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移动版

  • 我的悲哀

    日期:2019-10-08 点击:75

    我的悲哀,像一个奇异的古墅, 北面有一个阴冷的披屋, 还有无用的阁楼。 常常在幽暗的 松林的荫蔽下, 被蔓草所淹没,被每一个人 所遗忘,所回避。 我常常在那里独自散步, 在潮湿的有回声的房间里, 在只有被那些...

  • 天光

    日期:2019-08-23 点击:57

    云,船,又大,又黑, 这些灰沉沉的军舰 在那边航过。 我站在这里窗口, 挨着我的盆花, 它们为了要阳光 在玻璃窗后向上爬。 他们也都是这样, 艺术家,画家, 天光下的爬虫。 有的永不结蕊, 有的开出了美丽的花。...

    共1页/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