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散文 >

曾经的爱与怨

时间:2021-01-30   作者:木樨   点击:

曾经的爱与怨

 
  结婚之前,我爸妈经历了六年的爱情长跑。
 
  这在20世纪80年代是一个不多见的事情。原因没别的,就是因为当时我外公外婆不同意,很明确地说了一句话:“门不当,户不对,以后是不会过好的。”可我妈就是不信这个邪,嫁定了这个人。
 
  1980年,我妈高中毕业,高考成绩差了3分落榜,去了街道待业。我爸当时是街道的工作人员。据说,我妈第一次见到我爸的时候,他正在裱一幅画,又听旁边的人说,那幅工笔画是我爸亲笔画的,内心充满诗情画意的我妈立刻沦陷了。
 
  那年我爸已经快30岁了,因为照顾多病的奶奶,耽误了结婚,成了大龄男青年,但这并不影响他的美名。当时方圆五里地,都知道街道有个小陈,浓眉大眼,还有才情。于是,我爸上班,我妈就成天泡在街道里;我爸下班,我妈就一路跟着他往家走。久而久之,周遭出现了流言,街道那个浓眉大眼的小陈有对象了,许多姑娘的心都碎了。流言终于传到了我爸耳朵里,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一个有对象的人了!
 
  那个年代,每个人的圈子都不大,邻里之间是没有秘密的。我父母之间的恋爱也没有能瞒过家人。外公外婆非常严肃地跟我妈妈谈了一次,告诉她,家里绝不同意她跟一个大她11岁的乡下男人来往。我外公外婆家里都是好几辈子的城里人,而爷爷奶奶这边是在我爸爸都会下地走路了才从农村来到城市。外公外婆的想法很简单,如果嫁到这样一个家庭去,大家的生活习惯差异太大,别说吃不惯住不惯,可能连婆婆说的话都听不懂,妈妈以后肯定会吃苦头。
 
  正处在热恋中的妈妈哪里听得进去。面对激烈的反对,我父母的爱情转移到了地下。他们隔三岔五偷偷见面,平时就靠鸿雁传书。他们都是那个年代的文艺青年,约会地点时常选在图书馆,相互写的情书又让彼此觉得心灵相通,更多了共同语言。这份爱情,随着时间推移,隐秘地成长并坚固起来。
 
  1985年,太婆发话了:“把那个小伙子带回来见见吧。”太婆以长辈的姿态吩咐外公外婆:“就让她嫁吧,我们家的女孩子跟一个男人搞了那么长时间的对象,也不能嫁给别人了,不能丢这样的人。”
 
  爸妈结婚了,但他俩的爱情似乎就在结婚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婚后,爸妈再也没有给对方写过一封情书。在我的记忆中,他们甚至没有相互说过一句情话,没有一起去看过一场电影,有的只是无休止的争吵和叹息。
 
  婚后的他们没有了文艺,没有了诗情画意。我妈挺着大肚子,要做十个人的中秋饭,我爸沉迷于武侠小说,成天左手一本金庸,右手一支香烟,连上厕所都放不下。
 
  外婆曾经的担忧都成了真。奶奶虽然来自农村,却是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嫁给爷爷之后,奶奶又是左邻右里都知道的娇气,家里事情都是她婆婆和我爷爷做的。她的婆婆去世了,我妈妈嫁过来了,家务就全部转移到我妈妈身上。这和妈妈的想象差得太远了,她是一个8岁就在窗外种一棵桂花树,10岁就坐在窗前闻着木樨香味,自己写朦胧诗的人,对婚姻的想象全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谁知道整天要面对的却是柴米油盐。
 
  妈妈憋着的气,都等着晚上向爸爸宣泄,她想倾诉委屈,想让丈夫为她争取一点改变,而爸爸只是烦躁地挠挠头,说:“为什么别人能做到,你就不行呢?”然后就点起一根烟,捧着书进了厕所。
 
  1990年,妈妈在我姑父的介绍下,去了外贸公司做业务员,从此变得忙碌起来。做外贸业务员需要经常出差,她终于可以从这个沉闷的家走出去,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了。妈妈仿佛如鱼得水,快速地学习外贸知识,积极地投入到新的工作里,很快就成为公司的骨干。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爸爸越来越沉闷的状态。那时候,我父母在家已经很少交流,最多说一些与我相关的事情,只是在外人面前还尽量维持正常夫妻的样子。有一天,我妈一反常态,很兴奋地找我爸聊天,似乎是给我爸找了一个经商的机会,希望他能够从街道出来,撸起袖子去创业。许多年后,我妈跟我说起这件事:“当时,就算只是走在马路上,也能感受到时代在变化。你爸爸常因为我赚的比他多而不高兴,我就想,正好有机会,只要他想,就能去拼、去挣。谁知道,他根本不想改變。他就想抱着他的铁饭碗,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
 
  妈妈兴奋地说完,爸爸发了一顿火,甚至砸碎了烟灰缸,留下一句“你就是不想过安分日子”,就摔门而去。我还记得那个下午,妈妈呆坐在那里,一直到天色变暗。她平静地收拾完地上的碎玻璃,牵着我去外婆家吃饭。
 
  那以后,我父母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冰冷。又熬了两年,妈妈终于提出离婚。这下子,不光我爸爸不同意,爷爷奶奶不同意,就连外公外婆也坚决反对。外婆说:“我们家的女儿是不能离的。”离婚成了一场拉锯战,在整个家庭引起了巨大的风波,今天这个长辈来劝和,明天那个朋友来评理。
 
  爸爸和妈妈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在外界的施压下有所改善,这种长时间的疲惫拉锯战,终于拖垮了我爸不离婚的决心。1993年,我爸妈开始分居,两年之后正式离婚。
 
  就在我爸妈达成分居协议之后,我爸毅然从街道辞职,跟朋友合伙下海做生意去了。后来他说,他和我妈的恋爱就是从街道里开始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怎么谈恋爱的,又是怎么结的婚。后来闹离婚,办手续也都是在街道里办的。他觉得特别丢人,每天似乎都在承受异样的眼神,这样的日子他过不下去,所以辞职离开是唯一的选择。
 
  我问过我爸,当时的选择,难道就没有和我妈赌气的成分吗?我爸抽着烟,沉默许久,直到那支烟快要烧到手指,他才说:“我这辈子的坏运气,都是因为认识了你妈。”
作品集关于爱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