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散文 >

打赌

时间:2020-06-07   作者:侯文咏   点击:

打赌

 
  我当住院医师的时候,有一次加护病房住进来一个病危的中风病人。主治医师漫不经心地看了看病历资料,就大胆断言这个病人活不过三天。我当时年轻气盛,听了很不服气,就挑战他说:
 
  “要是病人活过三天呢?”
 
  于是我们两个人开始打赌。我们约定:万一病人在三天之内死了,我就输给主治医师半个月的薪水;要是病人活过了三天,主治医师同样输给我半个月的薪水。主治医师的薪水自然比我的高很多,不过一来他经验丰富,二来他当时自信满满,因此我们两个人都觉得这个赌注是个公平的约定。
 
  为了证明我的判断,我使用了最强力的降脑压药物、强心剂,以及大剂量的类固醇。只要一忙完其他病人,我就跑去照顾这个老先生。在我全心全意的照护下,病人的情况大有进展。我精神大振,到了第三天晚上,甚至从头到尾守候在病床旁边。等到第四天早晨主治医师来回诊时,我其实已经睡眼惺忪了,可是因为病人心脏还在跳动,我微笑着看了主治医师一眼,我知道我赢了。
 
  更神奇的是,我的病人不但平安度过了三天,他的情况还愈来愈好。到了第七天,除了没有苏醒的迹象外,病人的脑压已经降下来,心脏血管也渐趋稳定。我告诉家属,病人脱离了险境,但很可能会维持植物人的状态。我的印象很深刻,家属听了我的说明之后,脸上泛起了一种很奇怪的表情,说不上那是失望或者是什么。
 
  我本来还保持着一种治疗成功的得意,不过两个礼拜之后,病人一直没有苏醒过来,必须靠呼吸机维持生命时,我开始不再那么得意洋洋了。有一次吃完中饭经过等候室时,我听见病人的一个儿子对另一个儿子抱怨说:
 
  “本来爸爸过世也就算了,现在变成这样每天靠点滴、机器维持生命,光是医药费自付额一天好几千元,一个月下来就一二十万元。”他叹了一口气说,“你要是不付钱,人家说你舍不得,问题是钱花得再多人也不会好。从前的人说死就死了,哪像现在发明这么多医疗科技,弄得人不死不活的,还要被人家骂不孝,真不晓得还要拖多久!”
 
  渐渐地,等候室的家属不见了,他们甚至对医院发出的病危通知也是爱理不理的。有一次,病人的病情在半夜突然恶化,我们立刻展开急救,并且通知家属。好不容易把病人救回来,没想到姗姗来迟的家属不但不感激,反而把我叫到一旁。
 
  “医生,这样三更半夜的,”他脸上充满不愉快的表情,“如果不是人真的要死了,下一次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叫我们来?”
 
  或许发生这样的情况我们也有责任,可是看到这样的家属毕竟令人感到挫败。那之后,每次走过病床看见病人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我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愧疚感。有一次我在病床前坐了半个多小时,听着呼吸机单调的声音,我开始怀疑,会不会是我做错了呢?
 
  老先生后来又撑了近两个月。他过世那天正好是医院发放薪水的日子,主治医师如约拿来了半个月的薪水。我把那些钱,连同自己半个月的薪水都捐给了专门照顾植物人的基金会。
 
  从那一次开始,我就发誓绝不在病人身上打赌了。
    作品集侯文咏

    相关文章: