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散文 >

那些东西不见了

时间:2020-11-15   作者:文姝琪   点击:

那些东西不见了

 
  随身听和磁带
 
  索尼在一年前宣布停产Walkman,读书时省下早饭钱换来的几箱磁带也早就不在了。现在随身听和磁带只能趁着怀旧风涨一袭身价,然后被iPod远远地抛在历史后面。
 
  寻呼机
 
  最开始的寻呼机只能显示一串数字。我们在公用电话机前等着对方回机,还对占用电话机的陌生人横眉竖眼。
 
  录像机
 
  那年头错过的电视剧还可以定点录制,每周二下午的电视检修时段是重放录像的好时光。VCD的出现,让录像机从闲置到消失。
 
  201电话
 
  2000年的校园电话机是宿舍标配,201卡甚至跻身于银行卡、校园卡的行列,成为学生必备品。10年后,联通、铁通、网通蜂拥而入,动感地带也拿出了最低的资费优惠,还有Skype,甚至免费的语音聊天,煲电话粥,不用再排队。
 
  红白机
 
  坦克!超级玛丽!魂斗罗!曾经让童年熊熊燃烧的任天堂游戏机……总是会买到劣质的黄色卡带,图像显示不了的沮丧总是暂时的,什么都不能阻挡我们拿起手柄决一胜负的好战之心。
 
  包书皮
 
  花花绿绿的包装纸让学校附近的文具店大赚一笔,教科书也得可爱时尚紧跟潮流,不那么讲究的就扯下去年的挂历纸包书皮,纸质厚实,物美价廉。
 
  西门子手机
 
  与明基合并后,西门子独立品牌手机退市。缺乏变化是它消失的原因。
 
  健力宝
 
  最早引入运动饮料概念,它是童年夏天愉快的记忆之一。卷土重来时推出品牌“第五季”,以8000万元赞助广州亚运会,但市场上总是很难见到它。
 
  拨号上网
 
  20秒的拨号声为你打开一个新的世界。如今刷新网页不用再忍受漫长的等待,随之而去的还有那份网络接通前的期待。
 
  软盘
 
  只有3.5英寸、装在硬质塑料壳里的记忆体,需要软驱才能读取,一片儿一片儿的,还挺容易坏。你肯定还记得那个1.44M的容量、现在连一首MP3都放不下的东西。
 
  VCD
 
  录像机和DVD的过渡产品,这个中国制造的产品曾创下年销售1200万台的纪录。DVD普及之后,VCD用以顽抗的价格优势也不复存在了。
 
  纸质地铁票
 
  IC卡和一卡通取代了北京的纸质地铁票,票面上那些曾经的面值和地铁线路图,也一同成为历史。
 
  智能ABC
 
  直到搜狗、谷歌输入法和QQ拼音输入法扑面而来,你才舍得换掉这个用了七八年的工具。它不算特别聪明,但每个字所在的位置你已烂熟于心。
 
  伤感的是这些一去不复返的东西都是追不回来的。
 
  青春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青春逝去,最让人伤感了。
 
  时光
 
  搜索到8年前发过的帖子,对着曾经的马甲发呆。幻想自己能回到17岁,趴在太阳下睡觉……什么东西有点痛,原来是老师的粉笔头砸了过来。
 
  儿童游戏
 
  扔沙包、跳房子,还有那些简单的折纸玩意儿……或许仍是现在孩子们的游戏,但这些再也不属于你。
 
  故去的偶像
 
  黄家驹、张国荣、梅艳芳……那些看过的电影和听过的歌。总会有人记得他们的忌日,打开一首曲子,循环10遍以示纪念。
 
  初恋
 
  醒醒吧,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冲动
 
  好吧,《第一财经周刊》刚刚做过年轻人爱冲动的话题。站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回望一下那些冲动时刻吧。
 
  那些渐行渐远的就算知道,你也拉不住。
 
  用纸写信
 
  当然多少还有人保持这样的浪漫情怀,嫌弃冷冰冰的Email和手机短信。但邮政的速度一直没什么长进,一封平邮从南到北少说也得7天,况且一笔一画写字这些需要花力气的事,本身就已经需要耐心了。
 
  滚球鼠标
 
  平板电脑的出现冲击了键鼠行业,说这个还为时尚早,不过光电鼠标也已经取代了原先的那只小滚球。
 
  兄弟姐妹
 
  独生子女一代没有兄弟姐妹,再往后是更加寂寞的一代,没有堂兄弟和表姐妹,对舅舅、姑姑的称呼也越来越不明白了。
 
  邻居
 
  你知道自己的邻居是谁吗?公寓时代,即使同乘一部电梯也没人会轻易打破沉默——除非邻居是你的上司。但是,你真的不怀念有邻居的时代吗?别说你不怀念。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