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散文 >

朋友是酒

时间:2020-06-10   作者:郑彦英   点击:

朋友是酒

 
  我有几个对脾气的朋友,几乎每周都要聚一次,有话说话,没话打牌。
 
  那时候我们都很年轻,我们的父母都在老家。每到冬天,我都接父母亲过来享受暖气。父母亲爱热闹,我就常常把大家的聚会放到我父母亲住的房子里。父母亲果然很高兴,不但给大家端茶倒水,有时候兴致高了,还能凑上一手。到了饭点,大家要出去吃,母亲不让,给大家做我最爱吃的菠菜面。
 
  十几年过去,我的父亲走了,几个朋友的父母亲也都走了。我们也老了,每周聚会依旧,只是聚会的地方从家里换到茶社,到了吃饭时间,可以点餐。吃饭的时候,大家常会怀念我母亲做的菠菜面,然后就羡慕我有福气,回家还能叫一声妈,妈还能给我做菠菜面。
 
  应该是六年前吧,春节临近了,一个朋友在聚会时动情地说,我们的妈都不在了,你的妈就是大家的妈,这样吧,我们一起请老娘吃个饭。
 
  我当然很感动,说有这句话就行了,不用专门请我母亲吃饭。但是大家不听我的话,还是请了。只是在称谓上,大家都叫我母亲为大娘。我一听,心里很滋润,加一个大字,有了尊敬的情意,同时又巧妙地把我和他们区别开来。从那年开始,每到春节临近,大家都要请我母亲聚一回。
 
  昨天又是我们和母亲欢聚的日子,母亲兴致很高,还喝了酒。回家的路上,母亲说:“今日这酒,好喝。”
 
  我说:“是真茅台。”
 
  母亲想了想说:“真的就是好。”又说:“你的这几个朋友,也是真的。”
 
  我说:“当然,相处十几年了。”
 
  母亲说:“不在时间长短,水放十几年还是水,酒放十几年就是老酒了。”
 
  我点点头,没有吭气,心里说:“妈,你放心,我会一点一滴地珍惜。”
    作品集友情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