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一报还一报

时间:2011-09-14   作者:莎士比亚   点击:

剧中人物

文森修  公爵 
安哲鲁  公爵在假期中的摄政 
爱斯卡勒斯  辅佐安哲鲁的老臣 
克劳狄奥  少年绅士 
路西奥  纨袴子 
两个纨袴绅士 
凡里厄斯  公爵近侍 
狱吏 
托马斯
彼 得  两个教士陪审官 
爱尔博  糊涂的差役 
弗洛斯  愚蠢的绅士 
庞贝  妓院中的当差 
阿伯霍逊  刽子手 
巴那丁  酗酒放荡的囚犯 
依莎贝拉  克劳狄奥的姊姊 
玛利安娜  安哲鲁的未婚妻 
朱丽叶  克劳狄奥的恋人 
弗兰西丝卡  女尼 
咬弗动太太  鸨妇 
大臣、差役、市民、童儿、侍从等 

地点

维也纳

 

第一幕

第一场 公爵宫廷中一室
       公爵、爱斯卡勒斯、群臣及侍从等上。 
公爵  爱斯卡勒斯! 
爱斯卡勒斯  有,殿下。 
公爵  关于政治方面的种种机宜,我不必多向你絮说,因为我知道你在这方面的经验阅历,胜过我所能给你的任何指示;对于地方上人民的习性,以及布政施教的宪章、信赏必罚的律法,你也都了如指掌

,比得上任何博学练达之士,所以我尽可信任你的才能,让你自己去适宜应付。我给你这一道诏书,愿你依此而行。(以诏书授爱斯卡勒斯)来人,去唤安哲鲁过来。(一侍从下)你看:他这人能不能代

理我的责任?因为我在再三考虑之下,已经决定当我出巡的时候,叫他摄理政务;他可以充分享受众人的畏惧爱敬,全权处置一切的事情。你以为怎样? 
爱斯卡勒斯  在维也纳地方,要是有人值得受这样隆重的眷宠恩荣,那就是安哲鲁大人了。 
公爵  他来了。 
       安哲鲁上。 
安哲鲁  听见殿下的召唤,小臣特来恭听谕令。 
公爵  安哲鲁,在你的生命中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地方,使人家一眼便知道你的全部的为人。你自己和你所有的一切,倘不拿出来贡献于人世,仅仅一个人独善其身,那实在是一种浪费。上天生下我们,是

要把我们当作火炬,不是照亮自己,而是普照世界;因为我们的德行倘不能推及他人,那就等于没有一样。一个人有了才华智慧,必须使它产生有益的结果;造物是一个工于算计的女神,她所给与世人的

每一分才智,都要受赐的人知恩感激,加倍报答。可是我虽然这样对你说,也许我倒是更应该受你教益的;所以请你受下这道诏书吧,安哲鲁;(以诏书授安哲鲁)当我不在的时候,你就是我的全权代表

,你的片言一念,可以决定维也纳人民的生死,年高的爱斯卡勒斯虽然先受到我的嘱托,他却是你的辅佐。 
安哲鲁  殿下,当您还没有在我这块顽铁上面打下这样光荣伟大的印记之前,最好请您先让它多受一番试验。 
公爵  不必推托了,我在详细考虑之后,才决定选中你,所以你可以受之无愧。我因为此行很是匆促,对于一切重要事务不愿多加过问。我去了以后,随时会把我在外面的一切情形写信给你;我也盼望你

随时把这儿的情形告诉我。现在我们再会吧,希望你们好好执行我的命令。 
安哲鲁  可是殿下,请您容许我们为您壮壮行色吧。 
公爵  我急于动身,这可不必了。你在代我摄政的时候,尽管放手干去,不必有什么顾虑;你的权力就像我自己一样,无论是需要执法从严的,或者不妨衡情宽恕的,都凭着你的判断执行。让我握你的手

。我这回出行不预备给大家知道,我虽然爱我的人民,可是不愿在他们面前铺张扬厉,他们热烈的夹道欢呼,虽然可以表明他们对我的好感,可是我想,喜爱这一套的人是难以称为审慎的。再会吧! 
安哲鲁  上天保佑您一路平安! 
爱斯卡勒斯  愿殿下早日平安归来! 
公爵  谢谢你们。再见!(下。) 
爱斯卡勒斯  大人,我想请您准许我跟您开诚布公地谈一下,我必须知道我自己的地位。主上虽然付我以重托,可是我还不曾明白我的权限是怎样。 
安哲鲁  我也是一样。让我们一块儿回去对这个问题作出圆满的安排吧。 
爱斯卡勒斯  敬遵台命。(同下。) 

第二场 街 道
       路西奥及二绅士上。 
路西奥  我们的公爵和其他的公爵们要是跟匈牙利国王谈判不成功,那么这些公爵们要一致向匈牙利国王进攻了。 
绅士甲  上天赐我们和平,可是不要让我们和匈牙利国王讲和平! 
绅士乙  阿门! 
路西奥  你倒像那个虔敬的海盗,带着十诫出去航海,可是把其中的一诫涂掉了。 
绅士乙  是“不可偷盗”那一诫吗? 
路西奥  对了,他把那一诫涂掉了。 
绅士甲  是啊,有了这一诫,那简直是打碎了那海盗头子和他们这一伙的饭碗,他们出去就是为了劫取人家的财物。哪一个当兵的人在饭前感恩祈祷的时候,愿意上帝给他和平? 
绅士乙  我就没有听见过哪个兵士不喜欢和平。 
路西奥  我相信你没有听见过,因为你是从来不到祈祷的地方去的。 
绅士乙  什么话?至少也去过十来次。 
绅士甲  啊,你也听见过有韵的祈祷文吗? 
路西奥  长长短短各国语言的祈祷他都听见过。 
绅士甲  我想他不论什么宗教的祈祷都听见过。 
路西奥  对啊,宗教尽管不同,祈祷总是祈祷;这就好比你尽管祈祷,总是一个坏人一样。 
绅士甲  嘿,我看老兄也差不多吧。 
路西奥  这我倒承认;就像花边和闪缎差不多似的。你就是花边。 
绅士甲  你就是闪缎,上好闪缎;真称得起是光溜溜的。我宁可作英国粗纱的花边,也不愿意像你这样,头发掉得精光,冒充法国闪缎。这话说得够味儿吧? 

作品集莎士比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