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全能侦探社(第二十四章)

时间:2020-10-13   作者:道格拉斯?亚当斯   点击:

全能侦探社(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理查德走向苏珊的公寓,天气逐渐变得阴沉。天空在早晨绽放出不寻常的活力和热情,这会儿开始走神,变回在英国平时的状态,也就是仿佛一块臭烘烘的湿抹布。理查德拦下一辆出租车,出租车没几分钟就把他送到了地方。

出租车停下,司机说:“他们应该被驱逐出境。”

“呃,谁应该被驱逐出境?”理查德问,意识到自己一个字也没听司机在说什么。

“呃——”司机说,忽然也意识到理查德没在听,“——呃,他们整个一群人。应该除掉天杀的整个一群人,我就是这个意思。还有他们天杀的蝾螈。”他补充道。

“你说得对。”理查德说,快步走进公寓楼。

他来到苏珊那套公寓的门口,听见苏珊的大提琴在演奏庄重的慢板旋律。他很高兴她在演奏。她只要可以演奏大提琴,情绪就能够令人惊叹地自给自足和容易控制。他早就觉察到了她与她演奏的音乐之间有着某种奇异而特殊的关系。只要觉得情绪有波动或者要发脾气,她只需坐下来无比专注地演奏音乐,再出现时就会显得神采奕奕、心如止水。

可是,她再次演奏相同的音乐时,情绪就会彻底爆发,她自己会被炸得四分五裂。

他尽可能不出声地溜进去,不想打扰她的专注。

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她练琴的小房间,门开着,所以他停下来打量她,只流露出一丁点儿要她不用停下的意思。她显得苍白而憔悴,但还是对理查德笑了笑,然后带着突如其来的热烈劲头继续拉琴。

太阳抓住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它极少有能力做到这种事——选择在此时此刻短暂地突破正在积蓄的雨云;她全神贯注地演奏着大提琴,一道强烈的光芒落在她和乐器那深棕色的古老木头上。理查德站在那儿动弹不得。持续了一天的骚动驻足片刻,保持距离以示尊重。

他不熟悉这段音乐,听上去像莫扎特,随即想到她说过她要练习莫扎特的什么曲目。他悄无声息地继续向前走,找个地方坐下,边等待边听她演奏。

她拉完这个作品,沉默一分钟左右,然后走过来。她眨眨眼睛,露出微笑,颤抖着给他一个长时间的拥抱,最后放开他,把电话放回底座上。她练习时总是摘下电话。

“对不起,”她说,“我不想中途停下。”她飞快地擦掉一滴眼泪,就好像那是一点刺激物。“你怎么样,理查德?”

他耸耸肩,茫然地看着她。这个眼神似乎表达了一切。

“我不得不继续向前,”苏珊叹息道,“对不起。我只是……”她摇摇头,“谁会做出这种事?”

“不知道。某个疯子吧。我不确定谁会那么恨他。”

“是啊,”她说,“那什么,呃,吃过午饭了吗?”

“没有。苏珊,你继续拉琴,我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咱们等会儿边吃边聊。”

苏珊点点头。

“没问题,”她说,“只是……”

“什么?”

“唉,我暂时不想谈戈登。先让我理解一下。我有点懵。要是我和他比较亲近,大概反而容易一些,但我和他并不亲近,而且……我没有应当有的反应,觉得有点尴尬。谈他当然没问题,但我们只能用过去时,这才是我……”

她在他身上贴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平静下来。

“冰箱里这会儿没什么东西,”她说,“好像有点酸奶,还有一罐醋渍生鲱鱼卷罐头可以开。要是交给你,我猜你肯定会弄破罐子,但其实很简单。首要的诀窍是别拿它满地乱砸或者往罐头上涂果酱。”

她给了理查德一个拥抱、一个吻和一个苦笑,然后回练习室去了。

电话响了,理查德接听。

“哈喽?”他说。没人说话,只有某种微弱的呼呼风声。

“哈喽?”他又说,等了一会儿,耸耸肩,放下电话。

“有人说话吗?”苏珊喊道。

“没,什么都没有。”理查德说。

“发生好几次了,”苏珊说,“大概是什么极简主义浊重呼吸者[1]吧。”她继续练琴。

理查德走进厨房,打开冰箱。他不像苏珊那么热衷于健康饮食,因此冰箱里的食物不怎么让他激动,不过他没费什么力气就在盘子里盛了些醋渍生鲱鱼卷、酸奶、米饭和橙子,同时尽量不去想再加两个油腻的汉堡配薯条就是一顿好饭菜了。

他找到一瓶白葡萄酒,把所有东西放在小餐桌上。

过了几分钟,苏珊过来坐下。此刻她恢复了最冷静和镇定的样子。他们吃了几口食物,她问他跳运河是怎么一回事。

理查德困惑地摇摇头,尝试解释整件事和德克这个人。

他的叙述告一段落,尽管收尾颇为无力。苏珊皱眉道:“你说他叫什么来着?”

“呃,他叫德克·简特利,”理查德说,“算是吧。”

“算是吧?”

“呃,对。”理查德痛苦地叹息道。他忽然想到,无论你怎么形容德克,修饰用语都是那种靠不住的模糊的词。连他的信笺抬头都印着一串靠不住的模糊头衔。他掏出一张纸,今天早些时候,他徒劳地企图在这张纸上整理思路。

“我……”他刚开口,门铃就响了。两人对视一眼。

“假如是警察,”理查德说,“我还是见一见他们比较好。该来的总会来。”

苏珊推开椅子,走到门口,拿起门铃电话。

“哈喽?”她说。

过了几秒钟,她说:“谁?”她听着听着皱起了眉头,然后转过身,皱着眉头望向理查德。

“还是你过来吧。”她语气不怎么和善,按下开门按钮,然后回去坐下。

“你的朋友,”她淡淡地说,“简特利先生。”

◇◇◇

电僧的这一天过得好极了,撒开蹄子,兴奋地疾驰。当然了,这句话的意思是,它兴奋地用马刺让马疾驰,而马不怎么兴奋地撒开蹄子。

电僧心想,这个世界真不错。它喜欢这儿。它不知道这个世界属于谁和来自何方,但对于它那些独一无二、异乎寻常的天赋来说,这里无疑是个令人极为满足的好地方。

它的价值得到赞赏。这一整天,它走到人们面前,和他们交谈,倾听他们的烦心事,然后静静地说出那四个有魔力的字:“我相信你。”

结果无一例外地令人振奋。倒不是说这个世界的居民彼此之间从不这么说,但比起无与伦比的程序促使电僧产生的感情,他们似乎极少能达到那种深入肺腑的真诚。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