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评论 >

妻子这样的网红

时间:2020-09-19   作者:毛利   点击:

妻子这样的网红

 
  妻子是什么时候成为网红的?他无从知晓。
 
  比起现代人过分投入于网络世界,他有点置身世外的架势。他喜欢纸质书,只看已故作者的作品,最爱的三位作家依次是:奥威尔、兰姆、乔治·吉辛。他也喜欢古典乐,尤其钟爱巴赫,听着环环相扣的精准旋律,会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生理愉悦感。他用的虽是智能手机,但上面尽是新闻类App,跟所有男人一样,他关注着世界上每个角落发生的事件。
 
  他的工作多少有点乏味,负责和印度人打交道,卖一种工业除尘装置。这两年印度市场疲软,眼看负责在其他国家营销的同事纷纷发了财,唯有他这只“雪豹”在一阵经济浪潮中,保持着多少有点尴尬的猎捕姿势。
 
  两年来,他一无所获,原本器重他的老板,已经开始抱怨连连。于是他只好把四处奔忙的姿态收起来,越发沉浸在那些英国作家或颠沛流离或四处奔忙的凄苦一生中,一边犹豫着是否该换个工作,一边彷徨着或许该等下去,翻身的日子总会来的。
 
  妻子一开始为了他的工作没少和他吵架,每两个月需要出一次长差,休息日也总是不停地在写报告,她抱怨自己结婚和单身时没什么区别。他有点意外,在读书会上初相识时,他觉得这个女人与众不同。结婚后他才发现,自诩浪漫大过一切的妻子,其实不过是口头上的浪漫主义者。妻子以前说自己喜欢阅读和旅行,婚后他发现她最常去的还是大型商场,她有时候指着某个女人的包,悄声告诉他:“快看,蔻依的新款,恒隆还没上架,不知道真的假的。”
 
  他在她走进那些大型服装连锁店时,会在试衣间门口,拿出一本轻薄的《巴黎伦敦落魄记》。他的妻子在他面前,花枝招展地展示一套又一套衣服,不时问他这件好看吗?那件呢?他用第一直觉回答,又目送着妻子像模特一样走回试衣间。
 
  妻子是一家报纸副刊的编辑,不用坐班,每周只需去上一天班,偶尔因为加版开个会,其余时间优哉游哉,常常跑去参加读书会、烘焙课、城市暴走团。
 
  从某个时间段开始,妻子忽然要求他出差时多拍点照片发给她,越高档越好,宴请客人去的高级意大利餐厅、国航升级的商务舱、五星级酒店的下午茶……一开始他以为妻子是想知道他的行踪,后来发现这些照片经过滤镜修改后,妻子都以随意的姿态发在社交网络上。
 
  比如,意大利餐厅的配文是:甜品水准一般,不过羊排煎得嫩极了。那张只有一杯黑咖啡的下午茶照片,则写着:从来没勇气点一整个下午茶套餐,真不知道穿着合体洋装的女人是怎样吃完三层甜品的。
 
  妻子从不写餐厅地点,头几条评论里一定会有人回复:这是半岛的下午茶吧?他一开始有点震惊,后来想想,奥威尔说得没错,中等人永远想着要和上等人交换位置,妻子这样的小康阶层,最乐意展示不属于她的生活。
 
  某一次他出差回来,发现妻子开始沉迷于早餐,或者说,发布早餐图片。家里多了形态各异的餐盘,有木头案板,有一块黑瓦片式样的。他在周末目睹过一次妻子辛勤的摆盘作业:从冰箱拿出各类蔬果,摆上两三颗草莓、五六个蓝莓,挖空半个牛油果,再用小锅煮个水波蛋,放在几撮沙拉菜上,拿纸巾小心擦干盘子上的水渍,又用喷壶在水果上喷了喷,放一只昨晚面包店买的牛角面包,在盘子下铺好蓝格子餐布,用手机拍了照,不合适,又换上一块咖啡色餐布,摆放刀叉、鲜花,最后看见他手里在翻的书,说“借我摆摆”——是兰姆的《伊利亚随笔选》。他在一旁看着妻子忙活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搞定一张照片。照片发布后,她的眼睛就再没离开过手机,然后一边看,一边问他:“这个早餐你要吃吗?”
 
  其实他更想来碗烫乎乎的薄皮小馄饨,上面撒一层麻油、香葱、紫菜、虾皮,活色生香。
 
  妻子每天会被无数人评头论足,她也非常在意评论。如果有时出现嘲讽或讥笑,她会把手机“砰”一下摔在沙发上。某次她展示一件新买的衣服,有人不知好歹地说了句:“丑人多作怪。”妻子把手机塞到他面前,破口大骂:“你看网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没家教的人,用个便宜手机还敢说我丑……”
 
  他接过妻子的手机,仔细观看她发的照片,平常没什么感觉,这时才发现妻子跟结婚前已经大不一样。结婚前,妻子是个普通女孩,五官算得上端正,总的来说,放在人群中,属于过目即忘的类型;但照片上的妻子,堪称美人,他甚至很难相信,这个女人和面前气得五官发皱的女人是同一个人。
 
  当然,他知道有修图软件这回事,只好真诚地说:“非常上镜,绝对没有不好看这回事。”
 
  一星期后,妻子去割了双眼皮,戴着黑框眼镜和他一起出门吃饭时,遇到以前的同事,对方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的眼睛,妻子倒一点也不害羞,大大方方承认:“我做了双眼皮。”对方兴致高昂地打听价格:“多少钱?我也一直想去做。”
 
  妻子报价:“3万。”可想而知,打听价格的女人和他都吓了一跳。
 
  妻子哪儿来的钱?他的家庭经济状况只能算是小康,他们本来在郊区买了套房,妻子执意不肯住在那种出门会有拖拉机的地方,于是又搬回市区租了套50平方米的旧式公房。对妻子来说,下楼就能喝咖啡的生活才叫生活。
 
  回家路上,妻子跟他坦白,双眼皮是一场合作,类似于广告,但比广告更真诚点,妻子的微博有20万粉丝,这20万粉丝无一例外都看到了妻子割双眼皮的全过程,还有每天的恢复状况,听说不少人打电话去医院,要求做一个同样的双眼皮。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