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移动版

  • 万卡

    日期:2020-03-22 点击:89

    九岁的男孩万卡茹科夫三个月前被送到靴匠阿里亚兴的铺子里来做学徒。在圣诞节的前夜,他没有上床睡觉。他等到老板夫妇和师傅们出外去做晨祷后,从老板的立柜里取出一小瓶墨水和一支安着锈笔尖的钢笔,然后在自己面...

  • 怪谁?

    日期:2020-03-22 点击:97

    我的叔叔彼得杰米扬内奇是个身体枯瘦而肝火很旺的六品文官,活象那种风干的、肚子里撑着一根木棍的熏鲑鱼。 有一天他准备到他教拉丁语的中学校去,却发现他的句法教科书的封面被老鼠咬坏了。 你听我说,普拉斯科维...

  • 庆祝会

    日期:2020-03-03 点击:30

    卡尔斯旅馆里正在举行小小的庆祝仪式:演员同行们为悲剧演员季格罗夫设宴,借以纪念他在戏剧界工作二十五周年。长饭桌旁边坐着剧院全体人员,只有剧团经理除外,他素来舍不得花钱,因而没有在设宴人名单上签名,不...

  • 艺术品

    日期:2020-02-12 点击:92

    萨沙斯米尔诺夫,他母亲的独生子,腋下夹着一件东西,用第二二三号《交易所新闻》①包着,露出愁眉苦脸的神情,走进柯谢尔科夫医师的诊室。 啊,可爱的小伙子!医师迎着他说。嗯,身体怎么样? 有什么好消息告诉我...

  • 赶稿

    日期:2020-01-14 点击:106

    巴威尔谢尔盖伊奇想起他答应过一个周刊的主编写一 篇比较可怕而又动人的圣诞节小说,就在他的写字台跟前坐下,抬起眼睛望着天花板沉思。他头脑里有几个合适的题材在徘徊。他伸出手擦着脑门,想了一阵,就选定其中的...

  • 灾难

    日期:2020-01-05 点击:158

    象尼古拉玛克辛梅奇普托兴所遇到的灾难,对天性开阔、无忧无虑的俄国人来说,犹如坐牢和讨饭一样,是无从避免的:原来他偶然喝多了酒,醉醺醺地忘记家庭和公务,在花天酒地的场所整整留连了五天五夜。在这放浪形骸...

  • 演说家

    日期:2019-12-17 点击:343

    一天早上,八等文官基里尔伊凡诺维奇瓦维洛诺夫下葬。他死于俄国广为流行的两种疾病:老婆太凶和酒精中毒。在送殡行列离开教堂前往墓地的时候,死者的一名同事,有位姓波普拉夫斯基的人,坐上出租马车,去找他的朋...

  • 剧作家

    日期:2019-12-14 点击:52

    一个萎靡不振的人走进医师的诊室,目光暗淡,外貌显出他患着炎症。从他鼻子之大和脸上阴沉忧郁的神情来看,这个人同烈酒、慢性鼻炎、哲学是不会无缘的。 他在圈椅上坐下,讲起病情,说他常常气喘,打嗝,胃气痛,心...

  • 变故

    日期:2019-12-10 点击:94

    早晨。儿童室里窗玻璃上布满了冰花,可是灿烂的阳光照透冰花,射进来了。万尼亚是个六岁左右的男孩,头发剪短,鼻子象是一颗纽扣。他妹妹尼娜是个四岁的小女孩,头发卷曲,胖乎乎的,身材矮得跟年龄不相称。他们醒...

  • 好人

    日期:2019-12-06 点击:110

    从前,在莫斯科住着一个人,名叫符拉季米尔谢敏内奇里亚多夫斯基。他毕业于大学法学系,在某铁路局供职,可是假如您问他做什么工作,他就会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从金边的pince -nez①里坦率爽朗地瞧着您,用平静、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