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落花时节第8章

时间:2021-01-21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8 章

    “一二九”歌咏会还没结束,宁宥接到妈妈的来信,让她一个人周日回家一趟,帮忙一起搬家。从小搬家的活儿做得多了,宁宥懂得套路,掐指一算,她得周六下午一节课后就走,要不然赶不上车子,更别说帮忙了。请假,就得找班长简宏成。找到简宏成时,他正与陈昕儿在楼梯口商量演出服的事儿,要借衣服几套裙子几条什么的。两个人动用钢笔在笔记本上比划,显然很认真的样子,宁宥只得远远站住了,等他们正事儿办完再说。

    可背对着宁宥的简宏成不知怎么就知道身后有人了,很快便扭过头来,一看见是宁宥就忍不住笑道:“找我还是找陈昕儿?”

    宁宥赶紧将请假条递过去,“我想礼拜六下午请假赶末班车,我家搬家,我得回去帮忙。”

    陈昕儿好奇怪地看着简宏成的笑脸,对同学笑得这么低三下四地干嘛。恐怕前儿因率全班男生打走流氓而被教导处叫去教训,都没这么跟老师陪笑。

    简宏成笑道:“礼拜六下午化学课有单元测试,你没法走。考完再走还来得及吗?”

    “赶不上末班车了。那算了。”宁宥很郁闷,想从简宏成那儿拿回请假条,可简宏成下意识地将手缩了回去,不给。不给就不给,一张请假条又不稀罕,宁宥就走了。

    陈昕儿见宁宥走了,便笔杆子轻轻敲几下硬皮本,试图继续讨论,却敲不回简宏成的脑袋,简宏成对着宁宥单薄的背影发呆。陈昕儿不得不咳嗽几声,才将简宏成的魂儿唤回。她笑道:“想什么呢,想跟化学老师说说别考了是吧?”

    简宏成愣愣地冲着陈昕儿笑,眼睛亮亮的,笑得陈昕儿脑袋轰地一声乱了,有生第一次很不自然地别过脸去,无法直面一个男生。简宏成却脑袋一拍,兔子一样地蹦出去追刚走开的宁宥,将陈昕儿扔在那儿不管了。陈昕儿愣了,找来找去终于在楼下操场上看到刚追上宁宥的简宏成。简宏成好像在强烈要求什么,宁宥一个劲儿地摇头拒绝要走开,而简宏成追着继续说啊说,最终缠得宁宥终于点头。陈昕儿张口结舌地看着,满肚子的疑问,心中忽然非常不快,怏怏走了,不等简宏成。

    晚自习后,陈昕儿才跟同桌说了几句,扭头就找不到宁宥了。她赶紧小跑才追上快速收拾回寝室的宁宥,呼哧呼哧地道:“请假的事解决了吗?”

    “没呢。既然是考试,没办法。”

    “那怎么办?”

    “不知道呢。”

    “班长也没解决办法吗?”

    “不好太麻烦班长呢。不好。”宁宥叹息着摇头。可即使今天将信发出去,妈妈也收不到了,周六只能让妈妈一个人搬家了。

    不知怎的,陈昕儿松口气。轻道:“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谢谢,对不起,劳驾之类的词语最好经常挂在嘴边。”

    宁宥在黑暗中眉毛微微一挑,但嘴里心平气和地道:“陈书记指的是我请假时候的说话语气吧?但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对待班长吗?”

    陈昕儿被问住,心里闪过更多疑问,满肚子地纠结起来了。

    宁宥冷笑抢着道:“你既然不知道,却来教训我,是不是更没礼貌呢?但我不需要你的道歉。”宁宥说完就撇下陈昕儿走了。

    陈昕儿吃了个哑巴亏。可她心里很快就将被抢白的事儿忘了,她有更多其他的不快,可又不敢多想,一晚上闷闷不乐。

    周六,简宏成在他弟弟的帮助下,终于胜利将摩托车偷运出来,搁在学校门口不起眼的地方。等考完一下课,他就走到宁宥身边俯身轻道:“别说出来,快收拾,我送你回去,摩托车偷出来了。”

    宁宥一惊,本能地拒绝,“不去了。谢谢。”

    “什么?你让你妈一个人收拾?忙得过来?”

    宁宥低着头,心里好生复杂。简宏成急得简直要跳起来,“快走啦,再不走天暗了。”简宏成看着眼前细细的脖子,真恨不得一把抓过来拎出门去。

    田景野不知这两人在干什么,走过来痞痞地吹了声口哨,又“哟呵”了一声。宁宥顿时不自在起来,赶紧背上书包出去。简宏成拎起一个大花布包紧紧跟上。走到外面,简宏成道:“校门口,快。别让人看见,我好不容易偷出车子。”他见宁宥不往校门口走,就跑步堵住宁宥的去路,直视着宁宥道:“我又没坏心眼,你避着我干嘛。难道你忍心让你妈一个人搬家,你礼拜天在学校闲着没事逛街?”

    宁宥却不能反驳,她满肚子的话都无法说,不禁急得低头跺足。

    简宏成不知女孩为什么这么别扭,只得用上群众路线了,“快走啊,同学都看过来了。”

    “啊?”宁宥连忙抬头一看,果然。一张脸一下子红得喝醉了似的,赶紧拔脚就跑。想都没想就跟着简宏成跑向了校门方向。

    陈昕儿当然看见了,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费劲地猜,都没听见同学在跟她说什么。一起排练的同学在背后偷笑她吃宁宥的醋了。

    简宏成为免别人看见,一边跑一边从花布袋里掏出头盔套上,也扔一个给宁宥。可宁宥就跟坐自行车似的偏着身坐在他后面,顽固地红着脸低着头。简宏成却完全没了脾气,轻声轻气地劝:“你不能这么坐,半路石头上弹一下你就会掉下来。真的,你得跟骑马一样坐。你把我当木头,开摩托车的木头,不就行了?”见宁宥的脸越来越红,却愣是不说话,简宏成只得再使群众路线,“呃,快好好坐,同学都快过来了,别让他们……”

    宁宥吓得立马窜上后座好好坐了。简宏成在前面鬼祟而得意地偷笑,轰地冲出校门去了。本来宁宥只是松松地各用三枚手指稍稍地抓住简宏成为了冒充成年人特意穿的宽松夹克衫,可被简宏成一轰油门往前冲,她吓得尖叫一声,毫不犹豫死死抱住前面人的腰。

    从小到大,两人都还是第一次这么贴身地接近异性,两个人都像脑子炸开了花。简宏成连方向都握不稳了,不得不停下来,忍不住回头瞧。可一回头,两只大头盔就顶在一起,在头盔后面,两人惊惶地脸对着脸,隔着透明目镜凝视,不知所措,宁宥甚至都忘了放开环抱的双臂。是简宏成先清醒过来,他情不自禁地温柔地转动脖子,让自己的头盔在宁宥的头盔上慢慢地顺着弧度蹭过去,他便不敢再有造次,专心地开他的摩托了。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