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散文 >

弟弟的背影

时间:2020-07-16   作者:金广贤介   点击:

弟弟的背影

 
  我上小学时,不论是体育还是学习都格外出色,是班里说一不二的领导人物。我在社团活动里加入了篮球队,当上了队长。当时对我言听计从的人可不在少数,其中最听话的要数我弟弟史也。
 
  当时不论我说什么,史也都乖乖地听从,从不反驳。我有时命令他去买点心,有时让他去按某家的门铃,不按到五十下不许离开,各种各样的恶作剧让他干了许多。即使他一开始说不愿意,可是最后还是按照我说的去做了,因为他清楚姐姐的命令不可抗拒。和身体强壮、就算打架也很在行的我不同,史也是个身体瘦弱的小男孩。
 
  当然,我并非净欺负他,我也教了他很多生活中必不可缺的常识。“听姐姐的没错。”这是我当时的口头禅。
 
  升入初中后,我正式开始打篮球了。我所就读的初中有当地篮球比赛中屡次夺冠的强队,在初二时,我成为正式选手,开始参加比赛。
 
  每次周末比赛时,父母就会丢下祖传酒铺的生意,来为我呐喊助威,这是我最开心的事,所以我就更加飘飘然、更自大了,也强求弟弟史也来观看我的比赛。可是,弟弟对篮球丝毫不感兴趣,甚至连规则都不懂,一直都是呆呆地张着嘴巴看我比赛。
 
  然而,称心如意的人生就此定格。上初三那年的6月,也就是最后一次夏季比赛的前夕,我遭遇了车祸。那天由于下大暴雨,能见度非常低,我也觉得撞我的那个司机非常倒霉。但是,这一撞伤到了我的脊椎。
 
  我的人生因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首先,对我最大的打击就是不能参加喜爱的体育活动了。当知道再也不能打篮球时,我哭得昏天黑地。不仅不能打篮球,甚至想挪动一下身体也比登天还难。
 
  由于住院时间太长,我回到学校后,上课的内容一点儿都听不懂了。这是对我的第二大打击。中考迫在眉睫,我本打算努力学习,拼搏一把,但我想去的那个高中不接收行动不便的残疾学生。我实在难以接受,一点儿自信都没有了,我变成一个忧郁内向的孩子。父母非常担心,每天早上父亲推着轮椅送我到学校;母亲帮助我去厕所、洗澡等;小我一岁的堂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她也是处处为我着想,每到课间休息就来看我。虽然非常感谢所有人对我的关心照顾,但是这些使我感到无比痛苦。
 
  是的,还有一个家人没有登场呢。与以前相比,看到现在毫无生气与活力的姐姐,弟弟会怎么做呢?
 
  史也总是手足无措、扭扭捏捏地凑到我身边,一边时不时地瞧瞧我,一边像只忠诚的老狗一样一动不动地待着。是的,他正等着我的命令呢,因为他是一个不会自己主动做事的孩子。
 
  我一看到他,心里就很烦,一直都当没看见。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下去了,生气地对他说:“你真是个碍眼的家伙,快走开。我再也不会对你说什么了,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就不会自己干点儿什么吗?”
 
  我也觉得自己说得很过分。但是,一个完全依赖坐着轮椅的姐姐的男孩,将来会有什么出息?史也强忍着没有哭出来,但自那以后只要没有事情,他就不会再到我身边来了。
 
  不久,总算找到了可以接收我的高中,可是当时的我对自己的人生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不论是医生,还是理疗师,他们说的每句话听起来都像谎言。我觉得学校的老师和同学是不会理解我的痛苦的,所以从心底里就拒绝了他们的好意。就算是对没日没夜照顾我的父母,我也没有向他们打开心扉。
 
  小我三岁的史也,在我进入高中的同时也升入了初中。有一天晚饭时,他在饭桌上非常自豪地说:“我参加了篮球队。”父母一听非常吃惊,做梦都想不到干枯瘦小的史也能够主动加入篮球队。于是父母不痛不痒地说:“噢,不管怎样一定要坚持下去啊。”
 
  我默默地吃完了饭,心中却并不平静,那股怒气在我胸中上下翻腾——偏偏选择我喜爱却不能参加的体育运动,这个愚蠢、呆笨、反应迟钝的弟弟到底在想什么呢?
 
  我觉得没有毅力的史也坚持不了三个月。但是出乎意料,每天晚饭时,他都要兴高采烈地谈论一番篮球队的事。什么“今天练习了近距离投篮”,“三年级的师兄表扬我的运球”,等等。
 
  一听到他说这些,我就心情烦躁。这大大地出乎我的意料,不,不只是我,其实是出乎全家人的意料,他不但没有退出社团活动,球技好像也在不断进步。在初一那年冬天,他竟然被选作新人挑战赛的选手。
 
  那时我真是心有不甘,我认为应该一直做我跟班的弟弟,居然超越了我。我的脚还是一点都不能动,用手摸呀、拍呀,甚至是用铅笔扎,都没有一点知觉。
 
  和我比赛时一样,在史也比赛时,父母也会去给他呐喊助威。我没有去,我才不去给那个家伙助威呢。不知是不是为了照顾我当时的心情,在家里父母和史也谁也没有谈论过新人挑战赛的事情。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没能按捺住内心的怒火。终于有一天,我对史也大吼起来:“史也,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这样一说,他愣了一下。我继续说:“哼,为什么你偏偏选打篮球?可恶至极!”于是,史也略微思考了一下,厚着脸皮愚蠢地解释道:“等你好了,我们就可以一起打篮球了。”
 
  我一听这话怒发冲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的腿治不好了,你这个混蛋!”紧接着,我把能想到的所有脏话一股脑地骂了个够。一直等到我骂够了、解气了,他才慢慢地对我说:“真对不起,姐姐,并不是那样的,我只是想追赶上你罢了。我以前经常去看你的比赛,球场上的姐姐非常潇洒帅气,我早就把姐姐当成自己的偶像了。”
作品集亲情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