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我的大学(第十八章)

时间:2020-07-12   作者:高尔基   点击:

我的大学(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八章

    霍霍洋鼓励他们不要怕,但收效甚微。他果断地掀掉一个农民的帽子扣在我头上说:“您去那边,我在这边,一起砍。”

    我挥动斧子,一根又一根的桩子被砍倒了栅栏开始活动了,我急忙爬上去,攀到最高处,霍霍尔协后助我,用力往下拉我的双腿,轰拢栅栏差点砸了我的脑袋。

    农民拥上来一起把栅栏抬到街上去了。

    “伤着没有?”洛马斯关切地问我。

    他越是这样关怀我,我越是觉得自己有无穷的力量和智慧。真想在他面前施展一下才智,所以无论什么事,我都尽心竭力去做,目的极为单纯:得到他的赞扬。

    我们心爱的书,在天空飞散,像天女散花般在浓烟中起舞。

    右边的火势得到暂时的控制,左边的火却在凶猛地吞噬着农家庄院,已经光顾到第十家了。

    洛马斯留下几个农民监视右边的火情,其他人在他的率领下忙往左边跑去。我们经过那群富农身边时,一句恶狠狠的话传入的耳朵:“一定是他们放的火。”

    库兹冥说:

    “去搜查一下他们的浴他。”

    我被洛马斯宏大的宏谊和真挚的鼓舞激动,我玩命地干着,巅弄得疲倦不堪。我的衬衣一定是着火了,后背火辣辣的,洛马斯往我身上浇凉水。农民们围着我,显然是敬佩地低语:“这孩子真棒。”

    “他没问题,一定挺得篆…”

    我用头靠洛马斯的腿上没出息地呜咽起来,他亲热地抚弄着我湿润的头发说:“好好休息会儿吧,你太辛苦。”

    库尔什金和巴里诺夫这两个烟薰的大黑脸带着我到了山沟里,劝慰我:“兄弟。别怕。没事了。”

    “欠受惊了。”

    可是就当我想躺一下稍事休息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村长率领一支富农队直奔浴池鸸为,洛马斯在队庑后面被两个甲架着。他脸色铁青,没戴帽子,衬衫袖子已经被扯断了。

    退伍可斯金挥动手杖疯狂地叫喊:

    “把这个异教徒丢到火里去。”

    “打开浴池堂门。……”

    “你们自己砸起来,脸根棍子站在洛马斯身旁。两个架着他的甲长吓真往后退,村长也忐忑不安地尖叫:“信正教的人不能砸。”

    库兹冥用手指着我喊:

    “对。还有这个家伙……他是什么人?”

    “沉住气,马克西美奇。他闪以为浴池里藏着货物,我们故意放火烧杂货铺的。”

    “就是你们两个放得火。”

    “砸锁看看吧。”

    “我们信正教的……”

    “俺们是好汉,好汉做事好汉当。”

    “是我们的……”

    洛马斯低语着:

    “我们肯靠背站着。以防他们从后面袭击。……”到底是砸开门,那伙人一拥而进,又立即返回。在这当口,我把棍子塞给洛马斯,自外儿又抓起一根。

    “没东西……”

    “什么都没有?”

    “这几个滑头。”

    有一个胆怯的声音说着:

    “也许是弄错……”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几个野蛮的声音截住了:“什么弄错了?”

    “快。把他们扔到火里烧死。”

    “这群魔鬼。……”

    “他们暗地里组织什么合作社。”

    “这群小偷。”

    “住口。”洛马斯被他们的叫骂声激怒了“你们听着。浴池你们已经看过了,什么也没有,你们还有什么话说?我的货就剩这点儿,其余全都烧了,我总不至于烧我自己的财产吧?”

    “他保了火险。”

    这句话如火上浇油,十几暴怒的声音又理直气壮地咆哮了:“傻站着干什么呀?”

    “我们已经受够了……”

    我的体力有砦不支,眼发昏,腿发颤,红色的烟雾把他们龇牙咧嘴的凶狠像映衬的更加狰狞,我真想冲地去把他们痛打一顿。

    患昧的人群将我们团团围住,他们跳着脚的怒喊:“看呵。他们拿着棍子呢。”

    “什么?棍子?”

    “看来,他们真的要来拨我的胡子了。马克西美奇。跟着我您也要倒霉了,千万要沉着、机智……”“大家看呀。这小子带着斧子呢。”

    我救火时砍木桩用的斧子,忘了从腰间取下了。

    “看上去他们有点胆主了,如果他产冲上来……拮万别动用斧了。”洛马斯叮嘱我。

    这时一个矮小的跛脚农民,丑陋地跑来跑去,一面叫啸着:用砖头从远处砸他们。我带头。”

    他捡起一块砖头冲我的肚子砸来,我还没迎击呢,库尔什金早就像只老鹰似地扑向他,他产扭着一起滚下了山沟。

    库尔什金后面又冲过来潘可夫、铁匠等十几号人来助战,我们的力量一下子壮大了。

    库兹冥识相地正经起来说:

    “米哈依·安东罗夫。我佩服你的胆识,不过你应该明白:大火把村民们吓快疯了……”“我们离开这儿。马克西美奇。去河边的小饭馆。”洛马斯果断地说着,随手取下烟斗往裤袋里用力一塞,拄着差点儿成武器的棍子,精疲力尽地向山外走去。

    库冥讨好似地和他并肩而行,嘴里不知嘟嚷着什么。吸听洛马斯不屑一顾地说:“滚吧。蠢货。”

    回头来看看我们的杂货铺:一片灰烬,目不忍睹。一堆闪产分亮的木炭还没有熄灭。炉子没有烧坏的烟囱还在履行职责冒着一股股青烟,烧黑的门柱子头顶冒着火星的木炭帽,一袭黑衣,像是英武的卫士。

    “可惜呀。我的书。”霍霍尔耿耿于怀的还是他的书。

    灾难过后,孩子们依然很快活,到处是他闪忙碌的小身影,他们的游戏是把炭或铁桶拖到街上水坑里,听着声音。

    大人们则阴着脸,拾掇物什,计算灾祸损失,家庭主妇们又在叫骂了,只是为了争夺一两块已经烧焦的木炭。

    苹果园没有受到火灾的祸及,只是叶子被火烤成了黄色,鲜红的苹果更加在目了。

    我们到河边洗了澡,地饭馆坐下,静静地吃茶。

    “不管怎么说,苹果合作社我们是组织成功了。”洛马斯说。

    这时,潘可夫心事重重地走进来,他今天特别的和善。

    “老兄。你看我们该怎么办?”霍霍尔问他。

    潘可夫无可奈何地说:

    “我的这栋房子的确上过保险的。”

    大家都被他的话惊呆了,彼此相觑好像不认识对方似的。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