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亨利八世

时间:2011-11-08   作者:莎士比亚   点击:

剧中人物


1q1 亨利八世 
伍尔习红衣主教  亨利王的首相 
坎丕阿斯红衣主教  罗马教廷使臣 
凯普切斯  神圣罗马皇帝理查五世的大使 
克兰默  坎特伯雷大主教 
诺福克公爵 
萨福克公爵 
勃金汉公爵 
萨立伯爵  勃金汉公爵之婿 
首相  即大法官 
宫内大臣 
噶登纳  温彻斯特主教 
林肯主教 
阿伯根尼勋爵  勃金汉公爵之婿 
山兹勋爵 
托马斯·洛弗尔爵士 
亨利·吉尔福德爵士 
安东尼·丹尼爵士 
尼古拉斯·浮士爵士 
伍尔习的秘书 
克伦威尔  伍尔习的亲信 
葛利菲斯  凯瑟琳王后的男司仪 
三绅士 
国王侍卫 
勃茨医生  国王御医 
勃金汉公爵总管 
勃兰顿  实即萨福克公爵查理·勃兰顿 
枢密会议室司阍 
王宫门官及其仆人 
噶登纳的侍童 
唱名官 
凯瑟琳王后  亨利八世妻,后被废 
安·波琳  凯瑟琳王后侍女,后立为后 
老妇人  安·波琳的亲信朋友 
忍耐  凯瑟琳王后的女仆 
贵族、贵妇、主教、法官、绅士、牧师;伦敦市长、伦敦市参议;寺院司仪、书吏、卫士、侍役、仆人、平民;凯瑟琳王后女仆;梦景中的六精灵 

地点

主要在伦敦和威司敏斯特;一场在伦敦北面的金莫顿

开场白
今天我出场不是来引众位发笑;
这次演唱的戏文,又严肃、又重要,
庄严、崇高、动人、煊赫、沉痛,
一派尊贵景象,管叫你泪水纵横。
哪位有恻隐的心肠,看罢了戏,
仔细想,何妨掏一把同情之泪,
这戏文值得一哭。哪位花了钱
想看一回真人真事上演,
这戏里全是信史。哪位来此
只图看个场面,请少安,莫焦急,
让戏演下去,看上短短两小时,
我担保你那个先令花得值。
只有那等听客,来到我们
戏院只想听浪荡快活戏文
和耍枪弄棒的声音,只想看身穿
镶着黄边的彩袍的丑角,才定然
会感到失望。列位尊贵的听客,
若把我们精选的信史和那丑角、
厮杀场面,混为一谈,这不仅等于
我们白费了脑筋,白白企图
给列位演一回确凿的实事真情,
而且你们永远也算不得是知音。
看上天的面上,列位都是本城
有名的、头等的、最为内行的听戏人,
请安静、请严肃,这才是我们的意图。
请把这出高贵的故事里的人物
当做真人看待;你看他们
身居显位,从者如云,友朋
联肩接踵,然而,顷刻之间,
山颓木坏,堕入悲惨的深渊。
列位看过这戏,如果还觉快活,
那么洞房花烛之夜,也不妨痛哭。 


第一幕

--------------------------------------------------------------------------------
1q1
第一场 伦敦。王宫中一间前厅
      诺福克公爵从一门上,勃金汉公爵和阿伯根尼勋爵自另一门上。 
勃金汉  早安。久违了,自从我们在法国会面以后,您的情况如何? 
诺福克  谢谢公爵大人,我身体很好。自从回来以后,我对在法国所见的一切,总是叹赏不止。 
勃金汉  不幸我当时正害寒热病,像囚犯一样被困在房内,未能躬逢两位国王在安德伦谷会盟的盛事,那真是两轮红日,人间的两盏明灯啊。① 
诺福克  是的,会盟是在吉恩和阿尔德之间举行的,我当时在场,亲眼看到他们骑在马上相互施礼,又见他们下马相互紧紧拥抱,好像长在了一起一样,如果他们当真合而为一,我看四个带冕的君主也敌他们不过。 
勃金汉  我自始至终像个囚犯一样被关在我的房间里。 
诺福克  人间的光荣您没有能够看到啊。在这以前,“豪华”只是个单身汉;而在这次的会上,“豪华”和比它更高贵的“豪华”结了婚。每一天都向前一天学习,最后一天更是集以前各日奇迹之大成。今天法国人浑身披金,光采夺目,像东方的异教神,把英国人比得暗淡无光。明天,英国又变成了富饶的印度,每个人的穿戴就像一座金矿。那些矮小的侍童,就像天使一般,浑身金光闪闪;还有尊贵的妇女们,她们不习惯重劳动,一身华贵的衣装压得她们几乎冒出汗来,累得她们脸上竟像擦了胭脂一般。头一天的歌舞剧被人人夸为举世无双的,到了第二天晚上,就显得低级、寒伧了。两位国王显得同样光辉,但到会的人们却一会儿说这个好,一会儿说那个强,哪个出现,他们就赞哪个,两位同时出现,据说,人们就说他们只看到一位国王,谁也不敢信口判断哪位国王更光辉。当这两轮红日——人们就这样称呼他们——命令传令官叫骑士们比武,他们的表演之精采简直使人难以想像,就像往日的传奇变成了现实,从此人们就相信贝维斯②是确有其事的了。 
勃金汉  您说得过分了。 
诺福克  我有我的身分,荣誉要求我热爱真理,当日发生的一切,让最有口才的人来报导,也会失真,惟有当日的行动本身才是真实的。一切都合乎帝王的身分,没有一件事情是安排得违反规定的,一切都井井有条,看来十分醒目,官员们出色地、充分地完成了他们的任务。 
勃金汉  是谁调度的?据您看,是谁给这次盛大的集会调配得如此肢体匀称呢? 
诺福克  这个人一向倒并不以办这种事情见长。 
勃金汉  请问大人此人是谁? 
诺福克  这一切都是由明智的约克红衣主教大人安排的。 
勃金汉  愿魔鬼保佑他!野心不小,什么人的事他都要染指。这种带有强烈世俗性的玩艺儿和他有什么关系?我看这卷肥睹油就凭他的块头就能把仁慈的太阳的光芒全部占去,让大地一点也得不到恩泽。 

作品集莎士比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