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杂文评论 > 喜笑怒骂 >

现今住在农村,有多幸福?

    名教授的“回家买房”论刚出来那会,很让入城的“陈涣生”之流愤愤不平了好一阵子。怎地?莫非城里的楼房的眼睛也长在了屁股上了,只认衣服不认人了吗?咱农民工怎了?好地方就得可你们城里人霸着占着,我们就只配哪来哪去?土豆搬家——滚蛋?我们农民是没啥文化,可你一堂堂教授,饱读诗书,是明事达礼的人儿,这话怎能从你嘴里冒出来啊?啧啧!¬

  但现在回头再看看,我们不得不承认:原来我们都把教授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我们这些肚里没半点墨水鼠目寸光的下里巴人,完完全全让煞费苦心的教授受了莫大的冤枉。¬
  教授者,自然是有大学问的,所以人家的话便不会像咱这些大老粗们一般直接了当,如此便少了启发,有违教育的艺术。所以追求的是欲言又止,闪烁其辞,点到即止。至于话外之音弦外之意,自己个去琢磨。人家总不能把话说白了:如今年份,城里哪点又好了?你生在福中不知福非要颠颠背井离乡跑到城里来,喝三氯化氰的奶粉,就染色的馒头,吃加瘦肉精的猪肉,苏丹红腌的鸭蛋,你说你图个什么?黄继光舍身那是堵枪口,董存瑞舍身那是炸雕堡,你舍身干啥?分明是堵上殡仪馆的路嘛。¬


  老家多好啊!有自己家的菜园子,你种点小葱、小白菜、小菠菜、小萝卜、小生菜、小韭菜,到时一园翡翠,满畦碧绿,满园春色随意剪,多惬意的事!养点小猪、小鸡、小鸭、小鹅、小猫、小狗,没事围你身前腚后转悠,哪又寂寞了?玉米磨细,蒸点红薯,就点小咸菜,去河边捞点小鱼小虾,哼着小曲小调,喝点儿小酒唠点小嗑,磕点小花生小瓜子,活上个百八十岁就跟玩似的,这你城里人行吗?况且山青水秀,天是澄净的蓝,空气是贼拉的新,低头抬头,全是乡里乡亲,出门溜哒,大门一敞,你走你的,绝不会少了一针一线。哪像城里,对门住好几年了,瞪眼不知。走廊有点动静,总疑心是有小偷大驾光临,凑到猫眼前窥上半天。如此种种,你说说,农村是不天堂般的地儿。你舍了那神仙般的生活,非到一乌烟瘴气噪音刺耳,走路带小跑看人尽斜扫的地儿混,你不缺心眼又是啥了?人家教授拿房说事其实是有涵养,不愿弄的急呲白脸的。遇到我这样狗肚存不住二两香油的,恐怕早一蹦老高指着鼻子就喊上了:你们脑袋都让驴踢了啊?农村包围城市那是打仗那会儿的事,现在天下太平,早掉了个了,农村才是香饽饽知道吗?你们这些大傻帽!有那买房的钱,你开个农家乐,到时让城里人颠颠往你那跑,那你腰板多硬啊,你就让城里人眼气吧。¬


  我庆幸我长在农村,对比那些为三餐时时提心吊胆的城里人,心里油然生出优越感来。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俱往矣,数天下好地,还看农村!也许俺们兜没你们鼓,但笑到最后才好汉,咱们不妨比下寿命。你若能八十岁那天还被你爷打的抹鼻涕,我就服你!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雪乃五月 农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