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许你来生

第四章 蜜意

更新时间:2021-03-28   本书阅读量:

  “小姨,”承欢怯生生的在门口叫了一声,“进来啊,怎么突然变的有礼貌了?”我调侃道。

  承欢朝我扑了过来,还没近到我身,就被胤禛拦住了,“承欢,以后少烦你小姨,她需要休息,”胤禛皱了皱眉头。

  “噢,”承欢乖乖的坐到我身边,“我知道小姨有了小宝宝了,我就每天陪小姨说说话,而且我保证以后会帮皇伯伯盯着小姨的。”

  消息走的真快,这才一会儿功夫,连承欢都知道了,想必早已传遍整个后宫,我又不得消停了。

  胤禛离开后,我正和承欢说笑着,翠翠慢悠悠的走进来,先是笑吟吟的请安,然后向我连声道贺。

  “翠翠,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不多陪陪你母亲?”我心里甜蜜,脸上也一直笑意不断。

  “翠翠惦记小姐,不敢耽搁,进了园子就直奔小姐这了,”翠翠喘息着,看起来是挺像着急赶路没半点歇停的样子。

  承欢是个藏不住话的人,她听了翠翠的话急于开口询问,我朝她使了个眼色,她才没说话。其实我也想问翠翠和弘历的事,更想问她回园后这么长时间究竟去了哪里,只是话已经到了嘴边了仍是被我咽了下去。我还是给她机会等着她自己向我坦白,她要是不想说必定有她不愿告诉我的理由。

  果然没几日,我这星云楼俨然成了集市,人是来了一拨又一拨,有借着道喜的名义来打探消息的,有乘此机会阿谀奉承的,当然也不伐真心实意来看望我的人。

  皇后或许就属于第三类人,自从得知我怀孕后,她不仅指派了最有经验的李嬷嬷来照顾我,大大小小的赏赐更是不断,她自己每隔几日也必定会来瞧瞧我,嘘寒问暖的拉拉家常。只是她的眼睛在不经意的扫到我的肚子时,有明显的伤痛。

  我的妊娠反应在初期并不明显,除了精神匮乏嗜睡外,恶心孕吐等几乎不曾出现,我还时常摸着肚子称赞我的乖女儿懂得心疼娘亲,从不折腾我。

  就这样,在我对腹中小生命的无限期待中迎来了雍正七年。

  上元佳节,园子里热闹非凡,听说是请来了京城有名的戏班子。胤禛不是贪逸奢华之人,因此这般的场景倒是不易见到。而今年在福惠新丧和曾静投书事件的双重阴影下,胤禛更是没有兴致。若非皇后一力要求,又是借着我有喜的名义图个热闹和吉利,这戏台还搭不起来。

  戏台搭在后湖西北的桃花坞内,是夜,我在翠翠的陪伴下,早早的来到这里。其实我这个人对戏曲并不太感兴趣,今天来听戏完全是在皇后的盛情邀请下,再加上好奇心作祟,想见识下三百年前的戏班子究竟是什么样的。

  我以为自己算是来的早的了,走进去才发现已经密密麻麻坐满了人。“若涵妹妹,来这坐,”顺着声音看去,皇后正笑着向我招手。

  我走了过去,向皇后请安,她早我一步托住我的双臂,嫣然一笑:“妹妹有了身子,不必多礼。”

  我挨着皇后坐下,翠翠乖巧的在我腰际放上一个软垫,让我靠着,皇后赞许的说道:“这丫头还真贴心。”

  “是啊,”我抿着嘴儿浅浅一笑,随口说道:“她跟着我很多年了,哪天她要是离开我还真舍不得。”

  “呵呵,妹妹既然舍不得翠翠,就想法把她留在身边,”皇后吃吃的笑着,“总有办法的不是,”皇后有意无意的瞧了翠翠一眼,虽是淡淡的语调,却似乎有所指。

  一丝桃红色陡然抹遍翠翠的双颊,她眉眼急忙低下去,我看在眼里,心中疑窦顿生,皇后娘娘话里有话,她所要表达的究竟是什么意思?莫非对于翠翠,她比我了解更甚?

  我“呵呵”的干笑一声,“皇后说的有理,这丫头的事我自有主张,也多谢皇后娘娘的关心,”我故意将“关心”两个字加重了口气,也就是想试探一下她们两个的反应。

  只见皇后的面色稍变,但她毕竟在后宫主事多年,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功夫,她又恢复了常色,反倒是翠翠咬着发白的嘴唇,双手拽着衣角,低着头一声不吭。

  一时间鸦雀无声,竟有些冷场,我本就不擅于词令,此时话不投机,更是找不到言语来缓解气氛。坐在皇后另一边的熹妃似笑非笑的听着我和皇后之间的对话,也不插嘴,她嘴角挂着的那抹戏谑,更是让我半天憋不出个字。

  皇后毕竟还是皇后,在短暂的沉默后,她拉起我的手,亲热的问道:“妹妹最近身子感觉怎样?缺什么,想要什么,尽管和姐姐说。”

  “皇后对若涵妹妹真好,”还没等我说话,一直缄默的熹妃突然插话道:“妹妹才有喜二个多月,姐姐就紧张成这样,更别提皇上了,若涵妹妹你说是不是?”

  我笑的很甜,把不爱听的话自动忽视,我站起来向皇后福了福身,她又抢先挡住了我。

  我微笑着坐下,有一句没一句的接着话,心里直嘀咕,我记得以前熹妃不是这个样子的,当初在皇后的梧桐院,我和齐妃起了冲突,她还帮过我,如今明里暗里的讥讽我,实在是有违未来皇太后的身份。看来年妃说的没错,当初她也不是要帮我,只不过是要和齐妃对着干。

  说到齐妃,我才发现我回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过她。我想到开口便问:“怎么不见茗姐姐?”

  “茗妹妹现在整日参佛理佛,我也是许久未见她了,”皇后叹了口气,我微微点了点头,弘时的死对她的打击一定很大,也难怪她现在一蹶不振。其实后宫中哪个女人不是为自己着想,不是为孩子的将来打算,帝王家不比寻常百姓家,稍一不慎恐怕就会被踩到脚下,永世不得翻身。想到这里,对于齐妃和熹妃,似乎也不是那么讨厌了,也更是坚定了我要生女儿的决心。

  说话间,走进来两对璧人,我眼前为之一亮。

  走在前面的那一对是弘历和他的嫡福晋富察.伊翎,富察氏年约十七八岁,端庄典雅,是个活脱脱的古典美人,她站在那里是那样耀眼,那样娉婷,美如出水的莲花一般,给人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听说她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学习诗书,深谙古今贤德女子的嘉言懿行,在当时的旗人贵族女子中早有贤名。不愧是未来的皇后,小小的年纪已初显风范。弘历小心翼翼的挽着她的手臂,男才女貌,看上去很是和谐。

  后面那对,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应是五阿哥弘昼和她的福晋乌札库.静婉。弘昼长的眉清目秀,气度潇洒,是一个翩翩美少年,嘴角微微上翘,却丝毫不影响其美感,反而显得坚毅,有主张。乌札库氏有一对漆黑的,像秋日晴空明净的大眼睛流露出热情的火焰,两颊鲜艳的像红苹果似的,真叫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可爱极了。

  如此看来,弘历和弘昼都像各自的母亲,而唯一神似胤禛的弘时已殇。这两对俊男倩女的组合极为般配,将来要做皇上的自是有贤内助相伴,

  而做亲王的同天真浪漫的女子更为合适。

  他们缓缓的走到皇后跟前,毕恭毕敬的请安行礼,这一来一往的又费去了不少时间,等到所有人都坐安定了,戏台上也正式开始鸣锣开唱。

  随着笛子、萧、琵琶等伴奏乐器的响起,台上的旦角、小生摆开了阵势,旦角声音缠绵婉转,小生柔曼悠远,吴侬软语,很有味道。

  我出神的听了一会,才发现他们唱的是昆曲,以前受到清宫戏的蛊惑,我总是以为这个时代颇为推崇的戏曲便是京剧,直到这一刻才明白原来不是这么回事。

  幸好我没有在皇后和其他嫔妃面前夸夸其谈,要不这脸可就丢大了。

  台上唱的声情并茂,身段婀娜多姿,台下听的是津津有味,摇头晃脑,只可惜我听了半天也不晓得他们唱的是什么段子。

  又坚持听了一会,我实在是待不下去了,加上坐久了难免腰酸背痛,就找了个理由和皇后说了声,准备回星云楼去。

  连着叫了翠翠几声都没有回应,我诧异的转过头去,却没看见她的踪影,这丫头又跑哪去了?

  我独自走出了桃花坞,虽然屋外寒风萧萧,比不上里面暖意融融,可是空气清新,也不用费劲脑细胞来思考每一句应答,轻松了许多。

  夜很黑,弯弯的上弦月很早就沉落下去,地面上的景物都难以辨认,可是我仍是一眼认出在离桃花坞不远的小亭榭中面对面坐着的一男一女正是翠翠和弘历。

  这是我回星云楼的必经之路,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惊动他们,只是要我在这凛冽萧条的冬夜等他们先行离开,怕是很难办到。

  我缓慢的朝前方移动,在接近亭榭的时候我见到他们拉拉扯扯的好像起了争执,就轻轻的咳了一声,两团黑影迅速分开。

  黑暗中我看不到他们的表情,只是感觉四周一片沉寂。但是他们在看清楚是我时,明显楞了一下。良久,弘历走出了亭子,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看见他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不泄露半点情绪,他也不看我,自行离去。又过了几秒钟,翠翠也走了出来,她默默的挽住我的手臂,脸上似乎还留有哭过的痕迹。

  回到星云楼后,意外的发现胤禛在灯下坐着,手里还拿着本书。我惊喜的飞奔过去,“小心点,”他一脸紧张的盯着我,“要做额娘的人了,还是不懂得照顾自己。”

  “哪有这么娇贵,”见他皱起了眉头,我的底气就没那么足了,忙又说道:“知道了,我以后一定会小心的。”

  他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拥着我进了里屋。

  “今天这么快就看完奏折了?”我笑吟吟的从他手里取过书,一看封面,楞了一下,“你什么时候也看起了医典?”

  “也就随意翻翻,”他捋起我的发丝在手指上把玩,随口说道:“你的那些个注解很有意思。”

  那些注解我有时贪图方便就写了简体字,更有一些索性就用了英文字母的缩写,他会看出什么来吗?我心虚的瞅了他一眼,见他脸色平静我才放下心。

  胤禛扶着我的腰在床边坐下,双手轻轻的从我小腹上抚过,脸上是万般的柔情蜜意。我缓缓的偎进他的怀里,吸着他身上淡淡的檀香味,手指攀上他的脸,抚摸着我早已熟悉的五官。

  这原本是一张坚毅的脸,如今在看向我时更多的是放松的线条。是为人父的喜悦,也是幸福的神采飞扬。

  “累了吧?没听完就回来了?”胤禛亲吻着我的指头,胡茬划过我的手背,痒痒的。

  “台上热闹的很,可惜咿咿呀呀不知道在唱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我实话实说,顺便把手收了回来。

  “见你这般积极,我还以为你喜欢听,原来……”他故意顿了顿,然后贴着我的耳朵说道:“原来是对牛弹琴。”

  我丢了个白眼给他,“我也就是去凑个热闹,南方人还是比较喜欢沪剧和越剧。”才说完,我就知道糟了,果然见他皱了皱眉,“你在京城长大,又何来南方人一说?”

  “这个……”我要怎么和他解释呢,我的手心捏了把汗,想了想说道:“我娘亲是苏州人,从小耳濡目染,喜好也随她了,”幸好我脑子转的快,这个借口应该不会有破绽。

  “噢,是这么回事,”他若有所思的点头,我松了口气,总算是蒙混过关了。“那你刚才说的什么沪剧越剧,应该很拿手,唱来给我听听,”他从身后抱住我,把头埋进了我的脖颈中。

  “好痒,不要,”我笑着推他,“以后再唱给你听,我要睡觉了。”

  胤禛吹熄蜡烛,三两下脱去我和他的鞋子,拉开被子和我相拥着躺下,“睡吧,”他轻柔的摸着我的头发,我静静的看了他一会闭起了眼睛。

  没过多久,耳边响起他均匀的呼吸声,我偷偷的睁眼瞧他,他清瘦的脸上,是像刻刀雕出的艺术品般深刻的五官,他紧紧的抿着嘴唇,眉头还微微皱着,我伸手去抚平他的眉头,他在睡梦中居然叹了口气,这个男人连睡觉都不得安生,还在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国事。

  胤禛,我习惯有你在我身边温柔的呼吸,在我心里留下深深的痕迹。

  我凑上去亲了亲他的眼睛,见他没反应又蜻蜓点水般的在他唇上亲吻了下,趴到他的耳边说道:“我爱你,胤禛”,然后将身体朝他怀里靠了靠,把他的手环在我的腰际,心满意足的闭起双眼。

  就在我迷迷糊糊快要入睡的时候,隐约感觉有人轻咬我的耳垂,还往我耳朵里吹着气,我轻笑出声,掏了掏耳朵,翻了个身,想继续睡觉。可是显然身边的人不想放过我,他重重的咬住我的唇,一阵湿吻过后我的衣衫已尽褪。

  “不行,”我喘着气用力的推开胤禛,他邪邪的挑起我的下巴,“谁让你勾引我的。”

  “我哪有,明明是你骚扰我,”我手忙脚乱的抢衣衫,他用脚把我的衣服勾到我够不着的地方,我赶紧缩回到被子里,把自己从头包到脚。

  “就许你偷亲我,我就不可以骚扰你了?”胤禛也顺势钻进了被子,滚烫的身躯紧贴着我,我在他火一样燃烧的目光注视下,心也变的柔软起来。

  忽然我想到了什么,“你居然装睡?”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是你把我吵醒的,”他无辜的看着我,随后把我压在身下,嘴唇从我的脖子开始一路下移。

  “你会弄伤孩子的,”我的面色潮红,声音柔媚无比,听起来倒更像是欲迎还拒。

  “我会很轻的,”胤禛抓过一个软枕垫在我的腰下,亲吻我散落的长发,我在他身下娇喘连连,共谱一曲情和欲的倾城之恋。

  次日。

  我坐在梳妆台前由着翠翠给我梳髻,她的手艺越发的高明,不但不会牵动发丝使我疼痛,更是花样新颖,变化无穷。

  我软软的靠在椅背上,昨夜,胤禛虽然极尽温柔极尽缠绵,今晨起床我仍然觉得腰酸背疼,人也有些疲累。

  翠翠给我梳好发髻后,默默的站在了我的身边,似乎有什么话想和我说,但是欲言又止。

  我回头仔细打量着翠翠,她有张丰满的苹果脸,眉梢有点上挑,长长的凤眼透着青春的气息,嘴角常常带着甜甜的笑意,她在我眼里一直是穿越过来时第一印象中穿着翠绿色绸缎衣裤,瘦瘦小小的小女孩,如今也蜕变成为身材窈窕、光彩照人的大姑娘了。

  “翠翠,坐到我身边来,”我摸了摸小腹,怀孕两个多月了,肚子已经微微隆起,只是不细心察看绝对瞧不出来,要不是时常觉着精神不振,加上偶尔的酸疼,我自己也是经常忘记了这个事实。

  翠翠在我旁边坐下,我觉得身体有些往下沉,就用手撑在腰际,翠翠见状连忙说道:“小姐,我扶你去床上躺着。”

  “不用,不用,”我摆手道:“老是躺着也不好,等再过段日子我更是要时常的走动才对。”我虽然没有实践经验,理论知识还算丰富。

  翠翠走到我身后,轻轻的给我捶背,捶着捶着她的动作慢了下来,我回头一瞧,她咬着嘴唇,眼神捉摸不定,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我捉住她停在半空中的手,她一惊才省悟过来,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开口询问道:“翠翠你有话对我说是吗?”

  翠翠顺着我的手紧紧抓住我的手臂,“小姐,你昨晚见到的并不是……并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她急急的说道。

  “噢,是吗,”我淡淡的说道:“眼见也不一定为实,只要是你亲口说的我就信。”我拉她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坐定。

  翠翠迟疑了好一阵,我也不催她,只是和蔼的看着她,静默半晌,她终于说道:“四阿哥说他喜欢我,”她说了这一句,停下来看了我一眼,我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他经常来找我,也不时的差人送东西来。”

  “那你的想法呢?”我尽量保持着心平气和的态度,脸上也是和颜悦色。

  翠翠忽然松开了握住我的手,跪了下来,“翠翠不愿意嫁给四阿哥,请小姐替我做主。”

  “起来,”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平平响起,见翠翠没动,我又提高了声音,“起来。”

  翠翠怯怯的起身,我放柔了声音,“你既然不愿意,没有人会逼迫你,你何必着急。”

  “四阿哥昨晚说了他定会把翠翠讨了去,我一时情急还和他吵了起来,”翠翠急的紧紧拽住我的衣袖,嘴唇咬的发白。

  弘历,我冷哼一声,这些个皇子,才吃着碗里的就想着锅里的了,他既然已有了温婉可人的嫡妻,还不肯放过翠翠。昨日还见他和富察氏出双入对,情投意合,今天便想要翠翠,那明日又会看上谁呢,好一个风流的乾隆皇帝。他只知道自己喜欢翠翠,就一定要得手,根本有没有考虑过翠翠是不是愿意。

  “翠翠你放心,不管是谁来要你,只要你不愿意,就没人可以强求,”我给翠翠吃了定心丸,她圆圆的苹果脸上顿时绽开了绚丽的笑容。

  才说着,小颜进来禀告:“娘娘,孙太医来了。”

  我苦笑着,一天一次的诊脉,他倒是一次都没拉下,这些日子见他的次数怕是比胤禛还多了。

  孙太医如今视我的身体为头等的大事,不敢马虎,要是我出了丁点的意外,他肯定脱不了干系,因此他对我诊脉和开方都及其的谨慎

  他每次来呆的时间都不长,把大部分的时间花在诊脉上,然后便会开一堆的补药,那些补药又难吃的要命,偏偏胤禛还要李嬷嬷盯着我一口不剩的吃完,所以我现在看到孙太医就跟见了鬼似的。

  “有劳孙太医了,”诊脉完毕后,我照例和他客套几句。

  “这是臣份内之事,”不出意料,他果然又是这句话,我比着口型说着,他就不能有点新鲜的说辞吗?

  “其实孙太医不必每天都来,怪辛苦的,”我不死心的建议着,企图改变什么。

  “娘娘说笑了,皇上交待的事微臣不觉得辛苦,每天的诊脉必不可少,微臣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见他还要继续发表长篇大论,我连忙打断他,“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还是每天这个时辰来吧。”我无奈的摇头,真受不了他。

  孙太医狡黠的笑了笑,挥笔快速写下了方子,递给了李嬷嬷,我偏过头一看,有没有搞错,又加量了。孙太医,你确定不是在耍我?

  在李嬷嬷拿着方子出去前,我拉住她,然后谄媚的对孙太医说道:“孙太医,咱们打个商量如何?今天能不能就不要开补药了?”

  “娘娘,您体质偏寒,而且身体又虚弱,微臣也是为娘娘着想……”他越说越来劲了,我又一次打断他,“停,你先听我说。我身体是不是虚弱我比你更清楚,我也懂医术,这些补药对我没多大作用……”我仍是想说服这个老顽固。

  “你又在为难孙太医了,”胤禛的声音在关键时刻出现,我的计划终以失败收场。

  孙太医见了胤禛自是喜上眉梢,有靠山护着他还有什么可顾忌的,他得意的整理好药箱离去。

  胤禛拿过方子看了又看后,交还给李嬷嬷,并且嘱咐道:“以后孙太医的方子直接交给你,不必给慧嫔过目了,”李嬷嬷点头称“是”。

  我郁闷的拍了拍脑袋,你们确定不是合伙起来整我的?

  “我哪敢为难孙太医,他不为难我不错了,”想到那些黑糊糊的补药,我就心有余悸。

  胤禛笑着搂我入怀,脸色却变的有些凝重,“我看了你的医书,知道你能怀上这个孩子实属不易,我绝不能让你有半点闪失。”

  我不领他的情,“只要你少碰我就不会有闪失,”我踢了他一脚,没用多大力,就被他牢牢抱住。“那些补品你倒是吃吃看,我看你能撑几天,”我使劲踢他,他也不生气,而是抱起我坐下,“乖,听话,为了我们的儿子,不,女儿,你就再委屈个几天。”

  “我不要再吃了,你听到没,”我没好气的站起来,又被他拉下,“我知道你有了身子,脾气容易暴躁,我不和你计较,”他仍是笑呵呵的,只是语气霸道的容不得我反驳,“不过补药非吃不可。”

  我气急,一时说不出话来,我白讲了那么多,他根本就不听我的。

  没过多久,一碗黑黑的黏糊糊的补药放在了我的面前。

  “皇上,奴婢来服侍娘娘,”李嬷嬷殷勤的取来了勺子。

  “你下去吧,朕看着她吃,”胤禛舀了一大勺送到我嘴边,“张嘴,”我摇头,紧闭双唇,宁死不屈。

  “我喂你,”胤禛作势把药往自己嘴里送,我傻了眼,他是要这样喂?

  “我自己来还不行吗?”我连忙阻止他,他笑了笑把药送到我嘴里,我认命的吞下,嘴里含着残留的药汁口齿不清的说道:“算你狠,居然用这招。”

  “还不是跟你学的,”他抢白道,“我什么时候用过?”我争辩着,忽然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想起来就好,”他话音刚落,又是一勺到了我嘴边,“最后一口,”我嘟囔着,心里极度不爽,我真是作茧自缚来着。

  从这天起,这样的戏码在星云楼每天必然都会上演一次,而翠翠、小颜和李嬷嬷在一开始把眼珠掉了一地之后,也就见怪不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