉强强地答道。

    “你叫什么名字?”那个鼻子大大的,极像大象的家伙又开口问我。

    “……我……我叫韩雪理……”看她们如此热情的模样,我也只好有问必答。

    “好!如果你行动成功,你就正式成为我们家庭的一员了!虽然你的头发和衣服有点臭臭的,但这是小事一桩啦,以后我们经常换衣服穿就好了!”

    如果衣服都是像你们现在穿的这样的……我看不换也好……——我看着这帮比自己小四岁的女孩,脸上表情一片黯淡。——

    “好了,接下来我们就该向你解释‘行动’是什么了,所谓的‘行动’,就是每个转学生必须通过的验证仪式。”大象很亲切、很贴心地向我说明。

    “是嘛!——”

    “来我们班的必须都得做。”

    “嗯……‘行动’究竟是什么?——”

    “你等等。今天轮到几年级几班了,丝厚??”

    看来那个长得像土拨鼠的女孩叫丝厚,如果她的姓是金就更好了……我瞅眼看了看她的铭牌,真遗憾,原来她姓“杨”。

    “……二年级七班今天换课了,第二节课教室空着的只有二年级二班了,他们这节课是家政课。”

    她们好像把所有班上的课程表都烂记于心一样。——

    “二年级二班?!哈哈,好好!!-0-我们白马王子所在的地方,哈哈,哈哈!!!”那头大象,就像是喝了满满一瓶农药的猪一样,发了疯似的在教室里蹦蹦跳跳。

    我把自己的脸藏到教科书后面,对她们的疯癫样不忍悴睹,心里啪啦啪啦打着小算盘。

    “啊……啊,我的肚子……怎么这么痛……”我东倒西歪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演技差得可以,半点都不像。

    “……你是说二年级二班?”

    “是德风高中的二年级二班,你要去把他们班上的门牌拿回来!!哈哈,我的白马王子!!!-0-”大象手舞足蹈,满教室蹦。

    “你们的白马王子在那儿?”

    “嗯,我们的白马王子啊!-0-”大象又接着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

    “既然是这样,那你们自己去吧。-0-”

    “可姐姐你是转学生啊!!!该姐姐你去!”

    “是啊,该姐姐你去!!”

    ……

    当然……我,很需要朋友,也很想有朋友……但是,这种事……到底……

    “如果我不去……会有什么后果?——”

    “被同学孤立呗!”

    “被谁?被你们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被孤立也无所谓……

    “不是,是我们班所有的人。”土拨鼠斩钉截铁地说道,另外两个人跟着连连点头。

    我百感交集,不想被孤立,讨厌被孤立,被所有人孤立的滋味真不是人受的……就像电视上看到的那样,一个人说了,“不要和那个丫头玩!!!-0-”之后,全班所有的人都在她的胁迫下再也不敢和那个人说话。……——不要,我不要有这种悲惨的遭遇。

    三只动物双手叉在胸前,翘着鼻孔呼哧呼哧喷着气看我。好吧……不就是一个班牌么,手到擒来小儿科,我十四岁的时候不也因为肚子饿偷过饭吃吗?!

    我点点头,悲壮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当时,我1%都没有想到,就这个小小的班牌,会让我陷入比被孤立还要可怕百倍的泥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