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移动版

  • 太鲁谷

    日期:2020-11-14 点击:11

    进入山中,乃得到一种静。 不是静谧,不是寂静, 或什么静悄悄的之类, 而就是一种东台湾的静。 高峰。瀑布。流泉。峭壁。峡谷。 在这里,应有猿啼,狼嗥与鹰呼。 但我所倾听良久而共鸣交响的 却是那些古老巨大岩石...

  • 徐州路的黄昏

    日期:2020-10-10 点击:40

    徐州路的黄昏 带三分古意: 几棵上了年纪的乔木 很可欣赏。 荧光灯的午睡方醒, 排着队,鞠躬如也, 正当我牵着爱犬散步, 打从这里经过。 灯是我们这一带的新客, 而树已成为多年之老友, 彼此间深深地默契。...

  • 春 雨

    日期:2020-09-13 点击:40

    一连好几天的春雨, 给大地带来了以无限的生机: 所以我的那些玫瑰插枝。 也都相继萌芽而生根了。 日益稀疏的我的短发, 枯叶般一叶叶的飘坠; 我脸上很难看的皱纹, 也比去年更加深了。 但我确实感觉到了 有一种新...

  • 连题目都没有

    日期:2020-07-13 点击:58

    其实我是连月球之旅也不报名参加了的, 连木星上生三只乳房的女人也不再想念她了, 休说对于芳邻PROXIMA, 那些涡状的银河外星云, 宇宙深处之访问。 总得有个把保镖的, 才可以派他到泰西去 怕他烂醉如泥,有失国...

  • 夜记

    日期:2020-06-22 点击:38

    夜半醒来抽支烟。 月光下,小个便, 不也蛮富有诗意的吗? 忽然哼起儿时的几句歌, 怪苍凉的。 又想到明年此刻, 将会以一种退休之姿 出现了吧?然则F 调的披头 和G 调的小咪,还有, 那些孤挺,那些昙花, 总该早...

  • 梦终南山

    日期:2020-05-24 点击:176

    那不是秦岭的一部分么? 唉!正是。正是那最美的所在: 最令人流泪的。 而那是终南山的一块岩石。 我是坐于其上哼了几句秦腔 和喝了点故乡的酒的。 我曾以手抚之良久, 并能及其亘古的凉意。 而那些横着的云都停着...

  • 黄金的四行诗

    日期:2020-03-03 点击:116

    黄金的四行诗 为纪弦夫人满六十岁的生日而歌 一 今天是你的六十大寿, 你新烫的头发看来还很体面。 亲戚朋友赠你以各种名贵的礼物, 而我则献你以半打黄金的四行诗。 二 从十六岁到六十岁, 从昔日的相恋到今日的相...

  • 一片槐树叶

    日期:2020-01-02 点击:117

    这是全世界最美的一生, 最珍奇,最可贵的一片, 而又是最使人伤心,最使人流泪的一片, 薄薄的,干的,浅灰黄色的槐树叶。 忘了是在江南,江北, 是在哪一个城市,哪一个园子里捡来的了。 被夹在一册古老的诗集里...

  • 海滨漫步

    日期:2019-12-12 点击:112

    当那些至极恐怖的大风暴 一个接一个的来袭又远飏, 五月温煦的阳光下, 策杖作海滨之漫步。 忽觉这世界还算是美丽的, 还有不少的风景值得你欣赏, 虽然已不再有一整块 是可以入画可以写生的了。 除非这里剪一棵树...

  • 铜像篇

    日期:2019-09-09 点击:106

    我已不再高兴雕塑我自己了: 想当然不会成为一座铜像。 从三十年代到七十年代, 始终立于一圆锥体之发光的顶点, 高歌、痛哭与狂笑。 睥睨一切,不可一世,历半个世纪之久 把少年和青年和中年的岁月挥霍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